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学校做大佬的日子 》苏絮苏

6. 第 6 章

电梯里只能听到男生掏心掏肺的话语。

陈艺如的脸都黑了,她看着这张帅气的脸,抿了抿唇,只觉得脑袋都有点发晕,指着他的手指都在颤抖。但万万没想到那少年活像压根没看到她难看的脸色一样,居然满脸深情地上前一步握住了她的手指,“艺如姐你别怕,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跟那种老男人一样,我是真心喜欢的,我保证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很好的,你要是不相信我,随便你怎么测试……”

“我真的很喜欢你。”

那双眼眸璀璨如星,望进去恨不得立马沉沦。

陈艺如原本都快*屏蔽的关键字*的心情一听这话,脑子一个激灵,眼眸下意识地看向他的身上,贪婪的心思转动了起来。

靳父那个人性格多疑又吝啬。她曾经远远地看过靳母,身上穿戴也很一般,一点都不像一个家里资产上千万的人。

而眼前这个少年……

她对自己的魅力很是自信,尤其是对这种年纪不大又冲动的男孩子。这少年虽然没说过他家是干什么的,但出手就是个一万块钱的包,身上穿得也都是名牌。说不定比起靳父,是个更好掌控的对象。

她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关键他长得也不错,比起靳父那种大肚腩的中年老男人好太多了。已经无法挽回的事情就只能算了。

她咬咬牙,年轻姣好的脸上立马带上了一丝‘不可置信’与‘受伤’,陈艺如低眸,很是‘悲伤’地道:“我,我喜欢了他这么多年,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么看我的……”

“艺如姐……”

“伤心欲绝”的女人被拥入了少年的怀中,场面温馨动人?

监控室的几个人:……

不行不行,有点辣眼睛!

这个女的哪来的自信可以勾住自家老大啊!

“张哥演技不行啊!”靳玉泽看着画面,一面嘟囔这。虽然很讨厌这个小三,但平心而论,陈艺如长得不差。张雪垣的脸上却已经满是不耐烦了,对着监控就是一个白眼。

“演技行不行是一回事,但张哥出卖色相这种事情真是得心应手。”红发少年感慨了一句,转头看向新生,“不过他颜值还是很能打的!对吧?”

张雪垣长得的确好看,一旦剥除嚣张恶劣的气质之后,那张雌雄莫辨的脸竟然比陈艺如更出色……邬琼搭在桌子上的手一动。

啊呸啊呸,这个娘娘腔!哦,不,是个稍微有些小聪明的娘娘腔。

张雪垣应付完这个女人,和她“依依不舍”地分别了,拍着胸膛就来到了小伙伴面前,“看到没?轻轻松松,简简单单!”一面说着一面把手机抛给了一旁站着的靳玉泽。身材一米九高大的男生手忙脚落地接了过来。“以后这个手机就会忙起来了。你先稳住,过个一两个星期再断掉联系。”

红发少年很给面子地拍了拍手,吹捧道:“咱们张哥真是超厉害啊!”

靳玉泽也狂点头,按照这种趋势下去,只要自己拿着手机集合一下班级二十多个单身汉的智慧,分分钟这个事情就解决了。关键,这种感觉真是……班里的人都拿这个女人当经验宝宝呢!张哥果然厉害!他捅了捅邬琼,示意他说句软话。毕竟在七班混,要是张雪垣不喜欢,那会比较麻烦。

关键他觉得这个冷酷高傲的少年还真有点对胃口。

邬琼丝毫没领会靳玉泽的意思,上前一步,目光灼灼道。“那要是那个小三已经怀孕并且登堂*屏蔽的关键字*了呢?那该怎么办?”说完这句话,他顿了顿,昧着良心地道,“张哥。”

张雪垣撩了撩头发,捂着*屏蔽的关键字*。

啊,真是浑身舒坦。

“哎?伦|理的玩笑不能开,你再思量思量该叫我啥?”

