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大唐开道观 》稷下猫瞳

第025章:

王元宝以贩卖琉璃发家,如今这财帛星君的小小庙宇里,也有极多的琉璃制品,如神像、香炉等。就连屋顶的瓦片,也是上好的琉璃瓦。

只可惜屋脊被大雪覆盖住,大半还没有融化。但屋脊上的飞龙与百兽,也是晶莹剔透的琉璃制成,在阳光下流云漓彩,熠熠生辉。

李隆基虽然贵为天子,但是他一向自诩为老子的后代,因此格外尊重道教的神仙们。良辰已到,礼乐声奏起,他带着宰相杨国忠,以及朝中重臣,向财帛星君上香。

“宣——王元宝觐见!”

以往都是王元宝在初五当天来财帛星君庙里上第一炷香,今年皇帝驾临,这个特权当然要让给皇帝了。李妙真饶有兴趣地瞧着王元宝,因为位置略偏僻一些,隐隐能瞧见他穿了身宝蓝色的胡服,从侧影看还挺瘦的。

他手里好像捧着一个高高的盒子,应该是要进献给皇帝的礼物。

“听说他家里铺地贴墙的都是金银呢!”阿皎捧着脸憧憬道:“好想住进这样闪闪发亮的房子呀!”

李妙真失笑,扭头朝远处望去,见家家户户都在门户前挂起了元宝鱼。别的坊里,还有唱戏的,扮成财神爷巡街的,燃放爆竹的……哪里都比这儿热闹啊!

她拉起阿皎:“走呀,咱们来错地方了!”

看皇帝上香有啥意思!李妙真还以为星君庙有大戏,实际上这地方太小,也只够十几人落脚。她与阿皎兴致勃勃走进了长安城里最热闹的礼泉坊里,这里汇聚了各国的美食,还有商家免费请客人入店喝财神酒。

阿皎看到一家店人满为患,拉住她道:“走,去吃羊肉吧?”

李妙真的脑海里浮现了羊蝎子火锅,虽然她知道在大唐吃火锅不现实,但还是头一昏就点头答应了。好不容易在楼上找了个干净的位置,待小二端上店里的招牌美食,她看了一眼,差点晕过去了。

店家为什么把羊肉饺子馅端上来了啊!!!

她刚刚想出声,发现坐在对面的阿皎已经迫不及待地舀了一勺子,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吃。李妙真看着这剁碎的是生羊肉,拌着一些奇怪的调料,还有一大股膻味传来……

在宫中,因为安仁殿的薛才人闻不惯羊肉的味儿,所以她很少吃羊,也没见过这么变态的做法。正想着,点的‘切鲙’也端上来了,原是一盘子生鱼片。

小二见她拘谨地坐着,又注意到她不同于中原的瞳色,心道这是个长得极好看的外国人,因此殷切道:“公子,这道‘生羊脍’不合您的口味吗?”

“你们店里——”李妙真对着两份生肉,实在是无从下口。她刚想问小二有没有什么肉食,抬头看到楼下飘扬的招旗,这家店原叫:鲜。

她只能放弃挣扎。

“给我一盆炭火,还有一大锅骨汤,以及调料若干。”李妙真吩咐他:“另外上羊骨,切成薄片的羊肉,还有胡饼,葱姜,菘……”

她扔给小二一袋子开元通宝,小二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去了。不消一刻钟的功夫,菜品都上齐了,她架好火锅,望着热腾腾的雾气,差点落泪。

穿来大唐十几年,终于能吃一顿火锅了啊!

这下轮到阿皎和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涮肉,李妙真觉得店里厨子的刀功不错,鱼、羊都片得极薄。虽然没有麻辣牛油锅来得痛快,但是骨汤锅底也是可以接受的。另外,常见的花椒、豆酱这个时代都有,可以做蘸料。

羊骨吸髓,胡饼泡馍。菘就是后世的大白菜,这年头有点贵。

她吃的开开心心,阿皎看着她,小声道:“公主,原来你这么能吃……”

“来点吗?”

