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境指南 》昆吾奇

第663章 救人与被救

青木总觉得有什么话要和这女人说,但一时想不起来,脑袋里就像好多虫子在咬一样,头疼得要命。

女人看他不说话,叹了口气,说:“我已经老了,朽木之人,也早该去见我的丈夫了。当年我们做错了事,听信了北野的话,害了你们一家。那把火已经烧过了四十年,却也在我心上烧了四十年。今天,我就把命还你,但我只求你一件事,不要伤害我的女儿。桑家留了你一颗种,也给我们杜家留一颗种吧!”

女人说着就站起来,走到了院中。院子里堆满了柴。她站在柴垛上,自己点燃了火。

大火熊熊地烧起来,女人在火里说:“你放心,我女儿绝不会找你报仇。我让她去麻粟坝替人治病去了,她不知此间的事情。我让她信佛,借信仰之力修炼精神,在识海中建立精神佛国,在佛国未成之前,她不会离开此地,也不会去追查当*屏蔽的关键字*。”

她说完就双手合十,宣起了佛号。火便如巨蛇之杏,一下缠绕住她,吞噬了她。

青木本就头疼,看见火焰,便越发难受起来。

他捧着头哇哇大叫,从庙里冲出,在山道上跌跌撞撞,冲进了麻粟坝的街头。

那一团火焰始终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仿佛看到了天上有许多太阳,热浪席卷而来,火焰从天而降,漫山遍野的桑树,都燃起了熊熊大火,直到黑烟遮蔽了天日。

他心力交瘁,又累又渴,终于昏厥在一个土墙根儿底下。

他迷蒙地睁开眼,看见一个年轻的女子站在他面前,笑靥如花。

“你是谁?”他问道。

“我娘让我来给你治病。”女人说。

“给我治病?”

“我娘说病人会从这里过,让我在这里等着。我等了一天,就是你没错了。”

“你打算怎么给我治?”

“已经治好啦!”

“治好了?”

“嗯,你昏着时候,我给你治过啦。你昏的太死,连梦都不做,不过这也难不住我。你只是被仇恨的火焰蒙蔽了双眼,蒙蔽了心。浇灭你心头的怒火,你就好啦!”

青木站起来,发现精神果然好了很多,不像之前那么恍惚了。可是他的记忆却沉睡得更深了,仿佛连想都懒得去想事情了。

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的母亲——那个在大火中燃烧的女人,为了保护她的女儿,煞费了苦心。

可是,他根本没想伤害她的女儿啊!

真的有仇恨缠绕在他心头吗?他千里*屏蔽的关键字*来到这里,真的是为了报仇吗?

他看着年轻女人说:“我没钱付诊金。”

女人说:“我娘说你付过钱了。”

女人走了,走之前还给他留了一袋干粮。

他茫然地走着,不知该往哪里去。

他在坝口撞见了一群满身污泥的马帮汉子,马背上驮着大箩小筐,用布盖着,不知装了什么。其中一个黑不溜秋的孩子,背着一杆和他差不多高的*屏蔽的关键字*,看着特别扎眼。

马帮刚一进坝子的土墙,就糟了埋伏。马帮人彪悍,却没奈何人困马乏,而另一伙人显然早有准备,以逸待劳。战斗很快结束,马帮的人都*屏蔽的关键字*。马匹和物资被人牵走,枪也被人捡了,只留下两个人在土墙根底下抬尸体。

一个孩子从尸堆里爬起来,用马刀狠狠扎进了把他当尸体抬的匪徒的肚子里,然后就那样笔直地站着,瞪着两只充满仇恨的眼睛,看着另一个匪徒举起黑洞洞的枪口,竟然有几分赴死的慷慨。

青木救下了他。

“你们是干什么的?”青木给他一块干粮,问道。

“跑马帮。”孩子好像很饿了,只顾着吃,说话很简短。

“运了什么东西?”

“烟土。”

“为什么要带烟土,不好跑点别的?”

“跑别的吃不饱饭。”

“你叫什么名字?”

“吴索吞。”

“你家在哪儿?”

“没家。”

“你爹妈呢?”

“*屏蔽的关键字*。”

……

离开麻粟坝的时候,那个瘦弱的孩子回头看了一眼,眼里露出狠厉的神色,咬着嘴唇说:“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报仇的。”

……

在缅北的大山里,他们迷路了。

吴索吞问青木:“我们去哪儿?”

青木也不知道去哪儿。之前他还有一种感觉,凭着这种感觉,他从西贡一路穿过几条国境线,来到了这里。如今,他的感觉也消失了。

为了节约干粮,他们开始吃野果和野草充饥。

吴索吞摘来一大堆蘑菇,看着很好吃的样子。

青木说:“你不怕有毒啊?”

吴索吞说:“跟着马帮在山里跑,经常吃菌子,没事。”

他先狼吞虎咽地吃了个饱。青木看他吃了,也就吃了,然后,他就*屏蔽的关键字*了。

先是天旋地转,然后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接着就出现了幻觉。他又看见了熊熊的大火,一只乌鸦在火上飞来飞去,发出啾啾的哀鸣。

他靠在大树根上,在清醒的间隙,问吴索吞:“为什么你没*屏蔽的关键字*?”

吴索吞坐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警惕地看着他,说:“和着解药一起吃的。”

青木想起他吃蘑菇的时候,的确还嚼了几根青草。他凄笑着说:“你是从哪儿学来的?”

吴索吞说:“跑马帮学来的。”

青木说:“为什么要毒我?”

吴索吞说:“我饭量小,你那点干粮给我能吃好几天。两个人走不出这大山。”

青木不说话了,睁开眼看着天。天越来越黑,明明是大白天,却好像蒙了一块布一样。

吴索吞小心翼翼地等了半天,然后才从青木身上拿走了干粮和钱袋,又上上下下摸了个遍,最后把那双牛皮鞋给扒下来扛走了。

青木原本可以用最后的精神力制住吴索吞,但他没有这么做。他用最后的力气说:“你就不怕报应吗?”

吴索吞说:“我不信神。如果有神,你让他来找我,或者派个天使来也行。”

青木以为自己会死在这片老林子里。他又想起了杜瓦和杜瓦的娘,在意识迷糊的最后时刻,他看到了一片火光。

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棵树,在大火里烧成了炭,浑身焦黑地站在空旷的大地上。头顶是璀璨的银河。

甘露从天河流下,落在他的脸上,流进他的嘴里。

  https://../book/50884/37808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