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人嫌假少爷重生后 》姝珂

6. 第 6 章

b大的校园里。

四月的天气阳光明媚,宋浔南信步走在校园的绿茵路上,来来往往的学生有不少人将目光投在他身上。

今天气温略有些冷,宋浔南里面穿了件白色宽松卫衣,外套一棒球服,水洗牛仔裤下是一双帆布鞋,随性又青春。不过耳骨上的几个银色耳钉依旧显出他潜在的张扬。

宋浔南此时正边走路边用左手发消息,阳光跃动在他的眼睫上。不知看到了什么,宋浔南手指慢吞吞的,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按键盘。

手机界面停在了名为“五朵金花”的群聊天里。

【主谓宾:听说南神来学校了?】

【闻过也不喜:你才听说?论坛里已经传疯了。@N。哥你回来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

【少管美女闲事:南南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定状补:好好的提什么论坛,那种垃圾场你们也逛。】

宋浔南点进学校论坛看了眼,不出意外的在首页看到了有关自己的八卦,在讨论他的身世,看了几眼就没兴趣了。

底下大部分人都在吵,跟之前一样,女生都在维护他,男生都在骂他。

【N。:刚来学校,导员找我。】

群里沉默了一会,“少管美女闲事”幽幽冒泡。

【少管美女闲事:南南,你真的不参加ICIC?我们为了这个项目已经努力很久了,不再考虑考虑?】

【主谓宾:对啊哥,你在这里面出力最多,现在让我们拿着你的成果去参赛,哥们我心里那关就过不了。】

宋浔南知道这么个事。

宋浔南这次的参赛项目是有关人工智能在医疗方面的应用问题,但这并不是自己真正喜欢的,选择这个课题纯粹是宋家在投资医疗方面的公司,他想用自己的技术给宋家一个惊喜。

那个时候的他本是想参赛的,但是生日宴上的一出闹剧打乱了他的计划,最后不了了之。宋溪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件事,拿到了源代码,送给宋居伟讨巧。

宋居伟用这个市值八位数的技术谈下了天价项目,很是高兴,越发宠爱小儿子。

他不知道的是,那样的代码宋浔南能写出很多。举一反三,触类旁通,说的就是宋浔南这样的电脑天才。

宋居伟永远都不知道宋家损失了什么。

而宋浔南在知道这件事情后第一时间联系上了当初投资项目的公司,表示自己愿意提供2.0甚至3.0的研发技术,唯一的条件就是让宋溪管理的那家医疗公司从上市公司中消失。

【N。:我参加。】

这一次,他不打算放弃属于自己的荣耀。

发完这句话后,宋浔南没再管突然沸腾起来的群,将手机放回兜里。他已经到了干训楼底下了,导员让他在这里等等。

宋浔南找了个阳光不刺眼的树下站着,手插在兜里,斜斜倚在树干上。

在外人看来,清瘦欣长的男生独身站在树下,慵懒随意中却仿佛带着一丝冷颓,万事都提不起兴趣的懒散模样。树荫在他脸上投下斑驳的痕迹,侧脸干净漂亮。发丝随风飘动,轻拂过脸颊。

这样的人,无疑会成为众人的焦点。

宋浔南正发呆,就听到身旁压低音量的讨论声。

“这不是宋学长吗?他今天竟然来学校了!”

“自从宋学长上了大三,课少得可怜,我都没机会见他一面了。”

“听说宋学长刚拿了创新杯的一等奖,各大投资人抢着要他手里的项目。”

“宋浔南又不缺钱,还不如直接把技术卖给家里,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谈话声一顿,再次开口时声音又压低了几分,宋浔南这次只能模糊的听到几个字。

“……他不是……宋溪……宋家的少爷……论坛……怪可怜。”

“啊?那这不就是落地的凤……”

“嘘,小声点,咱们回去再说。”

