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成替嫁炮灰后我当了皇太后 》千竹银

19. 承诺

先前秦嫣以为徐副将是孤身闯皇宫,没想到卫律也在。

进宫这几日,除了身边的春香,她凌晨见到曾经追过的徐副将,上朝还见到了舅父,回来还能跟徐副将聊上几句,还有他的护卫卫律也在。

秦嫣一时间仿佛幼儿园的小孩见到了亲人,倍感亲切,哪有抱怨人家来得合不合时宜的情绪。

“不会不会,我们刚好聊完,话说……你们来了多少人?”秦嫣好奇地问。

萧景淮侧目:“怎么?太后娘娘要将我们一网打尽?”

秦嫣睕了他一眼:“说了不许叫娘娘。”

“不多不多,我们很快就离开。”卫律笑嘻嘻地回答了秦嫣,对上萧景淮,立即就收敛了笑容,拱手道,“刺客已经全部扔去福禧宫了,一共八人。”

萧景淮不禁蹙眉,秦嫣也吓了一跳,她原以为只有两名刺客:“没想到王太后这么下得了手笔想要置我于死地。”

不过再想一想,八个刺客都**了,尸体还扔去了福禧宫,王太后估计都要气坏了吧。

萧景淮轻轻摇头:“非也,除了你,她想杀的还有高贵太妃,贵太妃身边有晋王的得力助手,王废后多半以为刺客都是他们杀的,正好甩手让他们斗,但你在宫中孤立无援也不是办法,你得培养自己的人手,还要懂得低调。”

秦嫣听得似懂非懂,手上忽然被塞进一个冰凉的东西,她回过神来,是一个像手机大小的暗器装置。

“这是改良过的袖箭,你带着防身用。”萧景淮郑重地嘱咐,“宫中人心险恶,王废后能来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要好好保护自己。”

秦嫣拿着袖箭端详一番,箭筒由精铁焊制而成,她当场试了一发,回弹冲击力小,就算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闺阁女子也能使用:“真不错,我还是第一次见做得那么小的袖箭,方便女子防身……”

她突然卡壳了,兀地抬头盯着萧景淮。

萧景淮接受她的审视,不知为何一时有点心虚:“阿嫣?这袖箭有何不妥?”

袖箭很好,而且工艺精美,小巧玲珑,便于藏在袖中当暗器,最重要的是,适合女子使用。

“你……你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秦嫣忽然问。

萧景淮:……?

卫律:!

“……阿嫣为何这样认为?”萧景淮不解。

“这袖箭显然是为女子打造的。”秦嫣的语气一下子酸了。

卫律没想到秦姑娘会突然来那么一句,果然女人的第六感都是准确的,这袖箭还真是专为女子改良的。

他不想听主子怎么解释了,他根本不应该在现场!要不是担心主子,他才不要急着回来现场围观主子复合调情闹别扭,这种场面对单身狗而言杀伤力过大。

卫律弱弱地束着手,鼓起勇气,道:“我……我刚好想起还有点事,你们先忙!”说罢,一溜烟跑了。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萧景淮打破沉默,并未否认:“是的。”

秦嫣正要说话,萧景淮继续说道:“起初是军中同僚为他的心上人所改良的,但方便携带,防身极佳,后来督军见到,便让军中生产了少量,但经费有限,将领每人只有一副,这副是我的,送给你。”

听到这个解释,秦嫣的脸色这才好看点,她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只有一副,你给了我,那你岂不是没有了?”

萧景淮答:“你比我更需要。”

“谢谢……”秦嫣向来直率,没再客气就收下了,思量片刻,她还是忍不住问,“我一直想问你,于你而言,我到底算什么身份?”

萧景淮愣了一下。

她抬眸望着他,目光清澈,问,“既然你没有心上人,又一直接受我的示好,那十六那日早上,突然拒绝我又是为何?”

“但要说你不喜欢我吧……你对我又挺温柔的,像这种独一无二的袖箭,你也毫不犹豫送给我……”

秦嫣难得认真地说:“徐阳,如果你有苦衷,我可以体谅,喜欢或不喜欢,直说就是了,我也不会纠缠,可是你……我有时候不是很理解你的态度。”

萧景淮也认真地思索片刻,以至于都忽略了秦嫣喊出别人的名字。

苦衷倒也算不上,一开始秦嫣于他而言,是战友的妹妹,加之秦嫣独立又活泼,和平常的闺阁小姐不太一样,他对她也是带了几分对妹妹一样情愫,不过更多的是,考虑到**时,他需要秦天南一家的助力,所以才在明知道她爱慕他的情况下,还故意吊着她。

此次折返进宫也不全然为了她,只是想顺带卖秦家一个人情。

凭心而论,相处这段日子,他也并非没有心动过。

心动归心动,他暂时没有精力考虑儿女情长,对她的好,多半建立在利益之上。

可秦嫣如此真诚,反而让他越来越喜欢了。

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预判,昨夜父皇气急攻心而死,他冒充父皇写手谕,无非就是因为由她当皇太后,心是向着他的,皇太后和摄政王一条心,届时他能轻而易举掌控全局。

原本他打算离开了,可神使鬼差地还是想折回看看她,没想到恰好碰上刺客。

见到她孤立无援,差点被刺客勒死,那一刻,他真的害怕了,他忽然意识到,他怕失去她。

秦嫣见他久久不回答,料想是有苦衷了,也难怪上元节第二天他的态度变化那么大,既然是有苦衷,她也不好过问,万一人家不方便说呢?