未来的大佬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良久才别别扭扭地道,“我会帮你赔偿校长室的钱。”言下之意就是决不会叫他爸爸了。

张雪垣这才冲他勾了勾手指。

他这是要告诉自己怎么办了吗?其实这个人心地真的不坏。中二的时候也真的很中二,总感觉七班的人把他当老大是有点哄着他的意思。邬琼咽了口口水,低头,认真倾听:“嗯?”

该说不说,这个年纪的大佬实在是青涩无比啊,书里描写的那种性感低音炮半分听不出来,张雪垣笑眯眯地道,“你有钱吗?”

不就是钱而已!以前自己在家闯这么多祸,不都是拿钱搞定的吗?

邬琼刚要夸口,棱角分明的俊脸忽的一僵。要是没记错的话,自己老爸只给自己的饭卡里面充了钱……

张雪垣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个‘万般无奈’的笑容,摇着头慢慢道:“儿子!家里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样可不行!”

…………………………………………

几个人立马回去学校,墙头的集装箱还在,张雪垣一边揣着一个鸡蛋灌饼,一面往上爬。这没办法,自己同桌家里实在是太有困难了呀,连煎饼果子都不知道是啥味,真是相当可怜啊!

“老大最近对耿学霸很好啊!”人高马大的靳玉泽偷偷摸摸和红发少年咬着耳朵,都帮忙带早饭了。

红发少年无奈地耸了耸肩,“关键是别人说啥老大都信。”

没吃过煎饼果子和鸡蛋灌饼开什么玩笑,家里穷成这样?不过耿学霸身上的衣服的确都没有商标,很像是地摊货,全靠一张脸撑着。但这种鬼话也就自己班上那个头脑简单的老大会相信了!

张雪垣跳上墙,脸上嚣张得意的笑容慢慢收敛了下来……

卧槽?谁TM戳老子轮胎!

“老大,你赶紧下去啊!站在墙头干啥啊!”

“赶紧赶紧,都快上课了!”

“被徐巫婆抓住就完蛋了!”

随后站在墙头的四个人默默看着某个油光锃亮的头:……

校长露出一个“虚情假意”的微笑,一面背着手,抬起头看着这四个……哦,还有个新生!当初就不该让这个新生去七班,看看现在,才几天啊,又带坏一个!小兔崽子!

校长语阴阳怪气地道,“哎呦,早上还真是巧啊!”

张雪垣天不怕地不怕,但看着某个光头上的包——这包真不是被蜜蜂蛰的,而是校长抱头乱窜的时候被撞的,然后撞碎了的家具电器就被按在了她头上。张雪垣还真是有点委屈啊。

但是!

这都多大的人了!告家长也TM无耻了吧!她认真想想,这么多天偷偷摸摸的行动也只有耿温书知道他们来回的准确时间!马丹!亏得老子还给他带了吃的,呸,不要脸!

于是当天校长室门口,三个人排排站,听着里面的咆哮,默默地抖了抖。记得当初刚入学的时候,校长还是个头发浓密的和蔼长辈,说话都和颜悦色,而不是现在这样一句话一幢楼都在颤。

“哎呦哎呦,是不是还该给你颁个奖啊?”

“我X你大爷,张雪垣你就不能给我老实点吗?!认认真真好好学习就这么难吗?”

“……我大爷不就是……”

“……”

“哎哎哎?!大爷大爷,大伯大伯,老子,啊呸,我知道错了,别上手,别上手!”这阵阵惨叫让外面这三个听的腿都软了。

哪怕是邬琼也颤了颤,在之前学校他闹得再厉害也从没有被打过,但是这里……

“校长都这样教训人的吗?”

还逼着别人叫大伯?这都是什么古怪的爱好?

红发少年摇了摇头,小声地道,“没有,对别人不会,对张哥就不一定了。”校长对张哥的态度有点古怪。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叫的厉害,也真不一定会下手有多狠……

片刻之后从校长室出来的某个人戴着校服帽子,将自己的脸隐藏在帽子里,捏着拳头语气恶狠狠地道,“老子绝对饶不了耿温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