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10. 第 10 章

十六岁的万鹏与大他一岁的俞季阳,展开了一段迅雷不及掩耳的青春期热恋。

从前万鹏旁观俞仲夏三天两头换女朋友,整天在教室门口和楼道里牵牵小手伤风败俗,也曾当面吐槽过好友:世上怎么会有如此随便的人?

越是没恋爱过,越是会在想象中把“恋爱”当做遥不可及的事,等到现如今他自己恋爱了,发现这事和吃饭喝水呼吸一样,喜欢上了,对方回应了,自然而然地,水到渠成地,就该发生了。

他对俞季阳一见倾心,他觉得俞季阳对他也应当是,虽然他拿这问题去问俞季阳,小仙男本人也并不承认。

但这不妨碍他信心十足,笃定地认为,他们两人就是彼此的天赐良配。

东边天界的月老将手里红绳随便一丢,西方神灵丘比特闭眼把箭一射,人世间的万鹏和俞季阳,这对有情人就要终成眷属,好比是王子找到了命中注定的公主,铁锅碰上了合该被炖的大鹅。

俞季阳:“……”

“你才是大鹅。”俞季阳道。

两人正并肩坐在书店一角的吧台上看书,这是他俩的第五次约会。

俞季阳手里捧着一本英文版的《远大前程》,已经看了多半本,而万鹏看了一本插画版《东西方神话故事大全》,只无聊地翻了几页,就叽叽咕咕地小声找俞季阳“谈情说爱”(*读作胡说八道)。

俞季阳小声补了句:“你是大笨鹅。”

万鹏挨了骂反倒跟被表扬了一样,既霸总又舔狗的心态,问:“喝奶茶不?我去买。”

俞季阳道:“不喝,你安静点,我还有二十几页就看完了。”

万鹏无聊地趴在桌上,也不看神话故事了,盯着俞季阳看。

俞季阳的视线还落在狄更斯的文字上,脸颊慢慢变成了淡红色。

“有人看书不专心咯。”万鹏小声起哄。

俞季阳一脸羞恼,以拇指夹在刚看到的那一页,然后合上书,用书在万鹏的脑门上轻拍了一下。

万鹏被拍得喜笑颜开,在桌下捉到俞季阳的手,轻轻牵着。

俞季阳也没反对,任他牵着手,却把身体朝另一边扭了扭,还是依旧想读完这本书。

其实万鹏很想说,“不要看书了,专心跟我约会”,甚至还想说,“想看什么书,我都买给你”。

他没说,是已经约摸感觉到,俞季阳听了可能会不高兴。而且俞季阳爱看的书也太多了,好像什么都爱看,真要把整间书店都买下,他还没这本事。

“你跟你哥一样,真不愧是双胞胎,”万鹏还趴在桌上,下巴抵着桌子,无聊地说,“我以前去他家玩,他书多的,倒下来能把我压成万饼……怎么会有这么爱看书的男的?”

他还握着俞季阳的手,说话间感到俞季阳想把手抽走,立即霸道地握紧了些。

俞季阳:“……”

万鹏突发奇想道:“我还没去过你家,能带我去玩吗?”

俞季阳道:“我家……没有书。”

“这话说的,我像是想去你家看书吗?”万鹏生怕自己的居心叵测写在脸上,强行掩饰着挽尊道,“咳,要是想看书,我就去你哥家了。”

俞季阳:“……”

万鹏捏他的手指,说:“带我去吧,我想去你家玩。”

这是几次约会后,他总结出的经验,仗着自己年纪小点,故意大鸟依人地撒点娇,俞季阳会纵容他。

但这次不管用了,俞季阳还是说:“地方很小,别去了。”

万鹏听出他这句话里明确的拒绝,转念一想,怕不是自己哪句话说得不对,忙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你跟你哥,关系好不好?”

俞仲夏是个没心没肺的沙雕,看他的言行来判断兄弟俩的关系,八成是做不了准的。

万鹏想,如果从俞季阳的视角,觉得和哥哥关系一般,那他以后就不在他对象面前提好兄弟了。什么?兄弟义气?靠靠边,现在是对象更重要!

“好啊,”俞季阳说,“当然很好了,我哥待我可好了,全世界对我最好的人,就是他。”

万鹏:“……”

听到意料之外的回答,他又有点吃起了好友的醋,道:“有没有这么夸张?他就长了张嘴,会说好听话。”

俞季阳却像捍卫自己的哥哥一般,郑重道:“才不是呢,我一点都没夸张。我哥就是对我特别好,不是嘴上说说,就是真的好。”

万鹏只得道:“好……那就好。”

俞季阳道:“至于他话唠,你跟他不是好朋友吗?他没跟你说过?回家以后就没人跟他说话的,也没人听他说话,他属于表达欲比较旺盛的那类人,在学校的话可能就多了点……再说,他说话很有意思啊,又不招人烦。”

万鹏道:“我也没说烦他,真烦他还整天跟他玩吗?我跟你哥可是真铁磁,生死之交那种。他……以前没跟你提过我吗?”

