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成替嫁炮灰后我当了皇太后 》千竹银

11. 凤袍

灵芜宫里,铜制的香炉飘出袅袅香气,下一刻,纤纤玉手捻起精美的茶杯,徐徐地往香炉倒茶,香炉发出一阵细微的嘶声,烟雾再也没冒出来了。

“啊呀!本宫不小心碰倒了茶杯!”

秦嫣穿着一身流彩祥云宫装,披着丹凤朝阳披帛,浑身华丽的色彩堆砌,光彩照人。

她扬了扬杯子,无辜地眨眨眼,故作惊讶地捂嘴,拿捏着CCTV译制片的腔调,造作地喊起来:“噢上帝吖~!茶水没了!香也灭了!这太糟糕了!我的好心情就像这杯绿茶一样流走了~!”

“奴婢这就收拾。”春香强忍着笑意,配合地把香炉拿走了。

入宫的时候,春香怕得很,还以为后宫是什么龙潭虎穴,可没想到三姑娘把前皇后安排来的人都折腾得死去活来。

“皇后娘娘,此乃王皇贵妃送来的西域熏香,可舒缓心神,促进睡眠。”陈嬷嬷见她故意摆谱,还阴阳怪气说着奇怪的话,陈嬷嬷心里不舒服,板着一张老脸提醒秦嫣。

秦嫣幽幽瞟了她一眼,柳眉紧蹙:“嬷嬷可知西戎正在攻打我们?万一他们送来的熏香有毒,本宫岂不一睡下去就长眠了?哎哟好怕怕~!”

秦嫣娇弱无力地捧着胸口,身在后宫,除了自己带来的春香,她谁也不敢相信。

陈嬷嬷依然是面无表情:“皇后娘娘有所不知,西域陵丘国是臣服于大齐的小国,与攻打我们的敌国不是一个阵营,进贡的都是奇珍异宝,大可放心使用。”

“哦。”秦嫣端正态度,摸了摸下巴琢磨着,“这么说王皇贵妃送来的熏香是不错,香起来还是挺香的。”

陈嬷嬷自豪地挺直腰杆。

“下次还是别用了,赏给各宫妃嫔吧。”秦嫣飘飘地补充一句,语气傲慢,说得跟施舍一般。

居然想将王皇贵妃的送她的东西赏给别人,回头岂不是人人都以为她赏的?都说她好?可把陈嬷嬷气得脸黑了。

陈嬷嬷正要开口,秦嫣眼尖,又抢在她前头,矫情地说道:“本宫即将成为六宫之主,不能太抠搜,好东西都自己用了,委屈了其他妃嫔,万一陛下动怒又废后,可就晦气了。”

“哎~!”秦嫣歪歪扭扭地倚在榻上,饶有兴致地玩弄自己的假指甲,“也不知前皇后……先后……噢不,王皇贵妃到底是做了什么错事,才被降了位分,本宫第一次当皇后,心里还是挺紧张的~!”

