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人嫌假少爷重生后 》姝珂

第 20 章

”闻主任,刚才有人给您送快递,我看您没在就放在桌上了。“小周探头对刚从病房出来的闻珩说道。

“嗯,多谢。”闻珩手指松松的夹着个病案本,进办公室后放到书架上,这才看向桌上的快件。

很薄一个文件袋,闻珩用小刀划开,拿出里面烫银的邀请函。

“这么精致啊,”小周难得笑着跟闻珩开了句玩笑,“是结婚请柬还是宴会邀约。”

闻珩看了眼上面 “林晟”两个字,神情自若地将邀请函合上:“都不是。”

小周看他没有聊天的兴致,挠挠头也不再提这个话题:“护士长那边让我过去帮个忙,我先去了,主任您有事喊我。”

闻珩点头。

开机状态的电脑响了一声,有新邮件发过来。

【德古特教授:亲爱的闻,林现在已经到了你所在的国家,他表示你们师兄弟很久未见,想见面联络下感情……】

德古特教授就是闻珩在国外留学时的导师,也是林晟的导师。

闻珩简单回复了他的导师。

【W:Okey.】

他伸手去解身上那件让人移不开眼的白大褂,露出里面整洁笔挺的衬衫,将白大褂挂到衣架上,整理了下袖口,然后拿着邀请函下班了。

===

“跟你要的东西拿到了吗?”宋浔南从电脑前抬头,看向刚进教室门的霍二。

“你说的那人可是大牛,我一个富二代怎么可能接触到那种人?”霍二大热天跑了一下午,火气还没下去,进来先抢了闻今然的水,仰头喝了一大口。

闻今然无语:“你喝我的水干什么?旁边没杯子了?”

霍二嗤了声:“喝你点水怎么了,我还没嫌弃你口水脏呢。”

闻今然不可思议:“你还敢嫌弃我?”

他之前总是来找宋浔南,跟闻今然两人认识,一直就不这么对付。

“没拿到?”宋浔南凉凉的看了霍二一眼,“没拿到你就敢回来见我?”

霍二被宋浔南一看,面对闻今然的嚣张气焰立马弱了一半:“拿到了拿到了,跟你开玩笑呢。”

宋浔南伸手:“给我。”

霍二将手里的文件递给宋浔南,闻今然赶紧探过头来看:“这就是污蔑我哥那人?怎么就一张啊,我也要去!”

“你就算了。做得不错。行了,出去吧。”宋浔南满意地看着手里的烫银邀请函,随口打发霍二。

霍二瞪大眼睛:“我忙了一整天在外面跑东跑西就为了这一张邀请函,结果你一句话就把我打发了??”

“没有啊,”宋浔南指尖轻轻在“林晟”这两个字上划过,嘴角笑意盎然,“我不是说了两句话吗,还夸了你呢。”

霍二想了半天,才想明白另一句是“做得不错”。他被气笑了:“行,宋浔南,算我巴巴上来讨没趣,你自个儿玩吧,老子不奉陪了!”

闻今然看着霍二气冲冲走人了,突然觉得对方好可怜。他转头对铁石心肠愣是全程没抬过头的宋浔南说:“他都那啥,来当你的小跟班了,不对他好一点?”

宋浔南将邀请函合上,放到左手边:“你看他跟之前有区别吗?”

“什么意思?”闻今然仔细想了想,摇摇头,“听不懂。”

宋浔南:“很简单,他之前是为了权势地位接近我,讨好我。现在是因为我那天晚上的所作所为让他害怕了,所以畏惧我,这两者并没有根本区别。”

闻今然不解:“可这样不就够了吗?”

宋浔南打字的手一顿,缓缓握了回去,搁在桌前半晌才笑了一声:“你说的对,已经够了。”

霍二出去后提了几脚路边的小石头,发泄心中不满。

他觉得自己真是没事吃饱了撑的,竟然这等呢上赶着来兑现那个鬼的承诺。现在出去打听打听,圈子里的人全都在嘲笑自己,说他之前巴着宋浔南的裤脚不放,现在也是,干脆给他当狗得了。

霍二真想让说风凉话的人那些人看看那天晚上宋浔南的表现,他现在对视上实现呢那双眼睛都心底发寒。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霍二没好气的接听:“喂,谁啊?”

那边沉默了几秒,想在思考要不要原谅对面不懂礼数的家伙,缓缓开口:“霍晨江?”

“你谁啊你……”霍二刚想骂上几句,猛然想起这个声音是谁的,手机顿时都拿不住了,“宋、宋二少?”

宋煜清低低笑出声:“你还记得我。”

谁不记得您啊???

霍二深吸口气,腰刚好的地方又开始隐隐作痛,偏偏他还不敢去找宋煜清的麻烦,典型的欺软怕硬,“您找我,有事?”

宋煜清好似没听出来霍二生硬的语气,将手里的剧本一丢,往后倚靠在柔软的椅子中,颇有些漫不经心:“听说你在老三身边当狗?”

霍二呼吸一滞。

宋家老二这张嘴真是欠,宋浔南当时怎么就没把他的嘴给撕烂了!

恨恨想着的霍二没出声,宋煜清也没打算让他出声,继续说下去:“既然在他旁边呆着,那就好好呆着,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霍二皱眉:“你让我监视他?我做不到。”

他这人是爱玩,身上陋习一大堆,可他不做这种背后耍阴玩狠的小人行径。

“别急着拒绝,”宋煜清把玩着手里的签字笔,“你母亲是不是在外面给你生了个弟弟?霍先生知道这件事吗?”

