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人嫌假少爷重生后 》姝珂

8. 第 8 章

似乎犹觉不够,宋浔南又补了句:“就明天下午两点,我在派出所等你们。”

此话一出,满室皆惊。

谁都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提出离开宋家。

宋浔南疯了不成?

宋居伟拿手机的手都在哆嗦,被气的:“宋浔南,你这是什么意思?主动离开宋家是吧?好,好,好!”

他一连说了三个好,每一个都咬牙切齿。

宋浔南:“宋先生,别生气。”

宋居伟刚想冷笑说一句“你还知道关心老子”,就听到那头宋浔南幽幽出声。

“您这样气出病来进了医院,不会是想讹上我吧?”

“你!”宋居伟心口疼,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听听这是什么话?

有这么跟父亲说话的吗?!

许晴跟宋溪赶紧一个拍背一个抚胸,宋煜清皱着眉扶宋居伟上楼休息去了。

宋恒轩手疾眼快的将手机拿过来。

宋浔南将手机拿远了点放在桌子上。他估摸着这通电话没那么快结束,索性一边敲键盘一边听宋家人的咆哮。

反正影响不了他的心情,就当放了首激进的bgm了。

键盘声透过手机清晰传到宋恒轩耳朵里,他冷声警告对方:“小南,别胡闹。”

再说下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要是父亲一气之下真的将宋浔南赶出宋家怎么办?宋恒轩心口蓦地烦躁。

不应该是这样的,宋浔南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难道是最近感觉受到了冷落,想要用离家出走和迁出户口的举动来引起他们的关注?

“没闹啊,我还挺认真的,听不出来吗?”宋浔南带着气音的笑了声。

宋恒轩扯扯领带,好让自己呼吸顺畅一些,他越想越觉得肯定是这样没错,于是对电话那头说:“小南,你现在说的都是气话,等你冷静一下,明天回来亲自给我们解释。”

他三言两语将宋浔南“迁出户口”的事情定性为一时想不开闹脾气,这样父亲也不好责罚太重,明天等宋浔南回来好好教育一下。以往这种事情多了去了,宋浔南那性子不给出个冷脸来是不知道分寸的。

不过也不能真的将人逼急了,打一棒子得给一甜枣,正好宋浔南不是喜欢打游戏么,让秘书找他喜欢的牌子买台电脑过来安慰安慰他。

这样他肯定不会再像小孩子似的发脾气了。

宋恒轩心里有了决断,对电话那头说道:“那就这样,明天你回来解释清楚,别惹父亲生气。”

宋浔南并不知道短短时间内宋恒轩都想了些什么东西,他沉迷在代码的世界里,直到半小时后才想起来自己还在打电话。

拿起一看已经挂了,他也没在意,反正明天肯定要回一趟宋家拿户口本的。

卧室里。

许晴道:“行了,你先别气了,消消火。小溪,给你爸爸倒杯水。”

宋居伟喘着粗气,神色颇有不耐:“我还喝什么水?你看看你教的好儿子!”

许晴被说了,脸色也不好看了:“别说的跟我一个人养大他似的,你没有责任?只能说不是自己家的血脉,终究养不熟。”

“想分家?好!“宋居伟一甩胳膊,将桌上的东西全扫了下去,”明天我倒要看看,宋浔南到底想怎么样!”

宋居伟发了一通火,宋煜清和宋溪赶紧上前安慰。

“行了,你们先出去吧,我跟你妈妈谈谈。”宋居伟深吸口气,挥手将宋煜清和宋溪赶出去。

宋溪还想说什么,宋煜清拉着他出去了。

关上门后宋煜清对宋溪笑了笑。

宋溪有点怵他这个二哥。

宋恒轩作为宋家的长子,是按照继承人的标准培养起来的,性子寡淡但比较正派。只有这个宋煜清,一天到晚将笑容挂到嘴角,让人摸不透他真实的情绪,宋溪总觉得他有些反骨。

宋煜清桃花眼眯了起来,流光潋滟,笑着说道:“弟弟,给你个忠告,少去招惹老三。”

“二哥这是什么意思?”宋溪故作懵懂的抬头看他,被他的眼神电了一下,心里暗骂死狐狸精,怪不得混娱乐圈能成影帝,这张脸就圈粉不少。

宋煜清笑笑。

在他看来无论是宋溪的小手段,还是宋浔南近来的反常,都不过是两人争宠的手法而已,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父母偏疼刚认回家的小儿子,他这个做哥哥的也没必要揭穿不是?

宋煜清说:“宋家因为有钱,我们小时候都被绑架过。我和老大都是交赎金时被警察救出来的,只有老三不是,你知道为什么吗?”

说到最后,他刻意压低声音,像在讲仅有两人知道的秘密。

宋溪下意识问道:“为什么?”

