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人嫌假少爷重生后 》姝珂

第22章(含入v公告)

宋浔南看着宋恒轩顿在原地,笑了笑:“为什么这种表情?我说错了?还是没想到我会想到这些?”

宋恒轩视野一片扭曲,穿着病号服的宋浔南根现在的宋轩南交叠的出现,幻想让他的太阳穴突突跳着疼,拿着酒杯的手背上青筋根根暴起,心在很重地往下沉,像是有什么东西松动了下。

我是不是见过那个时候的你……

这一切都太真实了,连宋浔南嘴角的弧度都一模一样,宋恒轩差一点就要这样子问出口。

可他最终忍住了,心底好似有个声音在对他说,问出来就什么都完了。

“他们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宋恒轩低低说道。

宋浔南语气平淡的”哦“了声:“原因就是我挡了宋溪的路,对不对?”

他看着宋恒轩失了血色的脸庞,很快又撇过眼去:“宋恒轩,如果你痛快点承认你们一家都是脑残想要pua我,我还会高看你们一眼。现在只让我觉得更恶心了。”

他说完径直走了,宋恒轩这次没有拉住他,而是手用力的捂住太阳穴,抵抗着什么。

周围人看他这副样子,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最后是一位中年男性上前询问。

“小宋总,你这是怎么了,身体没事吧?”

他话刚说完,就看到

宋浔南往林晟的方向走去。

此时林晟正在一杯接一杯的碰酒,与人谈笑风生,脸上是止不住的春风得意。

也是,任谁取得了这样的成就,都会如林晟一般,明里暗里的先炫耀一番。

就是闻珩的这个师弟未免也比他年纪大太多了吧?看上去得有四五十了。想到他一张老脸管闻珩叫师兄的画面,宋浔南有点想笑。

宋溪现在正跟林晟热烈地攀谈,脸上笑意动人。

有人注意到宋浔南向这边走了过来,宴会上的几人已经认出了他就是宋家当年抱错的孩子,此时看向他跟宋溪的目光颇有些不怀好意。

林晟跟宋溪也注意到了他,看着他走过来宋溪皱眉。

宋浔南从服务生那里又端了一杯酒,对林晟举杯:“林教授,久仰大名。”

林晟见是来奉承自己的人,面容松动:“你好。”

宋浔南看宋溪看向自己,对他笑笑:“宋同学,原来你在这,你哥哥好像不舒服,不去看看?”

宋溪好不容易跟林晟搭上话,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去找宋恒轩白白将交谈的机会让给宋浔南?但是不去又显得自己寡情。

宋浔南这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

宋溪咬牙。

林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怨,以为宋浔南是来好心提醒宋溪,于是道:“去看看你哥哥,别出什么事。”

到时候搞砸了自己的接风宴就不好了。

宋溪只得应声:“好,我去看看。”

他吃了个闷亏又不能说,只好哑巴吃黄连压了下去,转身时压着眉眼走向宋恒轩所在的位置。

“我在此之前仔细研读了您的那篇论文,受益良多,不知道您是否有时间详谈一下?“宋浔南抿了口酒,笑得优雅得体。他知道自己好看,也知道该怎样利用容貌,嘴角的笑容一下子便能将人之间的距离拉近。

“当然可以,欢迎一切的学术讨论。”林晟的表情更放松,隐隐带着骄傲。

如果宋浔南想要让人心生好感,是很容易的事情,他知道该怎么说能引起对方的兴趣,又该在什么时候适时回应而不显得冷落,林晟显然跟他聊天很舒心。

两人长时间的对话引起了不少人关注,林晟最后可惜的看向宋浔南:“你竟然也是参加ICIC大赛的选手,还跟宋溪选了一个方向。你们组有学术指导吗,要不要考虑来宋溪的组里?你很不错。”

听闻此话的旁人大吃一惊,看着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的宋浔南,一个个恨不得替他答应。

这可是林晟的邀请!

只要答应了,就算在里面划水过日子都能拿个大奖!