霍二骤然握紧手机,咬牙切齿:“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明白,给我我想要的。”宋煜清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徒留霍二站在原地气到面色铁青,狠狠一脚踹上了身旁的树。

===

林晟的接风宴邀请了不少同圈子的大佬级人物,不管如此,像是生物制药一类的公司老总也想来搭个话,好混个面熟。

宋浔南在这里面是生面孔,又年轻,再交了邀请函进大厅后,很多人都打量着他,但发现没有结识的必要后便转回目光,继续跟身边人攀谈。

“你知道江纳公司的事吧?”

“这事谁不知道,大家都已经传遍了。江纳眼看着就要倒了,谁知道遇上了贵人,摇身一变又起来了。”

“何止啊,听说那位贵人直接将江纳的项目翻了一倍!这可是天才啊。我让手下去找,结果论坛已经联系不上人了。”老总摇头叹气。

“你晚了一步,人已经让江纳挖过去了,听说过不久就任职,一来就是经理。”

“老总大惊:”挖走了?我怎么没听见风声?”

“嘘——”那人示意他小声,“小道消息,我听别人说的,这事该知道的都知道了,那几家联合起来想吞下江纳的公司,这会儿正假夹起尾巴做人呢。”

“这江纳下手太快!”老总恨恨道,“不过人还没任职就代表我还有机会。不行,得让秘书加紧联系上他。”

宋浔南在他们旁边的吧台处拿了杯香槟,浅浅抿了口,听得好笑。

他这几天忙死了,自然没功夫上论坛看私信,没想到外面已经传成了这样。

他当时明明已经拒绝江骁的提议了。

不过传成这样,这里面要说没有江骁的手笔,他是不信的。宋浔南摇了摇酒杯,觉得怪有意思的。

拿他当定海神针?

他问那两人:“您二位说的这些消息,当真吗?万一是江骁故意放出来的风声,让其他人有所顾虑,怎么办?”

那两人早就注意到了站一旁的宋浔南,看他一小年轻身边没长辈,来了就吃吃喝喝正事不干,以为是哪家家长带来见世面的富二代,态度就散漫了些。

“你想的这些其他人能没想到?”老总摆摆手,很是不屑,“后生仔,这里学问道道可多着呢。”

另一人人说:“你还年轻,不懂这些。江纳可是将这些消息藏得很严,是别人费尽心思打听出来的。”

宋浔南嘴角笑意更大了:“哦,原来是费、尽、心、思,打听出来的。”

更像是江骁的作风了。

“我也没必要跟你说这么多,记得保密就行,”老总端着酒杯跟同伴走了,嘴里还念叨着,“这种人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上一面,握个手也好啊。”

另一人说:“你还想着呢,咱们就是小公司,将副总的位置捧给他人家也不一定愿意留下来。”

实现呢看着两人走远的背影,心想你们都没问过我,怎么知道我不愿意要副总的位置?

他摇头失笑,正要去找个地方等主人公出场,就看到宋恒轩领着宋溪进来了。

宋恒轩作为宋家的继承人自然是行走的招牌,尤其是宋家最近从房地产逐渐拓宽业务,将手伸向了生物制药,智能技术等领域,跟这个宴会上的人接触良多,大家都认识。

立马有人迎了上去。

“这不是小宋总吗?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叫小宋总是因为宋居伟目前仅是退居二线,还尚未正式退位。

宋恒轩抬手跟来人轻轻碰杯,笑着说出对方的名字:“陈总,好久不见。”

他神情自然,一举一动都是成熟男人的魅力,引得不少女伴频频往这边看来。

两人开始攀谈起来。

陈总看向宋恒轩身旁的宋溪:“这位就是宋家刚认回来的小公子吧?”

宋溪对着他笑:“陈伯伯。”

陈总被叫了声“伯伯”很是高兴,意有所指:“都说虎父无犬子,看来这血缘还真是割不断。小溪打眼一看就是一表人材的好孩子,将来肯定有出息。”

宋溪嘴角的笑意深了些:“陈伯伯谬赞。”

宋恒轩商场沉浮这些年,怎么可能听不出陈总礼貌客套下的隐藏含义?摆明了是高级拉踩,踩着宋浔南捧宋溪。

按理说这样的说法在外人看来没错,尤其是大家都知道宋浔南已经是宋家被赶出门的弃子了,陈总也这样认为。

但宋恒轩却开了口:“小溪还需要历练下,多向他三哥学习才行。”

陈总的笑容有一两秒的僵硬打着哈哈:“也是,多跟哥哥们学学,总是没有坏处的。”心下却在嘀咕,不是说宋浔南已经被宋家除名了吗?怎么看宋恒轩的反应并非如此?

难道有什么隐情?

陈总怕多说多错,想要告退,却看到宋恒轩盯着一个方向出神,那双向来平淡的眼底有几分不可置信,陈总喊了几声才匆匆回神。

宋溪问:“哥,你在看什么?”

宋恒轩没有搭理他,而是急忙跟陈总告辞:“抱歉,看到个熟人。”

陈总:“那小宋总先忙。”

他看着宋恒轩丢下宋溪一人,往角落走去。那里坐着位年轻人,正百无聊赖的拿着叉子吃甜品。

陈总视力不好,眯眼看了那个年轻人几秒,总觉得有些眼熟。

宋浔南端了几种小蛋糕坐到了角落的沙发上,颇为无聊的拿叉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

他本来是想看看这个学术造假的大佬,前来凑个热闹,顺便看看有没有可能遇到某个熟人,结果却率先看到了宋恒轩跟宋溪,顿时兴致少了一半,正在考虑是不是该走人。

正想着,头顶上阴影遮下,宋浔南抬头,看到宋恒轩站在自己面前。

“有事?”他懒懒开口。

宋恒轩似是有什么话要说,神色犹疑,眉心皱了起来,过了半晌才道:“小南,你……是来找我的?”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