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哥是大佬[快穿] 》聿见

首富哥哥14

众人朝门口看去,只见外面走进来两个人。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身材微胖,但气质十分儒雅。一脸笑眯眯的模样,让人感觉十分亲切。

众人立刻认出,这是兴大科技的总裁顾霆钧。

顾家这几年蒸蒸日上,已经隐隐有超越其他几大家族的势头。顾霆钧作为顾家的掌权人,出席的场合大都是一些重要的商业宴会。

而今天这种为小女孩举办的欢迎宴,来的多是些夫人太太和小姐们,或者是年轻的小辈,还不足以让堂堂顾家家主屈尊参加。

苏家虽然往顾家送了邀请函,但顶多以为顾夫人过来,或者是顾家长子作代表。绝对没想到顾霆钧会亲自来。

不过最让人惊奇的还是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

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男人,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身材修长挺拔,气质矜贵清冷,容貌更是俊美无俦。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眼镜后面是一双深邃的眼睛。

神色淡淡的,又带着些漫不经心,优雅从容的走近,身上仿佛镀了一层光芒,璀璨的灯光都不及他耀眼。

甫一出场,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更有不少小姐们悄悄红了脸,纷纷询问这人是谁。

苏梁成几步走上前,笑着招呼,“没想到是顾总亲自过来,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

“苏总客气了。”顾霆钧笑眯眯道。

打过招呼,苏梁成的目光转向他旁边的年轻人,“顾总,这位是……”

这年轻人气质出众,实在让人难以忽视。但没听说顾家年轻一代中有这样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啊?

其他人也在好奇,纷纷竖起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

“嗨,你看我,都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位是我的一位小友,苏总可能不认识他,但一定听说过他的名字。”

“哦?不知小友的名字是……”苏梁成听顾霆钧喊此人为小友,便明白这年轻人是可以和他们平起平坐之辈。一时更加好奇,s市什么时候来了这样的人物。

“鄙姓晏,单名卿,冒昧来访,还请见谅。”虽然他嘴上说着见谅,但神色却十分冷淡,一点也没有请求见谅的意思。

不过也没有人在意这一点,只听了他报出的名字,人群就开始骚动起来。

若是普通人可能没有那么敏感,但这些豪门中人,这个时候还有谁不知道s市的首富就叫晏卿?

这位被称作财神爷的金融新贵,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但却仿佛开了挂似的,短短几年就一跃成为s市的首富。传闻他有点金手,凡是他经手的项目、投资、产业一定会赚的盆满钵满,于是得了个外号叫财神爷。

圈子里人人都听过他的传闻,不过这位向来神秘低调,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不曾想竟是这么的年轻!

没有人怀疑他是同名同姓的晏卿,而不是传闻中的那个财神爷。能让顾霆钧作陪,又郑重介绍的,只能是那一个晏卿了。

不过,他首次露面就来参加苏家的宴会,难道是与苏家有什么关系?

苏梁成知道他跟自己家没关系,但不妨碍他惊喜,若是能与这位交好,那对苏家必将大有裨益。

说不定今天这场闹剧造成的损失,也会被弥补回来。

他满脸笑容道,“不冒昧不冒昧,是我怠慢了才对。早就听说过晏先生的大名,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年轻有为,快请进快请进。”

“不好意思——”晏卿打断了他的热情,“苏先生可能误会了,我不是来参加宴会的,而是过来接人的。本不想进来打扰,但碰巧遇到顾先生,就与他一道进来了。”

接人的?接谁?

难道在场中人还有与这位新首富熟稔的?竟然能劳他亲自来接,关系肯定非同一般!

不止苏梁成,所有人都在猜测晏卿要接的人是谁,暗自回想刚才有没有得罪疑似与首富有关系的人。

“不知道晏先生要接的人是……”

“舍妹。”

舍妹?首富还有妹妹?既然是妹妹,那不就姓……晏?

苏梁成忽然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他想起之前第一次听到晏卿这个名字时,苏逸琛说,晏姝养母家的哥哥也叫晏卿。但是他当时也说了不可能是同一个人,因为晏姝的哥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大学都没毕业,也没有任何背景,不可能会有如此成就。

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人是如此的年轻,还说有一个妹妹……苏梁成已经不敢想下去了,脸上勉强挤出笑容问,“晏先生的妹妹是……”

其他人也在等待着他的答案,但晏卿却没有回答,只把目光投向晏姝,脸上带了笑意,“小姝,过来。”

“哥哥来接你了。”

短短两句话,却不亚于一道晴天霹雳,让苏梁成瞬间僵立。

其他人也倒吸了一口冷气,看向晏姝的目光不由惊奇起来。

流落在外十八年,刚刚被豪门父母找回来,欢迎宴都还没结束,又被亲生父母断绝关系赶出家门。

但是还没走出家门呢,人家的首富哥哥过来接人了!!

这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曲折离奇经历,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好吗!!

本来,大家还觉得晏姝是个傻的,苏家虽然做事不地道,但到底是豪门,豪门的底蕴是普通人想象不到的。脱离了苏家还把人得罪死了,等以后遭受社会的毒打,就知道今日的行为有多莽撞了。

但没想到人家真的是有恃无恐,苏家算什么?人家还有一个比苏家更豪的哥哥!

