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成替嫁炮灰后我当了皇太后 》千竹银

16. 刺客

老皇帝病重期间,早朝都是太子上朝,王皇贵妃垂帘听政,昨日秦嫣已被册立为新后,仅凭这个身份,秦嫣就理直气壮地要求一起上朝。

王皇贵妃有丞相支持,以太子生母为由,也要求上朝。

双方均不让步,僵持不下,最后,太子弱弱地决定,两位都垂帘听政吧。

秦嫣挑眉,看来,太子的性情偏柔软,难怪老皇帝会担心他被外戚拿捏。

“娘娘,离早朝还有点时间,先把吉服换了吧。”张嬷嬷上前提醒。

大伙儿这会儿审视自身,一个个都还穿着白日参加封后大典的吉服,如今陛下驾崩,他们得换掉这身礼服。

金銮殿附近也有供皇帝和臣子上朝时休息的地方,秦嫣、太子和王皇贵妃分别遣人回去拿了替换的衣物过来,宫人们收拾了三个房间供他们更衣。

宫人们训练有素,他们来到的时候,房间已经收拾好了,太子的房间跟秦嫣和王皇贵妃的不同一处。

陛下驾崩来得突然,大家都没有准备丧服,只能穿上素色的衣服,春香挑了一身白色的祥云朝服,秦嫣还算满意,她坐到外间的梳妆台前,春香一一给她卸下华丽的珠钗,换上素色的发饰,最后,插上一对银色的发簪系着长发,发簪上面没有任何花纹。

比起王皇贵妃头上的珠花,秦嫣的发饰可谓极其简单。

秦嫣向来不喜欢有人伺候更衣,如今老皇帝刚死,早朝议论做出什么决定都与她的切身利益相关,她不打算在陌生的环境里耗费太多时间,抓紧时间换一身衣服出去,尽力把握主动权才是硬道理。

她把衣物脱掉,一一搭在自己身旁的屏风上,脱到只剩一件里衣,突然一缕红绫勒住她的脖子,喉颈处一阵强烈的束缚力,让她瞬间感到呼吸困难。

秦嫣猛然想起那个噩梦,她也是这么被人用红绫勒死的,难不成即便拿到了老皇帝的遗言,她也还是难逃一死?

她不信命,为了活下去,她还是想拼一把。

秦嫣用尽全力仰头往后一撞,凶手似乎没预料这一下,被撞得后退两步,秦嫣转过身来,发现有两个黑衣人,她迅猛抬手,一双藏于袖中的峨眉刺飞速旋转攻向刺客的喉咙,划伤了其中一个,刺客抽出长剑挡下,秦嫣飞身往后躲,手指紧紧扣着峨眉刺的指环。

忽然另一个黑衣人从窗外进来,秦嫣惊愕了,她一个现代人灵魂,在古代生活十几年都很安逸,练武也只是防身的层次,遇上真正的高手是不够看的,对付两个刺客她就够勉强了,居然还来一个?

然而,刚开始那两个刺客似乎也被惊到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后来的黑衣人一把拧了他的脖子,刺客直接倒地,另一个正要上前迎击,也被一把箍住脖子,咔嚓一下骨折声,又一个倒地了。

后面来的那位扭人脖子的动作过于利索,把秦嫣吓一大跳,她趁着空档扯下屏风上的外袍披着,正要大喊,黑衣人倾身走近她,她震了震手腕,筷子大小的峨眉刺在掌中灵巧旋转,尖锐又快速,逼得黑衣人后退几步,她呈虚灵步不断进攻,黑衣人一直在防守,而且精准地挡下她每一轮攻击。

突然,秦嫣登脚一个侧踢,他毫不费力挡下她的膝盖,她见势不妙,抓住峨眉刺凶狠刺向着对方,不料,手腕也被牢牢箍住,秦嫣一个趔趄,眼看要摔了,却被结实的臂弯一把搂住细腰。

秦嫣被拉了回来,一头撞进了对方的怀里。

外面响起春香的声音:“娘娘!你还好吗?”

秦嫣正要呼救,黑衣人忽然捂住她的嘴巴,上方传来清冽又熟悉的声音:“阿嫣!是我!”

萧景淮没想到的是,原来上元夜看不清的武器,是她藏于袖中的峨眉刺,峨眉刺像筷子一样长短,小巧玲珑,跟发簪差不多,女子当成饰品藏于身上确实难以引起注意。

她在后宫居然一直随身带着武器,可见她多没安全感。

不过,他还是挺欣慰她有这份警惕心的,刚才他发现王皇贵妃的宫女在交代些什么,下意识觉得不对劲,跟过来一看,果然,她想杀了秦嫣。

刚才情况突发,秦嫣能挣脱刺客已经很让他吃惊了,没想到还能过上几招,如果只有一个刺客也许她自己能应付得来。

他把刺客杀了,秦嫣依然惊慌地把他当坏人,他顺便试了试她的身手,身法敏捷,力量不足,对于养尊处优的闺阁女子而言,已经算不错了。

秦嫣被他搂着,身体微斜,外袍敞开,露出白瓷一般细腻的肌肤,锁骨线条分明,他一手扣着她的肩膀,她白皙的脖颈被刺客勒出了红印,此刻显得尤为脆弱。

她听到了声音,怔怔地望着他,不敢说话。

这熟悉的声音仿佛在告诉她,就是他。

但理智上,秦嫣告诉自己,徐阳已经随二哥出发回西北了,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萧景淮见她停下了攻击,一脸惊诧地在他怀里,感觉有点微妙。

