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偷走你的心[综英美P5] 》今宵一醉

诺曼悔改

这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奥斯本大厦还是一如既往地忙忙碌碌,诺曼·奥斯本先生在身体抱恙许久之后,难得来了公司准备与斯塔克集团的人商谈,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更加警醒了几分。

同一时间,当斯塔克的小辣椒小姐和诺曼先生走进会议室的同时,奥斯本集团的小少爷哈利·奥斯本则是强忍着心虚和紧张,把带着某些病毒的U盘直接插入了主机。

奥斯本集团的防护网很厉害,强到能够入侵民政局的克莱雅也无法攻破的地步,但是,最坚实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溃败的,这一次也同样如此。

会议室中,当所有人员到齐,打开笔记本没多久之后,包括放映机、笔记本、手机,整栋奥斯本大楼内部的电器全部失控,并且出现了一个蓝色蝴蝶图案的界面。

“致践踏生命,漠视人性的诺曼·奥斯本先生……”

一个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电子合成音传了出来,让所有人惊慌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

“诺曼先生,这——”

“闭嘴!这种无聊的恶作剧竟然也会攻破我们的网络,快给我掐断!”

然而,诺曼的咆哮并没有改变什么,那个声音还在继续说着。

“……视他人生命为草芥,为了一己之私践踏法律,进行人体-试-验,欺瞒无辜的求助者,抓捕无罪的流浪者,肆意妄为的大罪人,你的恶行我等已经充分了解,我等心意已决,势必要让你亲口坦诚罪行……”

“你那扭曲的欲望,就由我等收下了!”

“心之怪盗团Ghost敬上!”

“这到底是——”

“好了,奥斯本先生,我想我们的谈判暂时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您或许有更多的事情去处理。”

“不,等等,佩珀小姐,这是误会!这不过是他人恶意的诬陷!”

“或许是的。所以,我才觉得,您需要一些时间去处理这些恶作剧,不是吗?”

代表斯塔克集团的佩珀小姐露出了一个诚恳的笑容,拿着公文包离开了。

奥斯本集团的防护网绝对不会比斯塔克的差多少,而对方会花如此大的力气攻破这个网络来传达这个“预告”,显然不可能真的只是单纯的一次恶作剧。

如果是假的还好,但如果是真的……佩珀可不想助纣为虐,尤其是斯塔克集团也不缺钱。

再观望一下吧!

…………

在预告函发布的第一时间,哈利就立马拔出了U盘离开原地,并且把U盘交给克莱雅毁尸灭迹,然后进入了殿堂抵达了最深处,不出意外的是,阴影诺曼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他的背后就是笼罩在光晕之中的秘宝。

“真遗憾,哈利,你选择了错误的方向——作为父亲,我有责任把你带到正确的道路上。”

“不,父亲……诺曼先生,我恐怕你才是错的。”彼得握紧了手中的枪,抿了抿唇,眼神倔强,“这一次我不会再按照你的想法来了!我不是你的提线木偶!”

“你只是叛逆期到了,孩子。”阴影诺曼摇头,“你是我的儿子,我们本质上都是一样的。现在的你不过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你心里也知道,我的选择是最优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不是吗?”

“……或许吧,我做出这个选择,也许的确有想要跟你对着干的意思,想要挣脱你的控制,证明自己长大,但这只是原因之一。”

哈利沉默了下之后,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否认那心底的冲动,但是这份冲动却不是他做出决定的根本。

“然而,在我看到了他们的惨状之后,我就无法无动于衷了——我要阻止你!”

“哼,那就让我来看看,你们有几分本事了!”

穿着白大褂的阴影诺曼冷冷一笑,皮肤迅速变绿,身体膨胀起来,然后变成了一个像是蜥蜴人模样的怪物,一条长长的舌头甩了出来,还带起了不少的口水。

“蜥蜴人?”

