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反派琴酒 》易汝

第四十六章

琴酒为什么会在这时候突然出现?

赤井秀一在心里默默地向工藤夫妇道歉,他们家的房子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了,琴酒显然是有备而来的,装备很充足,但这屋子赤井秀一住了这么久,自然不会少了各种各样的机关陷阱,所以他们才能打得有来有回的,而代价当然就是屋子本身遭殃了,只能说还好琴酒不知为何没有拿出他最爱的小炸弹,才使得屋子没有被毁得更加彻底。

虽然他做的一切都曾经征得屋主的同意,但赤井还是有点心虚。

所以说,琴酒到底为什么会出现。

赤井秀一并不怀疑琴酒干掉自己的决心,他也相信对琴酒来说在找到自己之后直接杀上门来是完全可能的,但这个时机实在有点奇怪,不是大半夜上门奇怪,而是大半夜的上门却没有带任何小弟,没有诱导,没有诡计,没有包围圈,也没有——对,没有炸弹,就只是拿着枪(虽然那个枪和子弹的数量有点过多),还不是狙击枪,对刚,真的很奇怪。

不像是琴酒一贯的那种缜密的计划,好像他就只是今天突然想打架了,然后从几百个仇人里面抽中赤井秀一的名字,于是雷厉风行地冲了过来。

也许我该感到荣幸。赤井想。

但是——他躲开一枚子弹,无奈地看到工藤家的墙面上又多了一个弹孔——然后下一秒他自己也送上了一个——但是这地方虽说不是闹市但也不是郊区啊,这样砰砰啪啪地打枪,恐怕不用等天亮就——

赤井退到窗边,然后听到有人在开窗户。

他一转头,对上一张很熟悉的脸。

降谷零在五秒内完成了用眼神把赤井秀一大卸八块的全过程。

琴酒慢悠悠地走过来,看到窗外的降谷零,微微挑眉:“波本?你来干什么?”

“这应该我问你吧!”安室透也不开窗了,他直接用枪托砸碎了玻璃,翻身进屋,赤井秀一默默地往边上让了一步——他有点后悔了,应该拿两把枪的,现在他不知道自己手上这把该指着谁。

好在现在那两位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

“监视这帮fbi应该是我的工作吧!”安室透毫不掩饰自己的不爽,“你来这里干什么!打草惊蛇!”

琴酒面无表情:“我来杀人。”

他看起来非常平静,好像对波本的出现毫不意外似的,其实琴酒现在完全是懵的,他一点不知道波本已经跑来监视fbi了,还以为他在和基尔斗智斗勇呢。

系统欲言又止,琴酒在完成主线任务之后就把系统论坛抛之脑后,所以这段时间完全没有去看过剧情,其实如果他看了的话就会知道波本篇已经一路狂奔地快要走完了,安室透现在已经在咖啡厅打工,柯南都基本确定了他的身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场剧场版之后没有多久他就会跑来工藤家开红茶会……

不过他今天会过来八成是因为琴酒和赤井秀一打得太肆无忌惮了,作为公安头子和国家恋人的降谷零控制不住自己揍人的心。

……毕竟这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剧场版。

降谷零是真的要被气死了,混账fbi和□□头子在这打生打死,一点也不顾周围是居民区,他好想调动下属过来把这两人扔局子里,但是只能顶着波本脸和琴酒顶:“你就只会杀人吗?真要杀人我早就把他干掉了!”

“你倒是试试啊?”琴酒冷笑,“当我不知道你追杀他多久?”

虽然琴酒不知道波本怎么跑来这里的,但他起码知道这人真的和赤井秀一有仇,而且也真的追杀过他——当然是不可能成功的。

降谷零深呼吸,觉得不能跟琴酒废话了,那边的赤井秀一已经又捞出一把枪来了:“既然这样干脆一起把他杀了吧。”

当然这话并不完全真实,降谷零记得自己的卧底身份,也记得现在还不是自己可以暴露的时候,既然如此当然只能跟琴酒站一边,当然等会儿如果真打起来了情况就不好说了。

别看现在他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如果能让琴酒丧失一部分战斗力,那降谷零也不是很介意直接把下属调过来给他来个逮捕归案。

……顺便把非法入境的fbi一起搞走就更好了。

这一点赤井秀一其实也清楚,虽然现在一切都还没说开但这个开挂的男人对波本的卧底身份还是挺有把握的,不过他也知道波本对自己不会手下留情,所以已经暗自做好了准备。

而最神奇的,让这整个场景都变得好笑起来的一点是,琴酒其实也对此很清楚。

现在情况变得很套娃:

