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大爷是诅咒之王 》双九

第62章 后来

我感觉到自己在消失。

眼前在帮我的人有着茶色的头发。

是名为御影的神明,他在救助我。

“纱织,你坚持一下。”

御影应当是很大声在对我说说,我吃力的想听清楚,却仍有些模糊。

里梅过来握住了我的手,我迷迷糊糊间,感受里梅发动了反转术式,然而这是不会有用的。

所谓代价,就是要夺取我最珍贵的东西,才算代价不是吗?

【作为不属于这里的灵魂,与这里的人建立联系本就不可能,既然如此,我斩断这段缘分,算是收取代价。】

【这可以仅限于与你完全结缘的人,两面宿傩,作为让你支付代价的人,我会拿走他的记忆。】

【当然,我也不介意多让几个人失去对你的记忆。】

本不属于这里的我,将要离开这里,回到未来。

我最后抓住了里梅的手。

“里梅,要忘了我吗?”

正奋力抢救我的里梅短暂愣了一下,以为我放弃了自己的性命,恨铁不成钢,“你在说什么蠢话?我怎么可能想忘了你!”

“……可这样很痛苦。”我会回到未来,而里梅他们在过去,就算再见面,这遥远的时间也不是能轻易忍受的。

“我会在这里死去,但我们会在未来相遇。”我握住里梅的手,“里梅,记得会很痛苦,你不需要这么做。”

我不想让里梅独自一人等待。

可里梅也许以为我是临死之前意识不清。

“没关系的,我会记住纱织,不管多久,我都会记得。”

“不……”我想让里梅意识到我是说真的,可话没说完,就被里梅打断了。

“我知道,纱织不属于这里。”

“宿傩大人也推测过,纱织不属于这个时间段,可就算如此,我也希望记得纱织,不管多少年,我都会记住纱织,直到再次会面。”

我哑然片刻,说道,“我知道了。”

是我太主观了。

里梅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说不定一开始就很清楚现状的少年,本就有自己判断的资格。

“那么,请在未来,前往御影神社,将香炉寄给我。”

不论是时间,亦或是远亲,让我再次穿越的时机都太过巧合。

其中应该有未来的里梅做得努力,现在,就是把一切不正常圆起来的时候。

在这之后……

没见过我的宿傩大爷,日子应该没什么变化。

不过就是闲暇时找人打架斗酒,无聊时四处找乐子罢了。

“爱的话,请御影先生照顾了。”我拜托这里最可靠的神明,希望对方可以照顾爱。

救助我的御影看到我消失大半的身体,叹气,收敛自己的灵力,“我会的。”

这样,就没什么遗憾了。

爱成为了结缘神御影的帮手,离开了纱织他们。

身为神明得御影脾气很好,虽然他的神使巴卫脾气带着点傲娇,但还是能和平相处。

爱被御影带走的时候,没有见到纱织或者里梅他们,她隐约意识到什么,却阻止自己深入去思考。

有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更好。

爱作为这座结缘神社唯一的人类,平常负责招待来来往往期盼结缘的人。

偶尔也会有认识御影的神明或者神使来串门,有意无意之间,也会得知一些外面的时事。

某一天,隔壁山头水神的神使来这里串门,虽然被业务不熟练的巴卫气的够呛,但还是向打听外面消息的爱,讲述有关两面宿傩的情况。

“听说这位原本是人类来着,为人时就很强了,更别提现在化为更高层次的存在。”

“据说路上偶遇了八岐大蛇,他直接就和对方开打起来,几个山头说没就没了,爱你说说,八岐大蛇又做错了什么?”

“而且他连神都打了,这次不是偶遇,而是特意追上去揍,好像是神明从他这里拿走了什么,惹到了他,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结果,总之那位现在还到处游走。”

“真希望他不要一时兴起,跑我们这边来了。”

……

精通小道消息的神使,在自家神社无聊了,就会跑来找爱这个喜欢听他讲外面消息的人。

“听说这次两面宿傩被一群术师们围攻封印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我们好像太平了不少。”又一次成功逃避责任的隔壁家神使,照例躲到御影神社,来见他多年的话友。

“我知道了。”话友简单的回答。

神使并未被挫伤热情,他早就习惯这位面冷心热的话友这种语气,好似什么都不能影响她似的。

神使坐在小凳子上,在洒满阳光的庭院里,看话友整理神社相关的纸质书本。

生命漫长的神使眯着眼好一会,仿佛才意识到什么一样问话友,“爱,你老了啊!”

两鬓早已变白的爱正边做事边晒太阳,听到对时间迟钝的神使恍然大悟般的提问,好笑道,“都过去这么多年,你才问我这个问题?”

在御影帮助下平安结婚生下后代的老人摇头叹气,“你和巴卫问的问题差不多,都是过了多少年才突然惊觉,这事真的这么难发现?”

神使自觉说错了话,赔笑道,“也不是……就是感觉,时间过得太快了。”

爱起身,小幅度活动她的身体,同意了神使的看法,“确实,时间过得真的很快。”

早就不在年轻,甚至可以称得上婆婆的女性,回到自己房间的中途,路遇巴卫,照例打个招呼。

让巴卫帮她整理一下这些年神社相关的资料,好让巴卫能在她离开之后接管工作不是那么难办。

“……真的要到那个时候了?”作为狐妖的巴卫眼见着爱从小女孩一步步变成老人,颇有一种恍如隔世的不真实感,就像昨天才一起和御影到神社,今天却突然变老,要离开了。

被这么询问的爱没觉得冒犯,指着半个她那么高的资料,对着不爱管事的巴卫,散发大家长一般的威严,“巴卫,接下来就靠你了。”

“真不想被这么拜托。”狐妖塌下耳朵,不情愿的看起厚重的资料,一边抱怨,“为什么这种神社还能留下这么多东西?”一边仍在努力的接收这些知识。

在这里度过许多年的爱,目光不自觉的带上看孙子的心情。

就像很多年以前,和她或许是血亲的纱织,也曾这样看过她,当然,应该不是看孙子的眼神。

……是看家人的眼神。

爱从袖口拿出由冰制作不会融化的正方体冰晶,其中冰着的小金鱼,还是当年里梅为她捞到的。

冰没有融化,就代表着使用咒力的主人仍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

“请一定平安无事。”

短暂时间结下的情谊,爱不曾忘怀。

将冰晶埋入神社树下的土中,自感做了最后一件事的爱,在同样年迈的丈夫扶持下,同御影告别,离开了这座待了多年的结缘神社。

“辛苦你了。”

“我很荣幸,能在这里帮忙。”

一生过得如此,很圆满。

帮爱搬东西的丈夫看着相处多年的妻子神情愉悦,他也跟着高兴。

“有什么事这么高兴?”爱问他。

“因为你在高兴。”丈夫老实的回答爱。

让爱忍俊不禁。

“那我会在剩下的时间里一直这样开心,你也一直高兴下去吧。”

远方而来的风携带者初春的寒意,让丈夫将自己的外衣递给了爱。

春天,要来了。

早上六点

我被手机闹钟铃声吵醒,看着香炉里燃烧殆尽的香,身心俱疲,躺在床上。

此刻我头昏脑胀,对发生的事有些模糊,又感觉自己记得很清楚。

就像真的做了一场梦,醒来后却又有点不真实。

但是,“我确实捅了宿傩大爷一刀没错吧”

想到这里,我一个激灵,心跳如擂鼓的同时有暗自庆幸,“还好他不记得很多事,不然我完了。”

就算得到允许,事后想起的我,心里也慌。

请一直保持这种状态吧,我在心里祈祷,不然见面很尴尬!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