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第 25 章

之后几日,到离开广州返程,俞仲夏每天眼错不见,就发现弟弟的嘴巴要被啃一遍,从原地爆炸到无能狂怒到无可奈何,最终也只好接受了弟弟跟万鹏确实“破镜重圆”的现实。

回去那天,四个人在白云机场候机,每个人的背包上都挂着从长隆野生动物园买的动物小挂件。

俞仲夏和对象挂了一对小考拉。

万鹏和俞季阳挂了一对小天鹅。

此外,俞仲夏和俞季阳还多挂了一对小魔鬼鱼。

年轻人们在候机室角落里聊天,唧唧呱呱,呱呱唧唧。

嫂子听了会儿,实在是嫌吵,给他们仨买了零食和饮料,自己拿着笔记本电脑,去别的安静处,写自己的研究生课程论文作业了。

他一走,俞仲夏变成了在场当之无愧的老大哥。

大哥轻咳一声,针对弟弟和万鹏这段不被他看好的恋情,发表了重要讲话——

“阳阳,我们来约法三章。”

——这仿佛一个flag,以后的日子里,他不是在和弟弟约法三章,就是在约法三章的路上。

俞季阳乖乖地点头,表示“哥哥说的我都听”。听是听,和做不做是两回事。

万鹏则一脸“是谁又在说屁话?我知道,但我不说”的嫌弃脸。

俞仲夏深思熟虑后,和弟弟约定的是:

“第一,不能影响学习。”

“第二,不能有X行为。”

“提问,什么是埃克斯行为?”万鹏故意问。

俞仲夏大怒:“让你发言了吗?”

俞季阳尴尬道:“不要吵,我明白是什么。哥,我不会的。”

但万鹏听到这两点,觉得还行,可以接受。

反正他今年才十七,本来就不能有埃克斯行为,而且明年要高考,这两个“不能”完全合情合理。

谁知俞仲夏的第三条:

“第三,在大学里遇到更好的1,就赶紧把傻鸟踹了。”

俞季阳:“……”

“你个臭不要脸的渣男!”万鹏怒从心边起,指着俞仲夏破口大骂,“你自己有十五个前任,是要被钉在男德耻辱柱上的!我们阳阳跟你可不一样,他是要从一而终的!”

自第十六段恋情起,决心从一而终的俞仲夏,振振有词道:“废话么不是,他是个0,当然要从1而终。”

万鹏争辩道:“哪他妈有那么多1?没听说过吗,男同界遍地飘0,无1无靠。”

“你……嘿!小屁孩懂的还不少。”俞仲夏震惊了一下,又端起成年人的架子,语重心长地说,“鸟,这也是做哥的侧面敲打你,就你那烂成绩,明年高考考个二百分,也配跟我弟搞基吗?搞基是有门槛的好不好?”

学渣万鹏顿时有些气短心虚,嘴硬地讽刺道:“怎么,是还得考个搞基证吗?”

俞仲夏一摊手,说:“不懂了吧?你网上随便搜一本校园纯爱小说,成绩差的主角哪个不逆袭?学习不好都不配做当代纯爱文男主。”

万鹏:“?真的假的?没看过,别驴我。”

“也不是这样。”俞季阳在旁边解释道,“要对未成年读者有正确引导,学渣才集体被取消了当纯爱文男主的资格。”

万鹏:“!真的假的?”

俞仲夏恍然大悟,道:“是这样吗?对祖国花朵有好处,我当然举双手双脚支持……反正我成年了!”

又冲万鹏:“听见没?不好好学习,就要换攻了!”

万鹏根本听不懂这都是什么东西,就很生气,知道自己被成绩歧视了,更气上加气。

而后一鼓作气。

匆匆十个月后,万鹏被R大录取了。

收到通知书那一天,他只想把通知书狠狠甩在俞仲夏脸上:“看看!给我好好看看!说谁不配!”

