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其所好 》米闹闹

第 19 章

井柚觉得范安沫这个人越来越莫名其妙。

表现得这么喜欢她是想干什么?

下班高峰,去商场的路更是堵,范安沫在停车场兜了好几圈才找到停车位。

一下车井柚就抱怨了起来:“好饿。”

因为今早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一天下来范安沫都客客气气的,没和她靠近,也没主动摸她,没牵她的手,像两个刚认识的朋友。

范安沫把车锁了,钥匙丢进包里,给出建议:“上去买点吃的,我们再去超市。”

井柚歪了一下嘴:“这样不如直接在外面吃饭,上面餐馆挺多的。”

范安沫不太同意的样子,路都不走了,转头看着井柚:“不给我做饭了吗?”

井柚:“……”

范安沫这是在委屈?

井柚低头摆手:“做做,我包里有巧克力,我吃一个垫垫肚子。”

范安沫点头,突然伸出了手:“给我一颗,我也饿。”

周末的超市特别热闹,导致井柚和范安沫行动缓慢了起来,不过范安沫偶尔会在家做点吃的,基本调料配料不需要再调再买。

两人直接去了蔬菜区,井柚走了一会儿,挑了一包娃娃菜丢进购物车里。

“我不会太复杂的,炒个菜,弄个汤,可以吗?”

范安沫点头:“可以。”

井柚拉着车停在土豆前,吩咐:“你挑几个,我去拿点洋葱。”

井柚想了想又问:“洋葱吃吗?”

范安沫:“吃。”

井柚问:“有不吃的吗?”

范安沫:“没有。”

井柚说:“我不吃葱不吃胡萝卜不吃香菇。”

范安沫笑了出来,把挑好的土豆丢进塑料袋里:“我记住了。”

井柚嗯了声,走了。

井柚不仅买了洋葱,还稍带了几样菜,她和范安沫一起把所有的菜过称时,井柚看着过称阿姨娴熟的手,陷入了沉思。

她这是在干什么?

她在准备给范安沫做饭?

她脑子有什么问题?

但她转头看了眼也在等待的范安沫,不知怎么的,就释怀了。

做就做吧。

买了菜之后,两个人又去买了肉,经过另一个货区,范安沫稍停了一会儿,挑了几袋面丢了进去。

没等井柚开口,范安沫说:“明天的早餐,我给你煮面。”

井柚点点头。

但走了两步,井柚发觉不对了,她移步到范安沫身边。

“早餐?”

范安沫点头:“早餐。”

井柚指了指购物车里的所有东西:“晚餐在哪做?”

范安沫:“我家,我住的。”

井柚啊了声,又问:“早餐呢?”

范安沫语气十分自然:“你留我家的话,就在我家做,如果你要回廊景,就去廊景做。”

井柚偏头看范安沫。

范安沫知道井柚什么意思,但她不说。

最后还是井柚憋不住。

“范总言而无信?不是说不和我一起住?”

范安沫啊了一声,含糊地应了句:“是嘛。”

井柚扬眉:“堂堂宜风范总,啊?”

范安沫笑了出来:“好了,不住,吃完饭我就送你去廊景,我回家,可以了吗?”

井柚把视线收回来:“可以。”

得到了心里想要的答案,井柚脑袋一晃,轻快地把车推到了自助收款处。

范安沫寸步不离地跟着她,等到行人不那么多时,井柚听到范安沫那儿传来了声音。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井柚脑子一顿,伴随着脚也顿了,平地被绊了一小下,踉跄两步。

突然一个路人,匆匆从她和范安沫中间穿过,等人走后,井柚转头拉了范安沫一下,两人又重新靠近。

井柚失去了回答问题最好的时机,她用余光观察了一会儿范安沫,见她神色如常,仿佛没问过。

没来得及答上就不答了吧。

井柚推着车继续往前走。

她是挺讨厌范安沫的。

井柚把青菜放在计价台上。

她确实讨厌范安沫。

井柚继续放水果。

不讨厌的话也喜欢不上。

放饮料。

肯定是不喜欢。

“没了。”范安沫突然开口说话。

井柚转头看了眼空空的购物车,接着把手收回来。

范安沫掏出手机付款,问井柚:“在发呆?”

