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太上 》千山踏歌

盈盈秋水(十五)

夜晚的寒意总是让人那么难以忍受,如果有人赞颂夜间的孤寒,那一定是他还没有感受过这山间的凄风。

风清扬已经是一位半只脚就要踏入地下的孤独的老头子了,叶青带着人过来围殴他却是一点也没有生出什么愧疚的心理。她带着阎罗恶鬼的面具,身上的青衣在山崖上飘动,她站立在不远的地方,开口的声音就仿佛方才根本不是她要来取下风清扬的性命。那四位的黑衣人也稳稳地将风清扬围住,他们就像是四根冰冷的柱石,一点也没有刚才的活人的生气。他们在刚才没有任何的存在感,但等到一切结束后,却像是四把尖刀,死死地钉在了风清扬的感知的边缘。

“你们到底是谁?”风清扬已经不敢再相信面前这些人表现出来的所有的东西了,这一行人没有露出任何真面目,他们行动井然,无有任何不谐的杂音。带着面具的女子使用出来的武学更是覆盖了他所了解的全部大派,有些还超出了他的了解,可她的声音又是那么的年轻,与记忆中的所有高手都不相符。

叶青却没有再说话,不知为何,风清扬感觉她面具下的脸应该是对自己笑了一下,这让他眉头皱得更紧,像是能夹死一只苍蝇。

风清扬有信心对付这四个将他骗出来的黑衣人,但那要他们身边没有这可以挡住他一千招的神秘女子,更不要说……他扫视了一下那些跟在她身后的剩余的手下。这人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单挑不行就继续**,不论怎样,她始终都是立足在不败之地上。

这就是我的末途吗?风清扬神色微不可查的黯淡了稍许,但很快,他就握紧了手中的剑柄,他之一生,经历过许多,而漫漫途中,有剑相伴,也算得上是有始有终了。但无论如何,他都要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一起带走。

想到这里,他惨淡的面上闪过一抹决然,他的身上也兴起了一种壮烈的气度,他的五指用力,剑尖缓缓抬起。

叶青侧目。她身姿如柔韧的枝条,姿态笔直中透出说不出来的灵活,她的长剑已经被收拢入鞘,青黑色的剑身被她提在手上。瞧着风清扬做好了心理准备,她扬起另一只手,语句中带上了浅笑:“撤。”

四名黑衣人连一丝的迟疑也没有,他们飞快地往后退开,像是灵猿荡出,他们的动作轻巧敏捷,依旧是无声无息的模样。

叶青退进身后的那群黑衣人之中,他们掩护着她,分明只是几个刹那,风清扬面前的闯入者就离开得干干净净,片刻前还火把燃烧,人群罗列,但片刻后就只剩下风清扬一人孤零零地站立在这夜晚的冷风中。

他手中的剑锋已经抬起,但他的整个人却已经化作了不会动的石像,他久久地立在原处,几乎让人以为他被人点了穴道。

风不解风情地在山间梳拢吹过。

剑三的眼光明明灭灭,他运起轻功在叶青的身后一步跳跃,他心中有很多的话想说,但一直等到他们回到了自己的据点,才终于有机会将所有的疑惑问出。

“为什么不杀了他?”剑三问。

叶青侧过头看了他一眼,仿佛看出了他心中还没能熄灭下去的涌动的激情与恐惧。风清扬的名号在江湖上不显,但不论是他的武功还有他的气质,都表明了这是一位出世的隐居的高人,更不要说在他们到这里来之前,叶青就已经将他的身份告诉了自己这四位的手下……这是一位与少林方正大师和武当冲虚真人同一个等级的高人,说不定武学造诣还要在他们之上,剑三用他自己的思考浅薄地想着。

而愈是厉害的敌人,那不就更衬托出他们的强大吗?不可自制的,剑三心中生出扬眉吐气的愉悦,原来,他们已经如此强大,这一整个江湖还会有谁可以抵挡他们的脚步?

不知为何,叶青没有打断他膨胀的内心。解决了对手,自当要享受战斗结束后的余韵,她只是用一种蕴含了其他意味的语气说道:“他还不是我们最终的敌人。”

意思是说,不应让自己的人手在这里折损。

不管评判的准则为何,既然东方不败才是她必须要打败的敌人,她就只能将他视作比风清扬更为棘手的存在。她现在连风清扬都没有办法打败,这让她如何不忧心忡忡?

