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人嫌假少爷重生后 》姝珂

7. 第 7 章

闻今然见宋浔南的目光一直停在那份名单上,立马炸毛了:“别看了别看了,这东西有什么好看的,让你连这么久不见的哥们都不在乎了。”

谢窈笑着调侃:“咱们南南在乎你?别做梦了,他心里没你。”

闻今然委屈的脸都皱了:“我不是你的宝贝了吗?”

因为几人天天凑在一块,不少人把宋浔南跟闻今然凑成一对,但也是嘴上说说随便乱磕cp,闻今然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后来脸皮厚了都敢当着宋浔南的面胡说。

周围往这边注目的人立马竖起了耳朵,目光瞬间火热了八百度。

闻今然说完已经做好了被宋浔南嫌弃的准备。

宋浔南知道他们在开玩笑,边看手机边“嗯”了声:“没事,你还是我的宝贝。”

几个人坐在咖啡厅里放松的说笑,于他而言已经是太遥远的事情,宋浔南其实很怀念。

他说完发现周围霎时一片寂静,抬头一看发现不光是谢窈和闻今然,周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谢窈指指他,又指指闻今然,再精致的妆容也掩盖不了她脸上的惊愕:“你、你们……”

闻今然一下子回过神来,猛扑到宋浔南身前双手抓着他肩膀就是一阵大力摇晃:“你今天吃什么了哥?!是不是食物中毒了?快醒醒啊!!”

宋浔南被他弄得左摇右晃手机都差点脱手,冷了一张脸伸手抵住闻今然的额头将人推出老远:“滚蛋。”

闻今然听他这样说立马松了口气:“还好,你脑子还正常,不影响比赛。”

宋浔南沉默很久,才把那句“你是不是跟宋恒轩一个属性”咽了回去。

宋恒轩怎么配跟闻今然相提并论。他撇了一眼闻今然傻不愣登的脸这样想着,嘴角往上勾了勾。

自己上辈子一定是个傻x,才把这么好的朋友往外拒。

他说:“对了,既然遇到你们了,就请你们帮个忙。”

“什么忙?”

几分钟后,看着货拉拉司机从面包车上搬下来的几个行李箱,谢窈皱眉问道:“你真要搬?”

她刚才听宋浔南说租房,以为怎么着也得等上两三天看好房子再说,没想到对方直接先搬进宿舍了。

简直像一刻都不想在家呆着似的。

闻今然的重点在货拉拉上:“哥你怎么不开自己的车来?”

“那是宋家的车,不是我的车,”宋浔南将衣袖挽了上去,绷带在阳光下白到刺眼,“帮忙搬一下,一会请你们吃饭。”

宋浔南只带了自己应该带走的东西,其余那些高定衣物,奢侈物品一样没带。

东西再好他可以自己买,过了宋家人的手就有些脏了。

谢窈该是察觉出了什么,但是什么都没问,只道:“我在下面帮你们看东西。”

闻今然看到了宋浔南露出的绷带,他不知道宋浔南伤势有多重,但也赶忙上前拦住宋浔南提箱子的手:“我来吧,但饭就不吃了,我今晚回去家庭聚餐,这一顿攒着。”

“家庭聚会?你家不是s城的吗?”谢窈问道。

闻今然痛苦面具:“不是跟家里人。”

谢窈立马懂了:“是不是你那个冷血薄情且常年处于低温冷冻状态的表哥?”

闻今然心虚的看了宋浔南一眼后点头:“就是他,我妈让我每周都去一趟他家。”他说着说着有些气愤,“我都多大了还让别人管我,周末去个酒吧都要被查岗!”

宋浔南看着他那张略显稚嫩的娃娃脸,rua狗头一样rua了闻今然一把:“你还小啊弟弟。”

*

闻今然从小到大都很怵自己的这个表哥。

他表哥闻珩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一路跳级念到了大学,然后顺利出国,听说出国留学都是别人抢着要的人。

