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6. 第 6 章

万鹏找到了俞季阳。

他就在万鹏身后,隔壁的一节车厢,也站在一个角落里。

他看到万鹏找来,丝毫没觉得意外,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很快低垂下视线,仿佛不好意思与万鹏对视。

万鹏全凭着冲动来找人,没想到下一步要做什么,说什么,看见俞季阳的那一刻,心里仍是有些迷茫,但见对方如此,喜悦浮了上来,迷茫沉了下去。

他从人群里挤过去,挨到俞季阳身旁。旁边乘客见这对少年认识,便让了块地方给他们。

“你早就看到我了吗?”万鹏率先打破了暧昧的沉默。

“一上车就能看到你,”俞季阳抬眼看了看万鹏的头顶,起初的害羞劲也淡了不少,轻声说,“你很高,特别显眼。”

万鹏觉得这是在夸他,有点高兴,道:“我是特长生,练跨栏的。”

俞季阳歪着头,像是很好奇,问道:“跨栏是不是都得高个子才能练?”

他本人和那个猫猫头表情包简直一模一样!万鹏没过脑子地回了句:“对……比较不容易卡着蛋。”

俞季阳:“……”

万鹏说完自己脸先绿了,要死!说的这是什么狗币low话?!还不如当个哑巴。

俞季阳又不说话了,脸有点微微发红。

万鹏七上八下地想,这是一中的学霸,跟学霸到底该聊什么?不知道啊,平时也很少和学霸打交道。

最后他艰难地憋出一个无效问题:“你们……也放暑假了?”

好在俞季阳立刻回应了他:“对,也放了。”

没生气!万鹏马上轻松,脑子再度活泛起来。

“你哥说你成绩很好。”他说,“说你轻轻松松就能考清北。”

俞季阳却连忙道:“没我哥说的那么厉害,就是普普通通的成绩。”

一中是省重点高中,即便吊车尾的“差生”也能上211的水平,万鹏也不在乎是哥哥吹牛还是弟弟谦虚,反正人家跟自己不一样。

“我就一点都不普通,”万鹏道,“期中考还是考了满分的。”

俞季阳怀疑地看他。昨天前后桌考试,分明见识过他的惊人“学力”。

万鹏说:“九门课加起来,刚好一百五。”

俞季阳被他成功逗笑,万鹏自己也挠了挠头,露出不好意思的笑。

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拿自己的糗事当笑话,来逗别人笑。

此时地铁女声报站:“前方到站……”

“我该下车了。”俞季阳敛起了笑,低声说道,眼睛微微向上觑着万鹏,像在等什么。

万鹏心想,问下手机号,或是加个微信?对好兄弟的亲弟弟,这要求不过分……可话要出口,他只觉得喉咙发紧,仿佛说出来,就有什么事不可阻挡地要发生了。是什么事?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俞季阳垂下了视线,手抓着背包的肩带,似乎有些失望。

万鹏心念电转,还是说了:“刚才那个猫咪表情包很可爱……你还有吗?再给我发几个。”

俞季阳马上抬头看了他,眼里溢出止不住的笑意,道:“还像刚才那样发给你?”

万鹏晕晕乎乎,压根顾不上想他这句话是不是有故意的成分,手忙脚乱拿出手机,匆匆道:“来不及了,快加我的微信。”

俞季阳的微信头像,也是一只可爱猫猫头。

猫猫头本人已经下了地铁,万鹏独自对着与他的对话框,斟酌了许久,发了第一条消息:你很喜欢猫?

俞季阳秒回了他:喜欢。

万鹏:明天有事吗?

俞季阳:?

万鹏:我家附近有个全市最大的猫咖,有二十多只猫。

俞季阳:哇!

万鹏:带你去玩啊。

他在微信里云淡风轻,现实里心脏乱跳,脸都有点点发了烫。

过了好一会儿,俞季阳都没回他。

他的心脏不乱跳了,脸也不烫了。

有种可能要凉凉的不祥预感。

一直到他也下了地铁,出了站,收到了俞季阳十分客气的回复。

俞季阳:谢谢你,我不去了。

万鹏问:那后天呢?大后天我也行。

俞季阳:我真不去。

万鹏:你是不是?不想跟我一起玩?

俞季阳没再回复他。

万鹏彻底凉了。他把手机塞回兜里,郁闷地回了家去。

为了庆祝他放暑假,家里做了大餐,在餐桌上,爸妈商量着暑假带儿子去哪里旅游。

万鹏神游天外地听着,对去哪儿都不感兴趣。

“怎么了?”万鹏的爸爸问,“期末没考好吗?”

