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靠养殖攻略反派[穿书] 》幻声凋落

第 10 章

在一阵令猪窒息的沉默过后,只有年轻人清朗的、毫无同情心的笑声在空中回荡。

斯南忍不住扶着猪圈栏笑了,这只戏精猪实在是太有趣,它是在后悔自己急得发出猪叫吗?

老穆迪不解地看着少爷,完全不明白刚才有什么好笑的,只有地上的猪似乎明白了斯南的嘲笑,后腿一蹬忿忿地踢飞了食槽里刚放进去的豆粕,只留下一个甩着小尾巴的傲娇背影。

心疼的老穆迪直念叨:“古怪的家伙,只知道浪费粮食,少爷就该杀了吃掉。”

诶,可惜他们少爷不能。

斯南没有忘记那天系统的疯狂警报,要是他真的把这只猪提出去吃了,系统肯定还会再次警告,毕竟这也是不必要的耗损。

“算了,先养着,再观察一阵子。”斯南歪头看着不吃食的小猪,发自内心地感叹“会哭的作精有糖吃”,对老穆迪说,“去拿几个煮鸡蛋来吧!”

小猪开食没做好,就会不喜欢吃东西,只能喂更有营养的食物来补充能量、勾起食欲。

老穆迪心疼地去拿鸡蛋,临走还不忘瞪这只小猪一眼。

他并不是记恨这只畜生,只是在星际时代,所有无法机械制造的动物产品都比原星时代更加贵重,也就是在农业星,少爷还能弄来几个鸡蛋喂猪,放在其他星球,这简直是一种典型的纨绔子弟作风。

不过。

他们少爷本来就是个纨绔子弟呀……

鸡蛋只要花几秒时间就熟了,斯南亲手剥开薄薄的蛋皮,露出里面弹嫩的蛋白,伸手向猪圈里递过去。

小猪站在角落里,耸耸鼻子,警惕地盯着斯南的手。

“过来吃,没关系,不会把你送去绝育的。”斯南十分怀疑自己说的话猪到底能不能听懂。

他晃晃头,失笑地觉得自己可能是被戏精猪给带偏了想法。

但话音刚落,小猪果然迈了步子,哒哒地走过来。

还真听懂了?

斯南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小猪,眼睁睁看着它的鼻子凑在鸡蛋边嗅闻了半天,定定地抬起眼看了斯南一会,眸中闪过复杂的光,张嘴向前——

“吭哧。”

一口咬在了斯南的手上,还得意地甩甩尾巴。

“少爷——”

一时间,猪圈里回荡着老穆迪惊慌的叫声。

斯南:想好了,系统也别拦我,晚上吃炖猪肉。

.

费里希缓缓地从床上睁开眼。

“呸。”

第一个动作,就是端起桌上的红茶漱口。

他难得呆滞,坐在桌子边十分不解地回忆刚才一系列动作,甚至刚刚那种得意和骄傲的余韵还在心里回荡。

费里希双手微微颤抖,表情异常平静,却叫人觉得满脸阴云,令人心颤。

不知道还以为他的公爵父亲入狱或破产了。

一向洁癖,出门必戴手套,恨不得连碗筷杯子都自带的他,什么时候开始为了咬人一口而得意?

变成猪一定影响他的智商了吧?

一定!

“不行,不能等了。”费里希恨恨地磨牙,“必须把它夺过来。”

不然一天安心日子都没法过。

“好的,主人。”费里希的自言自语唤醒了屋内的智能管家,通讯器一闪一闪,一个机械化的声音一板一眼响起,“已为您查询到,附近的适龄贵族少女名单有……”

“闭嘴!”费里希额头青筋直跳,这是什么奇怪的设定,啊?这原主人到底没事都在干什么?

“好的,主人,正在进行优化。”通讯器里的智能管家顿了顿,“已为您查询到,附近的适龄贵族少年名单……”

费里希:“……”

天冷了,该把这个智能管家拿去恢复出厂了。

他眼神不善,在心里反复盘算着如何将那只猪从斯南那里夺过来。

不知道哪个想法触碰到了红线,脑海里响起许久没听到的警报——

【警告,警告,危害无辜养殖场主的经济利益,不符合和谐反派塑造要求,请注意,请注意!】

“草。”

费里希终于忍不住骂了一句。

那家伙哪里无辜了啊?!

.

艾伯伦参加完康缇庄园的宴请,就又一次转移到疗养星进行后续检查,直到医生告诉他:“您的身体恢复得很好,以后每个月再来一次做一下术后保养即可。”

艾伯伦毫不关心这些,着急地问:“那我现在可以随便吃东西了吧?”

医生无奈地笑了:“当然可以,阁下。”

艾伯伦笑呵呵地走出医院,刚乘上他的星际飞船,就迫不及待地将仆从招来:“快,给我讲讲农业星的小友都在做什么?”

在疗养星吃得越清淡,艾伯伦就越怀念当初在宴会上尝到的美味,一遍遍描摹之下,美食的吸引力在他心中被放大了几倍,让他更难忘。

他十分想听仆从讲一讲斯南又做了什么美食,哪怕现在还吃不到,但也可以想象一下不是吗?

