《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4. 第 4 章

R大男生宿舍。

临到中午,别的室友都还没到,这间新生宿舍里仍然只有万鹏和马原,一对社交牛逼症,才过去小半天,已经祖上三代都聊完,现在聊到了彼此从小到大都养过什么宠物。

万鹏是狗党,从小家里就一直在养汪星人,而马原是狂热猫党,立刻翻出手机相册,给万鹏看他家的猫。

“挺可爱,”万鹏礼貌性夸了一句,思维发散到了老婆身上,道,“我对象很喜欢猫,见到流浪猫就走不动道,我跟他出去约会,首选地点也是猫咖。”

马原满意道:“弟妹很有品位!她家里养了什么猫?有猫片不?给我也吸一口。”

万鹏并不纠正这个“弟妹”的称呼,只说:“没有,他妈不让养,他妈……凶得很。”

他这可不是诋毁丈母娘,这形容已经是非常委婉的说法了。

马原道:“嚯,都见过家长啦?”

“见是见过的。”万鹏想了想,没再细说这个问题。

他把行李和床铺收拾妥当,下床时都用不着梯子,长腿一伸一迈,就踩到了实地上。

“你有多高?”马原羡慕至极,道,“快一米九了吧?”

万鹏拿出湿巾,擦了自己的桌子和椅子,道:“没有,一八六。”

他顺手用湿巾反面又帮马原也擦了桌和椅。

“谢了!”马原道,“你在等电话吗?一直看手机。”

万鹏正摸出手机来看,又失望地揣回兜里,拖出椅子来,坐在宿舍正中。

“中午约了他一起吃饭,”万鹏说到那个“他”字,语气里透出不一样的亲昵,道,“这都快十一点半了,还不找我。”

马原也下了床来,说:“那你给弟妹打过去啊,没准她等你电话呢。”

万鹏道:“他自己说等忙完了找我,我才不找他。没他我还不吃饭了?”

马原神色错杂:“你……这都能有对象,也挺神的。”

万鹏:“……”

“要不咱俩一起食堂吃饭去?眼看就中午了。”马原提议道。

万鹏抱着手臂坐在那里,一副哀怨气息,说:“你先去,我还没饿。”

马原只好独自走了。

万鹏饿得前胸贴后背,就是憋着一股气,誓要等到俞季阳叫他去吃饭的电话。

他恶狠狠地想,俞季阳敢不给他打电话,他今天就要饿死在这里!

片刻后,他站起身,从行李里翻出一包奥利奥,愤怒地咔嚓咔嚓吃了,又拿了瓶矿泉水,一口喝掉小半瓶。

于是更生气了,捏得水瓶咔咔响。

俞季阳是在干什么?还在接新?不会把他给忘了,跟别人一起吃饭去了吧?留他一个人在这里冷水就饼干。

这人每次当面哄他的时候,轻声细语得像个温柔人.妻,一转头见不到人了,就把自己有老公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今天新生报到,一早他从酒店出门来学校,第一时间发了消息给俞季阳,实时播报了自己的位置,说还有一会儿就能进校门。

俞季阳回他:欢迎新学弟!

他满怀希望地认为,俞季阳一定会在校门口等他,给他一个大惊喜,可能手里会捧一束鲜花,再不济也会打扮得漂漂亮亮,当面亲口对他再说一次,欢迎新学弟。

等他到了校门口……好,没有鲜花也没有俞季阳。

那可能俞季阳就是在公管学院的接新处等他了。毕竟大学好几个门,万一两人走岔了也不好。

到了接新处……接新处也没有俞季阳!

那时天真的万鹏还残存一丝希望,也许俞季阳是迷路去了别的地方,还没找到公管学院的接新处。

在公管这边登记完,他又给俞季阳发微信,问在哪里。

过了好几分钟,俞季阳才回他:接新,事情多,晚点再说。

万鹏这急脾气,才不要晚点再说,现在立刻马上就要说。当即他便托新认识的同学帮忙看下行李箱,拔腿就跑去了经济学院。

到那里远远一瞧,人家俞季阳今天确实打扮得很好看,腼腆漂亮地坐在桌子后面,对学弟亲切微笑,和学长打打闹闹。

很好,大家都很好。只有万鹏气个半死,还很嫉妒。为什么不接他?凭什么不接他!经济学院的学弟是学弟,公管的学弟就不是了?