就在闻今然以为已经脱离名为表哥的噩梦,好好享受自己的大学生活时,他表哥放着国外潇洒的日子不过,竟然又回来了,还来到了自己上学的城市。

闻今然emo了,但闻妈妈高兴了,嘱咐闻珩照顾一下闻今然。

此时闻今然正在闻珩家的餐桌上。

阿姨已经做了一桌子饭菜,荤素搭配,清淡的可怜,一看就是闻珩的口味。

闻今然心里默念着自己的生蚝烧烤小龙虾,一边悄悄打量坐自己对面的闻珩。

男人在家穿得比在医院随性一些,纯白色的家居服穿在他身上却并没有起到柔和的作用,反而将他称得更加清冷,像一捧纯粹的新雪,不沾凡俗的尘埃。

闻珩正在夹菜,闻今然顺着他的胳膊看向那双手。

他们说钢琴家和医生的手是世界上最好看、最完美的。而闻珩的无疑就是其中最顶级的作品,每一份都恰到好处的完美,让人联想到这双手在握住薄而锋利的手术刀时又是何种的优雅又危险。

闻珩察觉到了闻今然心不在焉的目光。他放下筷子,看向自己这个表弟。

“最近在干什么?”他语气波澜不惊的问道。

闻今然老实回答:“最近在忙期中小组作业的事情,还报名了ICIC,目前在完善项目,有了南神的帮忙估计进度能快上不少,再过一月差不多能出成品。”

闻珩“嗯”了声。

他真的就只是问问,对闻今然说的内容一点都不好奇。

每周例行问话结束,两人又恢复到了相对无言的状态。

闻今然是个跳脱性子,耐不住寂寞。他想起宋浔南让他打听租房的事,刚好闻珩刚刚买下房子,想来是认识一两个房产中介的,就问了声:“哥,你认识房产中介吗?我朋友想租房子。”

闻珩:“租什么样的?”

闻今然想宋浔南虽然离开宋家,但他这些年自己开发软件就赚了不少钱,应该也是个不差钱的主。他环视一圈闻珩的房子,说:“就哥你这样的就行。诶对了,直接问问中介这个小区还有没有房源不就行了,正好哥你也在这个小区。”

到时候他从闻珩家出来直接去找宋浔南玩,美滋滋!

闻珩看了他一眼。

闻今然越想越开心:“要不哥你考虑一下合租?这么大的房子自己住起来也挺冷清的,不如添个人一起生活。”

闻珩毫不犹豫拒绝,嗓音淡淡:“不行。”

闻今然也就随口一说,他知道自己这个有洁癖的表哥是不会同意的。他说:“那你记得把中介推给我。”

老实说闻珩家里装修不错,是拎包入住的精装修,设计简约而不简单,处处透着清雅的品味。

闻今然拍了不少照片发给宋浔南,想炫耀一下。

【闻过也不喜:喜欢吗?】

宋浔南一打开手机就被闻今然的图片刷屏了。他将图片打开仔细看了看。

【N。:你这是从普陀山上找的房子吧?】

【闻过也不喜:?什么?】

【N。:装修这么性冷淡,我住里面都不会有世俗的欲望。】

性冷淡?

闻今然不可思议的抬头重新打量自己表哥的房子,发现……好像还真是。

怪不得他表哥能一眼相中,原来是属性契合。

宋浔南觉得装修确实不符合他审美,但这不是大问题,于是问闻今然。

【N。:哪个地段?多少钱?合适的话你先帮我租下来。】

【闻过也不喜:不行,这我哥的房子,他不合租。】

宋浔南:“……”

浪费了人生的三分钟后,他面无表情的摁灭手机屏幕,打开电脑开始敲代码。

宋浔南虽办理了走读,但宿舍一直还留着,单人单间。反正也住不了几天,他直接将行李箱敞开放地上,没打算收拾。

宋家直到晚上吃饭时才发现宋浔南不在家。

宋居伟今天召开董事会,受了那帮老东西一鼻子气,又发现宋浔南不在家,立马火了:“他是不是又出去鬼混了?老大,你去打电话把这逆子给我叫回来!我今天非得好好给他戒掉这个毛病!”

许晴和宋溪柔声安抚宋居伟,让他消消气。宋煜清在旁边事不关己的看热闹。

宋恒轩倒是不觉得宋浔南是出去喝酒了,想起对方这几天反常的举动,他心里生了点异样,赶忙给宋浔南打了个电话。

扬声器中传来甜美的女声:“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在忙,sorry……”

宋居伟沉声道:“再打!”

宋恒轩又打了几个,毫无例外都是“用户在忙”这句话。

宋煜清皱了下眉:“老三该不会是把你拉黑了吧?”

宋恒轩沉思了下,喊一旁的佣人:“你上去看看他的卧室,东西还在不在?”

