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第 23 章

简直要把万鹏气得原地厥过去。

难道是“女朋友”掉马了?

是俞仲夏出卖了他?还是俞季阳这千年的狐狸精看穿了他的小把戏?

万鹏鼻孔出气,冷哼一声:“这就不装了?继续装你的小白花啊,狐狸尾巴藏不住,这就掉出来了?”

俞季阳还背着手,勾着唇,眼睛里还含着几分笑,说:“谁是小白花?我早跟你说过我不是好人了。”

万鹏几乎目瞪口呆:“你……”

他万万想不到,害羞内向的小仙男还有牙尖嘴利的一面,真不愧和唢呐精是同卵双胞胎!

……但还是和唢呐精那种糙汉不一样。

是解语花儿变成了一枝带刺儿的玫瑰。

“我什么?”玫瑰还要继续扎他,道,“早跟你说了我就是个害人精,你害怕了吧?”

万鹏道:“谁害怕了?”

俞季阳道:“不害怕你为什么堵着门?怕我进去害你吗?”

万鹏:“……”

他都没察觉到自己在堵着门,完全是下意识的防御动作。

俞季阳说完那话,表情怅然一顿。

这昂着头的玫瑰花枝,原本弧度如满弦的弓,蓄着一口气,此时也懈了一分。

万鹏又悟了:他这不自觉做出的,像防着什么的姿态,让俞季阳心里难受了。

他侧过身,把路让开,用十分挑衅的语气,说:“有胆子你就进来,看到底是谁能害了谁。”

俞季阳抬眼看了看他,走进了房里。

他把门关上,随后进了来。

“你一个人在做什么?”俞季阳道,“你床上可真乱。”

被子枕头一大堆,凌乱地堆在万鹏的床上。

“你进来之前,我正在搂着枕头哭。”万鹏道。

俞季阳:“……”

万鹏道:“不信你摸摸我的枕头,还湿着呢。”

俞季阳看他一眼,又看枕头一眼,最终没有去查看那枕头到底湿没湿。

“信了?我骗你的!”万鹏走到自己的床尾,一屁股坐下,床垫吱呀一声响,跟他的表情一样嚣张,他眼角瞥着俞季阳,说,“我才不会为你掉一滴泪。”

他这话可是有缘由的。

昨天看大马戏,他跟俞季阳座位相邻,可是逮着机会了,抓紧时间说了几句酝酿已久的渣男语录。

先说了句:“其实我还是一直喜欢你,从没停下过。”

俞季阳当时表情就变了,没和他对视,侧着脸看舞台。

但万鹏分明就看到他连睫毛都轻颤了起来。

又说了第二句:“不是当真了吧?骗你的,我都有女朋友了。”

他心想:牛逼啊万鹏,渣男人设立得稳稳的!

第三句“不在乎名分的话,咱们俩可以再试试”这么经典的台词还没说出口……

俞季阳哭了,仙男落泪现场。

尤其马戏舞台的灿烂灯光这时还晃了过来,仙男的眼泪都因打光而成了七彩钻石串珠,场面极其玛丽苏。

万鹏慌了,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但就是慌了,当即什么人设也不要了,想哄:“你……”

他还没“你”出来,发现弟弟哭了的俞仲夏一脚怒踹了过来:“傻鸟!你又干什么了!”

还好嫂子是个好人,眼疾手快把大舅哥按住,才没闹起来。

不然万鹏和俞仲夏八成要被工作人员一起赶出去。

这种看演出时突然尬武的不良行为,没准还会被其他观众发到抖音快手,让两个败类接受来自天南海北的群众激情辱骂。

当真如此的话,群众也是骂得好。

嫂子还和俞季阳换了个位子,隔开了他和万鹏。

大马戏正式开了场。

万鹏心神恍惚,被俞季阳哭得简直心都要碎了,也再不敢妄动,干巴巴看了好一会儿节目,心思根本不在舞台上。

忍不住将目光偷偷越过嫂子,去看刚哭过一场的俞季阳。

俞季阳看节目看得好开心,正为演员噼里啪啦鼓掌。

万鹏:……

这才知道,竟又上了当。

此时他说:“我才不会为你掉一滴泪。”

既是放狠话,也是嘲讽俞季阳昨天装哭。

他坐在床尾,嘚嘚瑟瑟,一副不把俞季阳放在眼里的模样。

“你也不该为我掉眼泪。”俞季阳道,“你都有女朋友了。”

万鹏:这是……女朋友的马甲还在?!

