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维度侵蚀者 》残酷厕纸天使

第120章 世界级传说度!黄道十二宫的遗产,完美究极生物!

走在追寻迪奥的路上,白浪收到这样一段信息:

【你对迪奥一次次的纵容,最终养虎为患,让他复活了历史上恶名昭彰的苏格兰魔王,威廉.华莱士……】

白浪表情一僵,这不是你暗示我做的吗?这锅我不背。

【你对玛丽.雪莱的纵容与无视,让她带走这头凶兽;并在死亡后将其释放,让它失去捆缚自己的锁链……】

咦…等等!这不是乔纳森的决断吗?关我奥特兰什么事?

【24分钟前,百兽的魔性爆发,杀入了绿园的宫殿中,XXXXXXXXX,导致维多利亚时代提前落幕。】

咝……!白浪倒吸一口冷气,好可怕的样子。

【两分钟前,你手刃了魔王,为这个辉煌的时代画下了休止符!】

突然感觉自己好伟大呀。

【你直接参与并间接导致了‘维多利亚时代的终结’,由1901年1月提前至1888年10月。现统计你在此次事件中的参与度……统计本时代大不列颠对全球的影响力……统计……】

白浪凭他那差1分及格的世界史底蕴,也清楚这个时代的‘英国’,如同当初万国来朝的‘大唐’,是当之无愧的世界核心。这瓜可大了去了。

【你参与并制造了‘世界级事件’,对星球的历史进程造成偏移。你的参与度不足,你获得了41.23%的‘世界级传说度’,+0.4传说度。】

What?

白浪震惊了,脚下一个踉跄,这干我鸟事?!

虽然这0.4的‘世界级传说度’绝对是不明觉厉的好东西,他照收不误,但是乐园也不能凭空污人清白!说的我好像罪魁祸首似得?

在白浪捡到一笔飞来横财时,多亏‘时代终结者-威廉’的拖延,为迪奥争取到一段时间,勉强拉开距离。但她心中惶惶不安,不知该何去何从?

此时前往码头,恐怕来不及了。敌人定设下天罗地网,等待自己送上门去。难道就这样继续仓惶逃往乡下,伪装成村姑,等待时机?

“我迪奥不甘心啊!”

漂亮的迪奥小姐姐何等骄傲自负之人?此刻心中委屈,竟泫然欲泣。

温富贵‘咕叽’一声吞下口水,心中暗道非礼勿视。他同样对白浪充满敬畏,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拿老家一句话来说,就是‘卸磨杀驴,兔死狗烹’。

那个魔鬼享受的,是追逐迪奥,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乐趣。一旦迪奥真被他击杀,那时自己还有价值吗?……没有!

温富贵不傻,反而非常奸诈,虽然缺乏魄力与勇气,但也有独特的特长,那就是不可理喻的情报收集能力与交际能力。

“迪奥主人,我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迪奥不屑的看了温富贵一样,骂道:“你这废物又有什么馊主意害我?!”

逃亡中,温富贵信誓旦旦向迪奥赌咒保证道:

“迪奥主人,请您再相信我一次!这回,我绝对没有撒谎骗人。我从可靠渠道得知,那‘奥特兰德’来自一个名为‘彷徨海’的猎魔机关,负责调查全球各类超自然案件,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猎魔人。在这个组织内,曾有一个名为‘黄道十二宫’的部门。其中每一位星宫之主,都必然是享誉全世界的‘传奇猎魔人’,全方位的超越了奥特兰。十二宫宁缺毋滥,每个时代都未必有三位‘星主’同时存在,甚至出现过断代。而最近一代的‘传奇’,正是American的吸血猎人-鸭脖拉汗.林垦!”

“什么?你在逗我吗?你以为我不知道林肯是American的第16代目?”

“不,我没有骗您,您说的也没有错。谁规定了,总统就一定与猎魔人冲突呢?就像奥特兰,不也是一位侦探兼职法医吗?他还透露过,自己想成为一名悬疑小说家。”

温富贵反问,他说的如此有道理,迪奥竟无言以对……

“你从哪里打听到的?”

“都是奥特兰德在乔斯达家族说的,我买通了几个仆人,偷听来的。鸭脖拉汗遇刺,就是黑暗势力一手策划的反噬。他手中的‘战斧’亦是传承自一代目‘花生炖’的圣器,曾斩碎过一张墨西哥石鬼面,获得了克制吸血鬼的力量。”

温富贵郑重其事的,将白浪忽悠乔纳森与瓦根的垃圾话,转述出来。用更加笃定的语气,‘你必须信我’的表情说出来,弄的迪奥变幻莫测,一时间竟分辨不出真假?

“你想怎么做?”迪奥心中升起一线希望,追问道。

温富贵的眼中闪烁起狡诈的目光,他选址这家酒馆,就是因为靠近泰晤士河:“迪奥主人,我想说。在英国…就在伦敦!就有这样一尊强者在沉睡。如果我们将他唤醒,转化成尸生人的话,一定能够击败奥特兰德。那可是一位传奇啊!”

