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第 19 章

既怕俞季阳被冻着,但又要撒脾气散德行。

与此同时,万鹏自我感觉是个很叼的1。

没有男的能忍受对象在体育场上给别的男生送水,这是他给俞季阳的惩罚,是俞季阳犯错后应得的。

接下来,他训练时故意背对着俞季阳的方向。

大概过了一百二十秒吧。

他假装运动,侧了侧身,想看看俞季阳有没有被他惩罚到。

跑道那头,空无一人。

体育场的风好大,万鹏的心好凉。

今日份训练结束。

因为有位很叼的1后半程训练心不在焉,惹得教练十分不满,放了队友们先走,让他一个人收拾栏架。

塑料栏架倒也不重,对体育生们来说连体力活都算不上。

只是天色已全黑,风亦越来越大,体育场上几乎没了人,独自将栏架收好才能走,多少有几分凄凉。

万鹏脾气算不上好,但从不顶撞教练,让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当下虽脸色郁郁,但也听话地和教练道别,再把栏架一股脑扛在背上,顶着北风,晒着月亮,无精打采地送去器材室。

器材室的入口,在看台席下方的过道里。

万鹏背着栏架,刚走进那过道,就看到器材室门口的台阶上,俞季阳正抱着膝坐在那里。

分明是在等他。

万鹏心道:哈哈,老婆你完了。

“训练完了?”俞季阳见他来了,忙站起来,过来想帮他拿栏架,说,“怎么让你一个人干活?”

万鹏抬手挡着,没让他碰到栏架,很男人地说:“不重,我自己行,别弄脏你的手。”

又不满道:“不是让你回去吗?这么大风,你怎么不听我的话?”

俞季阳没想到他没找茬,显然很喜欢他这样,眼神都变甜了几分,说:“这里风又吹不到,我不冷。”

但过道里有灯,万鹏看到他的脸和耳朵都冷得发红,大约是一直在这儿等他。

万鹏道:“从我兜里拿钥匙,你去开门。”

俞季阳从他衣兜里摸了钥匙,开了器材室的门。

万鹏进去找地方把栏架放下,俞季阳怕他被地上东西绊到,又摸到墙边开关,打开了灯,看万鹏把栏架放好,归置妥当。

“我还没进来过这里,还挺大。”俞季阳新鲜地打量器材室里的东西。

各式运动器具有序地码放在墙边,球架上整齐地摆着篮足排等球,比他想象中大,也比想象中干净得多。

“来都来了,玩一会儿再走。”万鹏到摞在一起的训练垫上坐下,两条长腿随意岔开,运动裤把他的腿部线条修饰得非常帅气。

他冲俞季阳一勾手,故意撩人的语气说:“过来。”

俞季阳看了眼他,又看了眼那摞垫子,说:“这儿……不好,我们还是走吧。”

“什么不好?”万鹏一挑眉,戏谑道,“不是吧学长,你以为我想在这里干什么?”

俞季阳:“……”

他走上前去,在万鹏身旁坐了,想先问问万鹏今天撒的是什么小脾气。

“你今天……”他刚开口,立即,“唔。”

万鹏探过身到他脸前,强势地吻住了他。

吻得不算长久,但相当激烈。

待万鹏放开他,他被风吹红的脸和耳朵都微微发起了热。

“你怎么说话不算的?”他说着,眼里噙了几分笑。

万鹏痞痞地说:“哪不算了?我刚那是问句,就是想在这里干点什么。”

又刻意压低声音补了句:“早就想了。”

俞季阳脸上更热了,眼里波光流转,道:“你想干什么?门可没锁。”

万鹏用一种邪气的口吻道:“没锁才刺激呢。”

“你好大胆啊,”俞季阳道,“我不行,我胆子是很小的。”

万鹏拆穿他道:“你少骗人了,是谁?看电影盖一件衣服就敢……”

俞季阳马上制止他说下去。

万鹏一笑,跳下地,过去把门反锁了。

俞季阳:“……”

“你不是要来真的吧?”他看万鹏折返回来,一脸真要干什么的模样,震惊且无语道,“这里不行,你别乱来。”

万鹏道:“怎么不行?”

俞季阳也要从垫子上下来,万鹏快步上前,一把将他按回去,并按倒在了垫子上。

俞季阳大惊,道:“我不要在这里,你……别胡闹!”

万鹏一跃上了来,膝盖分开跪在垫子上。

俞季阳:“……”

极端强烈的荷尔蒙一瞬间把他压得说不出话来。

器材室的顶灯正在万鹏身后上方,他肩很宽,完美倒三角的身材,俞季阳几乎完全被覆盖在了他的影子里。

俞季阳有点害怕在这种地方,怕他蛮劲上来,当真不管不顾,放软了声音商量道:“我真的不喜欢这里,你别胡闹了好不好。”

“我哪有胡闹?”万鹏笑了一声,道,“你不喜欢?那怎么反应这么大?又骗人。”

俞季阳眼看再下去要走火,抬腿想挣扎着踢开这家伙,又被毫不留情地按压制住,完全反抗不了,还想说什么……一双小鹿眼蓦然间睁大,悬着的小腿抖了起来。

数分钟后,他眼泪汪汪,轻声问:“你到底要怎么样啊?”

万鹏得意道:“喜欢吗?要继续吗?”

俞季阳认命似的:“……嗯。”

“好。”万鹏却发出恶魔般的冷笑,道,“那你告诉我,下午在篮球场,接你矿泉水的那孙子是谁?”