大二开学早,俞季阳暑假结束来北京,比他要早上几天。离家前一日,他俩约会,暂时分开前,俞季阳还眉目含情一脸羞涩地跟他说:“这学期我最期待的事,就是能当你的学长。”

当时给万鹏美得,晚上回家睡觉都比平时香。

为了能被R大顺利单招,为了能近水楼台守着俞季阳,万鹏这个顶级学渣,在过去近两年里流血又流汗,苦学文化知识,勤练跨栏技能,腿都练得险些骨折,才被一个他都不清楚是要干什么玩意儿的社会管理专业录取了。

就为了能给俞季阳当学弟。

俞季阳的嘴,就他妈是骗人的鬼。

万鹏抱着手臂,一脸冷峻地坐在宿舍的椅子上,远看仿佛一尊充满力量与美的英俊男雕像。

而这位雕塑美男心里的小人正在撒泼打滚:妈的退学!不念了!下午就回家!再也不来了!让俞季阳后悔去吧!

有人敲了两下门,在外面礼貌地道:“请问,这是社会管理系的新生宿舍吗?”

万鹏听出来了这熟悉的声音,噔一下跳起来,迅速整理并没乱掉的仪容,高冷地答道:“是,找谁?”

木门被轻推开,露出拘束站在门口俞季阳,双眼在宿舍里一打量,就这么大点地方,里头就站着一个万鹏。

“我找……”俞季阳怕生的拘束一下散了,眼睛弯弯地看着房里的人,轻声道,“我的男朋友。”

万鹏心里的小人手舞足蹈,脸上还是高冷状,说:“不认识,没这人,别处找去。”

俞季阳走进来,反手还把木门关上,关心道:“谁又惹你了?刚来就跟新同学闹别扭了?”

万鹏想说他别装傻,再说自己跟新同学相处好得很,见俞季阳走到床边,准确地在两张铺好的床中认出了哪张是万鹏的,说:“你不是跟床单置气吧?铺的这是什么,边都不知道要压进去的吗?”

不等万鹏反驳,他就踩着梯子上去,把被子重新套了被罩,又把床单重铺平,边角压好。

万鹏站在那里,视线和床差不多齐平,懒洋洋地说了句:“妈,可以了,下来吧。”

俞季阳斥道:“别乱叫。”

说着责备的话,看万鹏的眼睛里却盛满了藏不住的笑意,也不知道是在高兴什么,他自己好像觉得又不好意思,低下头去想藏一藏,挪到床边,小腿探下来,是准备踩着梯子下床。

万鹏心里一动,向前跨了一步,一伸手,把正下来的俞季阳接在怀里,从梯子上把人抱了下来。

俞季阳:“……”

万鹏抱紧他,本来想说自己的委屈,又觉得有损攻气,嘟囔抱怨的话咽了回去,临时换了低音炮,准备苏俞季阳一脸,问:“你想我了吗?我很想你。”

“别这样。”俞季阳苏没苏到不知道,吓了一大跳,忙朝门边看,担心有人进来会看到。

万鹏反而更抱紧了几分,蛮横地说:“没人会来,一上午了都没人来。”

刚说着,门外就有中年家长的声音道:“就是这间宿舍吧?”

门里两人双双震惊,连忙分开,向后退半步。

没人进来,听外面的声响,那家长是带着报道的新生进了对门宿舍,对门宿舍先到的学生显然很讲礼貌:“叔叔好!”

而这边的万鹏就很没礼貌:“……好个JB。”

俞季阳一怔,笑了出来,道:“别说脏话。”

“哦,叔叔对不起。”万鹏对着门隔空道了歉,又对俞季阳道,“你怎么不先给我打电话?说好的会打电话给我。”

俞季阳竟还露出小小的得意,说:“我人来了,不比打电话好吗?”

万鹏不服气道:“那你怎么不早点来?这么晚。”

俞季阳拿出手机,转过来给万鹏看时间,道:“不是一起吃午饭?刚过十二点,算很晚吗?”

