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7. 第 7 章

要不是怕再被碰脑袋,要不是怕被妈妈觉得他疯了,万鹏直想再蹦跳几下,再欢呼数声。

这是不是说明,他和小仙男有可能是……两情相悦?!

不然是什么能让一个男生,一大早就对刚认识两天的另一个男生说“昨晚梦到你了”?

他美滋滋地把那句话和那个害羞的小表情看了好半天,才小心翼翼地打字回复对方。

万鹏:怎么会梦到我?[呲牙]梦到了什么?

十几秒后,对话框上方显示“正在输入中”。

万鹏趴在床上,两手捧着手机,紧紧张张地等着。

俞季阳输入了好久,只发了三个字:没什么。

万鹏略失望,但并不气馁,说:你起床真早。

俞季阳:起来背英文。

万鹏:你好勤奋。

万鹏想问他昨晚家里的事,又觉得这么快问别人家事不妥,打好了一行字又删掉,又想约他出来玩,想起他说家里管得严出门不方便,便又删了。

俞季阳:你一直在输入什么?

万鹏一下想到了该说什么:昨天说要给我猫猫表情包,还没给我。

俞季阳依言发了几个猫咪表情包给他,然后道:我要学习了。

万鹏一时失望,心说一大早来撩人,真聊上了怎么又这么冷漠?

但他也只好回道:好,拜拜。

俞季阳回了他一个小奶猫转身逃跑的可爱表情包。

万鹏顿时觉得自己又行了。

吃早饭,玩游戏,逗金毛,被妈妈数落……万鹏游手好闲到中午吃饭时间。

总不能吃饭时间还学习吧?

万鹏一边扒拉白饭,一边又给人家俞季阳发消息。

万鹏: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好好吃饭。

俞季阳回了一串省略号:……

万鹏没懂:?

俞季阳:我正在做饭。

泡面都不会煮的万鹏真情实感地赞美道:你好厉害!

俞季阳又不说话了。

万鹏又沮丧起来,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

如果他的好基友俞仲夏在,知道他对心仪的人聊这些,一定会恨铁不成钢地批评他:不知道说什么就学会闭嘴,假装高冷保持神秘感,少发些没营养又不好玩的废话,没得浪费别人时间。

万鹏没聊骚的经验,也没跟别人玩过暧昧,还不明白这些。

但是他多少感觉到了,他此时的行为,竟有点舔狗的味儿了。

想他一个叱咤七中校园的高富帅体育生,不说暗恋者众,起码从小到大每年的情人节圣诞节,都能收到巧克力和苹果的热门小帅哥,怎会沦落至此?

下午,晚上,乃至第二天一整天,他都没有再找俞季阳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怕自曝其短,也想看看俞季阳会不会主动找他。

捱到第三天,九点多起床,万鹏坐在餐桌边,跟金毛一人一口地吃三明治,他吃一口,给金毛掰一块。

岁月静好中,忽然间就有种大彻大悟的体会,恋爱就是一时半刻的激素分泌,两天过去了,他现在想起俞季阳,已经完全没有前天那种小鹿乱撞的感觉了,不过就是青春期躁动,才会对一个忽然遇到的漂亮男孩发.情。

他吃饱了,金毛还没吃够,摇着尾巴还想要。

万鹏起身,去打开柜子,从上层拿了它的牛肉.棒零食。

关柜门的时候,被他随手别在运动短裤腰间的手机震了一下,新消息提醒。

他把手机抽出来,一看,原地倒吸一口凉气,用力眨了眨眼。

俞季阳:下午有空吗?

万鹏这一刻当真是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光速回复:有,怎么了?

俞季阳:想找你玩[可爱]

万鹏:好,几点?去哪儿?

俞季阳:你定。

万鹏:那就两点,一号线,你家那一站见。

俞季阳:嗯,下午见。

万鹏:下午见!

去他妈的青春期躁动!老子是天天躁动!时时刻刻都躁动!

俞季阳才不是一个漂亮男孩,是他的漂亮老婆!