宋浔南面无表情的听着自己的八卦,觉得大学生还真是闲得可怕。

“同学,”他喊住前面聊八卦聊得正开心的几人,看他们看过来时扯扯唇角,皮笑肉不笑,“你直接大声点说得了,让我听清楚点,也好知道外面传成什么样了。”

那些人没想到他耳朵这么尖,慌乱起来,最后讪讪笑着道歉离开,一个个跑得飞快。

宋浔南觉得没意思,正好此时导员说自己已经到了,他一抬头就看到正走过来的导员。

他们的导员是个年轻男老师,拍拍他肩膀:“处理事情耽搁了点,走,去我办公室说。”

进了办公室后,导员给宋浔南倒了杯水。

宋浔南接过水,找个座位坐下:“老师,您找我?”

导员:“小南,这次找你来有两件事想跟你说一下。一个是我们跟国际计算机协会联合推动的ICIC国际联赛马上要报名截止了,老师听说你还没有报名,想来问问你的想法。”

他的眼里就差写着“快去快去”了。

宋浔南可是他们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年级第一,大佬级人物,在整个学校都有传闻,从大一到现在大大小小的奖项拿到手软,连国际奖都有不少,简直就是计科院的掌中宝。

但现在掌中宝没报名,这可急坏了各位老师,催着导员来这里探探他的口风。

要是他表示不想参加,下一步就是各位教授轮番上阵了。

宋浔南很爽快的点头:“我回去就报名。”

导员蓦地松了一大口气,又赶紧说道:“对了,你弟弟宋溪也在报名行列,你要跟他组队吗?”

宋浔南一瞬间眼神如浓墨翻滚,目光锐利,让人不寒而栗。

宋溪上一世没有参赛。

导员吓了一跳,再看过去的时候自己的这位学生目光平静又冷淡,喝了口水后才回答他:“不组,我有自己的队伍。第二件事呢?”

这件事他上辈子都经历过,无非就是他刚刚得了创新杯全国一等奖,风头无两,恰好学校校庆举办校友会,想让他上台当优秀学生代表发言。

宋浔南上辈子没答应这件事,甚至连去都没去。

也可以理解,毕竟他当时心情很乱,根本不想理这些杂事。

导员说:“不久之后就是校友会了,学校的意思是让你作为优秀学生代表上台发言。”

宋浔南敲了敲杯壁,开始沉思。

他的每一次改变都会引起相应的变化,就像蝴蝶效应,会带来不一样的后果。

上一世宋溪根本就没有参赛,而他现在却参加了。

那自己参加了校友会,又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宋浔南指尖擦过湿润的红唇,眼中带了点兴味。

导员看他不说话有点着急,怕他性子一来真就拒绝了:“小南,你好好想想,这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老师听说你最近研究的项目是有关医学的,正巧这次人员中有一位海外归来的教授,目前就职于医科院,你到时候可以找机会跟人多接触接触。”

宋浔南知道导员是为他好,笑着点头应下:“没问题。”

看他答应了,导员笑了笑。两人又聊了些校友会有关的流程问题,最后导员说一会把负责人员和与会人员的名单传送到宋浔南的手机上,就让他走了。

等宋浔南从咖啡厅出来,正好看到五朵金花的另外两朵正在冲他招手。

三人找了个咖啡厅坐下。

“少管美女的闲事”真名叫谢窈,挺漂亮一大美女,今天天气不算暖和也依旧穿着一袭长裙,袅袅款款。宋浔南跟谢窈是同班同学,两人成绩都不错,后来因为项目的事情有了交流,成了朋友。

另外一朵金花“闻过则不喜”叫闻今然,是长相有点乖巧的小男生,时下大姐姐们最喜欢的小奶狗类型。

三个同样气质出众的人凑到一起,即便坐在咖啡厅的最角落里,也惹得不少人注目。

谢窈点了一杯无糖的冰美式,敲敲桌子逼问宋浔南:“你真的要报名?没骗我们?”

宋浔南左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嗯,参加。”

谢窈立马塞了平板过来:“喏,报名页面都给你找好了,赶紧填!”