佣人上去又很快下来:“先生,三少的大部分东西还在,但是常用的那些都没了,行李箱也少了几个。”

宋煜清眼中带了点兴趣:“离家出走?”

他这个弟弟胆子很大啊,就不怕这一走,宋家再也不要他了?

宋居伟刚被安慰下去的火气又烧了上来,他一拍桌子,震得碗筷都在抖:“离家出走?他这是在跟谁示威?见不得宋家人认祖归宗是不是?!”

宋溪闻言,默默低下头去搅衣摆:“都是我不好,要是我不回来就好了,三哥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宋溪。”宋恒轩看了眼他爸的脸色,不轻不重的喊了声宋溪的名字,似是警告。

宋居伟听到了宋溪的话,眼前发黑,额角突突地跳:“我们还没不认他,他反倒不认这个弟弟!好,好一个宋浔南,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一旁的孙叔听了这句话大惊。

就算是怒气上头,说出这种话也太过了,他一个外人听了都觉得绝情,三少爷听了又不知道该会有多伤心。

许晴没宋居伟那么生气,但是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冷声说:“继续给他打电话,老二,小溪,你们都打。”

孙叔此时到希望电话不会被打通,要不然先生正在气头上,不知道又会说出多少戳人心的狠话来。

宋家人齐上阵,一个都没有打通宋浔南电话的,就连聊天软件发过去都是个鲜红的感叹号。

很明显,宋浔南拉黑了他们所有的联系方式,像是要将宋家人彻底划出自己的圈子。

“还是打不通。”宋恒轩强压下心底的那一丝不妙的预感,问刚刚那个佣人要来她手机,拔出那一串数字。

无论餐桌上的大家是什么心情,此时都安静下来,等待电话那头的声音。

漫长的嘟嘟声后,宋浔南的声音通过听筒传过来:“你好。”

宋居伟正在气头上,宋恒轩没有将电话给他,而是打开了扬声器:“老三,你现在在哪?无论在哪都马上回家。”

宋浔南听到是宋恒轩的声音后一愣,看了眼手机显示的陌生号码,心下有了猜测。

他说:“回什么家?如果你说的是b市郊外的江澜别墅区的话,我只能说,那房子跟我没关系。”

宋浔南冷淡甚至意兴阑珊的声音传遍了整个餐厅,大家表情各异。

宋居伟直接把手机拿了过来:“宋浔南,你要不是我亲儿子,我今天就打死你!”

这话让宋恒轩皱皱眉,眼前闪过因失血而面色过于惨白虚弱的宋浔南的脸。

纵然宋浔南离家出走确实欠教训,父亲也不该把话说得这么绝,老三会当真。

宋浔南听了宋居伟的话,没像宋恒轩想得那般伤心,反倒是嗤笑一声:“真是让宋先生失望了,我不是你的亲儿子。不过你要是想打死你亲儿子们我倒是没有意见的。”

他说着,又凉凉的补充了句:“哦对了,打死之后记得跟我说一声,我到时候去牢里看你一眼,敬敬这么多年的孝道。”

他叫宋居伟不再是亲热的爸爸,而是冰冷又生疏的“宋先生”。

他跟宋家早就两不相欠了,宋居伟在这样对他大呼小叫的,他可就不忍这口气了。

宋居伟在那边“你、你”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一口气憋在嗓子眼。

宋浔南可没时间陪他耗,自己正在做一款软件,还差一点就完成了:“宋先生,我还有事要忙,没别的话要说我可就挂了。”

宋居伟终于把堵在胸口的那团郁气捋顺了,脸色铁青:“宋浔南,你要是今晚不回来,你就永远别想回来了!”

宋浔南沉默下来。

宋居伟的这般威胁,是将一切建立在“自己离不开宋家”的基础上,所以才拿宋家有恃无恐的逼迫他。

听到那头沉默了,宋居伟以为他服软了。

不过就算是宋浔南认错,宋居伟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自己这个儿子他太清楚了,不给些敲打是长不了记性的。

“宋浔南,你既然离家出走,就应该想过以后进不了这个家门。你今天不想回来,以后这个宋家就没有你——”这个人!

宋居伟尚未出口的话被宋浔南打断了。

他在电话那头十分冷静,又十分认真的说道:“宋先生,你提醒了我,我户口还没迁出来。要不这样,我们找个时间去派出所办理下户籍,就明天怎么样?”

他简直迫不及待要跟宋家撇清最后一点关系。

宋居伟呼吸一滞,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