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捡到病娇太子之后(重生) 》三生糖

第50章 第 50 章

第五十章

东宫沐浴的地方除了寝殿外还有个大浴堂, 只是凌容与鲜少会过去那。

浴堂有小半个寝殿大, 宽敞华丽, 金漆彩画,除了更衣的地方外, 还摆放了贵妃榻与桌几。

虽然凌容与是心血来潮突然抱着太子妃说要用浴堂,可周正却似早有准备般,白玉浴池很快就注满热水,轻纱布幔,雾气朦胧。

盛欢被抱进浴堂时不禁看着有些傻了。

这永安侯府虽然也奢华, 可到底没有这种大浴堂。

凌容与将美人儿放到贵妃榻上, 才将她从锦被中解救出来。

锦被下的小娇儿衣衫凌乱, 衣襟半敝,月白色的肚兜鼓鼓涨涨。

纤柔浑.圆的细削香肩, 肌肤如上好的无暇美玉,娇.嫩光滑,细腻白皙。

在一旁跃动的烛火映照下, 更是晕上一层灿然莹光,更显晶莹剔透,宛若凝脂雪莲。

尤其是上头盛开的朵朵扶桑还未消退,殷红与雪肤交织一片,娇美玉颈如酥脂嫩玉, 泛着一层淡淡的桃花色, 透着说不出的娇.媚可人。

如此风情万种, 清纯中却又带着无限妩.媚的绝色美人, 似一朵娇艳欲滴的花,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想伸手采.撷。

爱慕她已久的凌容与自不例外。

凌容与慵懒抬眸,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漫不经心的摘下玉冠,长发倾.泻如墨,随意披撒于肩。

指尖搭上衣襟,臂膀薄薄一层的肌.肉比起之前已结.实不少。

姿貌过人的少年郎,乌羽般的睫毛半落,墨眸中流转着毫不掩饰的浓烈缱绻与柔情,却也暗藏着贪婪与晦涩。

大限就剩一年,凌容与越发不敢想象将来。

前世取心头血时他不曾怕过,可今生却随着时光倒数,日日怯懦起来。

心里的妒火更是时时刻刻,猛烈的焚烧着他的心。

随着精白宽袖锦袍被随意扔到一旁,盛欢呼吸微微一窒,红.晕立刻从脸庞一路蔓延到颈肩。

少年身姿依旧流畅漂亮,却比之前精实不少,已渐有前世健.硕之态。

盛欢皙白的长腿微拢,美目含娇带俏的睨了凌容与一眼,红艳欲滴的美唇刚噘起要说些什么,俊美的少年郎已俯首而下,将小嘴一把堵上。

美目羞涩,媚眼如丝,随着吻落了下来,长睫飞快扑闪,一如往常地紧紧闭上。

吻毫无克制,热烈而深情缠.绵,温热与之翩然起舞,似要将她所有的呼吸与一切全都夺走一般,彼此的气息与墨发交织一片。

臂弯之中的美人儿,迷迷糊糊的伸出白皙玉臂,揽住少年脖颈。

两心相悦的吻,酣醉而甜蜜,美人儿晕乎之际,浑然不觉自己已被抱起,径直朝浴池走去。

盛欢双颊漫着红云,娇甜细软的哼唧了一声:“……不要乱动。”

她不喜欢换来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