克莱雅和白猫同时灵巧地躲过了攻击,不过口水喷射范围特别大还隐蔽,她总觉得似乎有几滴到了自己身上,浑身上下都不太自在——话说,为什么蜥蜴人?她原本还以为应该是什么科学怪人或者弗兰肯斯坦之类的呢。

“大概是因为,康纳斯博士的血清研究是有关于蜥蜴的?”

白猫一边吐槽,一边腹诽着诺曼奥斯本不按照剧本来,原本大绿魔不应该是用高科技装备的吗?现在竟然一下子变成了蜥蜴人,还乱喷口水,但是太恶心了。

“半人半兽,身高两米多,眼睛红色,全身全身披满厚厚的绿色鳞甲,每只手仅有3根手指,直立行走……”

“轰隆!”

房间里的实验台被粗暴地举起扔向了他们,克莱雅一边躲避一边暗自嘀咕。

“对了,力气还很大,应该就是美国传说中的蜥蜴人怪物了。”

幸好恶补了一下各国比较有名的传说故事,虽然还没有很全面,但是这时候多少有点底气——最可怕的是未知,现在至少知道对方是什么怪物了。

白猫嘴角抽搐了一下,她很确定,比起美国传说中的吸引人,这个更像是原本钦定的反派蜥蜴博士,不过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我知道,但是……麻烦了,传说里并没有说吸引人的弱点。”克莱雅一边躲避这蜥蜴人的攻击,一边皱眉,“他的力量很大,近战我不是对手,但是冰封的话……”

厚厚的冰层席卷向了蜥蜴人,不过只是冻住了几秒钟就被挣脱开来。

“这只蜥蜴似乎很耐冻,而且力大无穷,能够从冰封中破开来。”

大概是因为并不想对自己儿子下手,并且深切的认为是克莱雅带坏了自家“乖儿子”,蜥蜴人并没有去攻击一旁的哈利,反而是直追着克莱雅打,而白猫和她分开之后也被无视了。

“麻烦。”

克莱雅皱眉,努力回忆着自己所缺的一切知识,然后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蜥蜴人说到底也还是蜥蜴吧?既然这样,生物的共通点应该都一样——哈利,试试看瞄准他的眼睛!”

“了解!”

一旁本来还有些无措的哈利闻言,顿时举起了枪,只不过克莱雅和蜥蜴人一直是在缠斗中,他根本无法瞄准。而且,他的身高也不算特别高,蜥蜴人还上蹿下跳的,为了瞄准准确他还要分心去操纵滑板——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打到蜥蜴人的眼睛了,就算是不误伤友军都难。

再一次冰封了蜥蜴人不到两秒就被破开,克莱雅皱了皱眉头,看来这只蜥蜴人果然属性上是耐冰的,属性不利啊!若不是中间白猫也让郝薇香帮忙攻击,她还真要被打中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

哈利的射击技术实在是太烂了,克莱雅倒是有信心能够击中对方的弱点,但是现在她被紧紧追着腾不出手,所以只有……

“哈利,Moss,听我的指令我们一起把他击退,然后让我来攻击他!”

“三,二,一——就是现在!”

“耶哈!”

“芙雷!”

“六月飞雪!”

同一时间,暗系、核系、冰系的魔法能量全部集中在了蜥蜴人的身上。

其中暗系能量是黑色的,无声无息地如黑雾一般侵入了对方的体内,蓝色冰系能量则是很直观的冻结住了对方两秒,而最为显眼的就是核系的魔法能量,青白色的光芒爆炸得极为耀眼,成功的把蜥蜴人击退了好几米,让蜥蜴人都没忍住闭上了眼睛。

而在这个空隙中,克莱雅早就戴上了准备好的墨镜,举起了枪。

“砰砰!”

在蜥蜴人感觉到眼前的光芒消失,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随着两发枪响,他的双眸顺利被击中,留下了鲜血,倒在了地上。

“成功了?”

“别大意,先别过去。”

“应该是成功了,他恢复人形了。”

“话说为什么Ace你竟然还带来了墨镜?”