金毛在万鹏脚下发出悲戚的:“呜呜……”

万鹏低头看它,顺着它的视线再看回自己手里,他竟无知无觉地把人家的牛肉.棒啃掉了一半……还挺好吃。

下午一点四十五,万鹏到了约好的地铁站,以为自己到得挺早,可能要等一下。

结果刚上了扶梯,都还没出站,就看到了俞季阳。

俞季阳正站在一台自动售卖饮料机前,好像正在挑饮料。

万鹏没叫他,朝他走过去,想走到跟前,再吓他一跳。

他穿了一件浅蓝色的短袖T恤,衬得露出来手臂和脖颈都很白,牛仔裤,白球鞋,很清新,很好看。

走得近了,万鹏赫然发现,他不是在买饮料,是把售卖机的玻璃窗当镜子,在认真地打量他自己。

万鹏:“……”

俞季阳从玻璃窗的倒影看到了他,蓦然转过身,吃惊道:“你……你来了?怎么这么早?”

万鹏道:“不想迟到。你怎么这么早?”

“不想让你等我。”俞季阳说着,似乎尴尬于被万鹏发现自己在这里“照镜子”,不太自然地摸了下脸,马上放下手。

万鹏道:“想喝什么?我来买。”

俞季阳忙:“不用,什么也不想喝。”

万鹏还是买了两瓶矿泉水,给了俞季阳一瓶,他一路地铁过来有点渴了,开了另一瓶,仰头喝了两大口,猛了,有点水顺着他的脖子滑进了衣领。

他很快发现俞季阳在盯着他看。

但见他露出疑惑的眼神,俞季阳又不看他了,转开视线。

万鹏奇怪地问:“我怎么了吗?”

俞季阳的眼睛看着别处,说:“没、没什么。”

万鹏分明觉得有什么,不依不饶地问:“到底怎么了?你快说。”

他还绕到俞季阳面前去,直看着俞季阳,要俞季阳回答他的问题。

俞季阳一副被他逼得无措的模样,说:“你怎么这样?”

万鹏道:“我什么样了?”

俞季阳道:“你真人跟微信里,活像两个人。”

万鹏两根手指夹着半瓶水,十分自如地把水瓶转了几圈,茫然地说:“我在微信里不一样吗?”

他对自己在微信聊天中的表现有多铁憨憨,全无自知之明,还感觉和现实里一样,很帅很潇洒。

两人去万鹏说的那家全市最大的猫咖玩了。

被猫咪们包围其中,俞季阳显然很开心,对每只猫都既温柔又有耐心。

万鹏心不在焉地随便喂了喂猫,偷偷拍了十几张俞季阳逗猫、抱猫、和猫亲亲的照片。

一个钟头满了,万鹏要再加钟,俞季阳忙阻止道:“不要了,我得回去了。”

五点之前,俞季阳就得到家。

万鹏失望道:“我还准备和你一起看电影,票都买了。”

俞季阳:“啊?那……你自己去看吧,我那张票,我转账给你。”

万鹏:“……”

“我跟我妈说我是去书店看书了,”俞季阳不好意思地说,“回去晚了会露馅儿。”

万鹏只好道:“电影票能退的,我等下退了就行。”

俞季阳小声道:“对不起啊。”

万鹏说:“是我没问你就擅自做决定,下次再看电影吧。”

俞季阳道:“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他妈妈管得好严啊,都高中生了,还是男生,也不用这样吧?

他俩离开猫咖,又出门去往地铁站。

俞季阳手里还捧着猫咖里买的那杯奶茶,刚才只喝了一口,还有很多。

而万鹏的也没喝完,被忘在了猫咖里。

“前几天,”万鹏犹豫了许久,还是问了出来,“我听你哥说,和你妈打架……”

俞季阳立时脸色微变。

万鹏忙道:“你如果不想说,我就不问了。”

俞季阳却又平静道:“没什么不能问的,我哥又不会撒谎,就是他说的那样。”

万鹏的生活离破碎、非正常的家庭很遥远,也想象不出来,道:“那你……”

“我开学就上高三了,”俞季阳抬头望着前路,道,“等我考上大学,就能离开家,到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万鹏有点懵,又想表现出一些成熟来,不想在俞季阳露怯,最后还是说:“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你尽管说话,不要跟我客气。”

俞季阳看看他,露出点淡淡的笑,说:“你带我来玩,就已经帮到我了。我今天很开心,谢谢你。”

万鹏:“……嗯。”

俞季阳对他说的“谢谢你”,和对刚才离开猫咖时对那些猫说的“谢谢”,可能没什么不同。

他有种被发了好人卡的感觉。

离地铁站还有几十米,已经能看到入口。

天空忽然下起了雨。

万鹏道:“跑几步吧!”

