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其所好 》米闹闹

第 18 章

陈丽恐怕是恬园里最喜欢井柚的人,但这种喜欢不关乎爱情,却又在友情与工作情之上。

高中时她就偷偷关注偷偷喜欢了井柚,那时井柚还是井家的小公主,生得漂亮,性格又好,在学校又骄傲又活泼,后来井柚突然转学,她再没见到她,直到去年才再次见到。

她知道井柚的许多事,也依稀知道井家的一些事,井柚果断敢当,脱去从前的稚嫩,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女性,光是从零开始经营一家娱乐会所,就足够让晓丽佩服。

所以她更加欣赏井柚,觉得井柚是最好的,也应该拥有最好的。

井柚这一年的精力几乎都花在了工作上,陈丽也跟着井柚前前后后地忙着,而井柚唯一有的,与感情有关的,就是连瑶瑶。

陈丽一直觉得连瑶瑶配不上井柚,但她不敢说。

井柚对连瑶瑶是什么想法,陈丽也猜不出来。

每次连瑶瑶拒绝井柚,陈丽总是最委屈的那个,面上没有表现,还想着要安慰井柚,但底下她可要气死了。

这次又来了个范安沫。

陈丽还不太懂范安沫到底是想干什么,但要是范安沫真的追求小姐……

陈丽也不看好。

范安沫是什么人,阴险狡诈,还老和恬园作对,生的一副好皮囊,谁知道她私下干了多少坏事。

也不知道这几天对小姐好不好。

小姐每次回来都不开心呢。

陈丽从井柚办公室出来之后就忙自己的事去,等手头上的东西弄好了,她还是忍不住,去找了小江。

小江现在是另一个部门的主管,陈丽进去时只小江一个人在办公室,陈丽不同她多废话,问了两声好后,直接问:“今年二月我请假回去那段时间,宜风的范总是不是来找过小姐?”

小江很快回答:“找过,因为当时小姐不在,我问范总什么事,她说来找小姐喝喝茶,我就把她打发了。”

意料之中的剧本,陈丽又问:“范总来找过几次?”

小江:“三次吧,来了两次之后我还想着她是不是要和小姐谈公事,还有点内疚,但第三次范安沫带了个小礼物,我认得那个袋子,那个牌子出了名的专送另一半,所以我就又把她打发了。”

陈丽扬了扬眉。

果然还有这么一件事。

“怎么了吗?”小江疑惑:“有什么问题吗?”

陈丽摇头:“没什么问题。”

小江点点头,干笑一声:“没问题怎么,小姐来问我,你又来问一遍。”

陈丽惊讶:“小姐来问你了?”

小江点头:“是啊,一模一样的问题,小姐也问了一遍,小姐还问我,有没有看清范总带的那个礼物。”

陈丽虽然对这个不感兴趣,但还是搭了一嘴:“看清了吗?”

小江:“没有啊。”

陈丽点点头。

她对小江笑了笑:“你忙你的,我先走了。”

陈丽离开后认真仔细地思考了一下,接着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突然在走廊上停了下来。

有那么一条线,倒是可以把所有的事串起来……

只是……

陈丽脑袋一歪。

“陈姐。”

陈丽突然被路过的同事喊了一声,思绪被打断,她应了声好,不再逗留,朝井柚的办公室去。

井柚在沙发上睡着了,一条毯子盖了半个身子,陈丽悄声进去,看了眼侧身躺着的人。

小姐长得可太好看了。

陈丽心里感叹了声,空调风对着井柚,陈丽不急着走,靠近一点,抓着毯子往上拉,打算把井柚的手臂也盖住。

“几点了?”

井柚突然开口说话。

陈丽顿了顿,还是先把毯子拉好,而后才看时间。

“5点13分。”

井柚嗯了声,一副懒得动的样子,说:“桌上手机,看看有没有人找我。”

陈丽立马起身走到办公桌旁,桌上只有一部手机,不是井柚常用的,而是专门给小翠的那部。

陈丽突然明白了过来,她拿起手机,点开屏幕,发现上头十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这个尾号她很熟悉。

“小姐,”陈丽小步过去:“范总从4点半开始,给你打了十个电话。”

井柚仍是那个语气,懒懒地嗯了一声。

陈丽不知道该干什么,只好把手机放在井柚身边的茶几上。

“小姐,”陈丽试探地问了句:“你和范总住一起了吗?”

井柚:“没有。”

陈丽啊了声。

井柚又说:“我确实答应住她那。”

陈丽:“啊?”

井柚这下终于起来了,窸窸窣窣边掀开毯子,边说:“范安沫在廊景买了个房子。”

陈丽倾听者的姿态点头:“和你一个小区。”

井柚叠着毯子:“对,她昨天让我搬她廊景的家去。”

陈丽笑起来:“为什么啊?”