但他人帅心善,考虑到俞仲夏那时正自顾不暇,胆战心惊地等中传的录取消息,最终也没有那么做。

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过了三个月,他们都上了理想的大学,都有了更光明的未来。

万万没想到,一年一度的国庆佳节,万鹏想和俞季阳出去玩,还得先搬走俞仲夏这块恋爱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绊脚石本人,也要趁着国庆放假,和对象一起出去玩,也说要带上弟弟。

“哥,我就不去了,我要回趟家。”

在万鹏的教唆下,俞季阳接到哥哥电话时撒起了谎,说:“妈要把我以前的旧书都卖了,里头还有有用的,我得回去整理一下。”

扯出妈这面幌子,是考虑到,俞仲夏跟他们妈已经彻底撕破了脸,决计不可能打电话去求证。

俞仲夏道:“她干吗要卖你的旧书?”

俞季阳说:“想腾点地方……对了,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她谈恋爱了,你知道吗?”

果然俞仲夏立即被吸引了注意力,问起了他们妈恋爱的事。

等聊完了这一节,俞仲夏唏嘘不止,又说:“她要是正正常常的,你就跟家多待几天,她要是又犯毛病,你就赶紧回学校。我给你订机票。”

“不用,我订好票了,我还有钱,没了我再找你要。”俞季阳道。

“行。”俞仲夏问,“万朋鸟也回家吗?”

俞季阳看一眼旁边的万鹏,说:“嗯……对。”

“约会的话要早点回家,假如让我知道你哪天敢夜不归宿,”俞仲夏威胁道,“我就打断你的腿。”

“……我在图书馆自习,不说了,哥哥再见。”俞季阳挂了电话。

R大图书馆楼道里。

成功糊弄过了大舅哥,万鹏很高兴,问俞季阳:“这傻叉是不是又对你断腿警告了?”

俞季阳也很纳闷:“他真的觉得这是个有效警告吗?”

万鹏又问:“你妈谈恋爱了?你怎么没跟我说?”

“你也没问啊。”俞季阳看他一眼,道,“这还是你第一次向我问关于她的事。”

万鹏:“……”

他有点畏惧俞季阳的妈妈。

不是怕这个人,是怕提起她。

一旦提起了,就得直面这个他目前的能力还解决不了的问题。

两人回了图书馆里,书本都还铺在桌上,接电话前,他俩就已经在这里上了一会儿自习。

俞季阳是在认真自习,万鹏的书本就是装装样子,两人面对面坐着,俞季阳看书,他就看俞季阳。

坐下没一会儿,万鹏想跟俞季阳说话,图书馆里安静得很,只有翻书声和书写声。

他也不想那么没公德心地影响别的同学,便拿出手机来发微信。

俞季阳被口袋里手机震了一下,知道是万鹏发的,警告地抬眼瞥他,意思是在图书馆该学习,不要浪费时间。

但万鹏在桌子下碰腿、捣乱,俞季阳只好拿了手机出来。

万鹏:我没问过你妈妈,不是想忽略这个问题,是我还没办法帮到你,对不起。

坐在对面的万鹏,真人发了一个懊恼的表情包。

俞季阳回复他:都会好的,已经在变好了,你不要担心。

万鹏:我什么都做不了,没什么用,你不会觉得我是个废物吗?

俞季阳显然吃了一惊,说:那我和她一起生活那么多年,也几乎没反抗过她,你不会觉得我是个废物吗?

万鹏:当然不会,那是你妈妈。

俞季阳:对啊,那是我妈妈,我对她都没好办法,凭什么要希望你有办法?

万鹏看着俞季阳,沉默了一会儿。

他说:我是你老公。

俞季阳一脸不忍直视这句话的表情。

万鹏也发现这话写成文字后,确实是有点尴尬,有点想撤回,但发现俞季阳已经在打字回复他,又高兴起来。

这就是谈恋爱嘛,尴尬和丢脸的部分,也只有对方看得到。

但俞季阳简直是捏着鼻子在配合他的台词,回复道:好,你要为我们的现在和未来负责任。

万鹏火速回道:当然了!我是你老公!