着急忙慌的样子生怕到嘴的鸭子飞了。

宋浔南:“……”

他把自己的资料填写好,当着两人的面提交才算完事。

谢窈立马拍照上传群聊。

【少管美女的闲事:搞定!】

宋浔南没有阻止,他手指摸索着细腻的咖啡杯壁,目光深了些。

他们项目组的四个人在大三时都有了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有了自己的人生。几人不是没想过帮他,只是宋浔南性子骄傲,从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同情,如此做派倒是伤了他们的心。

算来,他们也好多年没见面了。

闻今然凑过头来好奇的打量他:“你那天晚上为什么说不参加?吓得我们以为你要从此一蹶不振了呢,这可不像你啊南神。”

宋浔南喝咖啡的手顿了下。

闻今然说得那天晚上是自己刚穿过来的那天。他收到闻今然消息的时候喝醉了酒,直接说自己不参加任何比赛了,把大家吓了一跳,纷纷来问怎么回事,宋浔南却一直没有回复。

也只有一个宋家能让他反应这么大了。

闻今然:“问你呢,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宋浔南将他脑袋推远,认真道:“我善变。”

闻今然:“……”

他将那句“女人才善变”强行咽了回去,怕挨揍。

谢窈是女生,心细一点,一直在观察宋浔南的表情,发现没有异样后才松了口气:“别想那么多,你毕竟是宋家养了二十多年的孩子,宋家人也不是薄情的人。或许最近相处有些古怪,但过段时间还是一家人。”

不,宋家人才是最薄情的。

宋浔南没有去跟谢窈争辩这个话题,他知道谢窈只是以为他心里不好受安慰自己。

宋浔南:“我要找房子,你们手上有房源吗?最好是学校附近的。”

“找房子?要搬出去住?”闻今然看宋浔南点头,跟谢窈对视一眼。

两人都知道宋浔南有多看重自己的家人,拿不准他这是不是在赌气。

闻今然:“我们也不是房产中介,问我们也没用啊。要不这样,我给你打听打听有没有好一点的中介,介绍给你。”

宋浔南点点头。

闻今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那个便宜弟弟也要参加这次的比赛。”

谢窈撩了撩耳边的卷发,笑容极具针对性,毫不犹豫的护短:“报名的小组哪个不是研究了很久的课题?他一个连队伍都没组建起来的不知道有没有那个本事进决赛,要是进不了多没面子啊。”

宋浔南想起前世宋溪拿了他源代码的事,也笑了下:“说不定有些本事呢。”

他不生气宋溪拿他源代码借花献佛的事情,因为对别人而言的无价之宝于他不过是多花点时间就能研究出来的东西。

但不生气不代表不膈应。

他上一世受制于宋家都能让宋溪得到应有的惩罚,这一世自然不可能便宜了他。

宋浔南将嘴角的咖啡渍舔去,眼底的情绪令人捉摸不透。

三人正聊着天,宋浔南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了消息提示。他伸手去够。

这一次用了右手,宽松的袖口滑下,漏出一截纤瘦的手腕,还有一点绷带缠在上面。

谢窈坐他对面,一眼就看到了:“受伤了?”

闻今然看过去。

“不是大事。”宋浔南不甚在意的随口说道,手指滑动看着上面的名单,一个个浏览过去。

不愧是百年名校,底蕴深厚,这校友会上个个都是神仙大佬,全是各行各业有头有脸的人物。

闻今然本想凑过去看宋浔南的伤势,结果眼角余光不期然瞟到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他不信邪的仔细一看,还真没看错。

宋浔南注意到了闻今然的表情,问他:“怎么,有你认识的?”

闻今然一副便秘样:“不认识,我牙疼还不行吗?”

宋浔南不信他的鬼话,将名单重新浏览了遍,最后目光停在一行字上。

“闻珩,男,27岁,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博士学位,教授,博士生导师。”

宋浔南若有所思。

这个应该就是导员口中说的教授,就是这名字怎么感觉像在哪听过?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