表面上看,是琴酒和波本要一起干掉赤井。

但实际上,降谷零和赤井秀一都想逮捕琴酒。

而更深了说,其实降谷零同时想逮捕琴酒和赤井。

并且,琴酒其实也同时想干掉波本和赤井。

假如比较能套的话光是这三个人就能来回套娃震惊好几集,不过站在这里的是琴酒这个对套娃没有兴趣的男人。

对于波本的提议,他露出一个危险的笑来:“不错的想法……不过……”

他把手伸进自己的大衣里面,降谷零有点茫然,而赤井秀一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呢?”琴酒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支rpg。

降谷零瞳孔地震。

而赤井秀一已经麻了,他甚至饶有兴致地问:“下次见面的时候能不能来点新东西?”

“我不是变魔术的。”琴酒面无表情地把rpg扛在肩上。

“等会!”瞳孔地震的波本试图阻止他,“这地方太近了,你如果真的用□□的话我们也会……”

“我说了,”琴酒恶劣地笑,“我是来杀人的。”

至于杀的是谁,根本不重要。

他没有给其他两个人任何机会,直接把炮弹对着天花板射了出去。

琴酒感到一阵剧痛。

“宿主宿主,要疗伤卡吗,虽然不能完全好但也有用的!”系统在他耳边叫唤,琴酒闭着眼,在脑内回了它一个“用”字,感到一阵清凉的感觉划过自己的身体,但是效果并不明显。

他又毫不犹豫地往自己身上刷了两张,总算觉得剧烈的疼痛好上一些了,然后他睁开眼,明显地一怔。

“呦,”赤井秀一向他打招呼,“看起来你运气不太好。”

要论运气这人显然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差不多是被一块巨大的混凝土拦腰压着,一条胳膊看起来也断了,不过他还是一副很镇定的样子。

另一边的降谷零看起来就比较像被困在废墟里的人,虽然他的状态应该是最好的,仅仅是右边手臂倒塌的墙壁埋住了,大概是因为琴酒动手的时候他正在窗边。

“你犯病凭什么牵扯上我,”他阴恻恻地对琴酒说,“这事我会上报给boss的。”

琴酒不理他,主要是没有精力,他的状态是三个人当中最差的,先别提半边身子都在废墟下面,就说这个三张疗伤卡下去都还在痛的头就让他没有任何说话的念头。

“这是怎么回事?”琴酒问系统。

他是已经完全做好被世界意识折腾的准备的,但前提是他真的把那两个人(甚至包括他自己)给干掉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人没死,大家一起在废墟里被迫开座谈会?

“我猜……可能是因为这一次你在剧场版里面?”系统不是很确定地说。

琴酒明白了它的意思,剧场版期间世界意识的力量会变弱,是因为它把力量分为了两份,大多数去监视剧场版,小部分维持世界运作,所以上一次琴酒在外面能绕过它杀人,而这一次在里面就被它把人救下来了。

“我们要在这里到什么时候?”他继续问系统。

“不会太久,你在这里就一直不能出场嘛,”这次系统很干脆地说,“剧场版剧情肯定不能正常进行了,所以必定会回滚的。”

即使如此世界意识还是把他们都救下来了,哪怕它看起来很想杀了他,琴酒想:所以说……在都是要回滚的情况下,死人和不死人的消耗依然是不一样的。

他又回忆自己出场的点,距离现在的时间不算太长,可以忍受,boss想必已经给他发了执行任务的命令了吧,不过琴酒现在收不到。

还有这个地方……琴酒环视四周,整个楼都塌了,这里也不是郊区,想必不久就会有救援人员……哦,波本来这里之前肯定部署过下属,赤井的同事应该也不会离得太远,倒是琴酒自己完全是一个人来的。

……还好是一个人来的,他对组织的废物们没有任何信心。

但万一时间还没到救援就来了……他现在的状态可应付不了他们。

虽然一切都会被抹除,但琴酒还是没有体验被捕流程的意图。

他打开系统商城试图找找有什么能用的道具,系统听了他的需求之后倒是很有信心:“没事的宿主,你们三个一定会就这样呆到时间回滚!”

琴酒:?

琴酒:“你就这么肯定?”

“当然啊,”系统说,“你看你都在看些什么,就知道世界意识肯定不敢把你放出去的了,那既然如此他们俩也只能跟你一起躺着了。”

这家伙这么肯定的事情还没出过问题,琴酒也就信了,既然这样就等等吧……虽然人没杀成,但是大打一场还是让他心情好多了。

“你的意思是……”琴酒饶有兴致地说,“不管现在我做什么,它都不会打断我了?”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