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咒灵天下第一 》桃李酒

第102章 顺风车

九十九朝这几天的确想了很多。

先捋一下以地狱为主的时间线。

平安时代贺茂朝义进入地狱, 呆了一百年后,离开;

付丧神们因为他的离开没有再特意记着详细的时间,大概又过了几百年, 他们在没有审神者的情况下凭借着已经打破过数次御门院阴谋的缘分,自主去修复历史内的错误,有成功也有失败;

直到现代,御门院晴明利用羽衣狐伪装降生,三振刀才得以来到现代,找到贺茂朝义苏醒后名为九十九朝的自己;

羽衣狐事件结束后,御门院举家迁移地狱之口蓬莱, 开始御门院晴明进一步复生计划, 付丧神不再需要前往历史之中,一心一意等他归来。

所以贺茂朝义当初离开的时候, 蓬莱内的主人仍是天人,并且蓬莱里面有令他“复活”的契机——当然后面这一点九十九朝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应该是不知道的。

因为贺茂朝义临走时和三日月宗近说的话又更像是保证自己会回来, 没有预料到自己会失忆的意思。

你看他现在就算和小狐丸交代要离开, 也是直接告诉了他再让他去骗其他人, 还是很有良心的。

小狐丸:……

最重要的是, 九十九朝老早想吐槽了:

贺茂朝义当时能打吗他就敢一个人进入蓬莱。

天人还是很强的吧。

看了记忆之后,贺茂朝义看起来不是个能打的角。

九十九朝现在的灵力来自安倍晴明,体术是来自后天的修习,思维模式倒是和之前差不多。

他思考出了贺茂朝义当时离开的心情,却没有思考出当时他离开的原因, 或许……当时的蓬莱里面不是那么危险?也或许……有付丧神不能触碰的禁忌?

这的确也是疑点, 先存放。

等等。

九十九朝脑子一转, 突然想到了关键的一点。

他的重点都在贺茂朝义为什么离开上, 心情都思考出来了,却独独忘了一件事。

因为是在梦里,对方言辞又比较模糊,中间还隔着真正生死的界限,所以他一下没有联想过来。

——安倍晴明承认过贺茂朝义的“复活”和他有关。

虽然只是有关……

可再想想贺茂朝义那时候离开时对三日月说的话是什么——

【我感到了一阵熟悉的气息,我必须去看看,这是我给自己下的咒,想摆脱也摆脱不掉。】

熟悉的气息……

梦里,贺茂朝义对安倍晴明说:“我为你而来。”

给自己下的咒……

梦外,安倍晴明对九十九朝说:“我是你的咒。”

……连起来了。

九十九朝一阵头皮发麻。

除非贺茂朝义再里面的一层身份和过去搞出过幺蛾子,能让他那么远就感觉到的熟悉的气息,他想不出除了和安倍晴明相关还能有谁。

安倍晴明,还是在和他做谜语人!

这还是他难以拒绝去解答的问题,不可能不再去找上门弄清楚的真相。

好家伙,谁教的!

九十九朝:…………………………

是贺茂朝义。

是我自己。

……

小狐丸看着九十九朝的脸上精彩纷呈最后骤地一黑,把自己难过的情绪咽了咽,“……您怎么了?”

九十九朝定定地看了他一眼,牙缝里蹦出一个词,“没事。”

小狐丸:“您这样看起来不像是没事。”

然后他看到男孩一哽,脑门上狂跳的青筋也忍不住顿了顿,不得不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呼——”

九十九朝抹了抹脸。

当初事当初毙,就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和现在他要去蓬莱没什么关系,哪怕他现在就想就地躺下找安倍晴明算账,那他也要搭上进蓬莱的顺风车再躺。

对,顺风车。

九十九朝知道自己的能力,他早就看好顺风车了。

——之前那一帮和陆奥守他们一起进入过蓬莱的人类。

那帮人类活在付丧神的视野下,九十九朝自然可以在每天的汇报里看到他们的情况,一帮人能力参差不齐,个别强大的居然有和御门院交手的能力。

当时也和付丧神合力杀了一个御门院。

九十九朝:可以,不错,就你们了。

九十九朝是个行动派,小狐丸接过羽织之后,就一如当初三日月宗近一样,看着男孩走去雨中的背影。

付丧神心情难过又复杂,虽然有狐狸之名,却有着耿直的心性,他知道贺茂朝义,知道他们的审神者更早的模样,高高在上,又十分温柔。

对方若是下定决心做什么事,没有人能阻拦这样的人物的步伐,因为想要阻拦的人在最开始就被摁住了,心甘情愿,无奈至极。

或许这就是大人想要他们感悟到的“人类”的心情吧。

雨声渐响,小狐丸看见走远的男孩突然回头,朝自己招了招手。

九十九朝朝他喊道:“小狐丸,你的名字是因为我的祝福而诞生的——

“现在的我,觉得很高兴!”