“很简单,老三在绑匪拿刀架他脖子上威胁父亲时,自己往刀上撞一副要同归于尽的架势,”宋煜清像在讲故事,连语调都是带笑的,一点都看不出对自己亲人的担忧,“绑匪被吓傻了,松了手,然后被绑着双手的老三用手上的麻绳勒住脖子,差点断了气,埋伏的警察很轻松就将人制服了。”

随着他的讲述,宋溪好似看到了当初十一二岁的宋浔南,眼神冷静又疯狂地反手将绑匪勒住,压在地上手腕发紧,麻绳绷直——

想到那一幕,宋溪呼吸快了些,然后就听到宋煜清恶劣的笑声。

“逗你的,别当真,”宋煜清拍拍宋溪的肩膀,“就当睡前故事了,好梦哦,弟弟。”

他的态度太随意了,让人分不清刚才的话是真是假。

宋溪看着宋煜清离开的身影,沉着脸嫌恶似的将被碰到的衣料弹了弹。

===

“宋总?宋总您在听吗?”

宋恒轩回神,对秘书说:“可以,就按照讨论出的方案来。还有事吗?”

秘书不知道今天宋总为什么老是走神,他摇摇头:“没事了。”

宋恒轩刚要让人出去,就想起一件事:“对了,跟你说买电脑的事办好了吗?”

秘书点头:“已经办好了,昨天加急定制的。是宋小先生最喜欢的牌子,键盘完全是按照宋小先生的喜好定制的,配置也用了最顶级的,散热、性能都是专业级。您对宋小先生这般上心,先生到时候参赛拿了奖已经会感谢您的。”

秘书也是听多了外面对宋家的风言风语,又看宋恒轩对弟弟这么上心才有此一说。

定制款还是加急,这价格天了去了,宋总是真舍得。

宋恒轩愣了下:“比赛?什么比赛?”

秘书惊讶:“您不知道?这在圈子里已经传开了,各大医疗公司都想到时候抢下宋小先生的项目。”

宋恒轩当然不知道,他很少关心宋浔南的私生活。往日不在意的事情被秘书问到了,心底却无端有种事情脱离掌控的心烦意乱。

他压下这种感觉,抬手看了眼表发现已经中午下班的点了:“没事了,电脑记得放车上。”

秘书出去后,宋恒轩想着宋浔南约的下午两点。随着时间的逼近他心情越发烦躁,看了半天文件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最后直接驱车去了派出所。

路上畅通无阻,到派出所的时间也不过一点四十左右。他刚进大厅就看到等在那里的宋家人。

他问:“小南呢,还没来?”

宋煜清作为公众人物不好出席这样的场合,今天没来,除了他宋家人聚得整整齐齐,一整个大厅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他们。

昨天不知道宋居伟到底跟许晴谈了些什么,今天看上去整个人大不一样,也没什么生气的迹象,只是沉着脸训诫:“叫什么小南,以后别叫的这么亲密。”

宋恒轩皱了下眉,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太妙。

正说着,外面传来带笑的语调:“哟,来的比我还早?”

“你……”宋恒轩看到他,张嘴说道。

宋浔南逆着光,一脚踏进了派出所,环视一圈,打断了宋恒轩未出口的话:“看来大家比我都迫不及待,那正好,我们早办完早拉倒。我已经提前预约了,这边。耽误不了多久,半小时就完事。”

宋居伟沉默着站起来。

难得的,宋溪竟然此时没有反应,而是站在角落里,眼神晦暗不明的打量着宋浔南。

宋恒轩看宋居伟跟许晴都没有上前阻止的意思,心底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大。

难道真的就让宋浔南这样跟家里断绝关系吗?

想也不想,他一把抓住了宋浔南的手腕。

宋浔南被被扯住,回头看去,就看到他大哥难得茫然的表情,蹙着眉隔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小南,别再闹下去了。”

“我闹?你是不是有病啊?还有,少叫我小南小南的,我跟你可没什么关系了。”宋浔南嗤笑一声,反手挣脱宋恒轩的控制。

动作间宋恒轩的手背哐一声撞在了门框上,声音之大,可见这一下不轻,手背立马就红了。

往日宋浔南见此早就道歉说自己不是故意的,问他有没有事。可是现在,宋恒轩抬头看向自己这个弟弟,对方只是皱了下眉,眸子敛起,里面有遮都遮不住的不耐烦。

不,或许宋浔南从没想过遮掩。

宋恒轩意识到了这个事实,他垂下眼攥了攥掌心,只握住了一团空气,什么都没抓到。

那种事情脱离掌控的不安再次袭上他的心脏,紧紧缠绕,让人有一瞬间忘了反应。

不应该是这样,事情不是这样发展的。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