他索性扯掉面罩,低声说道:“阿嫣,是我,别喊人。”

秦嫣总算回过神来,连日来所受的惊慌和压力都在一瞬间凝固,心里隐隐萌生一丝怀疑。

“徐将军,你怎么会在宫里?”秦嫣暂且忘记从前有多喜欢他,她还记得娘亲说过,徐阳是睿王的人,如今皇帝刚死,徐阳一身黑衣出现在宫里,她怎么也不觉得是正常现象。

萧景淮愣了愣,前几天她还是满心满眼都是他,此刻却对他充满了防备。

方才打斗的时候,秦嫣求生欲太强,出招狠厉,几乎每一招都在拼命,完全不顾衣衫凌乱,此时她身披吉服外袍,里面只有单薄的里衣,萧景淮隔着这点布料都能感觉到她腰肢的温软,有点心猿意马。

“娘娘?”春香的声音随之传来。

秦嫣大声应答:“马上就好!”

春香应是退下。

萧景淮迟疑半晌,答:“府上派了护卫追上我们,说你被晋王和平定侯逼进宫了,我就折回来了。”

“二哥也回了?”秦嫣恍然大悟,下意识就担忧地问。

“马上又要开战,他回西北军营了,我告了假……”这些都是实话,萧景淮没必要瞒住秦嫣,“进宫来看看你……”

秦嫣心中莫名一阵感动,这几天所受的委屈一下子迸发了出来,她哽了一下,强忍着情绪,讽刺地反问:“你是特意进宫找我?穿成这样……就只是来看看我?”

尽管有点赌气,可她目光熠熠,仿佛淬了破碎的星辰,洒落晶莹的星光,是一眼就能看穿的撒娇。

他知道,她其实希望能够听到更动人的答案。

萧景淮一时心生怜惜,但还保持理智:“你先出去,这里交给我收拾就好了。”

秦嫣望向地上的刺客,这才反应过来知道害怕,带着几分劫后余生的惊惶,她问:“他们是晕过去了吗?到底谁要杀我?”

萧景淮顿了顿,为了避免溅血,刚才那一下他已经扭断了刺客的脖子,活是不可能的了,然而单纯的皇后娘娘似乎以为刺客只是晕倒了。

为了避免吓着她,他硬是点头默认:“是的,晕过去了。你先出去上朝,别被人发现我。”

“嗯!你小心。”秦嫣用力点头,忍下许多要问的问题,眼下最先要解决的是她在宫中的地位,地位稳固,才有可能考虑其他。

秦嫣抓紧时间穿上衣服,她一边穿衣,一边跟萧景淮说话,生怕他这样在宫中行动会遇到危险。

“你知道我住在哪里吗?我在东边的灵芜宫,灵芜宫挂满双喜红绸,很好认的,旁边就是仙宁宫,仙宁宫一直锁着门,宫里很多人都不敢去那里。”秦嫣怕他迷路,小心地叮嘱着,“你先在那里藏着。”

萧景淮听话地点头,仙宁宫恰好是他最熟悉的地方,秦嫣还真是体贴,他温柔地笑了笑:“阿嫣,你真好。”

秦嫣哼唧唧地埋怨:“知道我好了吧?知道得太晚了,早几天来提亲不就没这事了吗?”

她已经换好衣服了,还气鼓鼓地叨念着被对方拒绝的事情。

萧景淮柔柔地望着她,抬手给她摆正一点头饰,态度诚恳:“是我错了,能原谅我吗?”

秦嫣哼一声,脱口而出:“不能!”

萧景淮微微怔了一下,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紧紧地抱着。

秦嫣被他抱得快喘不过气来,这举动着实把她吓着了,小声问:“你……你怎么了?”

萧景淮也不知如何向她解释,只默默地回答:“没什么……就是想抱抱你。”

秦嫣心里纳闷了,就这?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徐副将有点奇怪?

而且,比起之前欲拒还迎的态度,现在的他倒是直接了很多,而且这奇奇怪怪的做法,秦嫣都有点怀疑他是进宫来带她私奔了。

可是一个从军多年的男人,会那么恋爱脑吗?

“好了,我先出去上朝,你小心点,万一刺客醒来就麻烦了,你先把他们绑起来再收拾现场。”秦嫣拍拍他的手臂安慰道,小心翼翼地跨过地上的刺客。

“嗯,我在仙宁宫等你。”萧景淮乖乖松开她,瞥了一眼地上的刺客,他们可不会再醒来了。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