“谁?”

“泰晤士河北岸威斯敏斯特教堂,黄道十二宫之主,圣杯的守护者,彷徨海的首脑,艾萨克.牛顿勋爵!”

迪奥闻言,眼中爆发出一团火光:“我们走!”

她提起碍事的裙子,高昂着雪白的鹅颈,沿着泰晤士河畔小路,向着西敏寺的方向狂奔……

白浪一路追踪,很快失去了温富贵留下的记号,心中暗骂这个芭拉又背叛了自己。不过对方留下的痕迹,让他成功追踪到泰晤士河畔。

“嗯?难道投河了?”看着浑浊污秽堪比三哥母亲河的河水,白浪打消了纵身一跃的念头。凭他对迪奥的了解,就算死,她也不会投入这种河流的。

很快,白浪就在路边发现了高跟鞋踩踏地面的痕迹,这是迪奥与温富贵的脚印!

她们在沿河逃跑,那边有什么?这个方向……难道是大英博物馆?迪奥是想复活古埃及的法老王来对抗自己吗?

白浪沿着泰晤士河的方向看去,再跑一段路,就是大本钟……哪里是时钟塔的底盘。但可惜这是波纹的世界,并非圣杯的世界,法老王也不过更加古老的干尸而已,就算你成功复活它们……语言沟通怎么办?

迪奥你太天真了,智商都被胸部吸收光了吗?你是懂得埃及语,还真以为英国是宇宙的核心,千年前的埃及人也要学习不成?

白浪一路追踪,脚印最终却在即将抵达‘兰贝斯桥’时拐了个弯,向着西敏寺绕去……他按下心中疑惑,加速追去。

果然,大教堂的几个守夜人被杀,脖子上还留着对称的牙印。

“迪奥,你逃不掉的!”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耶路撒冷礼拜堂中,几个还没凉透的修士躺在地上,他们的十字架乃至他们的主,对于迪奥没有半分克制效果。这个世界的吸血鬼,可以堂而皇之光明正大的出入教堂,也不惧怕所谓的银器与大蒜。

此时迪奥已经用蛮力,打碎了牛顿勋爵的陵墓雕塑,接着一点点发力,推开了合拢的棺盖。

而顺着死尸一路追来的白浪,也听到某个大厅中,传来石雕摔碎的声音,心中感到不妙,径直冲了进去,口中抱怨道:“到底再搞什么鬼?”

砰!

白浪冲了进来,而迪奥也揭开了棺盖,看向白浪时狂笑出声:“奥特兰德你来晚一步,看看这是什么?彷徨海黄道十二宫之主的牛顿勋……”

她清脆的声音戛然而止,只看到偌大石棺中,摆放着小小的木盒子。

白浪同样惊呆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迪奥与温富贵,闹半天你们居然当真了?不对,这是我拿来唬骗乔纳森的,你们怎么可能知道?

“主人,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行动?”温富贵见迪奥不动,焦虑催促道。

“盒……盒子?”迪奥呆呆的说道,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打击。尸体呢?牛顿呢?

“咳咳,牛顿是火化的!”白浪弱弱的说道。

(牛顿:“我就知道当我死后,会有无数人试图掀翻我的棺盖,摆脱重力的束缚。所以我不土葬了!我要超越棺材,钻进盒子,让你们无棺可掀,可悲的灵魂永远被重力束缚!”)

“不!”

迪奥绝望的咆哮起来,一拳打碎了那盒骨灰。而白浪也抽出手抢,瞄准着又一次背板自己的温富贵。

“嗯?”指节感到一痛,迪奥面色微微一变,抬手扫开那些粉末,从散落的骨灰内部,捏起一枚红色的石头。

那是一块散发出庞大生命力,仿佛无数怨魂在耳畔集体嘶号的红色结晶。

“那是什么?”白浪瞬间转头,看向迪奥纤细的玉手,轻轻捏住的那块宝石,反射出摄人心魄的酒红色!

“贤者之石!”

温富贵双眼爆发出狂热的光芒,他已经将白浪口嗨的那一套奉为真理,第一时间意识到迪奥手中之物,“这是牛顿爵士晚年创造的炼金奇迹,效仿‘艾哲红石’创造的‘贤者之石’,迪奥,把它给我!”

温富贵狂热的一跃而起,冲向迪奥,试图抢走那枚红石。

而迪奥虽然换了女身,但依旧是吸血鬼,大长腿侧踢,将温富贵踹回去的同时,将‘红石’丢入了口中。

“卧!槽!这不会是真的吧?”

白浪此刻有种想抽自己嘴的冲动!叫你口嗨!叫你口嗨,现在嗨了吧?乐园把贤者之石刷出来了。

☚ To Be Continued……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