仆人面色恭敬:“阁下,如果您问的是斯南先生,根据我们的观察,最近他正忙于饲养猪仔,他的庄园目前有猪只523头,其中215头为育种……”

奉艾伯伦的命令了解斯南庄园的情况,仆人兢兢业业地将所有数据都收集来了。

可惜伯爵大人不太感兴趣。

“我不是问你他都养了几头猪。”艾伯伦有些不满意地咂咂嘴,在没尝到斯南所说的美味猪肉之前,他无法以期待的心情去想象那些脏兮兮的家伙,“我是说他都做了什么饭。”

“饭?”仆人立刻反应过来,“斯南先生最新研发了豆粕拼鱼肉饭,将黄豆磨出汁液后,留下的渣滓做成豆粕饼,在其中混上新鲜鱼肉调配。”

“那一定很美味!”艾伯伦想象着斯南是如何化腐朽为神奇的,天啊,居然能将豆渣的做出美食来,他可太期待了。

“应该吧……”仆人有些迟疑,但随即肯定地点点头,“没错,猪吃得都高兴极了。”

艾伯伦:“???”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别再跟我提猪了——”飞船里传来中气十足的吼声。

伯爵气得吹胡子瞪眼:“谁会关心那些猪在干什么啊?”

刚下飞船,艾伯伦气哄哄地上了自己的飞梭车,听留守的管家汇报信息。

不愧是他的管家,每一条信息都说在点子上,汇报的都是重要事项,比飞船上那个傻家伙强多了。

正是因此,伯爵才敢长期往返于疗养星,不怕错失重要消息。

艾伯伦给了管家一个赞赏的眼神。

管家备受鼓舞,想起另一个消息,急忙汇报:“对了,还有小拉基斯先生的动向。”

“说。”艾伯伦正色看着管家,关于那位尊贵的公爵之子,就连他也得时时关怀。

“小拉基斯先生最近时常到一所庄园巡视,就是上次您很赞赏的斯南先生。”管家欲言又止,“他……”

艾伯伦满眼感慨:“我就知道,斯南的才华不会被埋没,费里希一定也爱上了他的手艺。”

“不,阁下。”管家突然吞吞吐吐,“小拉基斯先生是去,是去敦促斯南先生养猪的。”

???

艾伯伦:“呵呵。”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管家,为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听说他还为斯南先生提供了几次食材改良建议,现在两个人在养猪上交流密切。”管家干脆把自己知道的秘密都说了,面无表情语速很快。

艾伯伦如鲠在喉,说好不提猪的。

为什么费里希一个好好的大贵族,好像还是个洁癖孩子,会关心养猪的事啊?

难道养猪这件事,真的有他不知道的乐趣和好处吗?是能养生还是能健胃?

艾伯伦觉得自己也要多去养猪场走一走。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是我老了,不懂这个时代了。”

管家满脸赞同:“还有我陪着您,阁下。”

而另一处庄园里,斯南:我也不懂。

他并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费里希总是来,难道他们很熟吗?

每次都臭着脸,待不了多久就走了,但据斯南的观察,他每次都会去养猪场转一圈。

一开始,斯南谨慎地提防着他,这可是原著中最变态的boss。

他并不想在某一天看到即时通讯的新闻是“惊,农业星某养猪场疑似遭人投毒,一夜间尸横遍野”。

但后来,斯南只能在心里求着费里希不要张嘴。

“你就给你的猪喂这样的东西吗?”费里希眼神讽刺,“这样低劣的食物饲喂出来的猪肉,我难以相信它们的品质。”

“那要怎么样?陈年红酒配牛排?”斯南翻了个白眼,不想搭理他。

从上次费里希旁敲侧击地建议把猪饲料换成鱼肉蔬菜配米饭的时候,他就知道——

反派boss要么是准备撺掇他导致破产,要么是疯了。

傲娇的费里希先生很想转头就走,还是咽下一口气,稳稳跟在斯南后面。

低沉的声音继续蛊惑着:“那至少可以……”

“我知道了,知道了。”斯南转过头,摆出投降的姿态,“至少您预定的那头猪,要这样喂,是吗?”

费里希高傲点头,理所应当:“当然。”

斯南:“……”

斯南表情复杂,是的,费里希还在他们的养猪场预定了一头猪,要求斯南按照他的标准去饲喂,出栏后费里希直接拉走。

就是那头古怪的戏精小猪。

仔细想想,真是猪随主人,怪不得费里希一眼看中。

要不是这个原因,就算是拼着得罪他,斯南也绝对不会多听他一句话。

“我知道你的榆木脑袋是不可能听取我的建议,不过不要紧,你只要照着做就好了。”费里希冷冷地扯扯嘴角,变脸一般给了斯南一个绝情的后脑勺。

哼!

一旦自己的要求得到满足,费里希表象之下的爪牙总是蠢蠢欲动,又用完就丢了。

留下斯南眯起眼睛,盯着费里希离去的方向,神情复杂地招来一个雇工:“去,帮我找一块木牌,明天钉在公爵少爷那头猪的猪栏上。”

“好的少爷。”

“别忘了打上尊贵的公爵标记,让我想想,写什么呢?就写‘费里希·拉基斯’吧,一目了然,还有什么比名字更加醒目呢?”

“……好的,少爷。”雇工的表情有些复杂。

您真不觉得在猪圈挂上名牌,好像有什么不对吗?

斯南嘴角带笑,满意地哼起歌来。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