或者人家以为她在死缠烂打?

“好吧……”她低叹,保持体面的微笑,还安慰起他来,“你也不要有心理压力,我没有别的意思。”

“如今我成了皇太后,我们之间也没有可能了,我这样问你,是出于好友的身份忠告你一句,将来若还遇到这么喜欢你的姑娘,不管你喜不喜欢,希望你能正面回应人家,模棱两可的暧昧态度真的很伤人。”

萧景淮听完,不知为何心里一时堵得慌。

他没有故意要伤害她,甚至若即若离也是为了和她保持安全距离,可她那样坦然的说出“我们之间再没可能了”,实在让他不甘。

现在情况和她提亲时不同了,老皇帝已死,基本没有谁能压制他了,只要解决了西北的外敌隐患,他就可以腾出手来准备回京**的事宜。

天下在他手里,权力稳了,届时他要娶她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阿嫣,对不起……”他迟疑了,正要作补救。

“我都懂的,其实也不必道歉,我也不是拎不清的人。”秦嫣截住了他后面的话语,自顾自地说道,“你是我父兄的同僚,我们今后还是可以以友人的身份相处的。”

秦嫣豁达一笑,笑得很是灿烂,仿佛前段日子那些暧昧的过往,就真的随着这一笑烟消云散了。

这个时代大多数的男人都喜欢三妻四妾,徐副将这边跟她暧昧,指不定外面还有多少红颜知己呢,只有她老秦家的男人最好了!

大环境是这样她也没办法,徐阳除了在感情方面与本时代男人同步风流之外,其他还是挺好的,当哥们还行。

她喜欢他漂亮的皮囊,和他的温和谦逊彬彬有礼,但并不是深爱到非君不嫁,当初是为了逃避殉葬急着嫁人,现在她顶着一国之母的名头,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完全可以把徐副将当成友人来相处。

萧景淮:……?

以友人的身份相处?

“我认真想过,可能我们之间的婚姻观念不同,我不喜欢暧昧不清的关系,如果要成亲,我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不能,那我一直一个人也挺好,反正现在我也已经是大齐地位最高的女人了,想要什么样的男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秦嫣一口气说完,长长地深呼吸。

萧景淮蓦然一惊,喃喃自语:“……一生一世一双人……吗?”

曾几何时,他的母妃也幻想过那样的爱情,可即便再得宠,帝王心也没有只停留在她一个人身上,而后宫,人人都在为自己谋划,只有他的母妃一心爱着他的父皇。

也许,她以为后宫佳丽三千,也比不上她一颗真心,可偏偏,他的父皇视真心如尘泥。

再看看秦家的家风,从秦天南到两个已成家的儿子,均是只有一妻,未曾纳妾,在外也不曾进烟花之地,洁身自好。

能教出秦嫣这种思想的女儿,实在不奇怪。

在允许男人三妻四妾的大环境下,阿嫣能有这般想法,还真是跟他的婚姻观念上十分契合。

萧景淮一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他杀伐果断,唯独在秦嫣这件事上犹豫了许久。

曾经,他考虑过,拒绝她将她排斥在这场权力之争以外,不管秦家将来发生什么事,她一个外嫁女是可以摘清罪责。

接受她,势必将她搅进这场纷争,他怕她会遇到江家女眷们遇到的事……

可如今他忽然觉得,他之所以犹豫,大概是因为在意?

萧景淮很快就想通了,既然她都已经是皇太后了,搅入权力之争无可避免,前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既然如此,还不如携手奔赴。

秦嫣说完,见萧景淮还是沉默,以为他被自己“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前卫思想惊吓到了,不由得在心中鄙视了他一番,呵,男人……

下一秒,她就被他紧紧拥进怀里。

秦嫣愣住了:“这……?”

“阿嫣,”萧景淮搂着她,轻声在她耳边解释,“只要你不介意我的出身,只要你还愿意嫁我,等我凯旋,我就娶你,三书六礼,明媒正娶。”

秦嫣震惊不已,他在意的是出身吗?

“希望到时候,阿嫣也能不要介意身份。”不要介意他是王爷,也不要介意她是皇太后。

萧景淮低下头怜爱地望着她:“阿嫣,你愿意吗?”

如果这番话发生在上元夜,秦嫣一定满心欢喜地点头了。

可是现在……

她抬起头深情款款地与他对视,近在咫尺,连对方的呼吸都能感受得到,可她却越来越看不清徐阳这个人了。

如果他在意出身,从一开始就会跟她保持距离,而不是纵容她一再亲近。

如果他像所言,害怕高攀不起,那么现在她成了皇太后,岂不是比将军府小姐更高的身份,还是个寡妇,他怎么又不在意了?

这说不通,正如他在皇宫里出现,还能避开禁卫军的层层守卫,如入无人之境,一个远在西州长大的小将军,能做到这个地步吗?

他说收到将军府的家书得知她进宫了,但他进宫也不是为了带她走,而是来告诉她,西北大营的将士需要支援物资。

仔细想来,她发现了太多不寻常的地方。

但如果联想到徐阳是睿王的人,这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他在为睿王做事,求物资也好,进宫看望她也罢,定是睿王在千里之外回不来,所以徐阳和卫律在替他办事,拉拢势力。

曾经喜欢的他此时深情地拥抱着她,她却没有旖旎的心思,她望着那双柔情的眼睛,缓缓退出他的怀抱,摇摇头。

“我不愿意。”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