俞季阳:“……”

经济学院学生会内部大二对大三篮球友谊赛,俞季阳不会打球,在场外帮忙,给参赛的同学们提供后勤服务,仅此而已。

“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少来,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篮球场有那么多人!”

两人从体育场回宿舍的路上,声音不大不小,就这个问题拌着嘴。

万鹏黑色的运动裤上还有鞋印,被俞季阳踢的。

那事理所当然也没做完。

俞季阳气得浑身发抖,踢了万鹏两脚不算,还让他滚,别跟着自己。

“我不跟着你,你想让谁跟着你?”万鹏道,“你是我老婆,我问问你给哪个男的送了水都不行吗?”

俞季阳道:“你不能直接问吗?为什么非要那样?好玩吗?你就是仗着你高你壮,你就欺负人。”

万鹏:“……我要是不高不壮,不能欺负你,你也不喜欢我!”

俞季阳道:“你说的什么话?”

万鹏道:“我说的不是真话?你就是喜欢运动型的帅哥,我恰好是最帅的那一个。”

俞季阳:“……”

“不否认了?下午收你水那男的,也是这个类型的。”万鹏气恼地说,“长得还他妈挺帅!你说不记得,怎么送瓶水还挑个帅哥送?你还不记得他是谁,少蒙我了,我都记得他!就是开学迎新的时候,站你旁边那个大三的男生。当时你就跟他眉来眼去地说悄悄话……”

俞季阳脸色难看,一下站住,反手狠狠推了万鹏一把,道:“你给我走!不要跟着我!”

万鹏看出他真生气了,也收了语气,道:“我……说说都不行了?”

俞季阳转身就大步走了。

万鹏只得跟着,横竖俞季阳跑得再快也不可能甩得开他。

他跟得愁眉苦脸,有点后悔。

早知道刚才做完再问,老婆舒服了,没准还不发这么大脾气。

到了俞季阳宿舍楼下。

“你饿不饿?还没吃饭呢。”万鹏看俞季阳真要进去,忙道,“我先带你去把饭吃了,你再不理我,行不行?”

俞季阳没有要理他的意思,径直进了宿舍,在门口遇到宿管阿姨,还指着万鹏跟阿姨说:“那个高个子不是经济学院的,别让他进来。”

万鹏:“……”

过了半小时。

万鹏给俞季阳发了条微信:正好你们宿舍有个男生路过,我让他把饭给你送上去了,趁热吃。

俞季阳没回他。

他又给俞季阳发: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么么。

俞季阳看到了信息,也收到了室友捎上来的煲仔饭。

“他把饭给你,就走了?”他问室友。

“我看他买了两份饭,估计回去吃他那一份了吧。”室友道,“怎么了?吵架了?”

“嗯。”俞季阳吐槽了一句,“我对象跟个三岁小孩儿一样,没事就会气我。”

更晚一些时候。

俞季阳上床准备睡觉,看了眼手机,万鹏没再发消息给他。

他心思转了几转,觉得该回复万鹏一条什么。

气也生得差不多了,足够让万鹏长个记性,不要再什么都敢乱来。也给个台阶,好让彼此就坡下来。

他正思索这条消息该说些什么,对话框里,万鹏发来了新内容。

万鹏:出来。

这是还在楼下吗?

俞季阳既高兴又有点懊恼,早点回他就好了,害他在楼下这么久,天这么冷。

俞季阳:我都睡了,外面不冷吗?[抱抱]

万鹏:快,来阳台上

俞季阳下床,披了件外套,慌乱地踩了拖鞋,一把推开阳台门,趴在栏杆旁朝楼下看。

却没看到万鹏。

以前万鹏也在楼下等过他,应当知道站在哪儿才能被他一眼看到。

俞季阳正想给万鹏打个电话,旁边一声:“我在这儿。”

俞季阳疑惑地转过头:“……?!”

万鹏像只夜鸮一样,蹲伏在他们宿舍的露天阳台边沿上。

……这可是三楼!

“你怎么上来的?”俞季阳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忙想拉住他,让他下到阳台里面来,还安全些。

“不用,我跟你说句话就走。”万鹏还维持着那姿势,反手握住了俞季阳的手,不想被宿舍里别人听到,压低了声音道,“老婆,对不起,我错了,你要是还生气,就把我从这儿推下去。”

俞季阳:“……”

把他给气笑了,说:“你自己跳吧。”

万鹏:“哦。”

他松开俞季阳的手,作势要跳,俞季阳吓得忙上来抱住他,立刻被他反手抱住,才知道这家伙是在吓唬人。

事实上这点高度爬上爬下,对万鹏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万鹏说:“明天来找你一起吃早饭,好不好?”

俞季阳忙点头,道:“今晚的煲仔饭很好吃。”

万鹏对他一笑,说:“那我走了,你早点睡。”

俞季阳道:“好……你小心点!”

万鹏踩着旁边的消防管道,跳到了二楼阳台边上,又从旁边墙壁凸起处借了下力,一跃就到了平地上。

这三两下他做来轻轻松松,俞季阳的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

万鹏站在月光底下,双手举过头顶,对楼上的俞季阳比了个大大的心,然后才转身,又酷又拽地走了。

他认为今晚的耍帅十分成功,老婆不但原谅他,而且老婆一定被他迷**。

但俞季阳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说:下去的时候不能走楼道吗?这个傻子。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