没有人觉得林晟的态度傲慢,反而羡慕的看向宋浔南。

宋浔南觉得好笑,这话明面上处处为了自己好,潜台词却是让他放弃自己这么久以来的研究,去给宋溪当小弟。他摇头,想都不想便拒绝了:“不用了,我有自己的组,也有学术指导。”

林晟没想到他一个大学生竟然拂了自己的面子拒绝了:“你的指导是谁?”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格外上扬,自带趾高气昂的气势,仿佛下一秒宋浔南说出名字他都要带着冷薄的笑意评价一番他人。

周围人也是一脸“你没事吧?”的表情看着宋浔南,仿佛他是个傻子,送上门的机会都不知道珍惜。

门口传来骚动。

宋浔南正对着门,一眼就看到姗姗来迟的闻珩。

男人修劲颀长的身形站在门口,指间夹着张烫印的邀请函,正随手递给门口侍者。或许是刚刚忙完工作,他冷淡的眉眼间尚待着一丝惫懒,杂糅在清冷气质中,格外勾人。

他在大厅中扫了一下,往宋浔南和林晟这边走来。

“闻医生。”宋浔南笑着跟他打招呼。

闻珩对他点点头,从服务生手中拿来一杯香槟,冷白的手指夹着玻璃杯,分外好看。

林晟听到宋浔南的称呼,下意识向身后看去,宋浔南一直观察着他的微表情,发现林晟在见到闻珩时,眉梢往下一压。

“师兄。”林晟喊道。

噗嗤。

宋浔南抖抖肩膀,压制住笑意。

果然,亲耳听到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头管比他小整一轮的闻珩叫“师兄”,违和感爆棚。

林晟是这几年才开始声名鹊起,比不上早就以天才之名家喻户晓的闻珩,现在看到闻珩来了,周围人将目光和关注自然而然地转向他,跃跃欲试着想要搭话,但是在触及闻珩淡漠的眼神时犹豫着没有第一时间上前。

“恭喜你。”闻珩颔首,算是应了林晟。

看来这对师兄弟的关系很一般。

林晟:“不敢当,没有师兄你的成就高,还应该继续努力。”

这话他说的很违心,却是事实。不过按照正常社交礼仪来说,闻珩这时候应该夸赞林晟一两句,可他只是喝了口酒,不点头也不摇头。

林晟向来跟这个师兄没什么话好说,从他这里找不到存在感,就去看一旁笑眯眯的宋浔南:“你刚才说自己找了个指导?是圈子里的谁,我可以跟他谈谈,让你来宋溪的组里。”

这个“跟他说说”,听起来可不是好商好量的意思。

闻珩很轻的挑了下眉。

这是林晟第二次邀请了,大家开始窃窃私语。

“这人有些本事,竟然让林教授这么看重。”

“是我就赶紧答应了,他倒好还往外推。”

“他找的什么人啊,能比得过林教授去?”

听着周围人说的话,林晟脸上笑意加深:“如何?”

宋浔南看向站在他旁边的闻珩,轻轻“啊”了声:“闻医生,要不你谈一下?”

摆明了踢皮球看好戏。

林晟刚想说这是什么意思,心底就先浮起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预感成真了。闻珩看着宋浔南,自然没错过对方的狡黠,淡淡开口:“你找我的时候,并没有说中途放弃。”

啊这。

大家听懂了。

“原来他的指导是闻先生?怪不得不同意。”

“要我我也不同意啊,闻先生可是神经外科首屈一指的人才了。”

“你说的什么话,林教授也不差。”

“没想到宋浔南竟然能被两位大佬同时看上,这什么运气?”

“真羡慕他。”

周围的议论声压得很低,可以依旧清晰传入当事人耳朵中。再没有人觉得宋浔南是不知好歹了,反而羡慕他能被闻珩指导后又被林教授选中。

林晟差点没崩住表情:“你指导他?”

闻珩“嗯”了声。

林晟表情变换几次,最后强扯着笑容:“原来是这样,既然有师兄指导那我就放心了。去下洗手间,失陪。”

宋浔南看着林晟走远,对闻珩偏偏头:“找个地方呆着?”