而且对她极好,还亲自过来接人,替她出头,不像苏家只算计着她的价值。

众人看向苏氏夫妇的眼神,变得幸灾乐祸起来。

要是没有刚才那一出,凭借着这层关系,苏家与晏家强强联合,好处自然多到数不尽。但经过刚才这一闹,谁也不敢说苏家与晏家还能交好。

角落里的王雪儿几人,此时脸色白的吓人,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着,“不可能,不可能……这不是真的,晏姝怎么可能会是晏先生的妹妹?”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她们之前欺凌晏姝的事该怎么办?家里要是知道她们把人得罪死了,肯定饶不了她们。

想到那样的结果,几人都忍不住发抖,第一次为自己之前的行为懊悔起来。

晏姝在众人或艳羡、或复杂的目光中,坦然自若的走向晏卿,扬起一张明艳动人的笑颜,“哥,咱们回家吧。”

“好,回家。”

晏卿跟顾霆钧打了招呼,然后兄妹二人并肩离开,留下一众惊呆了的宾客。

顾霆钧此时笑眯眯道,“看来苏总今日不太方便待客,那顾某就先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他本来就是受晏卿之托,才来走这一趟,事情办完了,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顾霆钧的话,仿佛是一个信号,看完热闹的客人们,纷纷提出告辞离开。

其他人多少还跟苏家夫妇打声招呼,但宋氏夫妇却脸色铁青的冷哼一声,招呼都没打,径直离开了。

所有人都知道,经过今天的事,苏家与宋家的关系难以修复了,他们两家合作密切,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这些合作。

同时得罪了宋家和晏财神,不知道苏家能不能挺过去。若是能挺过去,估计也会元气大伤。若是挺不过去……

已经有人开始计划该如何分蛋糕了。

这就是这个圈子的规则,利益当前,什么交情都是虚的。

等到所有客人都走完,苏家只剩下苏梁成夫妻,他们仍然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晏姝,她怎么可能是晏卿的妹妹呢?或者说,晏姝的哥哥,怎么可能是那个晏卿呢?

而苏母脸上则是一片木然,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下人们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生怕惊扰他们,甚至连呼吸都放轻了,整个苏家上下都静悄悄的,笼罩着一股静默的氛围。

一直到苏逸琛和苏明珠回来,这种静默才被打破。

他们刚从苏家出去,苏明珠就醒了,因此也没去医院。苏逸琛在车里哄了苏明珠半天,才终于让她忘记刚才的事。又看到宾客都离开了,他们才从车里下来,回到主楼。

“晏姝那个贱人呢?让她出来给明珠跪下道歉!”苏逸琛满脸怒火,一进门就对着管家问道。

他们还不知道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

管家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还在胡闹什么!”苏梁成黑沉着脸,怒气冲冲的质问苏逸琛,“你不是说晏姝的哥哥不可能是那个晏卿吗?连调查都没调查就信誓旦旦的保证,绝不可能是他吗!现在呢?要是你但凡认真一点,苏家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局面!”

苏逸琛一脸茫然,“爸,你在说什么?怎么扯上了晏卿?今天的事跟他有关系?”

见他还没搞清状况,苏梁成怒极反笑,“你那个脑子,现在除了明珠,你还关心什么?”

姜瑜此时也已经回过神来,听到他骂自己儿子,忍不住开口替他辩驳,“你怎么还怪上逸琛了?他也不知情,是那个小贱人有心隐瞒,谁能猜到她跟晏卿有关系?”

自私的人犯错的时候往往不会寻找自己的原因,而是怨恨别人让她犯错。

姜瑜就是如此。

她怨恨晏姝今天让她丢了这么大的脸,怨恨晏姝放出的视频让苏家名声扫地,怨恨晏姝明知道与晏卿的关系却不说,把他们蒙在鼓里,才出了这么大的丑……她知道与晏姝的关系已经不可能修复了,所以也不想了,彻彻底底的怨恨上了晏姝。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爸说的我怎么听不懂?我跟明珠走后发生了什么?”

苏逸琛总算意识到是他们走后又发生了什么事,连忙问道。

“是晏姝,她竟然是那位财神爷晏卿的妹妹!却一直瞒着我们,直到跟我们断绝关系了,那位亲自来接她,我们才知道!”姜瑜咬牙切齿道,眼睛里透出一股深深的恨意,让她的面容都扭曲起来,往日的优雅高贵不复存在。

“不可能!”苏逸琛斩钉截铁道,“这不可能!那位怎么可能是晏姝的哥哥!晏姝的哥哥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罢了,还被赶出家门,他怎么可能会是首富!”

“呵!到现在了你还不信?自信是好事,但自信过了头就是蠢货!”苏梁成冷笑道。

苏逸琛对上他失望的眼神,心里渐渐发凉,难道是真的?晏姝的哥哥真的是那位财神爷?

他还处在震惊中,一旁的苏明珠却轻声说道,“可是……晏姝不是爸妈的亲生女儿吗?她的哥哥……不是她的亲哥吧?”

一句话,让三人瞬间想起了被他们忽略的事,对啊,晏姝是苏家的女儿,不可能是晏卿的亲妹妹,他的亲生妹妹……

应该是明珠才对!

之前太过震惊,这个简单的事实竟然到现在才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