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成替嫁炮灰后我当了皇太后 》千竹银

10. 手谕

押运粮草的队伍到了襄城,没想到还能中途增加上万石兵粮和棉衣。

睿王拿出圣上手谕,声称因西北战事紧急,皇帝来不及走圣旨程序了,直接写了手谕让他带来。

押运官看完后只得从命,地方官积极配合,还从州府调了几千人加入押粮队伍。

秦威目送着押运队浩浩荡荡离开,这一次有粮草有棉衣,朝廷对西北军吝啬惯了,好不容易大方一次,秦威竟疑惑不已:“王爷什么时候入宫见了陛下?”还得了手谕?

手谕和圣旨不同,圣旨需要盖上印玺,手谕哪怕陛下拿了一张废纸写,臣子也不能有意见。

但秦威记得回京十多天,睿王基本天天被阿嫣缠着,他怎么可能进宫?

萧景淮目光清冷瞥了他一眼,却没有回答。

秦威不明所以,此时,一名下属来报,驿站来了将军府的护卫,说是有急事找秦威,秦威匆匆去见。

萧景淮确定队伍都离开了襄城,总算松了一口气,卫律叹道:“这秦二郎倒是一根筋。”

“他心性不坏,也不算愚钝,只是不敢想罢了。”萧景淮轻笑一声,同卫律一起回了驿站,“这一批粮草极限也就多撑一个月,我们得在想办法快点打完。”

“有把握吗?”卫律颇有顾虑,僵持了三年,将士们和朝廷都快没有耐心了。

“如果不行,只能再从别的城借粮了,养活十多万兵马不容易……”萧景淮长叹,“实在不行,只能搞突袭了。”

深入敌营搞突袭,直接取敌首便是最快的方法,突击要迅猛,要出其不意,但他们对敌方营寨内部不了解,一旦耽误时间,就会牺牲一批精锐。

卫律很清楚,王爷不那样做是因为他要留着麾下的精锐做更重要的事情。

不知不觉二人已行至包间,只听见里面呯一声,秦威拍案而起,怒发冲冠,桌子上的茶杯都震了几下。

萧景淮加快了脚步进了门,见秦家追来的护卫一脸悲痛,秦威满脸怒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知道的还以为秦威在责骂对方。

“发生何事?”卫律问。

秦威咬牙切齿,悲愤交加:“我秦家男儿在西北御敌,朝廷竟欺我一家妇孺老小!”

萧景淮见他情绪激动,料想是府中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不知怎的,他的脑海中突然掠过一个明艳的倩影。

“秦二郎,发生何事?”他问。

秦威瞪圆了眼睛看向他,把手中的书信递了过去,萧景淮顿了顿,秦威竟肯把家书给他看?

卫律上前接过书信,萧景淮扫了一眼,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信上说圣旨要立秦氏之女为后,晋王和平定侯带了人马去将军府,秦嫣被迫入宫,秦泽被打成重伤,连大少夫人和二少夫人也受了伤。

“公子,秦某不解,平素我将军府与侯府井水不犯河水,平定侯此举是为何?陛下又是为何?”秦威恼怒地捶了一下桌子,“阿嫣生性莽撞,进了那吃人的后宫,还有活路吗?”

卫律心下大骇:“什么?!三姑娘进宫了?!”

他下意识看向萧景淮,萧景淮没有否认。

秦威冲卫律扬了扬下巴,示意允许他看信,卫律草草扫了一眼,猛然想起了什么:“主子,不好!”

