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第 18 章

深夜里,万鹏回到家,悄悄开了门,客厅没开灯,父母卧室方向有谈话的声音。

金毛弟弟摇着尾巴跑过来迎接他,他摸了摸金毛的头,在玄关踟蹰着,犹豫要不要进去。

出门去俞季阳家之前,他对爸妈宣告了自己和一个男孩儿陷入热恋的事实——

“就是俞仲夏的双胞胎弟弟。”

“他十七,一中的理科生。”

“开学上高三,年级前三。”

“他也很喜欢我。”

“我们都很认真,等长大了,我们会一起生活。”

万律师夫妻俩:“……”

两人完全没想到自家的晚熟儿子,竟然在十六岁的暑假里猝不及防地搞起了早恋,对象还是另一个男生。

夫妻俩呆坐当场,迟迟没开口,需要点时间慢慢消化。

万鹏起身,换了鞋,拿了钥匙出门。

当时,万妈妈有要起身追问他去哪儿的意图,被万律师按住了。

本来万鹏是想,等他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俞季阳,收获俞季阳一波感动和惊喜。

然后等他再回到家,爸妈一定也想通了,爸妈都很爱他,一定会像初中他想要练跨栏时那样告诉他,没关系,你喜欢就好。

可是在俞季阳那里,他没得到正向反馈,甚至他都失去了把这事说出口的勇气。

现在他站在家门口,心里惴惴不安,完全乐观不起来了。

回来的路上,他在地铁车厢角落里,苦苦思考而不可知,为什么俞季阳忽然有那么一刻,对他变得冷淡了?

是不相信他说的话吗?俞季阳不相信自己可以保护他,不相信自己说的,要陪他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他忍不住,还是给俞季阳发了条消息,想问个究竟:老婆,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一分多钟后,俞季阳回复他:没有啊,我怎么会不相信你?

万鹏还没来得及高兴,俞季阳又说:你才十六岁,要先好好学习,不要想那么多没用的事。

“你才十六岁。”

所以他想陪俞季阳去上大学,靠他自己养活两个人的计划,被俞季阳认为是“没用的事”。

那……

他对爸妈宣布他和俞季阳,“我们长大后会在一起生活”,他们会不会也以为,那都是他幼稚的幻想?永远不会到来的,假大空的未来?

就因为他只有十六岁,所以他许下的承诺,即使真心而庄重,也只会被当成玩笑吗?

万鹏长到这么大,所有的失望和挫败,几乎全都集中在了这段时间,全都在认识俞季阳以后。

教他体验到人生负面情绪的,是他喜欢的男孩儿,还是爱情本身。他也无从判断,不知道,想不明白。

金毛弟弟经过观察得出了自己的结论,嗖一下转身跑去了爸妈的房间,一爪子刨开了门,积极地叫了两声,提醒爸妈:我哥回来了!

万鹏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

万妈妈和万律师先后出来。

一家三口,还有一狗,在客厅里齐聚一堂。

“去见人家了?”万妈妈先开了口,道,“高三不补课吗?你别耽误了人家成绩。”

万鹏有点尴尬,低着头说:“没,现在都不让补课。”

万律师道:“你的文化成绩也抢救一下,等搬完家,给你请个家教吧,不然配不上人家。”

万鹏猛一抬头,迟钝道:“什么?”

万律师嘲讽语气说:“人家是学霸,你是什么啊?”

万妈妈鼓励道:“努努力,省得被老婆嫌弃。”

万律师皱起眉:“高中生纯纯的恋爱,什么老婆,这称呼就离谱。再说你怎么就能定位别人是老婆的?”

万妈妈道:“因为反过来我就嗑不动了。”

万鹏:“……”

已然一米八的万鹏,嘴巴一撇,当着父母和狗的面,落下几滴猛1泪。

又一场秋雨后,北京迎来了大幅降温,俞仲夏上次来R大蹭饭给弟弟网购的卫衣才刚到,出门就已经要穿厚外套了。

万鹏下午没有课,中午和俞季阳一起吃了饭,抓紧时间谈了会儿恋爱,等下午送俞季阳去上课,他就回了宿舍,窝着玩了半天。

临近夕阳西下,妈妈拨过来和他聊了会儿视频。

“我收拾东西才发现,秋裤怎么都在家里?你是不是故意不拿的?”万妈妈道,“别臭美了,冻坏了腿看你上哪儿美去?”

