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斗罗)比比东是海王 》孤独的瓶子

海王的老师

“玩够了吗。”千寻疾表情淡淡,眼神在暗淡的房间内晦暗不明,眸光淡淡闪烁着,看不清情绪。

“老师~”比比东瞬间笑了起来,眉眼弯弯,走到他千寻疾跟前,挽着他的手臂笑意盈盈,像是没有看到他晦暗质问的眼神,说:“好久不见了,想我了吗。”

满腔的怒火瞬间像是被戳破了一道小口子,心情渐渐平复,肃杀之气也渐渐收拢,他问:“那小子是谁。”

比比东挑了挑好看的眉梢,不在意的笑道:“老师问的是小刚?他是朋友哦。”

“朋友?”千寻疾脸色唰得沉了下来,“朋友就可以随意上、床?”

比比东卷了卷胸前的头发,眨了眨灿烂装有星光的眼眸:“老师什么时候来的?”

千寻疾咬牙切齿,显然是气得不行:“在你要让他在你身上作画的时候。”

可恶!他都没舍得碰的宝贝,差一点却被别人占了先机!要不是最后那小子表白被比比东拒绝了,他当时就冲进去把人砍了。

↑你错了,先机早就被人占了。

比比东舌尖在嘴角轻轻舔舐了一下,他勾着唇角,晓得肆意又魅惑,“老师为什么生气?”

千寻疾眼眸一沉:“为师是怕你识人不清,你还小,不懂外面的险恶。”

比比东温热柔软的指尖滑过千寻疾的脸颊,千寻疾瞬间毛孔都刺激地战栗起来,身体僵硬,微微垂下眼帘看着他。

比比东无辜的笑了笑:“可是我总归是要成长的,老师就算再舍不得弟子,也应该放手让弟子出去闯荡哦,就想弟子出去的这一年一样,见识了很多东西呢。”

千寻疾握住了他的手,眼睛炯炯有神:“你想要什么,为师都会给你,只要你不离开为什么身边。”

“出去历练一年已经够了,该回到为师身边了,乖一点,好吗?”

比比东温顺而无害地垂了垂眼眸,乌黑柔顺的长发轻轻搭在了白皙精致的脸颊,沉默半响,轻轻笑着说:“老师,弟子不愿意哦。”

千寻疾瞳孔猛然骤缩,心里的预感成了真,男人这个时候再也维持不了表面上的冷静,圈住了比比东的纤腰,动作强势且不容拒绝,反身把他压在了墙上,冷凝凌厉的眼神和那双潺潺的无辜眼眸对上,抿着薄唇,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刚刚的话为师会当做没听到。”

比比东表情淡淡,扯出了一抹绚丽夺目的笑容,轻启唇瓣。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抢先一步得知了他的意思的千寻疾,用双唇狠狠堵住了。

仿佛是恶狼终于碰到了心仪已久的猎物,动作和攻击无比迅猛,带着十足的力道,用尖利的牙齿在猎物上不停撕咬。

比比东承受着千寻疾的亲吻,琉璃一般的瞳孔里,倒映着金发男人此时失去理智的模样。

他的眼里飞快闪过一丝淡淡的荧光,纤细的玉臂抱住了千寻疾的脖颈,手抚.摸着他的发丝,手指插.入进了男人的金色发丝。

两人相连的嘴角流出一丝透亮,来不及吞咽的痕迹,缓缓从下颚滚落。

舌尖疯狂缠.绕在一起,千寻疾的眸光之色越来越暗。

浴.火霸占了理智,千寻疾此时根本就不想去想怀里的人是不是他宠爱的弟子,他此时只知道,如果不尽快霸占了他,那么说不定不安分的弟子会爱上了别人。

他绝对不允许!

看着弟子眼尾是被自己亲吻出来的红色痕迹,原本显得幽黑的眸色也逐渐染上了情.欲之色,千寻疾的眼睛越来越红,突然猛得勾住比比东的衣服扯开,把人压在了床榻之上,禁锢住强行压了下去。

雨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从漆黑的天空中落了下来,淅淅沥沥的声音,迷蒙雨雾,扑打着地面,房檐,和人影攒动的窗户上,树木上悉悉索索的雨声分外悦耳,让本该寂静的地方多了几分喧闹。

同时也掩盖了房间内若有若无的欢.愉.声。

第二天。

玉小刚在房间里想了一夜,觉得自己还是不应该只被拒绝了一次就放弃了,来到比比东房间门口踌躇了半响,才下定决心推门进去。

结果面对的只有空无一人的房间。

玉小刚僵硬的站在门口屹立不动,不知站了多久,才终于面无表情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比比东是被千寻疾一大早给带走的,刚结束战况,他闭上眼睛准备休息,然后就被千寻疾打包给带走了。

真·打包带走。

裹着被子抗在肩膀上的那种。

男人啊,真是小心眼,不就是邀请了一个小羊羔吗?怎么就马不停蹄的带他离开。

比比东虽然无语,但是其实无所谓,反正不用要他一大早的赶路就行,而且千寻疾照顾他,就算是裹着被子,他也没有感受了任何的颠簸。

于是,享乐主义的比比东表情漠然,干脆就直接睡觉了。

反正千寻疾不可能把他随便扔在一个地方。

等比比东睡醒的时候,自己已经回到了熟悉的地方,武魂殿。

不过这里并不是他以前的房间,而是他的老师千寻疾的房间。

毕竟以前他经常跑来这里,跑了十几年,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此时殿内寂静无声,只有微风拂过窗纱的窸窸窣窣。

秋风吹在圆润的肩膀上,带着一丝凉意。比比东面无表情的往暖和的被子里缩了缩。

“呵呵,还是这样怕冷啊。”门口响起了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声音带着笑意和宠溺,甚至是还待着怀念。“明明实力强劲,却始终不肯用魂力御寒。”

比比东喊道:“老师。”

千寻疾眼里闪着浓浓的爱意,如果说以前他还会掩饰,那么等他们结合,突破了那层岌岌可危的屏障后,千寻疾就再也没有了掩饰的意思。

比比东只是用桃花一样的眼睛看着他。

他身上有着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惑人气质,只要他想,没有人能拒绝他,也没有人能抵抗这只魅力。

千寻疾眼里闪过迷恋,俯下身用嘴唇磨蹭着比比东的眼睑,然后顺着脸颊往下,再慢慢吻到了比比东的嘴唇,只是轻轻贴着不动了。

眼神却看着他,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比比东勾了勾唇角,千寻疾这个强势的男人会征求他的意见?怎么可能。只不过是装模作样罢了。

果不其然,千寻疾见比比东没有动作,开始激烈的舌.吻着。

比比东这才慢慢给了他回应,摩挲着千寻疾的脊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