瞧瞧这话里话外,都在讽刺王皇贵妃,说完还噙着似有若无的坏笑,带着稚气的少女脸多了几分狡黠。

陈嬷嬷不打算跟这种黄毛丫头互怼,不过一个替死鬼,嚣张不了几天。

当日秦嫣入宫太急,只允许带贴身大丫鬟春香,这灵芜宫里所有的宫人都是王皇贵妃给她安排的,与其说是派来伺候她,秦嫣觉得更像是来监视她的。

王皇贵妃也就是原来的王皇后,为了把皇后的位置空出来,她自己贬了一个位分,又要确保凌驾于高贵妃之上,于是自封皇贵妃了。

她只需要在大婚礼成之前派人看住秦家女,别让这小姑娘寻短见,等大婚礼成,秦女就坐实了皇后的名号了,宣布遗诏的时候就轮不到她殉葬了。

然后皇帝驾崩,新皇后殉葬,太子继位后,她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太后。

王皇贵妃如意算盘打得响,不料进宫的却是秦天南的女儿,虽说替死鬼是有了,可秦嫣在京中是出了名的泼辣,进宫几日就没消停过,好似看准了王皇贵妃不敢动她似的。

王皇贵妃也确实不敢逼得太紧,秦嫣和那秦落雁不同,平定侯顶多也就吃着祖上的基业和人脉,秦天南那是实打实有兵权有战功的新贵,他日太子登基,她还需要武将的支持。

原本她是打算算计平定侯的,但秦嫣已经进宫,哪怕错了也不能换了,不然,不但侮辱了秦天南一家,还让天下笑话皇室,王皇贵妃进退两难,只能硬着头皮发展下去。

她想,大不了秦嫣殉葬后,多封赏金钱土地安抚秦天南一家便是。

秦嫣进宫第一天,王皇贵妃想让她规矩些,派了个刁钻的嬷嬷领人过来教她宫中礼仪,然而秦嫣不但不肯学,还一大堆歪理。

秦嫣说,圣旨云秦女品貌双全,通书达礼。

她之所以能被选作一国之母,就因为通书达礼,是大齐的女性楷模,既然她都是大齐最优秀的女人了,还学什么礼仪?应该大家都要向她学习。

礼教嬷嬷在宫中横行霸道几十年,每一批秀女进宫时都要经过她一番□□,还没见过如此嚣张之人。

嬷嬷不容秦嫣放肆,下令宫人强迫秦嫣,结果被秦嫣以冲撞凤驾之名打了二十大板,礼教嬷嬷大伤元气,躺着养伤至今未起。

第二天,嬷嬷和宫女们聊天,高声提及隔壁的宁仙宫曾经住着盛宠的江皇贵妃,后来江家谋逆,江皇贵妃自缢了,隔壁没准会闹鬼。

嬷嬷好像故意说给秦嫣听,秦嫣也听得眉飞色舞,下令让人把嬷嬷和那几个宫女关进宁仙宫过了一个晚上,出来后嬷嬷吓得大病一场。

折腾了两天,王皇贵妃派来的宫人被秦嫣治服帖了,做事态度变得毕恭毕敬。

第三天,高贵妃闻讯来看热闹,本打算嘲笑王皇贵妃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特意过来问候秦嫣。

得知她是晋王的母妃,晨运的秦嫣一不小心把她踹进了花丛里,高贵妃摔了一身污泥,狼狈地气走了。

第四天,王皇贵妃好像也被她折服了,派人送来许多珍品示好,其中就有熏香,秦嫣就安稳地睡了一整天。

今天是第五天,也是大婚的日子,秦嫣感到昨天那熏香不对劲,早上起来一看见又燃起来的熏香,立刻就倒水浇灭。

王皇贵妃的宫人哪是被她治服帖,那几个头儿分明是得了令,主子说新皇后嚣张不了几天了,随她去吧。

嬷嬷们明白暗示后,才开始摆烂,王皇贵妃还给了有昏睡效果的熏香,想让秦嫣消停两天,睡到大婚,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被她发现了。

今日就是册封之日,今晚一过,秦嫣便是名正言顺的皇后了。

一行嬷嬷宫女捧着大婚的吉服鱼贯而入,秦嫣入宫紧急,册封也紧急,连嫁衣都来不及做,短短五日,也没有哪个裁缝能赶得出来,王皇贵妃慷慨,上个月她最新量体定制的凤袍吉服刚做好,便让人洗干净熏香,给秦嫣送来了。

达官贵人在重要场合尤为讲究衣着,皇室更是注重,王皇贵妃把自己的新凤袍送给秦嫣,可不就是为了当众羞辱她么!

陈嬷嬷还特意强调:“这套凤袍做工精良,王皇贵妃一次都还没穿过呢!”

秦嫣娇作地叹道:“可不是么!凤袍做好了,王皇贵妃竟然不能当皇后了,老祖宗的规矩不能坏,不是皇后自然也就不能穿凤袍,王皇贵妃没有穿凤袍的资格了,哎!本宫要是不穿,那可真是浪费了绣娘的好手艺了!”

陈嬷嬷一时气结。

说话期间,宫人已然跪好,秦嫣扫了一眼这一群制服不同的宫人,顿生好奇:“她们是哪个宫的?”

陈嬷嬷心里掠过一丝得意,道:“她们是浣衣局的罪奴老奴。娘娘的吉服都是由她们浣洗熏香,今日宫中大喜,人手不够,便让她们亲自送进来。”

秦嫣要接受别人的凤袍,陈嬷嬷料定她会大怒,这些罪奴都是往日宫斗落败者的奴婢,老奴都是一些陈嬷嬷看不顺眼的对手。

这几日陈嬷嬷在秦嫣这受了气,清楚她的脾性了,既然明知今日送凤袍会激怒秦嫣,想想礼教嬷嬷和鬼故事嬷嬷的下场,陈嬷嬷便心态扭曲想让手下败将也感受一下被新皇后迁怒的滋味。

秦嫣若有所思,她看了一眼陈嬷嬷,又看了一眼跪在下首的一众罪奴老奴,往日里哪有让罪奴送衣物进宫的道理?

春香处理完香炉折回,听到这番言论,心里呸了一声,惯性找茬,高声道:“陈嬷嬷,今日是皇后娘娘大婚,也是册封大典,你让一群罪奴到皇后娘娘跟前是有多没眼力见?”

陈嬷嬷出奇的恭顺:“奴婢知罪,奴婢这就把这群晦气的赶走!免得污了娘娘的地儿!”

秦嫣恍然大悟:“等等!”

陈嬷嬷立马停下,这就对了,她就等着秦嫣发作。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