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零年代小舅妈 》往来熙熙

9. 第九章

她从原主记忆中得知,原主娘家一共七口人,除了两个孩子其它人每天都上工,每年冬天算工分也就分两袋红薯,他们一下就送了四分之一的口粮来。

她现在吃的不缺,这大半袋红薯对她来说可有可无,但是对于沈母一家来说这就是救命的粮食。

沈美华看了几眼红薯心里便有了主意,回到房间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两条酸胀的腿得到解放,舒服的叹了口气,今天一天实在走了太多的路,两条腿超负荷工作。

她躺在床上想到今天出现的聚宝袋,想再进去看看,眼皮却睁不开,没多久就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沈美华被门外咚咚咚的动静吵醒,从床上坐起,有些愣神的看着陌生的环境,坐了会清醒后换好衣服起身推开门。

门一开,就见元宝眉开眼笑的围在沈爱卫身边,开心的叫着舅舅,声音清脆,不像平时在她面前说话怯生生的样子。

“姐。”沈爱卫见二姐醒了,笑着喊了声。

沈美华见他正在搬着孩子们屋里那堆用不着的东西,额头上都是汗,开口道:“吃好饭在弄。”

打扫孩子们的房间是个力气活,吃饱了才好干活。

沈爱卫让他姐去忙她的,不用管他,他早点弄出来,孩子们就能早点住上干净的屋子。

沈美华见他坚持,没再跟他说早饭的事,赶紧洗脸刷牙,去厨房拿出昨晚留下的米洗干净倒入锅里加水,往灶台里加劈柴,弄好后就去孩子们房间帮忙。

“舅舅,这个要留着。”大力见舅舅要搬柜子,几步跑到他面前的,小手摸着柜子,这是他们放吃的地方,他想留着。

沈爱卫看着那个到膝盖,还掉了一个柜门,但是很干净,看的出平时经常擦拭,孩子们既然要留着,他伸手把柜子抱到一边单独的放着。

他刚把柜子放好,一回身就见他二姐侧身走了进来。

“姐,不用你帮忙。”沈爱卫让他二姐出去,怕她收拾一会牛脾气上来又要找事,以前二姐还在家的时候,活经常干到一半闹着不干开始找茬,嘴还一直在旁边念叨个不停。

她不帮忙,他一上午都弄不完,沈美华对他笑了笑开口道:“我把床单和被子换了拿出去洗。”

今天太阳好,她先把干净的被子拿出去放在凉衣绳上晒好,又回屋把脏了的被子把里面的棉花拆出来。

大力和元宝两人看着自己破了的床用木头顶起来,上面铺上垫被,床单也换了干净的,傻傻的站在一边看着。

元宝等娘出去,跑到床边伸手摸了摸,激动的说道:“哥哥,床好了。”

大力也走上前摸着补好的床,两人你摸一下我摸一下,傻笑着。

沈美华拆开旧被子掏出里面的棉花,有的已经结成板块,她有些傻眼,这样的棉花不抵寒吧。

沈爱卫余光看到他二姐低头看着棉花皱着眉,开口道:“姐,怎么了?”

“棉花结块了。”沈美华回过神下意识的说道。

“用棒槌捶几下晒晒不就好了。”沈爱卫不知道他二姐为什么会被这个事难住,她之前在家不是经常捶棉花吗?抬眼看了她一眼。

沈美华一听刚想点头,就见沈爱卫一脸疑惑的看着她,突然反应过来,棉花结块在这个时候应该经常遇到,她刚才的那句话说出来就会显得很怪异。

“我在想这棉花怎么结块了,你说捶它?”沈美华立刻调转话锋,说完脸上摆出一副你在说什么的神情。

沈爱卫一听,伸手挠了挠头,嘿嘿的笑了两声,他还以为二姐是问他怎么弄着这些结块的棉花。

“手脏,别挠头。”沈美华见他直接用脏的手去抓头,赶紧喊住,屋里的东西不知道放了多久,全是细菌。

沈爱卫一听赶紧放下手,只是嘿嘿的笑声笑的更加大了,笑完赶紧去搬屋里的东西。

沈美华和他两人分工合作,一直弄了将近两小时才把屋里的东西都清理出去。

她一直弯腰抱东西进来出去,腰酸的厉害,手扶着腰,对着一边还在弄的沈爱卫开口说道:“饭好了,先吃饭。”

锅里的稀饭,她刚去看了已经熬的十分粘稠,可以吃了,屋里等吃好在弄,做个收尾就能结束。

沈爱卫用手臂擦了把脸上的汗,点了点头跟着他二姐身后出去。

几人身上都是灰,他打了盆水,带着孩子们把手和脸洗干净。

“我先把饭端过去。”沈美华说完端着一大盆稀饭往正屋走。

沈爱卫嗯了一声,洗好带着孩子们进屋,一进门就看见桌上满满一盆的稀饭,熬的十分的粘稠,不像娘做的那样米是米水是水。

他有许久没有吃过这样的稀饭了,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元宝和大力见舅舅不动,也跟着停下一起望着桌上的稀饭。

“吃饭。”沈美华见他们三人傻站在门口,让他们赶紧进来。

沈爱卫拉着孩子们看到稀饭里的米是一粒一粒的,不像他们平时吃的那样是碎的。

沈美华见他直勾勾的盯着盆里的稀饭,开口道:“怎么了?”