俞季阳则继续道:至于我过去过得好不好,那不是你的责任。

万鹏想了想,说:也不是你的责任。

不负责的父母离异,造成的恶果却要小孩来承担。

万鹏:我只是很心疼你。

俞季阳抬头对他露出个甜甜的笑,在微信里说:我就想要你心疼我[可爱]

万鹏:[亲亲]。

俞季阳:[抱抱]

俞季阳提醒他:你下午还有课,该走了!

万鹏在桌子下面碰他的小腿,说:不想去上课,只想和老婆贴贴。

俞季阳:晚上再说。

他放下手机,把万鹏摊在桌上的书和本子拿过来,要替万鹏整理了装进书包里,并压低了声音道:“快走吧……哎?”

万鹏大惊,忙起身要去抢回书本,但已经来不及了,被俞季阳看到了。

万鹏扶额,知道自己完蛋了。

开学马上一个月了,他的笔记本只记了一页半的笔记,课本里也几乎干干净净。

页脚还画了连环画——画的挺好,快速翻动书页的时候,是个跨栏运动员在跨栏。

俞季阳:“……”

灰溜溜去上课的路上,万鹏收到俞季阳的消息。

俞季阳:给你三天时间补课补笔记,到时我抽查,你不过关就哪儿也别去了,在学校上七天自习吧。

万鹏:[裂开]三天!你这是让我去死!

俞季阳无情地:那你去死吧,不学习还想去旅行?

万鹏不死心地又问:今天晚上还能贴贴吗?

俞季阳:不学习还想贴贴???

万鹏再发什么,不管撒泼打滚,还是卖萌装憨,扮演霸道总裁或是社情小狼狗。

俞季阳统统都不回复。

这简直就是历史在重演。

春天时一模考试,万鹏成绩不佳,心态崩了,丧气地跟俞季阳打电话,说不想考R大了,上个体育大学算了,其实学体育也没什么不好,将来考个教师编教体育去……

他絮絮叨叨说着话,俞季阳一直没开口,就在那边听着。

等他说得口干舌燥,侧耳一听,那边俞季阳显然在哭,只有极低的抽泣声。

万鹏赶紧重新立志,发誓要好好学习。

过后还不放心,也想念俞季阳,跑到北京看老婆。

结果一见面,俞季阳劈头问了句:“你怎么逃课?”

他还没辩解,俞季阳就开始哭,眨个眼就哭崩了,哭得衣服前襟湿了个透,白净的脸蛋一会儿功夫,在北京春天的风里被吹得又皴又红。

把万鹏吓得险些也哭起来。

那次回去以后,他摆正心态,重整旧山河,到二模,成绩就起飞了。

他给俞季阳打电话汇报成绩,俞季阳在那边又哭又笑:“也要注意身体,别太拼了。”

他大言不惭地:“随便学学就这样了,不拼。”

说是不拼。

从一模到二模,中性笔被他用掉了上百根,假性近视飙到了300度,两个月体重掉了十斤。

……还以为高考以后,再也不用过这种生活。

大一学生万鹏,在国庆到来前的最后三天里,每天兢兢业业上课,下了课就补课,找同学借笔记,找老师问问题,俨然成了全校最好学的一个学渣。

三天后,学渣通过了俞季阳的专业课抽查。

“还可以啊。”俞季阳揶揄他道,“不是说三天不行?说是我狠心地要逼你去死吗?”

万鹏眼含热泪,问:“我能回去收拾行李了吗?”

俞季阳愕然道:“怎么还真哭了?”

“是风太大。”万鹏抹了那两滴泪,又装起酷来,问,“要是真不过关,你真不跟我出门去玩了吗?”

俞季阳:“……当然了。”

万鹏很不高兴,他盼星星盼月亮盼着一起去玩,做攻略做了好几天。

俞季阳体会不到,还如此冷酷无情。

但终究是他先荒废学业,不占理在先。

“我回去收拾行李了。”万鹏耷拉着耳朵,转身要走。

“哎,”俞季阳叫住他,说,“不……不贴贴了吗?”

