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零年代小舅妈 》往来熙熙

5. 第五章

“美华,你要是有事就让王叔带话回来。”沈爱国将他们送到门口没有进去,家里还等着他回去。

王叔女儿在他们村,时不时的就回去看看女儿和外孙。

沈美华点头答应,开口道:“时间不早了,赶紧走吧。”

原主娘家离的有些远,原主大哥现在不走,中午估计要赶不上午饭了。

沈爱国低头伸手摸了摸元宝和大力,让他们乖乖听话,抬头对着一边的妹妹开口道:“娘说的话你别忘了。”

沈美华点了点头,让他放心,目光看向一边的元宝和大力。

早上走之前沈母一直在说让她回来好好对两个孩子,千万不能再像之前。

元宝小手紧紧的拉着沈爱国,满脸的舍不得。

沈爱国跟两个孩子又说了会才赶着车往回走。

门口的沈美华等着沈爱国走远准备转身回屋,就见一边站着的元宝和大力还在依依不舍望着村口。

“回屋了。”沈美华走到门边喊着两人。

元宝听见娘的话,小手捏着衣服的衣角,抬头看着哥哥,他不想回屋,他想跟舅舅回家。

大力没有看一边的舅妈,小手拉着元宝的手,带着他往屋里走。

三人一前一后的往屋里的往前走。

沈爱国走了几步回头看着往屋里走的沈美华,看着她和孩子们之间隔着的距离有些担心,希望这次她是真的想通了,叹了口气赶牛车朝前走。

沈美华一进屋一屁股坐在板凳上,村里的路不平,牛车摇摇晃晃,她的屁股颠的快要散架,骨头都是酥的。

“进来。”她朝着站在门口不敢进来的两人招手,外面冷。两人冻的小脸通红。

她话刚落音,两人像是受到惊吓,直接跑回屋里。

沈美华:“.......”

她只是想让他们进来坐会歇歇,他们这是以为她要打他们吗?

孩子们这样怕她也不是个事,沈美华坐在板凳上想着方法,渐渐的她觉得有些冷,一抬头外面下起了大雪。

她看着地上的雪,想到了孩子们盖里的那床发黑的薄被,还有他们身上穿的小薄袄,起身回屋从原主的柜子里抱出一床厚被子推开他们的房门。

大力听见推门声就见舅妈抱着被子走了进来,走到他们面前停了下来,直接掀开他们的被子。

沈美华伸手去掀他们被子还没碰到,就见大力的小手紧紧拽着被子不放,小眼瞪着她。

这是她第一次在他脸上看愤怒的表情,她来这几天,他什么也不说也没有任何表情,做的最多的就是每次在她靠近的时候把元宝挡在身后。

她看的那本书里说过,男主小时候因为他舅妈的影响,在遇到女主之前一直都是人狠话不多的人。

“被子太脏了,换干净的。”沈美华动了动抱着被子的另一只手让他看。

大力不去看她手里的被子,手静静地拉着被子不松,没有被子元宝会冷。

沈美华见到他不相信,有些心疼,不怪他不信,原主之前就做过类似的事,有一次问他们想不想换被子,元宝说想,刚说完,就被原主拉出来打了一顿。

“冷的时候把新的贴身盖。”沈美华说完没在去拉他手里的脏被子,直接把手里干净的被子盖在脏被子上,这样他们至少能暖和些。

一边的元宝看到被子紧紧的贴着哥哥不去碰。

大力望着床上干净的被子,小手攥着旧被子,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在这样,心里有些害怕,等着她接下里的动作。

沈美华看着床上害怕的两人,心里泛酸的厉害,想上前将两人抱进怀里,让他们别怕,理智拦住了她,孩子怕她,她那样做会让他们更害怕,惶恐不安。

她站在床边将被子盖好,转身出去准备吃的,刚来孩子们屋时已经快十一点,她要开始准备午饭了。

元宝看着合上的门,声音很小的开口道:“哥哥,娘没有打我们。”