俞季阳又说:“昨天看马戏的时候,我是真的被你气到了,不是装的。”

万鹏心里突突一跳,立刻道:“不要装了,我不会再上当了。”

俞季阳道:“没有装,现在装还有什么意义?”

万鹏顺着他说:“那倒是,我都已经看穿你了。”

“嗯。”俞季阳说,“我不喜欢你了,就没必要再骗你了。”

万鹏心想胡说八道,道:“那巧得很,我也不喜欢你了。”

俞季阳道:“挺好。”

万鹏附和:“是不错。”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俞季阳仍站在那里,没有要坐的意思,一双眼睛不自在地打量客房里的摆设。

他没了刚才在门口时的那种随意感。

万鹏不但看出来了他的不自然,也听出他的话都是反着说的。此时终于再度找回了主场自信。

“说起来,你还没见过我女朋友,”万鹏道,“她漂亮着呢,想看看照片吗?”

俞季阳诧异了一下,慢半拍道:“好啊。”

他猜到了“女朋友”是假的,还有点纳闷万鹏主动提这茬,要怎么收场。

万鹏拿出手机,从相册翻了照片出来,道:“喏,你看。”

俞季阳站在桌子边上,离万鹏还有点距离,远远看到照片轮廓,只能看出是万鹏和一个女孩的合影,看不真切女孩的模样。

他表情有点变了。为什么真有个女孩子?

刚进门时,他背着手,很像是随意地来万鹏房间里遛个弯。

进来后不久,手就垂下了。

现在,两手握在身前,左右手的手指互相捏着。

“站那么远能看到什么?”万鹏像个急于炫耀女友的青春期男生,道,“走近点看呐。”

俞季阳先是拒绝似的把脸撇了过去,但很快又还是迈出脚步,走了过来,停在了万鹏面前。

万鹏坐在那里,把手机举高了点给他看。

照片上的两个中学生穿着一样的校服,是女孩举着手机在自拍,她坐在操场边上,对镜头比了个剪刀手,万鹏蹲在她身后,一脸酷哥表情。

是操场上很常见的学生情侣。

“漂亮吧?”万鹏道。

“嗯,漂亮。”俞季阳道。

“本人比照片更漂亮,很活泼,特别可爱,是班花。”万鹏感觉这招简直绝了,**!还诛心!接着道,“她人见人爱,我情敌很多的。”

俞季阳道:“嗯。”

万鹏道:“你就没再找一个吗?你们学校没体育生了?”

俞季阳:“……”

万鹏轻佻起来,道:“不是还想着我吧?也是,这世上比我帅的男的可不多。”

俞季阳:“…………”

“不过我跟我女朋友感情还挺好,找小三也太对。”万鹏这些狗血话稿打了一年了,开闸泄洪一样,想都不用想,张嘴就来,“你一直单着不是个事,都十八了,眼看就老了。要不我介绍几个帅点的体育生给你?”

俞季阳:“………………”

“我说,”俞季阳道,“你一直举着手机,累不累?”

万鹏:“……”

他一边说着缺德话,一边还把手机往俞季阳面前怼,活像是怕俞季阳看不清他的“女朋友”。

他讪讪地放下手机,又强装出无事发生的样子。

俞季阳看了他一眼,马上转开了视线。

他感觉俞季阳好像是笑了一下,但又不确定。

“高三很忙的,没时间想别的。”俞季阳站在他面前,还摊开手好像很无奈,说,“不过现在上了大学,时间宽裕些,可能很快就能遇到合适的人了。”

万鹏:“……”

俞季阳道:“谢谢你啊,不用给我介绍什么体育生,我也不是很喜欢体育生,跟你说过的,我觉得很多体育生都有点……”

他做了个比划的动作,表示“不太聪明”。

万鹏登时变了脸。

想起来了,分手的时候,俞季阳也这么说,说他这个体育生是四肢发达大脑没发育好的大猩猩。

“不是生气了吧?”俞季阳无辜脸,说,“我没别的意思,我觉得咱们挺熟的,说话就比较直接,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万鹏:“……”

俞季阳道:“你女朋友知道你是和前男友出来玩吗?你有没有给她看过我的照片?”

