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人嫌假少爷重生后 》姝珂

2. 第 2 章

宋家今天发生了大事,认回了真少爷宋溪。

宾客们都纷纷上前庆祝,宋家人一一笑着回酒,气氛一派祥和。

等他们发现宋浔南不见时,已经是散场的时候了。

本以为是宋浔南心里不痛快,这孩子平时也爱玩,宋家家主就没去管,估计半夜就自己回来了。但小惩大戒,他停掉了宋浔南名下的银行卡。

可谁知都快早上了宋浔南也没有音讯。

宋恒轩听后觉得宋浔南不懂事,宋家已经做得够好了,顾及到了他的颜面,也没有废掉他宋家少爷的身份让他独立门户。

可宋浔南呢?竟然玩失踪!

摆明了是对他们的不满。

他直接打电话给宋浔南,第三遍才接通。

宋恒轩眉头皱得很紧,声音冷硬带着怒气:“宋浔南,你现在在哪?赶紧回家。”

那边沉默了一秒,干脆利落地挂断了他的电话。

听着手机传来的嘟嘟声,宋恒轩不可置信,脸色带了霜。他又一次拨打对面的号码。

这一次倒是很快接通了。

宋恒轩:“宋浔南你最好——”

电话又被挂断了。

宋恒轩呼吸一滞。

这个点宋宅里除了晨练的他之外没有别人,不然宋家人就能看到他面沉如水的画面。

不过很快宋浔南给他回电话了。

宋恒轩沉着脸接起来,听他这个弟弟准备怎么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哥?抱歉,我刚才没看名字,刚一接起来就有人对我大吼大叫,我以为是哪个醉鬼喝醉了酒打电话发疯。”宋浔南在这头不紧不慢的说。

他不是上一世的宋浔南,不惯宋恒轩这个毛病。

谁爱伺候谁伺候去。

宋恒轩:“……”

他忍了忍才恢复到人前成熟稳重的样子,对宋浔南说:“你在哪?赶紧回家。弟弟回来第一天就夜不归宿,让外人听了怎么想宋家?”

他说完愣了一下,这句话自己好像在哪说过。

大脑突然传来一阵抽疼,但又很快消失。宋恒轩捂了下额头,近几天来他总是这样,时不时头疼一下。

应该去看看医生。

宋浔南听完宋恒轩的话后想笑,觉得怪讽刺的。

一个外人的感受都比这么多年家人重要。

他说:“心情不好,霍二约我出来喝酒,下午就回去。”他顿了顿,补了句,“弟弟第一天正式回家,我当然要在场。就先这样,我挂了。”

宋恒轩听他最后一句总觉得有些意味深长,没来得及细问,宋浔南第三次挂断了他的电话,顺手将他拖入黑名单。

宋恒轩打不通他这里的电话,就去找霍二的麻烦吧。

狗咬狗的戏码,他爱看。

不过,自己现在要去哪呢?

宋浔南看着酒吧门前的路灯发了会呆。

凌晨四点的街道上连人烟都没有,路灯将他的背影拉得很长,孤零零的杵在那里。

不想现在回宋家看那一家人的嘴脸。

他打开手机,忽略消息栏里或好奇或嘲讽的话,一键删除后搜索附近的酒店,打算先住一晚。

离这最近的酒店徒步要十分钟,他导航一路过去。

宋浔南在离开生日宴后打了辆出租车,在市区逛了很久才选了这里的一家酒吧,在没人认识他这个宋家西贝货的地方喝得烂醉。

他酒醒后没有回家,听霍二的怂恿直接玩了出失踪,想看看宋家人还会不会来找自己,还是否在意自己。

宋家人当然是找他了,找到之后宋浔南还没来得及高兴家人们还爱他,宋恒轩直接给了他一耳光让他看清自己的身份,少作妖。

那个时候的宋浔南还不明白为什么一向疼爱他的大哥会打自己。

那个时候的宋浔南还对宋家人有留恋。

但那个宋浔南已经死了。

……

这里是真的远,宋浔南刚才导航才知道原来已经在b市的东南,跟宋宅是个对角线。

酒店的附近是家24小时便利店,他进去买了点东西才去酒店办的住宿。一番折腾下来已经快凌晨五点,天都蒙蒙亮了。

宋浔南喝了酒太阳穴突突地跳,眼下却毫无困意。他从便利袋里拿了盒烟出来,坐在床沿上看着窗外朦胧的景色,给自己点了根。

刚抽了第一口他就呛咳起来。一是这具身体没抽过烟,还不到三年后烟酒俱沾亏损厉害的地步,二是便利店的廉价烟焦油含量高,滤嘴棒也差。

宋浔南咳完了,也不去管眼角逼出来的泪,无动于衷地又吸了一口,又开始咳。

房间里没开灯,仅有窗户透过来的些许路灯的光亮,将一室照得静谧。青年静坐在床上,身影融入黑暗,仅有指尖的一点猩红闪烁不定。

将最后一个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天已经完全亮起来。

酒店对面的马路上传来早餐的叫卖声,偶尔会有行人匆匆从檐下走过。

宋浔南一晚没合眼,他进洗手间洗了把脸,又将自己昨晚上买的口香糖撕开,剥了一片塞进嘴里嚼,压下苦涩的烟味。

强烈的薄荷气息直冲大脑,让他更加清醒。

下楼退房时前台显得有些惊讶,怕是没见过只在里面呆三个小时的房客。宋浔南拿回押金就出了酒店。

这里离得宋家有些远,但他不着急回去,一个人在街上走。

他的长相免不了吸引不少人的视线,但是看到他身上有些皱的衬衫,上面还有烟酒的味道后,大家纷纷移开目光,心下认定他是个地痞混子。

这边临近酒吧一条街,人流混杂,谁知对方皮囊下是人是鬼?