“提过。”俞季阳道,“提过几次。”

“说我什么?”万鹏好奇地问。

俞季阳却又不说了,还很明显是临时不想说了:“不记得,那时候我又不认识你,听过就忘了。”

“是不是夸我长得帅,人还很可靠?”万鹏一想到俞季阳可能早就听说过帅气的自己,喜不自胜地假装谦虚,“你哥对我有亲友滤镜,别听他替我吹。”……要靠你自己好好感受!

俞季阳看了他一眼。

万鹏:“……”

俞季阳继续看狄更斯。

一分钟后。

“你刚才是不是白了我一眼?”万鹏不敢置信地问他家小仙男。

“嗯?”俞季阳转头看他,清纯无辜的双眸和脸蛋,说,“没有啊。”

万鹏心想,啊好软好可爱,怎么可能翻白眼,一定是他眼花看错了。

过了几日,去不了俞季阳家,他带了俞季阳回自己家。

一出电梯,和刚从家里出来的妈妈撞个正着。

万鹏一整个惊到了,差点就要转身拉着俞季阳再退回电梯里光速逃跑。这个月要搬新家了,他早上听妈妈说要去新家打扫布置,还以为家里没人。

他本来还牵着俞季阳的手,惊吓之余也忙撒开了,对着妈妈张口结舌,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别人早恋都躲着藏着,他可真牛掰,早恋还带人上门,主动撞到枪口上,招摇过市地嚷嚷,快看,我早恋了!还是跟个男的!

被他松开手的俞季阳,茫然地愣在旁边。

“仲夏来了,”万妈妈却认错了人,热情可掬道,“阿姨要出门去,今天顾不上招待你了,冰箱里有零食汽水,让万鹏给你拿,或者自己拿,就跟自己家一样啊。”

她亲切地拍了下“俞仲夏”的肩,便侧身进了电梯,摆手对儿子和儿子的好友说再见。

俞季阳:“……阿姨再见。”

电梯门合上,万鹏呼了口气,道:“好险。”

俞季阳:“……”

万鹏摸出钥匙来,去开自己家门,说:“快进来,我妈不说了吗,甭客气,跟回自己家一样。”

门刚开了条缝,一条金毛犬从门里出来,摇着尾巴迎接万鹏,又看到了俞季阳,它明显愣了下,忽而呲牙,发出威胁的低吼。

俞季阳有点怕它,向后退了退。

“收声!”万鹏挡在金毛犬前面,不满道,“别给我丢脸啊!对你嫂子热情点!”

他和金毛是哥俩,平时相处,他对它都以“哥”自称。俞季阳理所当然就成了金毛的“嫂子”。

金毛被他推进家里去,他又把俞季阳也带进来,金毛倒是不呲牙咧嘴地发凶了,可还是警惕地看着到访的陌生人。

万鹏也很费解,说:“它平时很有礼貌的,不知道今天什么情况。”

家里客厅中央,摆着几个箱子,是万妈妈这几天陆续打包好的搬家行装。

万鹏道:“外头乱,走,去我房间玩。”

俞季阳跟着他进了房间里。他怕金毛来捣乱,还把房间门关上,无情地将他的金毛弟弟关在了外面。

他的房间向阳,很明亮,很宽敞,床品和摆设一看就是男孩子的房间,接近半面墙的球鞋鞋盒,床对面还有个迷你篮筐,旁边贴了一些运动员名场面的海报,最显眼的是夺冠后身披国旗的刘翔。

“这是我爱豆。”也是练跨栏的万鹏道。

“嗯。”俞季阳应了一声。

“坐……你随便坐。”万鹏把人带回了家,还带到了自己的房间,忽然局促紧张起来。

本来他还存着点不可告人的邪恶心思,现在只后悔早晨出门没把房间收拾一下……我晕,怎么床脚还有只袜子?!还好还好,是没穿过的。

他把袜子捡起来收好,看到俞季阳慢吞吞地在他床边坐下了,一时间邪恶的念头又蹿了上来,一动不动地盯着俞季阳。

俞季阳:“……怎么了?”

他立即就要站起来,那表情似乎是以为,自己不该坐在主人的床上。

“别动,坐,你坐。”万鹏心虚地说,“我就是……那个……”

俞季阳:“?”

万鹏把心一横,说了出来:“你来都来了,我们干点什么吧。”

这话把俞季阳吓住了,瞠目道:“干……干什么?”

万鹏深呼吸,大步朝床边的俞季阳走过来,俞季阳大惊:“你别……”

万鹏走到面前,不由分说把俞季阳抱住,他以为自己这一招一定相当霸道总裁,其实拥抱的动作笨拙而生疏。

俞季阳:“……”

“好几天做梦都梦见我抱到你了,外面不方便,还是把你拐到家里好。”万鹏满足极了,小心地把鼻子凑近俞季阳的耳边,像吸猫一样吸了口俞季阳,陶醉地说,“你跟我想的一模一样,软软的,还好香。”

他要是能看到俞季阳的脸,一定能看到,YJY此时的表情就两个字:就、这?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