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茶神 》

第31章

第31章

黎浩到底还是比他弟强了一点,何况刚才是他先点的头,弟弟这么有说,他脸上也挂不住。但一看到弟弟可怜巴巴的样子,他就不忍心责怪。而且陈俊飞的态度对他而言可不怎么好,于是他皱着眉头。“我弟弟也是好心。虽然言语不当,但也不用这么大火气吧?”

这下未时也不能再忍着了。朋友给自己出头,自己要还是装好人,那成什么了?“黎先生,您最好跟您弟弟说明白。是您先跟我点的头。我出于礼貌,也是出于对您的尊重,所以才还礼。我想这是最基本的社交礼仪。您这么懂礼貌,应该不会是我误会您点头的意思了吧?”

黎浩非常尴尬。“这的确是我的问题。跟你没有关系。为代我弟弟跟你道歉。”

未时摆手:“那倒不必。我只希望令弟不要在有事儿没事儿的针对我就好。我没有腾出宿舍让人的义务。”

黎冉带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未时:“我,我才没有针对你!我明明是在替你说好话!”

未时这个白眼还是没忍住送了出去。“行吧。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跟你也弄不明白。黎先生,我们还有事,就不陪您说话了。”说完赶紧拉着几个兄弟离开了。再跟他们说话,非心梗不可。

陪着弟弟回了407.赵秦川三人早就回来了。看到黎冉近来,还是他哥送回来的。他们问了声好就都溜了。这让黎浩皱了眉头。“小冉,你在学校是什么过的?”

黎冉委屈极了。“他们都不喜欢我。都觉得我矫情。可我从来没有说谎。难道说实话都不行吗?”

黎浩现在终于明白爹的心情了。是真的头疼。“小冉,有一件事你一定要明白。不是你心里想的就一定是事实。就比如方才。是我先给那个未同学点了头,他才跟我点头。你却说他是勾引我。你说你说的是事实吗?”

黎冉擦了擦眼睛:“可是我没看到你朝他点头啊。再说,我也没说他勾引你。我是为他辩解。”

黎浩叹了口气:“你这么说话,谁能明白你的好心?小冉,你得好好跟同学相处。在外面大家都不是我和咱爸咱爹。他们不会像我们这么了解你,你的话如果不说清楚,大家肯定会误会你。”见黎冉低着头,也不再言语,眼泪在眼圈里直转。他话又转回去了。“不过哥知道你的心意是好的。别难过。早晚有一天,大家都会明白你的。”

就在那两兄弟自说自话的时候,408的四个人已经到了食堂。陈俊飞还是一肚子火,而且点了很多辣的,结果没吃几口就觉得胃不舒服了。“怎么这么倒霉!”

未时给他端来了一杯牛奶:“你要跟他置气,这大学四年还活不活了。没必要的。”

“我知道犯不上。但这气上来我也不能当没有这回事儿啊。而且他平时一副柔弱的样子也就算了,今天还这么说你。这不是欠打吗?!”

刘晋一边儿啃着鸡腿,一边儿点头:“可不是。特别特别的烦。其实我也不是没见过他这种矫情的性子。但他别人好歹还有个正常的日常交流。他就完全跟活在自己梦里似的。你都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觉得可怜。”

张玺也说:“今天这事儿真的太可恨了。这是咱们哥们儿处得近,也知道彼此是什么样的性格。这换成旁人,刚开学就是个军训,他弄这么一出你也许就被人误会了。这一误会后面还怎么相处都不好说了。你也别当这都是小事。他这分明就是针对你。”

未时很无奈:“我也知道。其实前天我跟我爹去吃火锅。正好碰到他们一家四口。黎冉和他爸当着我爹的面就没说什么好话。虽然后来他爹让他给我道歉。可他能不怀恨在心?反正我近阶段是少惹他为妙。”

一听未时在家的时候都经历了这些,三个人表情都不怎么好看。但也明白了未时的想法。毕竟黎家听说有钱有势,就算不惧怕这个,无缘无故招惹一个对头也没有意义。

不过那天之后,黎冉好像有些改变了。至少他不再专注于盯着未时,这让未时心里舒服了许多。

当然,这也是因为正是开始上课之后,他们的学业就繁忙了起来。跟起未时一直以为的,大学生活没那么忙碌完全不同。是自己可以安排时间,但必修课是不能漏课的。尤其是灵力操控和制茶,这是必须要满课时的。而且未时还要每周去跟沈老学习制茶,偶尔跟几个学长学姐一起研讨古法制茶的利弊。时间上要比其他人更繁忙。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大一新生迎来了第一次户外课程。采茶。

制茶师其实是不需要采茶的。但学校安排这个课程,是必修课,就是课时不长。算下来从大一到大四,只要采茶修满一百课时就行。而且你也不一定要采摘多少茶叶。只要最后通过采茶考核和茶苗养殖基础知识就行。毕竟他们不是学习茶树种植的。

但安排这门课程,也是希望制茶师可以从根本了解茶叶的好坏,以及怎么区分茶叶的每一个层鲜叶的等级。

对这个,未时有这天然的优势。上辈子他自小生活在茶园里。那些茶树伴随了他二十六年。小时候他自己能满地跑了就开始捧着养父的茶碗喝。游戏的时间也是在茶林里转悠。茶农们除了采茶还要种茶。小小的他就跟在后面看着大家工作。从育苗到栽种再到日常养护。未时对一株茶树的成长每一个环节都相当熟悉。

但这里毕竟是遥远的未来时空。如今的茶树种植技术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所以头几天上理论课的时候,他学的非常认真。并且用笔将跟自己了解不同的事情都记了下来。

终于等到了户外课这天。未时早早就跑去了茶园。正好沈老从自己的工作室出来,看到未时,招了招手:“小子你过来!”