宋浔南没去管外界。

他死都死过一次了,心境难免跟之前不一样,旁人的想法很难引起他情绪的波动。

他用三个小时接受了这一次的重生闹剧。

很多年前宋浔南就想过,如果当时的自己及时抽身,远离宋家这个泥潭,他还会一步步走向绝路吗?

宋浔南不知道,那只是一个假设。

当时的他根本离不开宋家。外面都说他是b市的小霸王,性子上来六亲不认,非得把人折腾死才算完,发起狠来谁都别想好过,就一嚣张跋扈的混世魔王。

但这里面并不包括宋家人。

他将自己所有的爱都送给了宋家人。

然后被践踏在地,没有人珍惜。

这次不会了。

宋浔南摩挲了下食指,扯着唇嘴角上挑,眼中却没有笑意。

他上辈子糊涂,这辈子不可能继续糊涂。

有些坑摔倒一次就够了,摔两次那是傻子干的事。

宋浔南随手招了辆出租车,打车回了宋家。

他到宋家的时候他们正在吃饭,管家孙叔给他开了门。

孙叔看了他一眼,似有叹息:“三少爷回来了。”

宋浔南点点头。

他想直接回楼上,却被宋居伟叫住。

“站住,昨晚上去干什么了,一晚上没回家?”他看着宋浔南一身皱皱巴巴的衣服和一身的烟酒味就知道这个儿子又出去鬼混了。

宋浔南停下脚步,看向他们一家子。

宋家家主宋居伟,宋夫人许晴,大儿子宋恒轩,二儿子宋煜清,再加上小儿子宋溪。

一家人整整齐齐坐在餐桌上。

没有他的餐具。

宋浔南看到这一幕,内心竟然毫无波动。他看向宋居伟,语气平静:“您是担心我,还是怕我丢了宋家的面子?”

宋居伟被他毫不知悔改的模样气到了:“宋浔南,你这是什么态度!”

许晴皱眉,但没有说话。

宋恒轩已经被他气到过一次了,此时正低着头吃饭。宋煜清倒是抬头看了眼宋浔南,不过并没有在宋父暴怒的时候触老虎须的打算。

反倒是宋溪开口了。

他看看宋浔南,又看看宋居伟,小声说:“爸您别生气,哥哥不是故意不回家的,可能是昨晚上他太难过了,就出去跟朋友待了一晚,喝了些酒。”

宋浔南本来都要上楼了,听宋溪开口又转回身来,一双黑眸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等他说完。

这个时候的宋溪还是个低级绿茶,借着大家的宠爱将他排挤在外,争抢他身上的那些宠爱、关注。而不像前世后几年那样,一身茶艺练得炉火纯青,让宋家人逐渐憎恶他,冷落他。

曾经的爸妈视他为无物,宠爱他的大哥再没看过他一眼,二哥对他避之不及。曾口口声声说爱他的未婚夫,转头就将爱倾注到了宋溪身上。

不过就算是低级绿茶,依照宋家现在对宋溪盲目的爱,也够了。

宋溪话音刚落,宋居伟的火气肉眼可见的往上升了些。

“宋家找回自己的亲生子,对你来说是让人难过的事情吗宋浔南?”宋居伟多年历经商场,身上威严顿显,“你昨晚不归家,宴会都没参加完,平白让别人看了我们宋家笑话!”

“我没说我难过,那句话不是宋溪说的吗?怎么扣我身上?”宋浔南眼皮一抬,不去看宋溪的表情,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发现我不在宴会上的?”

如果是以前,按照宋浔南的性子早就开始顶撞了,但他现在太冷静了。

宋居伟皱眉,觉得这个平时叛逆的三儿子有些不一样了。

宋煜清语调懒散的开口了:“什么时候?散场的时候吧,小南你这次真是过分了,弟弟进家门都不好好迎接。”

宋浔南意味不明的笑了下:“散场的时候?”他扫了眼宋家人,“宴会是晚上十一点散的场吧,真不好意思,我九点多就走了。”

宋煜清:“什么意思?你——”

他说到一半明白过来,立马打住,脸色不好看了。

整整两个小时,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宴会的主角不在了。

宋浔南看了眼神色各异的宋家人,眼神中没有丝毫难过,只说了句:“我回去洗澡,早餐端我房间里。”

后面那句话是对角落里大气不敢喘的吴妈说的。

吴妈赶紧点头应下。

这次宋浔南走的很顺利,没有人再叫住他。

他径直走向二楼自己的卧室,“咔哒”一声打开门。

原本自己的卧室里,充满了另一个人的痕迹。

宋溪占了他的房间。

宋浔南敛眸。

前世宋溪是这时候搬进他卧室的吗?

时间太久了,他忘记了。

宋溪看他上楼就赶紧跟了过来,此时正站在宋浔南身后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三哥,你的房间被换到了那边。”

他伸手指了下楼廊另一头的房间。

最角落里那个面积还没这个卧室一半大、常年空置的房间。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