男孩眼睛很亮。

除此之外,他不再有任何诅咒相关的话语。

高大的付丧神再次半蹲在地,弯下背脊,“小狐也十分荣幸!能遇见您!”

付丧神身后天守阁映照出来的光芒忽明忽暗,然后光线落定,如同在低语出告别。

御所的道路很复杂,九十九朝轻巧的借助风和雨,无声无息地穿过本丸、花庭,重重侍间。

男孩收拢起雨女的油纸伞,望着眼前的宽敞的河流,再度张开手,吹出一个雪季。

严寒再度降临,迸溅的水花和翻涌的波浪定格在了一瞬间,就连雨水都在落下来的时候炸成了冰花,雪白的冰层在九十九朝的面前铺开。

冻结的喀嚓声直指河流的对岸,有一个人影站延伸过来的冰道前和他对望。

灰冷的雨水从付丧神的发丝上与刀鞘上流过,不明的流光到处游弋,在凛冽的寒气下,新月一样的眼睛带着惯有的淡然温度,周身灵光丝缕涌动,深蓝轻荡。

三日月宗近。

付丧神整个人就如同把华美的长刀,插在九十九朝要前进的道路上。

风雨大作,脆弱的冰层开始开裂,发出尽快前进的提醒。

男孩笑了笑,眉目间似是带着不知畏惧的少年气,怀中折扇一柄,向前走去。

……

一只鸟穿过朦胧的晨雾落在树梢上,黑色的轿车缓缓停在校门前。

五条悟看着眼前的山林学校,悠然地从车上下来,合上车门。

听到车窗旁的反锁栓一弹,他转头道:“没想到这次的辅助监督来头不小啊。”

辅助监督,一般是负责将情报收集、汇报给咒术师,为咒术师提供一定距离的接送安排、事项报备、案件记录的人。

必要时还需要负责布置下帐。

“毕竟这次涉及的地点和事项以及你本人都是特殊的。”

辅助监督一向是以黑西装为统一制服,但从驾驶位上下来的女性一身白色风衣,黑色头发盘在脑后,目如点漆,看起来柔美又不失利落。

小林凉子,二级咒术师,在从京都高专毕业之后,坐拥财阀家世背景转而成为了咒术会的成员,目前是京都境内咒术会部分人员统筹者之一。

她毫不在意地忽视着咒术会的利益直接告诉五条悟自己的到来是“监视”,语气分外无所谓,末了还微笑道:“不想被监视,以后行为就不要太出格——这种劝告你会听进去吗?”

五条悟为小林凉子的挤兑吹了一个口哨,羽衣狐事件后,小林凉子照旧进入京都高专学习、评定,因为术式的方向不太适合战斗,接手的任务等级一般不高。

星浆体事件后,少女没有因为九十九朝的失踪来询问五条悟和夏油杰,反而发展起了人脉,渐渐成为了咒术会中能发声的人。

她不相信任何人,想自己弄清楚想知道的答案。

五条悟继续打量着眼前的校园,还没打算进去,突然用一种“今天天气不错啊”的语气问她。

“不过你还是盘星教的人吧,一份工作能赚两份钱,听起来很不错啊。”

女性依旧淡定,边翻开手中的任务记录,边说,“只是一个普通教众而已,见不到佛祖级别的那种小人物,毕竟作为咒术师,我对天元大人十分仰慕。”

先不说现在的盘星教是否仍是天元的狂热粉丝团,但身价颇丰的咒术师是诅咒师邪‖教中的普通会员,怎么听怎么奇怪。

五条悟扬着笑,懒得对弯弯绕绕的政治问题钻研,至少小林凉子现在的做法,还算是他看得顺眼的。

小林凉子清了一下嗓子,“那么让我叙述一下本次任务的情报,该校园在一月前被查出地下有古老家族的祭坛,有至少两个特级咒灵残秽痕迹,封校后,学生不许出入,但仍然有不良混混因为无人在校将看不顺眼的同学拖进来进行霸凌,因遭到同学纠缠不休的霸凌,此前咒术会一直观察着特级被咒者乙骨忧太使主谋者在内的4名男学生身负重伤。

“请您将两个特级咒灵的踪迹探查出来,将之祓除,并将乙骨忧太带离校园,解救……您有心情救就救吧,反正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咒术界里,几条人命和能引发巨大灾害的特级咒灵去向总是不平等的。

经验丰富的咒术师更知道怎么取舍,所以口头上会有这样的说法颇为常见,倒也不算挤兑。

“真冷血啊,小林桑。”五条悟招了招手,朝学校走去。

“哪里,比不过经常有祓除任务的特级咒术师大人。”

小林凉子温柔客气,对着五条悟的背影点头致意,在对方进入校门后,施展术式,布置下笼罩了整座山林的帐。.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