万鹏历来火力旺盛,不是太怕冷,道:“美女,你看我,还穿着短袖呢。”

他退后点,让妈妈看他身上的短袖和运动短裤。

万妈妈是工作中抽空跟他唠,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也没顾得看他,一边敲键盘一边自顾自地说:“我在网上给你买了两条新的,这两天就到。还给阳阳买了条加绒的,他没你那么耐冻,你收到了记得要给他,平时休息了带他玩,别吃花里胡哨的网红店,吃点有营养的东西……”

妈妈巴拉巴拉叮嘱了一大堆,让他要照顾好俞季阳,不要对人家耍脾气。

万鹏道:“知道了,我才不会。美女妈,你也注意身体。我得准备去训练了。”

“昨天不是刚训过?”万妈妈日理万机,对儿子的训练日程却记得清楚,问,“怎么连着两天都训?”

“刚才才通知的,说明天有雨,怕训不了,提前到今天了。”万鹏对着镜头比了心,挂了视频。

他换好衣服,跑去体育场参加训练,户外确实是很冷,风挂在脸上,带着深秋到来的寒气。

因为本来没有要训练,栏架都还没拿出来,集合后,教练训了几句话,让万鹏和另两个队友去拿栏架。

万鹏和队友沿着跑道,一行慢跑着去器材室,还闲聊着些没营养的话题,例如明天不训练的话,惧内的教练去哪儿躲着能不回家,男生们哈哈哈地嘲笑起了教练。

他们经过体育场一角的篮球场,两伙男生正在打篮球,正爆出了一阵欢呼声。

有个男生刚盖帽了对手,远看仿佛打得还不错。

万鹏便多看了两眼。

恰好临时裁判吹了哨,暂停休息。

刚才盖帽别人的高个子男生朝场边走去,那里有个男孩仿佛在等他,极自然地递给他一瓶水。两人便站在一起交谈,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

万鹏瞬间黑了脸,脚步也停了下来。

队友:“?别停,咱们得快点,想被教练踹吗?”

万鹏又朝篮球场的方向狠狠望了一眼,才又跑了起来。

栏架支起来后,体育场人人都能看得到,跨栏队在这边训练。

万鹏知道,刚才在篮球场边给别的男生递水的俞季阳,一定很快也能看到。

果然,他们还没热完身,俞季阳就来了,一路小跑,停在了跑道边上,不远不近地看着他们训练,夕阳下,他望过来的双眼,出奇的明亮。

跨栏队一共三个人,另两名队友逐个上去跨栏跑,刚上来第一轮,状态都一般,绊倒栏架的,动作不规范的,各种小毛病,两人灰头土脸地被教练一通吼。

还没轮到万鹏。

俞季阳见教练好像也不注意万鹏,就小心地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快看快看,你老婆在这里。

万鹏偏偏就不看,撇着头,一副专心看队友挨骂的模样。

俞季阳讪讪地放下了手,失望而安静地看着他们训练。

到万鹏了,他在起始处预备动作,从肩到小腿的肌肉集体绷紧,周身线条都充满了男性力量美。

那一头的俞季阳,恨不得要踮起脚尖来看他。

教练一声哨,他离弦之箭一般冲出去,轻松地完美跨过了110米跑道上的一排栏架。

俞季阳就站在第十个栏架旁,跑道外。

到他面前,万鹏犹如腾空飞鸟一般跨过了第十个栏,以比猎隼更凶猛的速度冲过了终点。

俞季阳十指交叉着握着胸膛下,激动地简直想跺脚。

教练满意地吹了声哨,带头鼓掌表示肯定,队友服气地拍了拍手。

俞季阳自然露出了与有荣焉的神色来。

但他也感觉到万鹏今天有点没来由的小脾气,虽然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回来!”教练冲万鹏招手。

从终点这头回起始点去,刚才那两位队友都是从跑道内圈回去的。

万鹏却是从外圈。显然是想要从俞季阳面前经过一下。

俞季阳看对象朝自己走近,忙挂起笑容,眼神里尽是甜蜜的仰慕。

万鹏还被他给别人送水那一幕气得要死,表情也极不友善,可以说是十分凶狠!

到了俞季阳跟前,擦身而过时,俞季阳小声问:“怎么了?又生什么气?”

俞季阳眼睛睁得大大的,脸蛋被风吹得有点红,乱了少许的发丝轻拂在眉眼前,是个漂亮老婆没错了。

万鹏:“……”

他瞪了漂亮老婆一眼,从人家面前慢跑过去,像是不想理人的意思。

俞季阳在他身后不明所以,也略微沮丧。

“你回去吧!”跑过去的万鹏忽又转过身,一脸凶巴巴地说,“冻感冒了我可不管!”

俞季阳:“……哦。”

万鹏气哼哼地跑走了。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