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第 20 章

这夜里,万鹏美梦连连,梦到的东西,和无数个拥有漂亮对象的运动系男大学生差不离——

和对象这样那样……

精准投篮……

再和对象这样那样……

再精准投篮……

对象被搞哭了……

球!进!了!!!

末了天快亮,一个突如其来的噩梦,结束了这位男大学生好他妈精彩的一晚上——

喧闹的篮球场,他正在运球,三步上篮蓄力中。

对面拦他的男生,突然变了一张脸,变成了经济学院那位大三学长。

球场边上:“加油!加油!加油!”

他循声望去,只见俞季阳穿着啦啦队服,蹦蹦跳跳地摇着手花……在给大三学长加油打气。

他手里的球以弧线朝着篮筐飞了出去。

梦境犹如漫画分镜,还给俞季阳的露脐装、超短裙,好几个大特写。

咣!球弹到了篮板。

俞季阳的裙摆落下、飞起。

篮球弹开……没!进!

万鹏噌一下醒了,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隔壁床马原同学正在被窝里玩手机,被他吓了一跳:“干什么?”

万鹏一脸凝重道:“操了,梦到情敌断我球。”

马原非常同情:“哎哟,兄弟你好惨。”

万鹏深吸气,麻溜儿爬起来,利索地穿衣服。

马原:“?早上没课,你干吗去?”

万鹏阴沉着脸道:“去、报、仇。”

早上九点,R大经济学院学工部、兼就业指导中心、兼学生会办公室,门外的走廊里。

墙上挂着学工部等等的职能介绍,还有学生会骨干和优秀成员信息。

万鹏穿着黑色卫衣加运动裤,因为下着小雨,他还把卫衣兜帽戴在了头上,将双手插在裤兜里,酷酷的模样,大摇大摆地参观这里,很快就找到了那位大三学长的大头照,

是**,还介绍了专业和履历,没有写联系方式。

“同学?你找谁?”有两个学生会成员经过,看到万鹏这生人,问了句。

“他,”万鹏指了下照片,道,“去哪儿能找到他?”

一位同学道:“今天没活动,学长应该不来办公室。”

另一位道:“刚才我在食堂还看到他了,和女朋友一起吃早饭呢。”

万鹏顿时变了脸:“???他……有女朋友了?”

两位同学对视一眼,其中一位满脸正气道:“我们**是直男,你?想干什么?”

万鹏被那梦搞得一肚子气,跑来想找**谈一谈,礼貌地警告学长:不管梦里梦外都请和别人的老婆保持距离,不然他可就要不礼貌了。

“不干什么,”他的起床气散了大半,感觉自己无聊透顶,道,“祝他和女朋友百年好合。”

他插着兜,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

那两位同学:“……”

一个说:“又是暗恋**的学弟吗?第几个了?”

另一个说:“都怪学长自己,明明是个大直男,整天对学弟们钙里钙气。”

俞季阳今日上午只有一节大课,下课后也没急着走,还在教室里温书。

窗外的小雨已经停了,但今天很冷,俞季阳右手写着字,左手缩了小半进袖管里。

有个人走过来,坐了在他前排的椅子上。

他感觉到对方身上的寒气,以为是要在这教室里上下一节课的同学来了,心里还奇怪,这教室今天应该没课了啊。

他停下书写,合上课本,准备收拾东西换个教室上自习。

但他的书刚合上,桌面就被放上去一杯热奶茶,是他最近喜欢的芋泥波波。

他笑起来,抬眼一看,倒着坐在他前面位子的男生,不就是他家傻狗子?

“早上没起来,”万鹏两手交叠着放在椅背上,下巴抵着手背,对老婆道歉,“我睁开眼就八点了,你吃早饭没有?是不是等我了?”

他颇有些卖萌似的,对俞季阳眨了眨狗狗眼——当然他自己不会这样觉得。

俞季阳道:“没等你,就知道你没课肯定起不来。”

万鹏把奶茶朝他面前推了推,示意他快喝,邀功道:“我怕凉了,一直捂在胸口,把我胸大肌都烫红了。”

旁边有个女生,隔了几个位子,笑着拿起书,走了。

俞季阳尴尬道:“你小点声,我同学都听到了。”

万鹏道:“我都没有扒开衣服展示我的胸肌……你要看看吗?真的红了。”

“好了好了。”俞季阳忙制止他宽衣解带,道,“你不是三四节上思修课吗?快走,很远的,你别迟到。”

万鹏无所谓地说:“我算过了,从这儿过去差不多一千米,我只需要两分半。学长,我的课程表,你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俞季阳单手托着腮,另只手的手指在奶茶杯上摩挲了下,眼睛望着万鹏,嘴唇既轻且慢地张开,道:“你说是为什么。”

