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其所好 》米闹闹

第 20 章

气氛诡异的很,井柚心中的火气蹭蹭蹭上涨,她偏着脑袋,用质问的眼神看着范安沫,却完全忘了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小服务生王小翠。

倒是范安沫把她拔了出来。

“这个礼物也是你挑的?”范安沫这么问她。

井柚脑子一顿,很明显的,手往下垂了点。

范安沫看起来一点也不急,从容地到井柚身边,把井柚丢在地上的袋子捡了起来。

井柚站好角色,又问范安沫:“为什么**送连瑶瑶的东西,会在你家?”

范安沫一副轻松自得的样子回答:“她落这儿的。”

而后,她还反问井柚:“怎么了?”

井柚脑子都要炸了。

她拉住范安沫的衣袖:“连瑶瑶什么时候来你家的?”

范安沫:“昨天。”

井柚:“来干什么?”

范安沫:“谈点事。”

井柚:“谈什么事?”

范安沫:“工作上的事。”

井柚:“为什么会来你家谈?”

范安沫:“我正好在家,她正好路过。”

范安沫语气太过正常,正常到让井柚觉得自己在无理取闹。

她缓了半秒,在范安沫去厨房前又拦住了她。

井柚:“为什么连瑶瑶会拿**送她的东西来你家?”

井柚其实知道的,这个问题问得一点水准都没有,她甚至都能替范安沫回答了,连瑶瑶顺手一带,而后忘了拿回去。

或者直接回答,我不知道。

但范安沫却不像井柚想象中的那么轻松,也没有回井柚脑袋中答案的,而是停了下来,转头对上井柚的眼睛。

范安沫:“这个问题问的好,连瑶瑶为什么会拿井**送她的东西来我家呢?”

井柚很疑惑,甚至被范安沫的气场吓得退了半步。

气势没了,气也消下去大半。

这事确实好像似乎和范安沫没什么关系。

更和她王小翠没什么关系。

“我怎么知道。”

井柚回了这么一句,而后不再看范安沫的眼睛,绕过她走进了厨房里。

在超市里井柚就告诉范安沫,一会儿不需要帮忙,她习惯自己一个人做饭,所以进了厨房后,范安沫跟着把东西放下就离开了。

门关上后就剩井柚一个人在厨房,除了偶尔开启的水声,没有其他多余的声音。

井柚心情很差。

虽然罪名不能安在范安沫的头上,但井柚仍旧生范安沫的气,照陈丽之前在她身边小声嘀咕不小心被听到的话来说,井柚这就属于,所有因为连瑶瑶而生的气,都是别人的错。

现在这件事的当事人除了她和连瑶瑶,就只有范安沫一个别人。

井柚叹了一声,用力地把青菜不要的部分摘了下来,丢进垃圾桶。

昨天才开心连瑶瑶收了她的礼物,今天连瑶瑶就把东西落别人家,还是丢在范安沫家,一点也不重视。

井柚心里闷闷的,等她把所有的才都洗好摆在灶台上,范安沫突然敲门走了进来。

范安沫看到的正是井柚叉着腰看着摆成一排的生菜发呆这一幕,她走进去,站在井柚身侧,问:“可以吃了?”

井柚被逗乐,笑了出来。

“吃什么吃啊。”井柚搭了一句:“进来干嘛?不是让你在外面等。”

范安沫抬起手来,井柚低头看,看到她手心躺着一颗果冻,白色的,牛奶味。

井柚笑了起来:“你家竟然藏有果冻。”

范安沫问:“吃吗?”

井柚吃的,但她还没来得及拿过来,范安沫就已经把果冻皮撕了。

不知道怎么的,一个简单的东西,在井柚眼里突然被放慢了许多,等到范安沫把塑料纸撕到五分之四的地方,她的手停了下来。

两人同时抬头,看着对方的眼睛。

井柚好像觉得自己的眼神在表达着什么,她好像也看出了范安沫的眼睛在对她说话。

不知哪来的默契,井柚张开了嘴,而范安沫把果冻喂了过去。

嘴唇碰到硬壳的瞬间,范安沫两根手指一挤,果冻出来了大半,井柚顺势咬住,让半颗果冻滑进嘴里。

两人还是不说话,范安沫拿着剩下半块没吃掉的果冻就这么看着井柚嚼着,井柚把唇珠上还沾着的碎碎舔进去时,范安沫很不自然地眨了一下眼睛。

井柚觉得自己脑子又抽了。

不过吃个果冻,她突然的,可耻的,想和范安沫接吻了。

她把头偏开,并在心底骂范安沫,没事那样看她的嘴干什么……

“还吃吗?”范安沫问她。

井柚转身:“不吃了,你自己吃。”