井柚摇头:“没有。”

超市在商场的负一楼,停车场在商场负二楼,超市外圈还有许多商店,傍晚时分,来来往往的行人好不热闹。

出了超市后,两人并肩朝电梯走去,在路过一个买银饰品商店时,一个拿着传单的**妹迎面走了上来。

像许多宣传员一样,**妹先是快速介绍自己店里的活动,而后把传单递过去。

井柚虽然不感兴趣,但还是接过了传单,说了句谢谢。

**妹见状更起劲了,她指着胸前的牌子说:“我们今天还有扫码免费领礼物的活动,只要您扫这个二维码,加我的微信,就可以免费领我们的小礼品。”

井柚谢绝的话都已经在嘴边了,但她瞥了眼身边的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井柚对**妹客气一笑:“什么礼品啊?”

**妹立马回答:“一张200元的抵用券,还有一个小抱枕。”

井柚又问:“微信是你的私人微信吗?”

**妹点头:“是的,老板按单算业绩,一定要加私人微信。”

井柚轻快:“好啊。”

井柚从包里拿出小手机,点开微信,**妹立马把牌子拿好,她正想扫时,身边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把她的手机抢了过去。

范安沫很快把手机锁屏,又很快塞回井柚手里。

“不好意思,不用了,谢谢。”

范安沫说完拉住井柚的手腕,把她拉走。

范安沫走得很快,两人从手扶梯下去,又绕过小半个停车场,找到了车。

这过程,范安沫始终拉着井柚的手,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井柚也不说话,任范安沫这么拽着。

气氛奇奇怪怪,酸的很。

上车后,井柚十分刻意问地了范安沫一嘴:“为什么不让我加她啊,一个小姑娘多辛苦。”

范安沫一副我没听到的样子启动车:“安全带。”

井柚把安全带系上。

范安沫不再说话,直接把车开了出去。

井柚心里笑得更开心了,她拿出包里的手机,点开好友请求,把范安沫那条通过了。

因为微信实在太新的缘故,她只有两个好友。

一个陈丽,一个范安沫。

井柚把手机递过去点:“加你了。”

范安沫瞥了一眼:“嗯。”

井柚把手机收了起来,并偷偷笑了好久。

车又开了几分钟之后,井柚好像从刚才的亢奋情绪里出来了。

仿佛一根神经突然松懈,井柚整个人窝进座椅里,一脸匪夷所思的样子揉了揉太阳穴。

她刚才在干什么?

太幼稚了吧……好无聊。

晚上的餐井柚已经计划好了,两个人三道菜,一碗汤。

因为太久没做饭,她在脑子里简单地把菜所需的东西过了一遍,直到范安沫停下脚步准备开门,井柚才稍稍分了点心,去看范安沫的手指。

啊,按的是1115。

ok。

醉排骨还是炸排骨?醉排骨好了。

换鞋时井柚已经决定好做什么菜备什么料了,她知道范安沫家的厨房在哪,范安沫这会儿在看手机,估计有点事,井柚不打扰她,从她手里把购物袋接了过来。

从门口到厨房有几步路,其中还要经过客厅,井柚拿着东西一步步走过去,可突然的,好像有什么熟悉的东西从余光滑过。

井柚顿时停了下来,转过身,面对着客厅的茶几。

而后她歪了一下脑袋,轻笑一声,手指一松,手上的购物袋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范安沫这时也走了过来。

“那是什么?”

井柚指着茶几上那个礼盒,问范安沫。

范安沫顺着井柚的手看过去。

茶几上的礼盒不过是普通礼盒,小小的湛蓝色,没什么特别,但礼盒边上有张小卡片。

这张卡片井柚熟悉的很,连带着礼盒她也熟悉了。

【给连**,愿你每天都能开心。】

井柚亲手写的,和尾戒一起送给连瑶瑶的礼物。

现在在范安沫家里客厅,的茶几上?

井柚指着盒子,脸色很不好:“怎么会在你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