“当然是因为□□是必备道具,自然墨镜也要准备好——不过哈利我倒是没想到你的技能堪比□□,倒是节省了消耗。”

“……”

“以后可以考虑看看,不过就是在面具外面再戴个墨镜有些难受。”

蜥蜴人逐渐缩小成了诺曼奥斯本的样子,这让克莱雅略微放心了一些,有心情和哈利等人调侃几句,并且顺利地拿到了被挡在阴影诺曼背后的秘宝。

“这是……又是纸张类的东西?”

“我祖父的病危通知单。”

哈利拿起了那张单子,神色复杂。

“我的祖父36岁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那时候父亲还在念中学,却被迫继承了家业,并且把奥斯本集团发展到了现在的样子。”

“今天诺曼先生也有35岁了吧?难怪越来越急了。”白猫感慨万千,叹息道,“这就是诺曼先生内心扭曲的源头吧?”

可能是因为对于自己父亲死亡的愤恨,也可能是因为对于看到自己死亡日期的恐惧,所以才越来越疯狂。

哈利拿着那张病危通知单,手抖着把这张纸折叠起来,转身看向阴影诺曼,而此时的阴影诺曼双眸流血,缓缓站了起来,凭借直觉面向了自己的儿子。

“也许不久之后,你就要收到我的病危通知单了——感觉到恐惧吗?哈利。”

“当然,我很害怕,非常害怕,我从来不是一个多么勇敢的人。”哈利缓缓开口,认真道,“但是,比起死亡,我发现,我也许更害怕有更多无辜的人因为我而死亡。”

“这是你的答案吗?哈利?”

“是的。”

“……我明白了。”

阴影诺曼苦笑一声,流下了血泪。

“回去之后,把康纳斯博士重新找回来吧!他的研究似乎有些起色,继续下去的话说不定……能够让你逃脱我们家族的诅咒。”

“父亲……”

“无论是作为父亲在你童年的失职,还是现在,我恐怕无法给你一个完好清白的奥斯本集团了。”

“不,没关系,我并不在意这些。”

“我很抱歉,哈利,我真的很抱歉……不过,我会去做的,我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坦白我所做的一切。”

“……”

“接下来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那位小姐,如果可以的话,也请你继续帮助哈利吧!他并不是多么勇敢的人,所以,如果有朋友在一旁的话,也许就能够鼓足勇气一直走下去吧。”

“我会的。”

“那我就放心了。”

说完,阴影诺曼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而这座殿堂也开始摇晃崩塌。

“看来,哈利你还要再载我一程了。”

“啊……请上来吧。”

——————

奥斯本集团和斯塔克集团谈判中断的当天,整整一个下午,诺曼奥斯本先生都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一口水都没喝,一口饭都没有吃,还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诺曼先生在怄气,倒也没怎么觉得不对。

在诺曼先生联络所有人,说是要在晚上开一个紧急的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大家都以为这是要反击澄清的前兆,因此,秘书小姐和股东们都发展了自己所有的人脉,邀请更多的不同报社、不同媒体的记者起来。

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神情极为憔悴的诺曼·奥斯本先生并没有说出任何澄清的话,反而——

“我很抱歉,我一直骗了大家……之前预告上所说的,非法进行人体实验,欺骗无辜的求助者,以慈善为名邀买人心实则偷偷做实验,抓捕流浪者等等的罪行,都是真的——”

“!!!”

“诺曼在胡说什么?他病糊涂了吗?!”

“快掐断!把这一段去掉!给我把他拉下来!”

“不行,现在是直播……”

“赶快去把哈利叫来!让他把他老爸带回医院里,然后告诉大家诺曼精神失常了——”

一堆家伙人荒马乱地开始补救,然后铁定了心开启直播忏悔的诺曼先生还是义无反顾地诉说着自己的罪行。

同一时间,看到了直播的弗林特·马尔科露出了放松的神色,自觉地走到了上一次的约定地点,一个黑发蓝眸的少女已经等在了那里。

“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

“身为名侦探,这是理所当然的。做好自首准备了吧?马尔科先生。”

“约定,必须遵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