万鹏脚步一顿,表情又支棱起来了,立即折返回来。

俞季阳还想讥讽两句这小孩脾气似的1,说:“看你……”

没说完,被万鹏按住狠狠亲了一通,心里被学习折磨疯了的气,终于顺了。

俩人如此温存片刻,俞季阳劝诫道:“以后要好好学习,不能再那样了,知道吗?”

“知道了。”万鹏搂着人撒娇,确实跟大狗子一模一样,又问俞季阳,“你哥说他们要去哪儿了吗?”

俞季阳道:“说是去去西北。”

“很好。”万鹏满意了,又吧唧了一口老婆,跑回宿舍去收拾明天出发的行李。

他和俞季阳要去相反的方向,去江浙沪。

小情侣此番出行,没了外人干扰,也没了熟人瞩目,自然是一路上撒开了尽情甜蜜。

只是万鹏偶尔故意找茬,要惹人生气,但俞季阳脾气实际上又很好,拌不了两句嘴,很快就和好了。

第一站杭州。

在断桥上看景,忽然下起了疾雨,他俩被淋成了两只落汤鸡,一路跑到西湖畔的亭子里避雨,同样躲雨的游客众多。

两人看看对方,同时笑了起来,想起刚认识时地铁口避雨的那一幕。

他俩和那时一样,被挤在了亭子的最边上,再朝外一步,就要踩到荷花丛里去。

万鹏怕俞季阳掉下去,两手从身后把人圈在自己怀里,下巴支在俞季阳的肩上。

而后他发现,稍一低头,就能看到俞季阳的T恤衣领里头,看了两眼,感觉自己有点猥琐,但在这人很多的地方,悄悄欣赏老婆的身体,又有种刺激。

俞季阳被他搂着,有了不会掉进湖里的安全感,低着头往湖里看,见荷花茎旁绕着许多肥美的锦鲤,悠闲地游来游去,别有意趣。

他叫万鹏也看鱼:“你看,这鱼颜色真好看,应该不能吃吧?”

万鹏心想:颜色真好看!我可以吃!

遂于当晚大吃一场。

两日后,苏州。

去了苏博,俞季阳喜欢看文物,也很喜欢这座建筑,参观得很认真。

万鹏对文物和建筑都不感兴趣,人多嘈杂,他看得直犯困,晃了个神,跟俞季阳就走散了。

好在这馆不大,等找到了人,万鹏在文创馆里随手买了条丝巾,不由分说把两人的手腕紧紧绑在一起,这下可走不丢了。

俞季阳当时没有细看,等参观完出来,一看那丝巾上是沈周《花鸟册》的印花,痛心地谴责万鹏暴殄天物:“这都给弄皱了!”

他好好地把丝巾叠好,收了起来。

到了晚上,万鹏又把那丝巾拿出来,更加过分地暴殄天物一番。

于是丝巾更皱了,简直不能要了。

然而俞季阳也谴责不动了。

最后一站,上海。

打卡了市区几处地标。

明珠塔上,俞季阳畏高,不敢走透明地板,站在墙根看别人冒险。

冷不防被万鹏一把推了上去,他朝下一看,吓得腿软,当场跌坐在了透明玻璃地板上,却也不敢站起来,求助地看万鹏。

万鹏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天登明珠塔的游客都看了一个高个子运动型帅哥,从明珠塔电梯里出来,灰头土脸到处地问人:“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大眼睛、这么高、很好看的男生?”

走前最后一天,两人去了虽迟但到的迪士尼乐园。

为了不排队买了礼宾服务,入园前,两人穿着刚买的米奇情侣装,分别带着米奇米妮头箍,甜甜蜜蜜地牵着手,去指定窗口前排队换卡。

俞季阳排着队,忽然心灵感应了一下,转头看向另一队列。

俞仲夏也穿着官方出品的同款米奇衣服,也跟对象一起在排队换礼宾服务卡,也正转头看过来。

怎么说呢,这可真他妈是奇妙的一天。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