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第 22 章

万鹏发了无数次没用的毒誓,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对前男友恨不起来,又追不回来,很是抓瞎。

一天下午训练完,万鹏和高年级体育生吃饭,几位哥有高兴事,点了瓶酒庆祝,撺掇他喝一点,他其实从没喝过白酒,被哥哥们起哄脸上挂不住,心里又烦得很,端起杯子就干了半杯。

吃完饭他还没什么事,回了学校准备上晚自习,一进教室就被杨柯问:“怎么这么大酒精味儿?”

“哪有。”他自己半点闻不到,到座位上坐了,拿出手机来,忽然控制不住地,很想和俞季阳说说话。

俞季阳,你知道吗,我到处发了好多寻狗启事,弟弟都找不到。

它会不会再也回不来了?

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也不喜欢它?

你怎么能不喜欢我?

上课了,他呆若木鸡地坐在位子上,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俞季阳的猫咪头像。

“谁喝酒了?”班主任怒冲冲地在讲台上问道,“是谁?主动承认!”

万鹏迟钝地抬起头,举起一只手,承认道:“我。”

班主任从讲台走下来到近前,批评道:“万鹏,怎么又是你?开学多久了,不好好学习也不好好训练,小小年纪还学大人喝酒……你才十六啊!到底想干什么?”

万鹏被戳到了,噌一下站起来:“我十六怎么了?我十六到底怎么了!”

班主任是位女老师,身高刚过一米六零,万鹏虽是个半大孩子,已经超过了一米八,还是体育生的身形体格,此时又一副将要发酒疯似的劲头。

他面前的女老师登时被吓得唇色都发了白。

杨柯等人见状不对,忙道:“鸟哥!坐下!快坐下!别说了!”

万鹏:“……”

班主任道:“我管不了……叫你家长来吧。”

她转身就快步出了教室。

万鹏只觉得头重脚轻,重重坐在了椅子上。

次日,万律师夫妇被叫到学校。

下午回了家,万律师对儿子说:“咱们转个学吧。”

万鹏:“为什么?我跟老师道歉,在升旗仪式上当着全校道歉,这也不行吗?”

父母面面相觑,含糊其辞让他别想太多。

万鹏家里蹲了几天,在本地资讯公众号上,知道了为什么一定要转校。

——本市某中学一高中生醉酒后大闹课堂,导致女教师意外流产。

万鹏整个人都蒙了。

后来,认识的大人们都对他说:这不能全怪你……甚至都不能怪你。

万鹏反问:不怪我?为什么我被开除了?

“这不是开除,”万妈妈说,“学校只是怕影响不好,我们配合下,转个学就行了。”

万鹏似懂非懂,最后道:“哦。”

失了恋、丢了狗、转了学,人生路上一夕之间发生了令人措手不及的许多改变。

唯一算得上好事的,是起初那阵尖锐的疼,被后来的变故盖了过去。

诸多原因,他要转学去隔壁城市,走前去一中门口,等俞季阳放学,远远地,跟着他一路回了家。

俞季阳还是很漂亮,又很孤独,一个人踩着月光,慢慢地走进那栋老旧的楼房,单元楼道口里连盏灯都没有,像野兽张开了嘴,他却只能那样走进去。

万鹏不知道俞季阳有没有感觉到他在身后。

也许模糊感觉到了,也许丝毫没有。

可是他开始模糊地明白:俞季阳说过的许多话都是真的,还有许多是假的,真心混着假意,假意又裹着真心,不管是分手前,还是分手时。

俞季阳说很爱他的哥哥俞仲夏,哥哥是世上对他最好的人。

初三时,哥哥为他出头,和霸凌他的那帮小混蛋打群架,被其中一个不讲武德的家伙偷袭,被棒球棍打断了手臂,因此没能参加当年的中考,这才留级了一年。

和万鹏分手时,他说了这件事,并告诉万鹏:“我看到那个人拿起了棒球棍,我没提醒我哥,我就是想让他为了我受伤,我心里才平衡,凭什么他就什么都有啊?”

可是万鹏后来拿这事去问俞仲夏,问他,你弟存心害你,你知道吗?

“听他胡说八道!还挺会给自己脸上贴金,整得像我骨折是他的功劳一样。”

俞仲夏却给了另外一种说法。

“他提醒我有个卵用,那几个混蛋还叫了帮手,人太多了,怪我轻敌,当时打也打不过跑也不跑不了。”

“这条胳膊打了仨月石膏,就没事了,这绝逼是几种必然结果中,最好的一个了。”

“不是我吹,我就是吉星高照活体小锦鲤!”

“来,转我转我,让你沾沾锦鲤运……哎?这就走了?不再聊五块钱的吗?”