闻珩颔首。

两人在众人的注视下去了二楼阳台。

这地方幽静,从上面能看到一楼大厅的喧闹,隐隐有人声传来。

宋浔南:“我还以为闻医生不回来参加这种场合。”

闻珩看着远处的喷泉,回宋浔南:“来道贺。”

宋浔南笑了:“不愧是你。”

闻珩抿了口酒,不说什么。

两人在这里吹着风,有人频频向这边看来。

“他们想找你搭话。”宋浔南早就注意到了那些目光。

闻珩的声音染了点酒精熏出的沙哑,很好听:“与我无关。”

“也是,这些人这辈子都不一定见到第二面,没必要搭理,”宋浔南看着闻珩俊美的侧脸轮廓,意有所指,“闻医生,你看过林晟的论文吗?觉得可行?”

“他的数据很客观。”闻珩只道。

宋浔南:“有时候客观的数据,是在人为因素影响下才呈现出了表面的客观。”

闻珩看向宋浔南,指尖在酒杯上摸索了下,低沉轻缓地问他:“你想表达什么?”

===

从宴会上跟闻珩交谈后,宋浔南回家休整了一天,第二天就去看自己论坛的留言箱。

果然已经爆满了。

他拖着鼠标滚了滚,发现没什么有价值的,选了一键清除,点开微信。

他跟路忠的聊天内容还停留在上次自己解决拒绝江骁的信息上。

【N。:我好像并没有表示过自己会加入江纳吧,为什么外面传成了这样?】

对方回得很快。

【江纳人力资源:先生,很抱歉利用了您,但是现在的江纳十分需要这样的消息让对手忌惮。我在此诚恳向您道歉,希望您不要介意,并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

【N。:小江总?】

【江纳人力资源:是我,您叫我江骁即可。不知您是否愿意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宋浔南食指轻叩桌面,一眼就将对面看穿。

江骁说是道歉,但是如果自己真的给到了这个机会,他即将入职江纳的消息就更加坐实了,彻底打消众人的怀疑。

江骁这种人就是这样,一环套着一环,当朋友不能交心,当敌人到需要十分谨慎。宋浔南上辈子在他手中就吃了亏。

不过自己现在答应,可就是卖了江纳一个大人情了。

行业龙头的人情,不要白不要。

清脆的桌面敲击声停下,宋浔南勾勾唇角,很快回复:“好啊。”

江骁看到他的回复,表情松动,带了点放松。

【江纳人力资源:一周后有一场江纳举办的拍卖会,您将地址发给我,到时候会有人专车接送。】

看到对面应声后,江骁找来秘书:“把N要来参加拍卖会的消息散播出去,跟之前一样,隐秘些。”

秘书赶忙着手去办。

很快,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江纳公司的贵人即将出席拍卖会的消息递到了大家的桌子上。

宋居伟看到后让宋恒轩过来一趟:“你最近忙不忙?”

宋恒轩揉揉额角:“事情有些多,很忙。”

宋居伟看他面带疲倦,说:“你最近工作不在状态,已经有人抱怨到我这来了,赶紧调整一下。”

宋恒轩习惯了宋居伟面对上下级的命令语气,闻言点头:“好,我知道了。”

宋居伟看他听进去了,脸色放缓,将东西递给他:“江纳要拉拢的这个人听说一周后要参加他们举办的拍卖会,这是个公开露脸的好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将人拉拢到我们公司底下。”

宋恒轩接过来,说了句是。

“对了,你跟小溪在宴会上怎么样,林教授怎么说的?”

宋恒轩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在宴会上遇到了小南。”

“他?”宋居伟刚刚放缓的表情又沉了下来,“他去那种地方那个干什么?想讨好你再进宋家的门?”

宋恒轩抿唇,沉默半晌摇头:“不是。”

“不管是什么,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不必理会,”宋居伟不愿多谈,“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将这个N拉到咱们旗下,不惜任何代价,懂了吗?”

“明白。”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