万鹏跟这儿度秒如年,只觉得时间难捱,没想到才刚刚十二点过一刻,被俞季阳占了理,心里更不爽,借题发挥道:“怎么,十五分钟不算时间吗?寸金寸光阴,你浪费了我足足……”

他还没算出来是多少金,即使算出来也不能再说下去。

因为俞季阳凑近他,踮起脚,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他哑了火,微低着头看俞季阳。

俞季阳也抬头望着他,湿润的双眸里此时此刻只装着他。

万鹏只觉得从嘴唇起,一径酥到了心里。

“想了,”俞季阳回答了他刚才的问题,“我也很想你。”

万鹏很想立即亲回去,狠狠地亲他,把他亲得腿发软,再把他推倒在书桌上,解开被扣得严严实实的衬衣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可是在宿舍亲热极不合适。万鹏就有点懊恼的神色。

“怎么了?”俞季阳拉着他上衣下摆,还来回晃了下,说,“真的生气了?我算着时间来的,怕来得太早,你们宿舍人都在,不方便。”

万鹏嘟囔道:“现在也没有很方便。”

俞季阳这才懂了,抿了下嘴唇,眼睛不知道该看哪儿,瞥向窗外,片刻后才转回来,说:“饿不饿?带你去吃好吃的。”

所谓“好吃的”,就是R大中区食堂,黄焖鸡。

万鹏:“……”

俞季阳也很不好意思,解释说:“今天新生报到,人太多了,就先凑合下,改天请你吃好吃的,好不好?”

“还是我请你吧。”万鹏知道他大一拿了好几次奖学金,现在不像高中那样钱包空荡荡,甚至算得上校园里的富甲一方。但也还是替他心疼钱。

俞季阳道:“别乱花家里的钱。”

万鹏无聊地说:“你不知道你公公是个资本家吗?我和你都是无产阶级,我们应该联合起来,反剥削他。”

俞季阳想笑又不好意思,道:“你这……都什么称呼,别乱说了。”

有经管专业的同学经过,和俞季阳打招呼,俞季阳也微笑着回应,还是有些难掩的羞涩,但和高中时比,现在算得上落落大方,在接新会上,以及现在路遇的同学态度上,看得出他如今是一个受欢迎的、被喜欢的大学男生。

万鹏有一点拈酸,些微嫉妒着俞季阳的大学同学,他们能和这样的俞季阳一起学习和生活。但这嫉妒只有一点点。更多的是为俞季阳高兴。

他的俞季阳,不再是他们初遇时,那个被现实桎梏而无法挣脱的,内向自卑的男孩,不再是一碰就碎裂的琉璃,在渐渐变成一颗闪耀自信的水晶。

他俩认识的那一天,在游戏厅里,他被“俞仲夏”迷住了。

没过多久,他就知道那不是俞仲夏,也不存在什么魂穿啊灵魂交换啊的超现实力量。

倒不是他有多聪明,终于看穿了真相。

而是俞仲夏本人给他发了微信:鸟,下午化学考试,我座位上有人吗?

万鹏:“……”

万鹏手指发抖,回道:有一个你!你在哪儿?有没有事?

俞仲夏:没事啊,我在家里,正在拉屎。

万鹏整个愣住了。

俞仲夏:那是我的双胞胎弟弟,我遭遇了不可抗力不能去考试,你知道我都十七了不能再留级,再留就老了

俞仲夏:对不住啊老铁,之前没跟你提起过。

俞仲夏:他没露馅儿吧?哦对你都没看出来,那肯定没露馅儿。

俞仲夏:卧槽,我他妈忘了个事,他是一中的学霸!不会给我考个满分吧?那我下学期还是得露馅儿?

俞仲夏:百密一疏卧了个大槽!

俞仲夏:不对啊你怎么这么笨?他跟我能一样吗?你都没看出不是我吗?

俞仲夏:你是不是瞎啦!练跨栏还损伤视力吗?可也没见你练多好啊。

俞仲夏:老铁?你在吗?喂喂喂?死了吗?

俞仲夏:我拉完了,吃晚饭去,别给我发消息,懒得理你这个睁眼瞎。

游戏厅里。

万鹏如遭晴天霹雳,再度转头去看“俞仲夏”。

“俞仲夏”紧紧跟在他身边,大眼睛长睫毛,小口地吃冰激凌,发丝柔软,漂亮乖巧。

他不得不承认,先前确实是自己瞎了。

这个小美人,和俞仲夏那傻叉,一丁点都不像啊!!!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