万鹏信口雌黄道:“知道,她不介意。我手机里可没你的照片。”

俞季阳忽闪了下大眼睛,说:“哦……”

万鹏不满道:“你哦什么?”

“那我该怎么样?”俞季阳道。

“你……”万鹏要气**,心道:你给我生气啊!你现在马上给我哭!

“我该哭吗?”俞季阳道,“哭了你又说我装,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样了。”

万鹏又要厥过去,怒道:“俞季阳!你给我好好说话!”

俞季阳要茶**,眨巴眼睛道:“怎么是好好说话?”

万鹏道:“你!”

他简直想就地打滚,闹起来。

但只片刻,他就冷静了,他此行是来气俞季阳的吗?单纯只是想钓一下俞季阳的吗?

不是,他想气俞季阳,想钓俞季阳,最终也不过是想和俞季阳和好。

“你就不能老实说一句,你还喜欢我吗?”万鹏道。

“不能。”俞季阳那种故意做出来的表情一收,死鸭子嘴硬地说,“我不喜欢你。”

万鹏坐在那,仰起头看着俞季阳,这只在他锅里已经煮得很熟,飞不了的鸭子。

俞季阳抿了下嘴唇,说:“你不能先老实承认,你没女朋友吗?”

万鹏道:“我也不能。”

俞季阳:“那你……”

不等他把话说完,万鹏伸出手,把他拉到自己近前,抱住了。

俞季阳呆呆地被抱着,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万鹏圈着他的腰,将脸贴在他身前,说:“明年我就要高考了。”

“好……”俞季阳发出的声音干涩,“好好学习。”

万鹏道:“如果我好好学习,明年也考上你们学校,你会承认你喜欢我吗?”

对一个纯体育生来说,想考上R大本就难如登天,而且R大没有体育相关的专业,即使考上,大学就要改学文化科目专业。

这是俞季阳做梦也不曾想过的,能属于两个人的未来。

可是万鹏说的这样认真。

和他去年说要辍学陪俞季阳去读大学,一样的认真。

“你考上再说吧。”俞季阳如坠梦里一般地回答道。

万鹏小孩似的向他要一个承诺:“我考上以前,你会跟别人谈恋爱吗?”

俞季阳:“那谁知道。”

万鹏道:“那我不考了。”

俞季阳:“……爱考不考。”

万鹏用极温柔的语气说了句凶狠的话:“我又想揍你了。”

俞季阳却笑起来:“之前那次是我讨打,你再来,我可不会原谅你两次。”

“让你打回来。”万鹏道,“我那天说你犯贱,你恨我了吗?”

俞季阳低头看他的发顶,眼神里泄露出了思恋,低声道:“没有。”

万鹏咬牙切齿地说:“我可是足足恨了你好几天。”

俞季阳:“……”

他在这个时刻,忽然明白了一件事。

他以为万鹏很幼稚,会不会是因为,他误以为自己足够成熟。

他的成熟让他做出的判断,是他和万鹏之间不可能有未来。

他的成熟,让他从没相信过十六岁的万鹏,从不以为那些过于年轻的承诺,有任何可能变为现实。

拥有过一个天真可爱的帅气男朋友,在迎战高考前的最后一个炽热夏天,感受过这份纯粹的爱情,于他已经很足够了。

既然注定走不到将来,还不如早点分开。

“你为什么还喜欢我?”俞季阳道,“我不过分吗?”

万鹏道:“当然过分,你就是个绿茶婊。”

俞季阳:“……”

这三个字让他非常难堪,但他不想计较。

“我不是故意的……”他想解释,“不对,我是故意的,我就是想和你分手。”

“我知道。”万鹏委屈道,“是你对不起我,是你存心欺负我,我根本没做错什么。”

俞季阳:“……”

他连解释都不必解释了。

最后他只好说:“对不起。”

万鹏道:“你不要我,弟弟也丢了,我还被开除了,我这么惨,为什么你都不去看看我?”