她摘下面上那张狰狞的阎王的面具,一边的剑一沉默安静的像是雕塑,剑四微笑地看着剑三兴奋的神情,他眼神微妙,就像是在看一只无知的燕雀,剑二刚想要往前踏出一步,剑四却先他一步动作,他便只能留在原地。

将面具交给手下,叶青开始处理近期江湖上的事务。“少林开始与魔教接洽了吗?”叶青以手支颐,她有些惊奇地说道:“我还以为他们会什么都不问就直接打起来呢!”

剑四笑着拱手道:“少林寺的方丈是一位很有智慧的和尚,和那些人云亦云的武林人不一样,他还是有自己脑子的。”

与其说是有点脑子,还不如说是比起这个江湖中所有的人都要来的狡猾的多。剑四在心中这样想着,又想到了现今五岳剑派的衰败与混乱,还有少林与武当的独善其身,他就不得不让自己想得更深。

“魔教内部怎么说?”叶青毫不避讳地用“魔”来称呼日月神教,就好像她并非是那位为神教教众尊崇着的“圣姑”一般,她有些期待又有些漫不经心地问。

“那位杨总管态度不怎么好。”剑四微笑道:“魔教近期和江湖人碰撞的事件增多,更重要的是,他好像怀疑到了我们头上,这几天里派在您宅子外的监视人手在数量上翻了几倍,日夜不停,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兴起的猜疑。”

叶青摆摆手,她的手指并不美好,虽是修长,但长年累月的**剑还是留下了不少的痕迹,她的武功还没有达到脱胎换骨的境界,所以这些小瑕疵只能保留了下来。“杨莲亭这个人虽然有很多缺点,”叶青细数道:“虚荣、贪婪、自以为是,但是你可不能小瞧了一个权力麾下的俘虏。为了保留住他的那点权力,他可以变得超出你预料外的敏锐。”

“事关切身利益,”剑四明白过来:“所以会格外的敏感么?”

“我们的行动也并非是毫无破绽,”叶青倒是坦诚自己的不足:“只不过是先他们一手,他们没办法将一切联想到我身上来罢了。”

剑四刚想要奉承几句,叶青就将话题转到了另外的一个方向,她转到了剑一的位置,她这次的语气里可没有上一次的恭敬与亲近,她冲着剑一笑道:“向左使还在想办法攻破那座梅庄吗?”

剑一神色一震,他苍老的面容垂下,层叠的褶皱让他看起来愈发朽败,好似下一秒就会断了呼吸,但不知为何,却始终不肯倒下。他的声音沙哑低沉道:“向大人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他想要利用这一次正派诘问魔教的机会,将梅庄中的四位庄主带出来几位,他好像得到了什么足以印证自己身份的东西,可以令几位庄主听从……”

“还真是好奇啊,”叶青叹道:“也不知道梅庄里究竟是有着什么样宝贵的东西,竟令得向左使十多年如一日的坚持,真希望到了时候他也可以给我瞧一瞧,满足我这位侄女过剩的好奇心。”

她表现得就像是完全不知道任我行的消息一样。

在场之中就只有剑二从头到尾一直都没有出声,他虽是四位之中武功最高的一人,但那也是依靠了叶青的赐予,他的个性缜密,缄默中隐藏着细腻的心思,他的思想其中并不死板,是一种带有置身其外一般的明|慧,但也是因此,他往往很难让自己融入氛围中。

他的五指紧了紧剑柄,背影绷得挺直。

剑一沉默了下来。他的身份有些尴尬,是向问天将他从外界带进来的,尽管他被下令了要完全忠于叶青,但这样的忠诚也是来自于向问天的威吓。没有谁会不相信他没有从向问天那里得到另外的吩咐,而他也确实是被向问天下达了其他的命令。起码上一次向问天能在门外等待叶青,那就有来自他的通报的原因。

但与此同时,叶青也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有关向问天的、无关痛痒的、“小小”的情报。

这老人掩住自己的耳朵,闭紧自己的嘴巴,只为了让自己仅剩的生命在双方之间竭力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