“怎么了?”萧景淮和秦威都意外地问。

卫律关上门,压低了声音:“上元夜我去看了,高贵妃正在撺掇官家立诏书,让皇后殉葬。”

“你说什么?!”秦威瞠目结舌。

“这……陛下都病成那样了,怎么可能还有心思换皇后?必然有诈啊!”卫律提醒道。

萧景淮很快就猜了个七八成。

高贵妃想让皇后殉葬,很明显彼时的皇后是王氏,王氏不知用何方式把自己贬了,立一个新皇后当替死鬼,届时遗诏说皇后殉葬,那只能是新皇后。

平定侯必然清楚当中利害,甚至收到风声,为了保下自己的女儿,才颠倒黑白硬把名额安在秦嫣身上。

从晋王带府兵助阵不难看出,平定侯是晋王一党的,王皇后对付晋王,想顺手就把平定侯也对付了,才立了平定侯府长女为后。

“我回去!三日后大婚,就算是硬闯皇宫,我也要把阿嫣带回来!”秦威冲动地握紧了佩剑。

卫律连忙拦住他:“秦大人!别冲动,皇宫守卫森严,不是随便能闯进去的!何况你若是硬闯,秦家满门的性命可就都悬了!三姑娘的苦心就白费了。”

“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阿嫣送死吗?!”秦威怒道。

秦威无法冷静,他才离家数日,家中就发生了重大变故,比起千里之外的父兄,现在他是离家最近的,怎么可能不回头?!

卫律在努力劝阻:“秦大人,你有军令在身,不能随便返回的。”

秦威大嗓门吼着:“老子家眷都被劳什子王欺负了,还要若无其事地上战场吗?!卫律,萧公子,换做是你们能忍吗?!”

萧景淮并不像表面看来那么平静,他曾经想过,和秦嫣哪怕是不可能了,心里也是希望她能嫁一个好人家过得幸福。

他设想过一万种可能,唯独没想过她会进宫。

萧景淮心里一阵阵不安,她被算计了,她要成为父皇的女人,甚至即将面对殉葬的命运。

上元夜时,小少女娇羞地鼓起勇气亲了他。

回家的路上,她伏在他背上,还笑问他愿不愿意带她一起去西州。

离开的那天,她还站在屋顶上挥着手,大声嘱咐他们要平安。

他身上甚至还带着她的手帕。

她那么热爱自由,那么单纯,宫墙之中龌龊事情太多,尔虞我诈又岂是她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能应付的?一如他的母妃,再受宠也只能成为枯萎的花。

不对!

王皇后迫切地要换一个新后,那是不是说明父皇已经到了大渐弥留之际?

他猛的警惕起来,他得回京,不能让别的兄弟抢了先机!

“我去吧。”萧景淮忽然说道。

他不希望秦嫣殉葬,也不能将唾手可得的权力拱手让人,如果救了秦嫣,也许还能更快得到秦家父子的支持,他值得走一趟。

何况,于私心而言,与其让秦嫣嫁给那个糟老头,他还不如趁早抢过来。

秦威怔住了:“你去?”

“公子……”卫律也愣了愣。

“我和卫律在宫中长大,对环境熟悉。”萧景淮理性地分析,“我好歹有身份在,光明正大也没人能说什么。至于你,军令如山,你还不如赶回西北大营,痛快打个胜仗风光凯旋。”

秦威噎住了,西北军营主将是秦天南,副将徐阳,睿王不过是管理着当地的军政才一直坚守前线,换句话说,他不在现场也不算违反纪律。

然而,秦威知道圣上与睿王不合,由他进宫真的没问题吗?

秦威沉默许久,没能想到更好的法子,他郑重地问:“我能信你吗?”

“就凭秦姑娘对公子一腔深情,公子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卫律说道。

不提这事还好,卫律这么一说,秦威心情更复杂了,阿嫣对睿王有情,如今睿王入宫如果要阻止封后,一旦被翻出旧事,那简直是皇室的丑闻,皇室会放过他们吗?

“……能不能带出宫是个问题,毕竟皇后消失定要引起大乱,我只能尽力保住她的性命。”萧景淮起身捋了捋衣裳,准备返程,“见步行步吧!事不宜迟,卫律,我们出发。”

秦威蹙眉:“你怎么保?还能让陛下改圣旨不成?”

萧景淮在门口顿住,隐晦地丢下一句:“我尽量。”

秦威:……!

尽量什么?尽量保下阿嫣?还是尽量让陛下改遗诏?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