范安沫笑了起来:“怎么了,又闹脾气。”

井柚:“没有。”

范安沫看了眼井柚的背影,把剩下的果冻吃了。

“你平常都是这么做饭的吗?”范安沫把垃圾丢了后问井柚:“这么摆着,然后才开始。”

井柚摇头:“我很久没做饭了。”她笑了笑:“好像是应该先弄做饭,然后再弄汤,等菜炒完了后,汤和饭都做好了。”

范安沫点头,表扬:“说的很对。”

井柚白了范安沫一眼:“干什么,我很久没做饭了。”

范安沫露出理解的神情:“好好。”

井柚指着骨头:“你去把汤弄了,饭也弄了。”

范安沫笑意更深,听话地走了过去,嘴上却问:“不是不让我帮忙吗?”

井柚语气不佳:“那你出去。”

范安沫拿起盘子:“我做我做。”

丢掉了汤和饭这两样任务,井柚轻松了点,范安沫那边很快把汤下锅,饭也做了,井柚炒菜时,范安沫就在一旁看着,井柚本来想把范安沫赶出去,但拖着拖着,一直到最后把全部菜都做完,都没有开口。

“还行吧?”做完后,井柚问范安沫。

范安沫意思地拍了两下手:“很好,很香。”

磨蹭了许多时间,等东西全端到桌上时,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井柚洗了手出去,发现范安沫已经帮她盛好了饭和汤。

井柚拉开椅子坐下,期待地看着拿起筷子的范安沫,看着她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

“我口味比较清淡,你如果觉得不合胃口,下次我,啊。”井柚突然笑了起来,语气也变了:“不合胃口就将就吃吧,也没什么下次了。”

范安沫歪着脑袋无奈的样子看着井柚。

范安沫:“你一天下来到底要气我几次?”

井柚眨巴眨巴眼睛,十分天真:“你生气啦?”

范安沫把头低下:“没有。”

井柚笑了起来,指着肉:“味道呢?怎么样?”

范安沫停顿几秒终于赏脸嚼了几下:“挺好的,不咸不淡。”

两人吃饭都不怎么爱说话,井柚还习惯了在就餐时放空自己,所以开始时,除了偶尔餐具碰撞的声音,没有其他。

而后井柚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其他声音。

“嘴是软的。”

“给我个机会。”

“我想每天都见到你。”

“一天下来要气我几次?”

“嗯。”

井柚:“……”

别人谈恋爱,都是从陌生到渐渐熟悉,渐渐亲密,她们俩倒好,反着来了,先亲密,然后再……

井柚顿了顿,夹了口肉塞嘴里,阻止了自己继续想过去。

谈恋爱?

井**,你在想什么?

你和谁谈恋爱?

井柚垂下头,本想缓冲一下心情,但突然井柚送给连瑶瑶的尾戒突然浮现在她脑海里。

井柚:“……”

正胡思乱想着,范安沫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井柚冷不丁地吓了一跳。

范安沫的手机正放在餐桌上,井柚本来不感兴趣的,但无意间一瞥,看到了上头“连瑶瑶”三个大字。

她抬起头,正对上范安沫的目光。

不急不缓的,范安沫当着她的面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在吃饭……在家……嗯……现在吗?”范安沫看了井柚一眼:“可以。”

电话挂断后,饭厅又安静了下来。

井柚心里痒痒的,但她觉得自己不能表现得太过好奇,于是她只好默默低头喝汤,想着一会儿找个合适的机会问。

不过这次,范安沫先开口了。

“瑶瑶等下会过来拿尾戒。”

井柚惊讶地抬起头:“什么?她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