沈爱国从稀饭上收回视线,看着他姐,疑惑的开口道:“姐,你这米都是在粮站买的吗?”

之前他去粮站买米,里面卖的都是一些碎米。

沈美华不知道他为何这么问,这米是她从聚宝袋里拿的,难到是哪里有问题。

她想了想,开口道:“元宝爹寄回来的,怎么了?”

把米推到原主老公身上,就是有问题,他们也不可能去队里问。

姐夫寄回来的?怪不得这么好,沈爱卫点了点头,开口道:“姐夫也不知道从哪里买的米,都没有碎的。”

沈美华一听立刻知道问题出现在哪了,她拿出来的米经过后世加工和商家的包装,没有碎米,现在的这个时代机器不完善,像乡下还在用工具脱壳时经常会有碎米,她没有注意到这点。

“二姐?”沈爱卫见他姐不说话像是在想事情开口喊道。

“管他在哪买的,吃饭,在不吃凉了。”沈美华没去看他,把碗摆好,给大力还有元宝盛饭。

沈爱卫嗯了一声拿起碗盛稀饭吃,稀饭一入口,又稠又糯,嘴控制不住的只往下咽,吃完一碗还想吃,看了一眼孩子,想到他们经常挨饿,便没再去盛。

“吃,锅里还有大半锅。”沈美华一抬头就见沈爱卫明明一副想吃的样子,却不去盛盆里的稀饭。

“不吃了。”沈爱卫放下手里的碗筷。

一边的元宝和大力见舅舅这样,也放下碗筷不吃了。

沈美华看着的一大三小,无奈的伸手给他们盛满:“赶紧吃”说完也不去看他们,吃着自己碗里的稀饭。

沈爱卫看着碗里的稀饭,又看看了眼脸色有些不好的二姐没敢再说话,老老实实的低头吃饭。

饭后,沈美华端着碗筷去厨房洗碗,沈爱卫想到中午吃的稀饭,起身跟在他二姐身后,想跟她说个事。

沈美华回过身就见沈爱卫欲言又止的模样,开口问道:“怎么了?”

“姐,你.....”沈爱卫习惯性的伸手去挠头,想说又怕二姐听了说他。

沈美华见他吞吞吐吐,示意他接着说。

“粮食你省着点吃,稀饭不要煮那么稠,还有那锅底加点水还能弄一碗稀饭。”沈爱卫一股气的说完。

沈美华听见他的话一愣,目光看向手下的锅,锅里残留了一点稀饭,但是她已经刮的很干净了。

“这半年天越来越不好,明年怕是收不到什么粮食。”沈爱卫见他姐不说话,开口解释道。

他本来不想说的,但是二姐在家不去上工,没有公分,全靠姐夫每个月寄钱回来,粮站的粮食也是一天卖的比一天少。

不省着点吃,要是明年真的收不到粮食怕是要饿肚子了。

沈美华听他说明年收不到粮食,心里一沉,明年的确收不到粮食,因为还有半年就是那三年,有的地方发洪水,有的地方干旱,粮食基本颗粒无收。

“姐?”沈爱卫开口喊了声。

“知道了。”沈美华点了点头,脸上挤出笑。

沈爱卫见他姐答应,脸上也没有不耐烦,像是真的听进去了,便开口道:“那我先去把屋里剩下的弄干净。”说完三两步跨出厨房往屋里去。

沈美华想到那三年,本来还不错的心情有些担心,她能平安的度过那三年吗?

沈爱卫把屋里收拾干净,看了眼时间已经下午一点,他该走了,再不走等到家天该黑了。

一边的大力和元宝见舅舅要走,偎在他身边不想让他走。

沈爱卫低头摸着他两的头,开口道:“过段时间在来看你们。”

沈美华从屋里出来就见元宝红着眼朝着沈爱卫伸手要抱。

沈爱卫弯腰抱起元宝,拍着他的背,哄了会,才把人哄好,

他把元宝放下准备去找二姐,一转身就见她站在门口,开口道:“姐,屋里收拾好了,没其他事,我先回去了。”

沈美华点了点头,把手里的包递给他:“这里面是晒干的木耳,元宝爹上次寄回来的,你带回去给娘尝尝。”

她从聚宝袋里拿了两袋一斤装的木耳,原主娘家送了那么多的粮食过来,接下来他们怕是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有这些木耳也能顶上一段时间。

本来她打算给些其它的东西,但一想其它的东西太显眼,木耳泡发后很多,便拿了木耳出来。

沈爱卫刚想摆手不要,就见他姐直接把包塞到他怀里,推着他出门。

“时间不早了,赶紧走吧。”沈美华见他还要说,不想在跟他掰扯,直接把人推了出去。

沈爱卫被推到门口才站稳,他握着手里的包,又看了眼二姐,开口道:“姐,那我走了。”

沈美华嗯了一声,朝他挥手:“路上小心点。”说完等他人走才把门关上。

她关上门,一转身就见大力和元宝眼巴巴的望着门,一脸的不舍。

她刚想开口,视线无意间看到他们的手,接下来要说的话一顿,突然想起她忘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