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誓欢 》酌颜

26 异样

叶辛夷望着他的背影,笑了笑,想着,到底还是孩子,哪怕是性子再别扭,开心起来,也是一个模样的。

转过头,继续将板子上好。

铺子一关上,四下里光线便是沉暗下来。

叶辛夷一边放下挽起的衣袖,一边缓步回后面去。

刚从门洞里钻出来,便瞧见两个小的背对着门洞的方向,蹲在灶房前,不知在做些什么。

屋里和灶房内已是燃起了烛火,晕黄的光线好像驱散了些许北风凛冽的寒意,空气里漂浮着食物的香气,正是她带回来的,那两屉小笼包的味道。

叶辛夷抿住嘴角的微笑,笑意随着烛火的明暗,却已直直投射在了眼底。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呢?”叶辛夷一边问着,一边便是靠了过去。

只是待得走近时,却听得骤然一声奶声奶气的“喵——”

可就是这么一声,叶辛夷却是蓦然冻住了脚步。

“阿姐!”听到了叶辛夷的声音,叶菘蓝笑了起来,紧接着便是将地上的小东西抱了起来,笑着转过身来,献宝一般将手里的毛团举起来道,“阿姐!你看,也不知从何处跑来的一只小奶猫,多可爱呀!阿姐,我们养它......”好不好?

后面三个字尚且哽在了喉咙口,叶菘蓝话音便是隐去。

叶川柏更是紧紧皱起眉道,“你怎么了?”

问的,自然是叶辛夷。

她不对劲,脸色刷白,没有半点儿血色,一双眼,几乎是发直地望着叶菘蓝怀里那只小奶猫,然后,开始浑身发着颤。不止,甚至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打起了摆子。

可是叶辛夷却没有办法张口,她只是瞪着那双琥珀色的猫儿眼,脑中一片空白,连手脚和思绪也没有办法控制。

“阿姐!”就是叶菘蓝也察觉出她不对劲来,脸上的笑容消失,喊了一声,下意识地便是上前一步。

“别过来!”叶辛夷终于发了声,却是一声尖叫,紧接着,便好似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狠狠闭上了眼。

叶菘蓝和叶川柏都恍惚意识到了什么,不约而同转头望向叶菘蓝怀里那只小奶猫。

那小奶猫好似也察觉到了他们的目光一般,适时的又“喵”了一声。

这一声,叶辛夷恍似被按下了机簧一般,终于再也承受不住,竟是失声尖叫了起来,“拿开!把它拿开!”随之身子狠狠一个后仰,竟是摔在了地上,偏她却没有觉得痛一般,在地上蜷缩成一团,一只手,还在毫无章法地乱挥着,尖叫声渐渐走了样,隐约掺进了哭声。

叶川柏也好,叶菘蓝也罢,都完全被吓傻了。

两个半大的孩子,能知道什么?叶菘蓝只是也跟着哭了起来。

“将那只猫带开。”正在这时,门洞处却是传来一把沉稳的嗓音。

“爹爹?”是叶仕安回来了。

叶川柏松了一口气,叶菘蓝抹了把泪,连忙“哦”了一声,便急急忙忙将那只小奶猫抱了出去。

叶仕安缓缓走到那个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哭着,颤抖着的人面前,轻声唤道,“欢欢儿,没事儿了!那只猫,菘蓝已是抱走了。”

他的声音放得极轻极缓,像是怕吓着了谁一般。

叶辛夷却还是将头死死埋在了双臂间,不肯抬起头来,仍然可以听见闷闷传出的抽泣声。

又过了片刻,叶仕安才迟疑地用手轻轻碰触叶辛夷的肩背,明显感觉到她一僵。

叶仕安忙缓下嗓音道,“欢欢儿,没事儿,没事儿了!”

他的手,像拍抚婴孩儿一般,轻轻拍抚着叶辛夷,一下,再一下,轻柔而规律。

叶川柏和叶菘蓝一个也不敢吭声,只敢站在一旁看着。

过了好一会儿,叶辛夷总算平复了下来。

又过了片刻,她才从双臂间,将脸抬了起来。

一张脸仍是刷白的,杏眼红湿。

边上站着的叶川柏和叶菘蓝不由得一动,脸上藏也藏不住的关切。

而她身边的叶仕安却自始至终只是用一双眼,温润的、平和地将她望着。

叶辛夷刹那间,说不出心里的感受,但下一刻她却是抬手,将叶仕安放在她肩背的那只手轻轻挥开来,然后,站起身,连身上的尘土亦是不及拍,便是转身,朝她的房门走去。

天,已彻底黑尽了。

北风紧,风里,已是隐约有飘忽的沫子在打着旋儿,雪,又下了下来。

她的腰背挺得笔直,步履间,却难掩僵硬,黑天儿,风雪里,那背影说不出来的寂寥。

叶菘蓝蓦地鼻酸,低低喊了一声“阿姐”,便是要追上去。

叶仕安却是抬手,将她拦住了。

就在那须臾间,叶辛夷已是进了房,房门,“吱呀”一声合上。

“让你阿姐一个人待会儿吧!天色不早了,咱们爷儿几个先吃饭。”叶仕安的目光望着那处仍然黑洞洞,没有亮起灯来的房间,好似叹了一声。

“那阿姐呢?”叶菘蓝又急问。

叶仕安仍是面容平和,轻轻摇了摇头。

叶菘蓝嘴角翕翕,还待说些什么,旁边的叶川柏已经拿手轻拐了她一下,有些不耐烦道,“她那么大的人呢,难道还能饿着不成?再说了,她自个儿不吃,饿着了,又怪不着别人。咱们又不将东西吃完了,给她留着些,想吃了,她自个儿来热了吃,难道还等着人伺候不成?”后面一句话,却是对着叶辛夷的房门说的,还特意提高了音量,怕旁人听不见一般。

只是待得说完,那房门后仍是静悄悄,没有半点儿反应,叶川柏更是不耐烦了,扭头便对叶菘蓝道,“走了!吃饭去!”

安安静静吃了一顿饭,只惯常的一家四口,成了一家三口,没有人说话,沉默得让人有些食不下咽。

哪怕那桌子上的两盘小笼包散发着引人垂涎的鲜香味道,可这包子,却还是关在屋里,不吃饭那人带回来的。

叶川柏说不出自己是被气饱了还是怎么,不过两个包子下肚,便是放了碗筷。

叶菘蓝也没有多吃上多少。

见着叶川柏放了筷子,便也跟着停了下来。

唯独叶仕安,仍然神色从容,不疾不徐就着碗里的小米粥,吃了三只小笼包,才放了筷子。

只动作,却比往常更慢了两分。

交代了小兄妹俩收拾,他慢悠悠站起身,背着手往正屋的方向走,可走了两步,却是顿了顿步子,望了一眼那处沉寂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