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人嫌假少爷重生后 》姝珂

第 17 章

“老三,你说什么?”宋煜清再次开口时,不再调笑般的叫着弟弟,低沉阴冷的声线鼓噪在宋浔南的耳膜,眼神发寒。

宋浔南抬起另一只手,用力摁在宋煜清受伤的掌心,指甲刺破皮肉,鲜血顺着力道缓缓外渗。掌心中有尚未挑出的玻璃渣,数着他的动作更深的陷入血肉中。

“你在命令我?”他毫不认输地跟宋煜清对视。

宋煜清吃痛,却依旧动也动的低头看着自己这个弟弟,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从头到脚仔细打量,目光让人后背生寒。

他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冷笑,幽深如墨的眼眸簇起一缕火:“你想自己走回去,还是换一种方式?”

跟着宋煜清下来的女人咽了口唾沫,更紧地把自己缩在角落里,减低存在感。

跟了宋煜清不少时间,她太清楚对方喜怒无常的性子了,也不知道外面粉丝怎么想的,竟然还给宋煜清冠上“风流多情贵公子”的称号。

那是风流多情吗?

那他妈是喜怒无常一个大写的神经病!

宋浔南看着宋煜清的模样,只觉得恶心,透顶的恶心。胃里一阵天翻地覆,让他想吐。

之前也是这样,无数次都是这样。

在自己面前假装亲兄弟的人是他,在往后逼着自己踩过一地碎玻璃给宋溪道歉的人也是他。

或许是酒精催发了原本潜藏在心底的恶,宋浔南有些分不清前世今生。他盯着宋煜清露在外面的脖子,后槽牙紧咬。

脑中浮现出一个分外可怕的想法:掐死他。

宋煜清不是喜欢看别人痛苦吗?

那他自己也应该享受这份痛苦才对。

攥着领带的手缓缓施力,宋煜清脸色顿时变了。

好像已经忘记了如何去思考,宋浔南心底那个恶魔声音渐渐放大,压过了一切慌张的尖声叫喊。

“卧槽卧槽!来真的啊!”

闻今然惊慌起来:“哥,哥你在干什么?快松开这不是闹着玩的!”

偏偏此时忙中添乱的是,宋浔南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闻今然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挂断不要再火上浇油了,却在看到来电显示时心跳快了半拍,手指一抖就接了起来。

闻珩的嗓音淡淡,声线偏冷,透过听筒传来时多了份磁性的沙哑质感,如碎冰撞玉。

他问:“宋浔南?”

听那边无人应答,背景音又分外嘈杂,闻珩又问了句:“在吗?”

现场一片混乱,可是他的声音好像有种魔力,能够破除一切扭曲的灰色屏障,直抵宋浔南耳边。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闻珩清冽的声音像一捧寒潭水,浇在宋浔南头上,将他心里的邪火瞬间浇灭。

宋浔南愣怔之后松了手。

宋煜清捂着脖子呛咳,呼吸粗重,看向宋浔南的眼神是掩藏不住的冰冷怒火。他哑声笑着:“你想掐死我?为什么?”

宋浔南却没有理会他,而是从闻今然手中拿过手机,对那头声音平静的应了声:“我在。”

“闻医生,有事吗?”

那头好像又说了些什么,宋浔南“嗯”了声,爆出了酒吧地址,随后挂断电话,对闻今然说:“你哥一会来接你。”

闻今然:????

他失声尖叫:“我哥为什么有你的电话??还有!他怎么知道我在酒吧喝酒?!”

宋煜清被忽视了,这让他更加感到不快,脸色又沉了一分。

宋浔南好像现在才想他这号人物,点了点手机后对他的好二哥笑:“你还有闲情雅致在这里发疯?不走吗?不走一会就走不了了。”

所有人不明所以。

宋煜清:“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宋浔南晃了晃手机,恢复了往日的模样,有点冷淡又有点欠,“我往你的粉丝群里发了你的定位和照片,估计要不了多久她们就要将这里堵了。”

“哦,提醒一句,是你的狂热私生粉的群。”宋浔南眯眼笑。

宋煜清敛容,直勾勾地看着宋浔南。

仿佛是为了应证宋浔南的话,宋煜清的经纪人下一秒就打了电话过来,语气惊慌:“煜清你现在在哪?不管在哪都赶紧回家!你的个人信息被泄漏了,现在很多人都在往你的定位赶去,赶紧离开那里!”

互联网是最容易传播消息的地方,宋煜清在酒吧的事情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像病毒蔓延开来。有媒体浑水摸鱼,连发大片通告明里暗里的说宋煜清滥/交成性,不洁身自好。怎么劲爆怎么赚眼球,就怎么来写。

反正免费的流量,不赚白不赚。

宋煜清挂断跟经济人的电话,扯扯唇角:“好,宋浔南,我小看你了。”

“帮你增加知名度而已,不用谢。”宋浔南拿起一个崭新的酒杯,像刚才一样对宋煜清轻轻举杯,像在诉说他的胜利。

无论是什么明星,最怕的就是私生粉,这个地方宋煜清不能多呆了,他当机立断从后门走人。

临走时意味深长地看了宋浔南一眼。

宋浔南喝了口酒,勉强压下令人作呕的反胃感,看着一圈人笑:“还玩吗?继续啊。”

这还玩什么?