两个高中生快步朝地铁站入口跑去。

偏巧有个路人骑了辆共享单车,逆行着骑了过来。

万鹏的反应快,奔跑中还朝边上一让,余光瞥见俞季阳躲闪不及,忙抬手拉他。

那一刹那,俞季阳把自己的手,轻轻放进了他的手里。

那辆莽撞的共享单车从他俩身旁冲了过去,骑车的冒失鬼还抛下一句:“两位帅哥!对不起!”

豆大的雨点落下来。

万鹏心潮澎湃地望着俞季阳,两人的手还牵在一起。

他想说什么,这偶像剧一般的时刻。

俞季阳却立即把手抽了出去,道:“快走!想淋湿吗?”

便率先跑走了。

万鹏被泼了盆冷水,难免又愣了一下,才追上去。

进了地铁站,外面大雨倾盆。

两人一前一后下扶梯,俞季阳在前,万鹏在后。

万鹏盯着俞季阳的后脑勺。

他心里生出一种……俞季阳在钓着他的感觉。

从第一次见面,游戏厅里的种种,上次地铁的暧昧偶遇,回去后俞季阳对他时冷时热的态度,发现他放弃主动联络后,俞季阳又约他出来玩。

这……是小仙男,还是绿茶啊?

万鹏彻底懵了。

又是一号线。

两人这次却是要去往相反的方向,在同个站台,等的是不同的两列车。

两边的车都没来,他俩沉默着站在站台中间。

俞季阳看了万鹏数次,才道:“你怎么了?我不能去看电影,你生气了?”

从进了地铁站,万鹏就没再说过话。

“没有,多大点事。”万鹏心烦意乱,看俞季阳还端着那杯奶茶,说,“快扔了吧,冰都化了。”

俞季阳道:“我不……不舍得扔。”

万鹏道:“又不值钱,难喝的要死,就是撸猫套餐里的赠品。”

俞季阳想说什么,最后只是:“哦。”

他走去旁边垃圾桶,把奶茶慢慢丢了进去,

万鹏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他很难过。

他走回来,对万鹏道:“扔了。”

万鹏:“……”

他有点后悔。他看出俞季阳一脸要哭的表情。

俞季阳的车先到了。

“我走了。”俞季阳道,“今天谢谢你,再见。”

万鹏:“我……”

俞季阳朝车门走去。

万鹏下意识抬脚想跟上去,跟了两步,又停下了,跟上去说什么?难道问俞季阳,你是不是想钓着我?什么屁话。

他看着俞季阳走进了敞开的地铁车门,背对着这边,他抬起手摆了摆。明知道俞季阳看不到。

他好像把事情全都搞砸了。

然而下一秒,俞季阳转过身来。

万鹏忙对他笑,又用力摆了摆手。

俞季阳却又从车门里出来,快步朝着万鹏走过来。

万鹏急忙迎上去,并开口道:“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想欺负你。”

他的声音在站台里回响,地铁工作人员回头看了看他俩。

俞季阳在他面前站住,眼睛有点红。

万鹏道:“对不起。”

俞季阳道:“我喜欢你。”

万鹏:“……”

俞季阳转身跑了,又跑进了地铁开着的门里。

万鹏跟过去,地铁门关上。

两人隔着门看着对方。

俞季阳双眼发红,浑身发着抖。

万鹏上手拍门:“俞季阳!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工作人员忙过来把他拦开,警告他这样很危险。

万鹏只能看着地铁呼啸而过,载着俞季阳飞速远走。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

只不过上次,他在车上,俞季阳在站台,这次换了过来。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