俞季阳忙道:“我去了……你转学前,我去过好几次。”

他没进过万鹏的新家,连在哪栋楼都不知道。

去了那小区门口等着,等到了万家父母开车带儿子出门,只能看着车子远去。

还有一次,远远看到万鹏一脸冷漠地在遛边牧弟弟,边牧也一脸高冷,一人一狗仿佛只是在并排散个步。

万鹏气绝道:“为什么你不找我说话?”

“怕你打我。”俞季阳道。

万鹏:“……”

俞季阳道:“你转学前,我其实想找你说句话,结果去了,看到你正搂着我哥哭鼻子……我好气,就走了。”

万鹏转学前,朋友们去新家为他送行,天晚了,他送朋友们从家里出来,月色下他一时冲动,拿俞仲夏当代餐,搂住大舅哥爆哭了一分钟,最后被俞仲夏打了一顿。

但他此时不想说,只道:“俩男的搂一下能怎么样,你小心眼。”

“你都说我是绿茶bia……”俞季阳显然不喜欢这个词,道,“反正我就是小心眼。”

万鹏抬起头,还那样抱着俞季阳,郑重地解释道:“女朋友,只是普通同学。”

他把“女朋友”的事交代了一遍,那照片是不久前故意找那位女同学摆拍的,就是为了拿来气俞季阳。

“我就知道。”俞季阳揪了揪万鹏头顶的头发,说,“刚才你拿出照片来……吓死我了。”

万鹏得意了起来,这番钓老婆计划,也不是完全没成效嘛。

“我听我哥说,”俞季阳道,“你之前那位班主任老师,肚子里又有小宝宝了。”

万鹏一顿,道:“我也听我妈说了。”

俞季阳摸了摸他的脑袋,又问:“弟弟呢?有消息吗?”

万鹏神色黯然,叹了一声气。

俞季阳也常为此难过,见状只得道:“弟弟那么帅,还那么聪明,肯定已经被好心人收养了。”

“它才不聪明,”万鹏道,“和边牧比起来,它就是个傻子。”

俞季阳还想再安慰他,他却退开些,拿了手机,翻出一段视频给俞季阳看。

边牧弟弟嘴里叼着飞盘,轻巧一跃,脑袋一甩,飞盘飞了出去。

旁边一个金色身影,嗖一下追着飞盘而去。

俞季阳:“啊……!”

是金毛弟弟!

它叼着飞盘回来,交还给边牧,热情地摇着它松软的大尾巴,用脑袋去蹭边牧,要求边牧继续和它玩。

边牧弟弟则满脸写满了嫌弃,被蹭得不耐烦,但最终还是继续跃起,丢出了飞盘。

金毛弟弟快乐地跑去追。

“你骗我!”俞季阳说,“你骗我!弟弟回来了!你干吗骗我!”

万鹏道:“就许你骗人吗?”

俞季阳看那视频,看得又哭又笑,不由分说,扔了手机按着万鹏就打,又被万鹏抱住,他将万鹏又打了几下,两人滚在万鹏那乱七八糟的床上,万鹏忽而暴起,轻而易举就压住了他。

“你……”俞季阳的脸发热,道,“干什么?下去。”

前天在机场一见面,他就已经发现了,长大一岁的万鹏比十六岁时更帅了。

是那种已经朝着男人发展的帅气感。

他跟在哥哥身后,一路出机场时,就悄悄把万鹏从头到脚看了不知道多少遍。

比起第一次见面时就让他怦然心动的英俊少年,眼前这人多了许多更强烈的男性气质。

万鹏凝目看着他,两人呼吸都变得不太平稳。

俞季阳听到自己心里不停地小声叫着,好帅啊他。

万鹏心里则在想,**!这是我的漂亮老婆!我这么大的老婆!回来了!

他俯身,俞季阳忙闭了眼睛。

他在他的嘴唇上清脆地吧唧了一口。

俞季阳无语了,都一年了,怎么还是这?

但下一秒,万鹏便热烈地撬开了他的嘴唇。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