万鹏:“……”

他心里疯狂吐槽起来:这就不怕被同学听到了!我提一下胸肌都不行,你这活活要把我撩in。

他盯着俞季阳的嘴唇看了一会儿,直起身,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昨晚梦到你穿超短裙了。”

俞季阳意外地一愣,嘴唇抿了下。每当他像这样抿唇,就是害羞了。这个万鹏看得懂。

“我上课去了。”万鹏站起来,伸手揉了把俞季阳的头发,力度很轻,没揉乱,说,“走了,中午见。”

他一路飞奔下楼,到了楼下,又回头倒着跑了几步,朝楼上刚离开的那间教室窗口看。

果不其然,俞季阳人已经在窗边,正目不转睛地朝下看他。

他冲俞季阳挥了两下手,大步跑走了。

俞季阳反应稍慢了些,刚抬起手,还没来得及给他回应,只得无奈目送他的背影一阵风似的消失不见。

回到座位上,捧着奶茶,忽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又抿了下嘴唇。

一路飞驰到思修课的大教室,万鹏踏进门时,看了一眼时间,两分二十九秒。完美。

他还把秒表计时截了图,发给了俞季阳。

俞季阳回了句:好帅[亲亲]

帅老公也是夸出来,万鹏觉得自己今天的帅度无形中+5,很拉风地穿过教室过道,找了个空位子坐了。

他清楚自己对俞季阳的审美判断,是准确无误的。

俞季阳就是格外喜欢运动型的男生,例如他自己。

偶尔一起出门,路遇和他撞款的帅哥,身材高大些、体型健硕些,他都能感觉到,俞季阳时常会多看人家两眼。

他可没少为了这个狂吃飞醋,每次找茬跟俞季阳拌嘴,等把俞季阳惹急了,他再低声下气地哄,每次闹过以后,又觉得这醋吃得实在没必要。

俞季阳这天生小0,就是偏爱他这款的1。如果没这份偏爱,没准俩人还走不到今天。

两年多前,十六岁的万鹏,一度当真以为俞季阳就是个纯纯的小仙男,哪想得到,人家原本就是个外纯内欲的0。

是他自己屁都不懂,从接吻,到后来上垒,全都要俞季阳手把手地教他。

他能被一个梦气得一大早脑子发热,提刀就要去“寻仇”。

也是因为,那位大三学长,也是他这个类型。

还肉眼可见的比他优秀,至少在大学校园里,他跟人家没得比。除了脸更帅一点,体能更棒一点。

有时候,他感觉自己对俞季阳的心态,就像一条护食的狗。

吃起醋来不讲道理,也没什么道理可讲。

只要死死护在自己碗里,有旁人靠近就呲牙低吼,就对了。

思修课上,万鹏半死不活,昏昏欲睡。

上课时间他给俞季阳发消息的话,俞季阳也不会理他的,会让他专心好好听课学习。

没个意思。

他摸出手机来,偷偷看起了国庆旅行攻略,离国庆假没几天了,他计划带俞季阳去南方玩,还没选好地方,觉得哪儿都好,一时难以抉择。

俞季阳大学以前没离开过家乡颍城,大学后这一年里去过的地方也不多,带他去哪儿都行,他应该都会很喜欢。

万鹏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是,和俞季阳去哪儿都行,就跟北京瞎转悠都行,甚至R大校园七日游都行。

不过还是得出去玩,出去就能开七天房。

先把老婆骗出去,然后什么景点都不去,就在酒店里那啥七天七夜……嘿嘿。

万鹏感觉自己可以,就怕俞季阳可能不会同意。

前几天中秋假结束要返校,准备下楼去前台退房了,万鹏争分夺秒想再来一次,被恼羞成怒的俞季阳劈头盖脸打了一顿,才老实了。

另外,还有个很关键的问题,要怎么瞒天过海地出行。

俞季阳的哥哥俞仲夏,三令五申不许他俩出去开房,生怕弟弟被万鹏这禽兽给糟蹋了。

好哥哥俞仲夏,还不知道弟弟已经主动被糟蹋过了,又被动被糟蹋了好几次。

因此这个二人出行计划,万万是不能被俞仲夏知道的。

万鹏暗暗筹划了一番,如此这般地糊弄一下大舅哥。

去年国庆节假期,俞仲夏和他对象出去玩,特地带了刚上大学的弟弟俞季阳一起。这点来说,确实是个好哥哥。

当时还上高三的万鹏听说了这个消息,火速跑去找俞仲夏,撒泼打滚地要求带他一起去,一应费用统统自理,只要带他去。

——万律师夫妇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了儿子这个追妻火葬场项目。

那时候,万鹏和俞季阳已经分手一年了。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