最后还不忘补一句:

“你赶紧交个女朋友!别再去烦我弟!影响我弟高考我就打死你!”

俞仲夏的话,最多有一半是有用的。

而俞季阳的话,最多有一半是能信的。

譬如,俞季阳还说曾向高三体育生表白被拒,这就是假的。

都是练体育的,万鹏托了三四个关系人,就联系上了这个人。

他本意是想在转学前找人约架。

他问:你打过俞季阳是吗?

对方:啊?怎么越传越离谱啦?

万鹏:?

这位体育生学长,认识了内向漂亮的俞季阳学弟,被激起了奇怪的保护欲,没事就找俞季阳一起玩,两人搞基的传言甚嚣尘上。

终有一天,俞季阳忍不住尴尬地向学长表示:虽然你人很好,但我不想和你谈恋爱。

学长大惊。第二天就跑路,再也没找过俞季阳。

不久学长就交了女朋友。也许是为了证明什么。

学长振振有词:我没打过他,这都乱传的什么东西?而且我真是直男,把俞季阳当朋友的,他想多了。

万鹏心想谁管你是不是,随手就把这怂货糊涂蛋学长的联系方式删了。

他明白了一些。

但他仍不明白,为什么俞季阳宁愿搞成那样,也要和自己分开?

明明他们就还喜欢着对方。

分开以后,他们都还留着彼此的微信好友,谁也没有删掉对方。

但谁也没再主动发过哪怕一个标点符号。

一年后,万鹏磕磕碰碰地长到了十七岁。

没辍学,正常升入了高三。

也不再是个垫底学渣,文化成绩在体育生里算是相当不错。

还通过了110米跨栏国家二级运动员的评选。

年满十八岁的俞季阳,考上了R大经管系。

万鹏随时能看到他朋友圈里的动态:

高考结束了

今天报志愿

收到了R大通知书

哥哥给我买了新行李箱

落地北京

开始新生活

万鹏很为他感到高兴。

而万鹏自己的朋友圈更热闹,除了训练打卡,偶尔晒晒球鞋,其他都是:

陪宝贝看电影

女朋友替我抄课文

宝贝给我买了奶茶

女朋友的皮筋忘在了我的手腕上

冬天陪女票吃的第一个糖葫芦

怎么还不开学好想小仙女1551

由于“女朋友”在他朋友圈里的演技过于高超,已臻化境,到了谁看到都要怒吃两碗狗粮的程度。

以至于恋爱高手俞仲夏都上了当,过了好几个月才知道:

万鹏这个所谓的“女朋友”,是他从小红书里挑挑拣拣抄的秀恩爱文案,凭空捏出来的“小仙女”。

“你是不是有病?”俞仲夏幸灾乐祸外加啼笑皆非,说,“你该不会以为,我弟看了你的朋友圈,还会吃这醋吧?早说了让你们小学鸡不要学大人搞基了,搞的这都是什么玩意儿,鱼看了要哭,俞仲夏看了要笑死。”

万鹏演得风生水起,其实对俞季阳到底关不关心,心里也没底。

可被俞仲夏这么说了就挺生气,他表现出非常自信的模样,酷酷地说:“他吃不吃醋你又知道了?我们俩的事,跟你说不着。”

俞仲夏冷笑,放嘲讽:“哦!那你还来求我带你去玩?一边儿去,我们兄弟出门玩的事,跟你也说不着。”

时值国庆假期将至,俞仲夏和对象一起带俞季阳去广州玩长隆。

万鹏本来正撒泼打滚到一半,苦求俞仲夏一定再带上他一起。

“哥!你是我亲哥!”万鹏一看不妙,软硬兼施起来,“你要是不带我,我就把你挖鼻屎的鬼畜视频发给你对象。”

俞仲夏哈哈大笑:“快发!让你嫂子长长见识!”

万鹏:“……”

妈的,俞仲夏这种狗币男的都能有对象!

他明明是个受害者,为什么还要追妻火葬场?

总之结果是好的。

俞仲夏和他的对象,这一对举世无双的贤、伉、俪!

