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带着治疗技能穿越末世 》kary塔骆

第六十一章 再遇(3)

看着他冰冷幽暗的眼,洛一不敢相信这个人已经忘记她了,虽然她知道很多事都是自己自作主张,但她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悲伤。

莫渊神色莫名的看着洛一,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香囊,“是你的?”

洛一接过他手里保存很好的香囊,“这是你送给我装晶核的。”洛一还以为它已经丢了,没想到还能找到。

“我失去了一些记忆,末世后的一段记忆已经很模糊了。”

洛一傻傻的听着他好听的声音,“嗯,是嘛,没事,你没有受伤就好。”她掩饰住心里的小失落,注意到莫渊身上的气息确实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多了一丝冰冷还有一点魔性,魔性?

“我叫洛一,是在末世的第二周与你相遇的,那时你救了我,然后我们一起去了定远基地,后来我在研究所遇难,失踪了一段时间,估计你们都以为我已经不在了。”洛一和莫渊解释道。

“你是受伤,失去记忆了吗?”

“不是。”

“我可以看看你的身体吗?”

莫渊挑了挑眉。

以为他误会了什么,连忙说道,“我是治愈系异能者,说不定能找出你失忆的原因,给我一只手就好。”

空气就像是静止了一般,就在洛一有些沮丧的以为他不会听自己的话时,一只健壮有力的胳膊伸到她的面前。

在一旁的吃瓜群众叶明修几人没有上前打扰,他们看出来两人似乎是认识的,就是叶明修的心里微微有些酸涩的感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而另一群刚刚赶过来的迷彩服队伍却是瞠目结舌的看着两人,他们没想到平时高冷的队长,还会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洛一握住莫渊的手腕,释放出一丝岐黄灵力进入莫渊的体内,她的精神力也跟着探查男人的经脉。

他的血管跳动的很规律,经脉也没有受损,要比普通人还要强大许多,遁着经脉的连续,她的精神力探入丹田,就看见许多黑色的雾气将整个丹田都包裹住,隐隐约约还带着些紫色的剑气和淡淡的真气。

洛一之前就有了解过许冉冉的修炼,知道现在的修真界是修炼真气为主。莫渊的真气已经到达了现在所说的先天期圆满的境界,可是那异常的黑色雾气竟能和真气同存于一体,和他的真气各居一盘,洛一感到有些奇怪。

莫渊感到一阵清凉的气息进入了他的丹田,而那盘踞已久的魔气却没有反抗,不由有些看不透这个女孩了,这种气息不是真气,更不是灵气。

“你的丹田是不是受伤过?”洛一近乎肯定的问道,这股黑色的雾气没有想要伤害莫渊的意思,而且她在上面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她不知道这对莫渊究竟有没有坏处,但要是她能激活清月培元术,就能慢慢帮他调养身体,渐渐化这种力量为己用。

“嗯,被丧尸咬伤过,我将病毒都逼入了丹田。”莫渊不经意的说。

“这不是丧尸病毒,而是另一种神秘的力量。。。”洛一想要继续说下去,就被莫渊用手捂住了嘴巴。

莫渊也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能看到魔晶的力量,魔晶的事不能被别人知道,他隐晦的看了周围的人一眼。

他拉着洛一的手,将她带到了他专属的那辆黑色汽车上,有对着叶明修几人说道,“她,我带走了,我们都是去南岭基地的,你们和我们一起走吧。”说完,头也没回,就将车门啪的一声关上。

之前的那名迷彩服少年也听到队长的吩咐了,礼貌的将叶明修他们带上了车,临行前,还好奇的打量了下莫渊车内那多出来的人影,这个女孩有什么特别的,可以让队长这般对待。

车队再次踏上了路程,洛一有些局促的坐在车里,她能感觉到莫渊身上的冰冷气息,身体不由得抖了抖,小挎包里的多吉猫也是撅起了屁股,在挎包里滚成一个球状物体。

“那个,莫渊,你是修真者?”

“嗯。你也是。”

“好久没见,谢谢你,刚刚又救了我们。”

“顺路看见而已。”

“你的丹田,我有办法可以治疗。”

“嗯?”莫渊终于抬起头,望向洛一,眼神直直的。

洛一被他看得脸红了大片,还好现在是晚上,看不出来。“但现在还不行,要等我的功法进阶。”

“哦?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男人闲暇的看着洛一的紧张样,嘴角在暗地里上扬了一丝幅度。

“不用不用,你救过我好几次,就当作是报偿吧。”洛一慌乱的头都要低到座椅上了。

男人的脸黑了,这个丫头,以前说过的话都不记得了吗。

“明天一早,我送你去你队友那。”

“埃?”洛一有些惊讶,那他为什么现在还把自己叫到车上。

“你太脏了。”

洛一看着身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污渍,还偷偷闻了下自己的胳肢窝,她修炼清月决,身上的味道应该不难闻啊,除了衣服脏了些。

她正想狡辩,就见男人靠在椅背上睡着了,俊逸的脸周围的线条也好似变得柔软了许多,360度无死角,洛一又被这个男人的颜吸引住了,就这么在一旁时不时瞄一眼。

她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唇角始终要比之前向上弯曲的弧度要大一些。

凌晨,天还没亮,洛一就被莫渊叫醒,让一名迷彩服少年送到了另一辆车上。洛一看看手表,才五点没到啊,这个人,真的是。

莫渊有些吃力的双手抓紧了座椅上的软皮,在等一会,等一会再出来。

蜿蜒的魔气从他的身上溢出,渐渐的,“莫渊”放开了紧绷的手指,恢复原来的高冷样,这次却没有一点温度,和之前还跟洛一说话的那个姿态完全不同,身上有一种深深的黑暗邪佞的感觉。

洛一坐在货车上,有些疑惑的看向莫渊车的方向,他的气息怎么变了,和昨天白天看到的一样。

岑梦笑的一脸猫腻,双手抱胸,“小洛一啊,他是你男朋友?”

“不是,你不要瞎说。”洛一的脸有些红,想起了昨晚莫渊那深邃的眼神,脸上的红晕逐渐向脖子移动。

看见洛一害羞的样子,岑梦没再逗弄她,语气正经,“那个男人很强,跟着他们的队伍,我们应该可以安全的到达南岭基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