大力听见元宝的话,没有说话而是看着那床干净的被子,他也不知道舅妈为什么没有打他们,看了一会,见门外没有动静,伸手将脏被子拿开,把干净干被子盖在元宝的身上。

“哥哥,好暖和。”元宝盖着厚厚的被子,瞬间把娘没有打他们的事抛到脑后,笑着让哥哥也进来。

大力见元宝笑的开心,抿着的嘴上扬,掀开被子爬了进去,兄弟两紧紧的挨在一起。

厨房里的沈美华看着面袋子有些愣神,她忘了家里只有这点面,这点面省着吃最多也只能撑上一天,明天他们就断粮。

想到马上就要断粮,她有些心慌,赶紧从原主的记忆里调取她放钱的地方,快步走到房间从床底拉出一个木盒,上面有把锁,找出钥匙打开盒子,里面整齐的放着两小卷大团结。

她震惊的看着那两卷钱,看了好一会才拆开数了数,一百零八张,一共一千零八十。

她有些不信又数了一遍,一分不差的确是一千零八十。

原主二十岁嫁给男主舅舅,两人结婚五年,结婚的头两年男主还不是副团级别,每个月工资只有四十多,给一半,后面这三年才每个月三十,五年来原主存了一千零八十。

厉害,是个狠人,怪不得孩子们总是饿着,家里的家具也破的不成样子,原来钱全部都被她存了起来。

她脑中突然想到书里提到的一点,原主在离婚后直接去找她的心上人,去了很久后才回来,原主心上人当时一穷二白,那段时间里原主难道是靠这笔钱养那个李伟?

用养孩子的钱去养别的男人,她一想到可能真的是这样,一股恶心上涌,干呕了起来。

好一会才缓过来,沈美华看这手里的这笔钱,她会把他们用到该用的地方,深吸一口气抽了两张大团结出来,其它的放回原位,起身去厨房准备午饭。

家里只有面,她做了还是跟上次一样做了面疙瘩汤。

她单独盛了一碗出来放在灶台上,端着汤盆来到孩子们的屋子,一推开门两人的视线就朝着她望了过来。

“吃饭了。”沈美华把盆放在桌上,喊着他们下来。

元宝看着盆里冒着热气饭的东西咽了咽口水,不敢下去。

“快来,一会凉了。”沈美华见他们没有动静,走到床前看着他们盖着干净的被子,嘴角轻轻上扬。

她手刚碰到大力的胳膊,他整个人就往后退。

“赶紧起来吃,不起来我就站着不走。”沈美华见他不让碰也没强求,退到一边,她想看看孩子们的冻疮的手,这几天因为头的事,她也没注意他们的手。

三人对视,过了一会,大力慢吞吞的从床上起来。

元宝见哥哥起来也跟着爬起来。

沈美华把疙瘩汤盛到碗里放到两人面前,在他们拿筷子伸手的那一刻,目光移到他们手上。

可能是因为他们这两天在原主娘家没有沾水,手没有之前那么肿,但鼓脓的地方还是烂的厉害,明天她去县里给他们配点药。

沈美华看完两人手上的伤,开口道:“吃好把碗放到锅里,不用刷。”他们两个的手不能碰水,不然鼓脓的地方会更加的厉害。

她说完没有等元宝和大力的反应,起身去厨房吃留的疙瘩汤。

沈美华端着疙瘩汤,边吃边打量着厨房,东翻翻西翻翻看还缺哪些东西,明天一起买回来。

她现在可是身怀巨款的人,有底气,买。

前院后院屋里都逛了一遍,把缺的东西都记了下来,端着空碗往厨房去,刚一进厨房就见大力站在板凳上弯着腰在洗碗。

沈美华一惊,没想到他会洗碗,锅里的水是凉水,他的手沾水会烂的更多,快步走到灶台前伸手将人从板凳上抱了下来。

大力被人猛的抱住,身子一抖,回头一看是舅妈,扭了起来不让她抱。

“不用你洗,回屋看着元宝。”他扭了力度有些大,她抱不住,将人放了下来。

大力听见她的话吃惊的望着她,手脚也忘了动。

“去吧。”沈美华见他因吃惊有些呆住的小模样,笑着推着他往外走了两步。

沈美华往锅里倒了点热水加入碱,这个时候洗洁精还没有普及,家家户户都用热水冲碱洗碗。

要是能有洗洁精就好了,她一边刷着碗一边做幻想着。

大力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眼正在洗碗的舅妈,见她没有像以前一样大吼大叫,收回视线往外走,没注意袄子挂在门板的挂钩上,往前一走,滋啦一声,袄子撕开了一个口子,里面的东西落了一地。

沈美华听见声音一回头就见落了一地白絮,瞳孔一缩,她要是没有看错,这是芦花。

原主用芦花给孩子们做棉袄?沈美华三两步走到大力面前,手伸进他裂开的地方一掏,拿出来一看里面全是芦花。

她想到刚来时第一次见两个孩子瑟瑟发抖的样子,还有后面只要一见到他们好像都在抖。

原来他们发抖不全是因为害怕她,还要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的棉袄里全是芦花不抵寒。

大力看着烂了的衣服,惶恐的看了眼舅妈,小手捂住烂了的地方,往屋里跑。

沈美华见他在雪地跑的飞快,心惊肉跳,急忙喊道:“慢点。”说完抬腿快步往他们的屋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