未时看到沈老,也不觉得惊讶。沈老自从伴侣去世之后,一个月有二十天都是住在工作室的。他家现在六代同堂,都各自有自己的一个大家庭,他不愿意去跟任何儿孙们生活。干脆就在自己最熟悉也最惬意的地方住就好了。要不是儿孙们还要接他去住几天,他都会常驻工作室不走了。

“老师,您今天怎么起这么早?不是没课吗?”

沈老笑呵呵的:“没课归没课。早起还是不能耽搁的。今天你们实践课,下午应该会让你们拿着自己采的茶叶炒茶。你小子手艺不俗,不用担心。”

未时笑道:“我还有点儿兴奋。其实如果不是第一次上课,那么多同学。我都想不带手套试试手感。”

“你家不是有两株长寿玉桂吗?怎么跟没摸过茶叶似的。在我这儿也没少让你动手。”

“那不一样啊。我希望,早晚有一天大家都会认可您的想法和提议!”

沈老苦笑了一下:“有你们这些小孩子觉得我这老头子的想法能听得进去,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未时摇头:“不是的。我是真的认为这是可行的。所以您不要放弃。我再努努力,等我恢复了,我就跟您一起学!自愿的!”

沈老拍了拍未时的肩膀:“你是好孩子。但大家的顾虑也没错。这的确会给人的身体带来伤害。以前是我自己,我活了这么久,除了正研究,似乎没什么是非要抓着不放的了。但现在看着你们这么努力,都这么有天赋。我就不忍心让你们跟着我冒险了。”

未时说:“我相信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您不用这么灰心。何况即便是冒险,我也不怕。人生百年,如果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是长生不老也没有意思啊。”

当天上课,未时戴上了防护手套。这种专业级别的手套跟他在网上买来的完全不同。理论上,级别越低的茶种,尘埃毒素就越多。所需要的防护手套就越厚重。但高级的手套拿来采摘低级别的茶叶更方便快捷。只是造价不低,而且属于消耗品,一般的茶园都是按照茶树的级别来分配防护手套。

不过学校为了学生的安全都会准备高级防护手套。所以套上之后手上就像是多了一层淡绿色的膜,用手去触碰茶叶,触感就像停留在皮肤上一样,这让未时心头一动。

大家看着采茶工的示范,开始采茶。每人采购一斤生茶。这是他们下午制茶操作课的原材料。老师还说,如果没采够,那么下午制茶时失败的话,课堂上是没有其他鲜茶叶可以补给的。所以想偷懒的人,就得保证下午的课程制茶要有绝对的成功率。

即便未时可以百分百制成茶叶,但他也没有想过偷懒。实际上,没有一个学生会在第一次户外课就有偷懒的心思。绝大多数人都跟未时一样,很兴奋。只有少数几个人会觉得没有必要,但也没有“罢工”的胆量。

因为跟陈俊飞和张玺都是同系的,所以他们三个选择了同意天上这个实践课。他们仨凑一起边采便交流心得。那边就听到一个看守养护茶园的王工大声说:“这些芽尖儿非常嫩。你既然要掐尖儿,就要用力轻。你这样往下撸,这不是糟蹋东西吗?!”

众人抬头,看到一个皮肤白皙的少年站在王工面前,这会儿被训,脸红得很。而且是真的眼圈含泪了。

这时候,同样选了这堂课的黎冉走了过去:“您别生气。他也是第一次采茶没有经验。我来教他就好了。您放心,不会再糟蹋茶树的。”说完他还拉了一下那个挨训的少年。

那少年赶紧道歉:“抱歉。我不会再这么没轻没重了。”

王工也只是做一个示范和监督作用。他既不是这些学生的老师,也没有惩罚他们的资格。见学生保证不再糟蹋茶叶。她就转身回到一边。

看着黎冉用娴熟的手法采摘的茶叶上的嫩芽。然后还教给那个少年怎么做才能姿势正确,跟平素里再他们面前搅合的黎冉简直判若两人。陈俊飞眼睛都直了。“我不是眼花了吧?我看到了什么?幻听?幻觉?”

张玺也觉得不可思议:“判若两人啊!”

未时也有点儿惊讶。但对于黎冉的采茶手法却是很赞赏。“别的不说。他采茶的手艺真不错。一看就没少实践。”

陈俊飞嘟囔:“他家不是有茶园么。肯定比咱们熟练。”

未时笑了笑:“是啊。家里有茶园,所以有条件联系。但也得他肯努力才行啊。别管别人了,咱们赶紧采吧。”

张玺点头:“可不是。我还是跟你一样,采三四层的叶子。不过我没把握可以制成。我之前在家自学的时候,十次才能成四次,总觉得自己是在浪费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