万妈妈忙道:“你这人,别哪壶不开提哪壶,放假了开开心心的,学校的事别提了。”

万爸爸道:“你护短护得离谱,他这壶几时开过?就知道整天惯着他,将来小心长成妈宝男。”

爸妈就儿子的教育问题开始了今年第一百零八次拌嘴。

万鹏起身走了,拿了滑板,牵着金毛狗,出了门。

在小区院里遛了狗,狗又陪着他玩了会儿滑板。

一人一狗并排坐在长椅上。

皓月当空,北方海滨城市的夏夜,微风凉爽,吹得人很舒服。

万鹏摸着狗的背**,一本正经地问它:“你说我是不是个废物?”

狗也许听懂了也许没有,敷衍地舔了舔他的脸。

万鹏尝到了少年心事带来的酸涩,也第一次因为被人拒绝,而突然自卑了起来。

事到如今,他如果还不明白自己对俞季阳是什么心思,那他就是个傻子。

现在这世道喜欢男的也不是什么少见多怪的事。

俞季阳太可爱了,长得还漂亮,人又那么聪明,成绩那么好,头发软软的,笑容也甜甜的。

他喜欢上的是一个小仙男。人家小仙男没看上他。

对月长叹,初恋白给。

想了半天,他决定沉迷游戏消解忧郁,给俞仲夏发消息:来吃鸡。

俞仲夏:没空。

万鹏:在干什么?

俞仲夏:打架!

万鹏来了精神:跟谁?要帮忙吗?

俞仲夏:跟我妈!

万鹏:???

大概战况过于激烈,俞仲夏短时间内没再理他,他只好牵着狗,滑着滑板先回了家。

半小时后,等来了俞仲夏的消息。

事情是这样的,俞妈妈发现俞季阳微信钱包里竟然有不少钱,一翻往来记录,发现俞仲夏前阵子给他发了五百块红包,之前断断续续还给过不少,当下大怒,没收了这钱不说,还把俞季阳打了一顿。

打完弟弟又给哥哥打电话,怒骂:“少拿你爸的臭钱来羞辱我们!”

万鹏:等等!你妈还打你弟?真打吗?

俞仲夏:不然我为什么跑来打她!摊上这种妈真是倒了十八辈的血霉,她自己有病不去治,整天就知道拿我弟出气!

万鹏原地震惊,打了一行字想表达对这种事的十二万分疑惑,最后又删掉了,改而问:你弟呢?没事吧?

俞仲夏:没啥事,就是哭唧唧,真能哭啊他,艹,哭得我好烦。

万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情十分复杂。

忽然又想到,自己可能不算凉凉,俞季阳是因为家里起了矛盾才顾不上跟他解释那么多。

俞仲夏:不跟你说了,我先哄哄他。

可是万鹏还想再说说:怎么哄?

他可不觉得俞仲夏会哄人。

俞仲夏:带他去吃M记,等吃完再骂他一顿。

俞仲夏:打不过我妈,他也不知道跑?妈的,气死我了!

俞仲夏:再有下次我就报警,警察不管我就豁出去了,我要以身试法!

俞仲夏:到时候你记得买红鸡蛋去牢里看我。

俞仲夏:或者提前预订你爸,让他替我辩护。

俞仲夏:不跟你扯了,带我弟出门了。

万鹏的爸爸是一家大律所的创业合伙人,主攻经济法领域。

但俞仲夏是日常瞎白话,万鹏也懒得与他分辩这个。

万鹏:好,对你弟好点,别骂他了。

退出和俞仲夏的对话框,他又点开俞季阳的猫猫头像,犹豫要不要发条什么。

那对话框里还是俞季阳客客气气,“拒绝”他说不去猫咖玩的消息。

当时是要挨打了吗?还是已经被打完了?

他的措辞怎么还这么有礼貌啊。

万鹏最后选择了没有打扰他,私心也不想被俞仲夏知道他俩有了这样隐秘的交往。

在疑惑、惆怅、担心、迷惘的错杂情绪里,不安稳的一夜过去了。

次日上午九点。

万鹏起床,只穿着一条四角裤,迷迷瞪瞪去上了厕所,又迷迷瞪瞪退出来,往床上一趴,摸着拿起床头手机,想玩一会儿再起床。

外面客厅里,万妈妈正给金毛狗梳**,听到儿子房间里传出一声:“**——!”

紧接着是两声闷响:砰!——砰!两声还不太一样。

妈妈高声问:“怎么了?”

房间里应道:“没事!”

一米八的万鹏,只穿着条四角裤,站在床上,因为刚才控制不住地跳了起来,被天花板撞到了头,此时一手捂着头,一手拿着手机,笑得像个智障。

手机上是俞季阳早上六点多给他发的消息。

俞季阳:昨天有事,没跟你说清楚,不是不想跟你去玩,是去不了,不方便出门,我妈管得很严。

俞季阳:对不起啊。

俞季阳:还有……

下一条隔了五六分钟。

俞季阳:我昨晚梦到你了[害羞]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