最终同意,除了带着弟弟俞季阳,可以再带上好哥们万鹏。

四个年轻人浩浩荡荡鸡飞狗跳、兄友弟恭乱七八糟,一起去了广州长隆。

俞仲夏也上了高三,他在北京培训播音特长,家属也在北京读书。

万鹏从颍城飞过去,到白云机场会和,见到了上述那一对,还有前男友俞季阳。

俞季阳一看到万鹏,就躲在了哥哥身后,几乎不与万鹏对视。

但这是分开后,两人第一次离得这么近。

俞季阳长高了一些,头发剪短了,皮肤还是很白,下巴比去年还尖了点,念高三可真辛苦。

万鹏心里激动得不着四六,简直想冲上去把人一顿揉搓,按在怀里狠狠吧唧几口。

但他谨记着自己有“女朋友”的人设。

还做出一副懒得和俞季阳说话的样子。

俞季阳也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

话说俞仲夏这厮还挺记仇。

和万鹏和好了,但又没完全和好。

因此他虽然同意万鹏来了,也丝毫不帮万鹏说好话,时不时还要在旁边拆台几句,甚至一度表现出了非常希望俞季阳换个1的强烈愿望。

大舅哥这心情也很好理解。

一般来说,很少有男的愿意把妹妹嫁给自己兄弟,毕竟兄弟当兄弟的时候都是好兄弟,当成妹夫看属实都不咋地,越看越辣鸡。

万鹏考虑到了这一层,出发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俞仲夏说什么都不在乎。

毕竟此行目的明确,他就是为了撩一撩、钓一钓、骚一骚他的前男友俞季阳。

一年了,他已经什么都懂了,再也不是去年那个亲嘴都得人教的憨批了。

他要让俞季阳见识一下,什么叫行走的性感辣1!

等俞季阳被他钓得欲罢不能,他就把鱼竿咔嚓一下撅折,冷笑着宣布:眼馋我吧?对我上头了吧?不好意思,我有女朋友。

把俞季阳气得泪洒珠江,他也不会哄的,还要再继续说些海王渣男话,例如:看你这么难过,要不我就背着女朋友,勉为其难跟你搞搞地下情吧,但是名分你就不要想了。

他已经彻头彻尾地悟了!看得见吃不着的就是最好的。

想得挺好。可惜俞季阳根本不理他,紧跟着俞仲夏,仿佛怕走丢了。

“你一直跟着你哥算什么?”万鹏追着想钓人家,追了半天,竿都没机会抛,急眼了,还想激将人家,“你几岁啊?”

俞季阳把头一撇:“我哥不让我跟你说话。”

俞仲夏满意极了,道:“做得好,别理他。”

万鹏:“……”

他感觉像被孤立了,想好的招也使不出来。实际上好像也没什么招。

假装有女朋友什么的想奏效,是要建立在俞季阳会吃醋,还喜欢他的基础上。

难道不喜欢他了吗?他现在明明就还是一样帅啊!

万鹏陡然间怀疑起了亲妈指定全国高中生男子组第一帅的权威性。

活活忍了两天,最后他还是忍不住翻了脸,傍晚回到酒店,一行人该去吃饭,他冷着一张帅脸甩手走人,独自回房间生起了闷气。

一年了,他试着想去喜欢别人,横竖情窦都开了,照理说喜欢上一个别的谁,应该不难吧?

怎么试来试去都没结果?吃了秤砣的王八都没他这么死心眼,还是只想喜欢这一个。

去年深秋,他挑了班上一个外向开朗的女同学,找人家说想谈个恋爱。

女同学问他为什么找上她,他支支吾吾答不上来,想好的“喜欢你”这种瞎话根本说不出来。

女同学想了想,说看在你挺帅的份上,可以试一个礼拜。

于是他勤勤恳恳地实习,给她买早餐,送她回家,准备小礼物,甚至还想从网上抄一封情书。

没等他抄完,一个礼拜到了,女同学说算了吧,我看你对我也没那意思。

他急忙否认说,还是有一点的,再续一个礼拜,意思总能涓滴成海,积少成多。

女同学哭笑不得,说,第一眼有了,以后才能越来越多,咱俩第一眼就没有。

他醍醐灌顶了:是一见钟情误了我。

如果能倒带重来,重新回到去年夏天,他才不要什么第一眼就有,一个眼神就把自己赔进去,谁见了不说一句蠢材。

他对俞季阳是一眼万年了,人家俞季阳对他不过是见色起意。

男孩子不能长得太帅!

要不,回家吧?他有点想爸妈了,也想弟弟。

这儿都没人理他,也没人拿他当回事。

房门被轻轻敲了两声。

伤春悲秋的万鹏原地警醒:如果是客房服务来敲门一定会自报身份,如果是俞仲夏来敲门一定会伴随哔哔叭叭,那门外的,只能是……

“来了!”万鹏快速到穿衣镜前整理了下仪表,酷帅拽地开了门,装出一脸没想到,“你怎么来了?”

俞季阳站在门口,背着手,姿态和表情都非常随意,轻巧地说:“我来看看你。”

万鹏自以为到了主场,凶得很,说:“我有什么好看的?”

俞季阳的唇角翘了翘,三分绿茶三分讥诮四分漫不经心,说:“看你笑话呀。”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