众人围观了宋浔南跟霍二和宋煜清的交锋,现在前者在地上躺着疼得直冒冷汗,后者被宋浔南逼得不得不走人。

“不玩了?”宋浔南觑着他们,冷笑道。

跟他对视上的人纷纷摇头,有的甚至后退几步赔着笑脸。

“不不不,不玩了。”

“宋少您发发慈悲,放过我们吧,真不敢再玩了。”

“刚才是我们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别生气哈。”

刚开始兴致最高的孙粟此时也哑了声,在宋浔南玩味的目光下半晌才憋出一句:“宋少要是赢得不开心,我那边还有一辆车。“

他说完自己都想抽自己一巴掌。

这他妈跟上赶着跪舔似的。

宋浔南却很满意,大发慈悲:“车就算了,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懂?”

孙粟想起宋浔南刚才那股疯劲,咬着牙点点头,屁都没放一个地应下来。

宋浔南将酒杯放在桌上,不大的声音却让精神紧绷的众人浑身一抖。

他没在意,低头看了眼消息后站起来:“今晚就玩到这,今然,走了。”

闻今然还处在他南哥今晚不正常和他表哥即将来查岗的双重打击中,垂着脑袋应声。

宋浔南走到一半,看众人七手八脚把霍二抬起来要送去医院,敛眸勾唇一笑:“对了,明天记得准时上岗啊……看门狗。”

霍二身形一僵。

宋浔南也没要他答话,直接带着闻今然出去了。

两人刚出门就撞见一两个鬼鬼祟祟戴着帽子的私生粉,宋浔南掀了掀眼皮看了她们一眼,接着无动于衷的环顾四周。

闻珩刚停好车从车上下来,就看到了酒吧门口的宋浔南和闻今然。

两人也看到了他,一前一后向这个方向走来。

“……哥。”闻今然缩在宋浔南身后,弱弱低喊了声。

“嗯。”闻珩目光在他身上多停留几秒,去看他身边的宋浔南。

宋浔南嘴角往上勾了勾,却不带什么笑意:“闻医生。”

闻珩颔首。

大概是喝了不少酒的缘故,宋浔南此时脸上多了几丝醉态,眼尾发红,唇角紧抿着。大概是酒吧里人多也热,出了点薄汗,黑色的发丝缠在极白的脖颈和脸颊上,像某种神秘奇异的纹路。

路灯一照,他水润的眼眸更是潋滟,就是看人时没什么温度,完全褪去了刚才的张扬,像情绪已经完全被燃烧殆尽般,冷颓的垂着眼皮:“你哥来接你了,先回去吧。”

闻今然平日里又傻又迟钝,可在某些时候直觉准得可怕。就像刚才他觉得宋浔南的二哥不好惹一样,他现在去看面无表情的宋浔南,觉得对方此时很孤独,像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他的身影那么单薄,单薄到风一吹就要散了。

闻今然下意识不敢放这样的宋浔南自己回去:“哥你又没开车,现在这个点打车也不方便,要不让我哥送你回去?”

他一口两个“哥”,自己倒是分得清,可叫混了旁人。

宋浔南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反应了会才明白哪个哥是自己,短促的笑了下:“不用,我自己走。”

闻珩没给他拒绝的机会:“上车,一起回去。”

闻今然说的对,这个点不好打车,宋浔南的状况看上去不妙,还喝了酒。

闻珩不可能放任宋浔南自己回家。

闻今然看他都答应了,赶紧拉住宋浔南的胳膊硬是将人拽进了车后座:“来吧来吧,又不是外人你害羞什么啊。再说了,我哥的车也不是谁都能坐的,你快好好享受一下。”

宋浔南坐进车里:“你哥的车是皇家御赐的?普通人的屁股坐不得?”

闻今然:“哪能啊,比那还金贵。上次我坐了之后他喷了整整三天的酒精。”

两人一唱一和,光明正大地当着闻珩的面聊起来。

闻珩搭在皮革方向盘上的手指蜷缩了下,从后视镜中看向后座两人。

闻今然一个激灵,在嘴上做了个手拉拉链的动作。

宋浔南早已将额头抵在了冰凉的车窗上,双眸轻阖,神色倦怠。

玻璃的温度很好地缓解了酒精带来的燥热,宋浔南不愿意睁开眼。

他一遍遍回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酒吧,交织的灯光,喧闹的角落,冰凉的液体以及……控制不住感情宣泄。

宋浔南从重生以来便没有像今天这样失态过。就连得知自己回到21岁生日宴的当晚,他都能快速地冷静下来跟宋恒轩周旋。

可是今晚,一切被强行压下的感情仿若堤坝决堤,卷着滔天洪水渲泄而下。

霍二,孙粟,宋煜清……等等等等,有太多人了。

他们都是在带着恶意揣测自己,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就连至亲都变成了敌人。

而宋浔南要做的,就是挺直腰背,把所有脆弱的情绪掩藏干净,挂着最高傲最不屑的笑容将他们一个个踩回去,一个人面对整个世界的敌意。

有时候也是会累的。

今晚就很累。

要是有人能陪着自己,无论自己有多坏多不可救药,都一往无前地站在自己身边,该多好。

车身晃动了下,脑袋轻磕在玻璃上。

宋浔南颤了颤眼睫,没有睁开眼。

密闭的车厢里,闻今然正在跟他妈妈讲电话,再三保证自己不是故意不接电话的,说话时刻意压低了嗓音。

车停在了十字路口,闻珩发现后面没动静了,看了眼。正看到宋浔南略带倦意的侧脸,对方安安静静蜷缩在车座一角,看上去格外乖巧。宽大的领口滑下,纤瘦的肩膀仿佛一把就能握住。

既不像他们初见时锋芒毕露,也不像校友会上的优雅清贵,和谈合作时的从容不迫。

像淋了雨的布偶猫,静静躺在无人的角落,怕人靠近,又渴望人的触摸。

闻珩收回视线,将车上的冷空气开得小了点。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