“谁知道。”井柚耸肩:“我昨天喝多了,和她说了我家里的事。”

井柚揉了揉眉心:“如果让我住廊景这话,是她对小翠说的,我看她是想包养小翠,如果她已经知道小翠是我了……”

井柚突然停下来,嘴里那个范安沫难不成真的喜欢我,怎么也说不出口。

“小姐,范总对你好不好?”陈丽突然这么问。

井柚听着笑起来,抬头看陈丽:“怎么了,问这个?”

陈丽嘀咕了句:“小姐对范总好像有点不一样。”

井柚摆手:“你想多了。”

陈丽:“哦。”

井柚补充:“我只是想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

陈丽再次试探:“小姐,我说万一,要是范总真的追你,你会答应吗?”

井柚想都不想:“不会。”

陈丽啊了声,问:“为什么啊?范总她对你不好吗?”

没等井柚回答,陈丽倒是自己答上了:“确实不太好,想想前几次被宜风社抢走的那些单子,我就生气,我们几个部门多少天的成果,就那样没了。”

小姐不答应是对的。

但小姐却突然叹一声:“技不如人,人家即使晚出手,对方也喜欢她家的方案,我们没什么好生气的。”

陈丽突然噎住。

之前你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和那些都没什么关系,”井柚开口解释:“范安沫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我喜欢的是连瑶瑶。”

陈丽突然哦了一声。

井柚又说:“范安沫答应我,这几天如果住她那,她以后和我公平竞争。”

陈丽稍稍扬眉:“那,这,你们不就同……”

井柚知道陈丽要说什么,直接打断:“她不住廊景,我一个人住她家。”

陈丽点点头,但好像又觉得匪夷所思:“没有其他条件?”

井柚顿了顿,瞥了眼桌上的手机。

附加条件,对范安沫言听计从。

井柚:“没有。”

陈丽笑起来:“那很简单啊小姐,你就把这几天熬过去,我们看看范总她到底要干什么。”

井柚点头:“我也这么想。”

“那……”陈丽看着桌上正亮着的手机:“小姐还不接范总电话吗?”

井柚一副被人叫了才勉强接的表情,缓缓慢慢地拿起手机:“接。”

她一滑,把手机贴在耳边:“喂。”

范安沫那边说:“我开完会了,你在哪?”

井柚:“在恬园。”

范安沫嗯了声:“我过去接你。”

井柚:“哦。”

范安沫:“十五分钟,可以吗?”

井柚:“可以。”

范安沫:“晚上想吃什么?我订餐厅。”

井柚想都没想:“随便。”

范安沫很明显地停顿了一下,问井柚:“身边有人?”

井柚飘了一眼正盯着她看的陈丽,很快把视线移开:“怎么了?”

范安沫笑了起来:“你说话很正经。”

井柚:“……”

范安沫继续:“这样吧,我先去接你,你陪我回家拿个东西,我们路上再商量。”

井柚:“嗯。”

井柚挂断电话后,陈丽还看着她,眼神仿佛在询问,范安沫电话说了什么?

井柚了解陈丽的,陈丽不会过于关心她私生活,也不会太多嘴她感情方面的事。

只是因为打电话来的是范安沫,陈丽这是在防着。

“没说什么。”井柚率先开口:“说一会儿来接我,吃个晚饭。”

陈丽哈哈干笑起来:“这样啊。”

她接着又说:“小姐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吧。”

井柚摆手:“晚饭而已。”

井柚把手机绕了半圈,丢在茶几上,问陈丽:“我刚才说话语气正常吗?”

陈丽:“正常啊,小姐你平常不就这么说话的。”

井柚抿嘴。

井柚从来没有迟到的习惯,说十五分钟,她就十五分钟到了楼下。

范安沫没有问她为什么回恬园,也没责怪她不通报一声就离开。

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心平气和,车上还特别认真地和她讨论晚上吃什么。

大概是因为有点内疚,没做到言听计从还被大方原谅,井柚心底突然生出了个叫做对不起范安沫的愧疚情绪。

范安沫提议的所有美食她都不感兴趣,井柚索性说了句:“要不我来做饭吧。”

范安沫肉眼可见的情绪高了起来:“真的?”

井柚把头偏向窗外些:“啊。”

范安沫笑了起来:“现在是属于心情好还是心情不好?”

井柚脑袋又转了点:“心情不好。”

范安沫:“为什么?”

井柚:“看见你我就心情不好。”

范安沫笑得更开心了:“好,也好,那我们现在去超市,买了菜再回家。”

井柚舔了舔后槽牙,发出了肯定的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