阿皎点头,不仅她想来一点,围观的众人都跃跃欲试。火锅熬得越久越香,香味飘散到整条街上的时候,这家店的东家也来了。

东家显然也已经尝过火锅的美味,来到李妙真这边时,朗声笑道:“两位贵客,缘何想到来店里品尝‘古董羹’?”

旁边有人介绍了东家的身份,李妙真放下竹箸一瞧,这家店的东家竟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他穿了身月白色圆领袍,面容白净,一双月牙眼总是带笑,气度温润尔雅。

他看到李妙真的真容时也一愣,意识到自己的片刻失神,又笑道:“公子莫非是从西域来的?”

李妙真不曾应答,阿皎已经露出护崽般的凶色。她看这东家没什么恶意,倒不以为意,笑道:“不是。古董羹是什么?”

“公子竟然不知吗?”

东家露出微微诧异的目光,又温和一笑,跟她们耐心解释。原来‘古董羹’就是古代火锅的意思,因为锅里煮东西的时候会发出‘咕咚’的声音,所以后来演化为‘古董羹’。

李妙真吃住都在太极宫里,她这才知道,原来民间早就有火锅了。她不觉笑道:“既然早有此吃法,为何众人……”

从二楼往下看,几乎来的客人,都是奔着火锅的香味来的。东家摇头一笑,道:“古董羹虽然常见,可从未见过公子的吃法!将肉切成薄片,煮熟再蘸料,这样的口感,竟然太好了……”

李妙真终于明白了,古代虽有火锅,但就是简单地炖肉,毫无技术含量。而她吃的,叫‘涮羊肉’!

那东家见她不烦,又站在一旁,叨叨说对食材的看法,他吃得极其精细,甚至不亚于大观园里的炖茄子。

末了,他意犹未尽:“若是公子方便,可随时来找我。在下姓王,相熟的朋友都唤我王如意。”

“有有有!你主动了啥都有!”阿皎抢答道。她早已将之前的敌意抛至九霄云外,如果有比炖大鹅更好吃的食物,当然要吃啊!

王如意:“……”

李妙真却略微一愣,她的第一反应倒不是男女有别,而是听着这名字,难道他跟长安首富王元宝有什么关系不成?

.

李妙真那日离开礼泉坊之后,就在坊间打听了一下,那酒店东家王如意果然跟王元宝有点关系。他是王元宝最小的儿子,王家的儿子从小就学着经商,王如意主要经营吃食的领域。

她教了王如意一些现代火锅的做法,当然还有一点私心,为了以后能出宫吃上美食。不过,去吃那些名菜就算了,比如有一道叫做‘鹅鸭炙’的菜,需要活烤鸭鹅,实在是太残忍了。

大年初五过后,李妙真又在正月十五的夜里溜出宫,每年元宵可是大唐唯一开放夜禁的日子。她带着阿皎,在王如意的酒楼里吃了顿改良版的鸳鸯锅,只不过才吃了一半,王如意家中有事,就匆匆走了。

上元佳节,长安城张灯结彩,热闹至极。直到深夜,李妙真才回到宫中。

归真观的山门前罕见的站着很多人,为首的高力士急得团团转,见她来了,才眼前一亮,几乎是飞奔了过来:“公主哟,您可回来了!”

李妙真看了他一眼,高力士当然不敢问她去哪里了,只是急声道:“陛下召您,赶紧去兴庆宫!”

“我?”李妙真眉头一皱。

“当然了,车辇已经备好,公主您请,事情老奴路上跟您说。”高力士谦卑地躬着身子,在他的身后,还悄然无息地站着几个千牛卫。

李妙真甚至不需要掐算,她也能猜出发生了什么。半夜急召她去兴庆宫,看来不是皇帝病了,就是贵妃倒了。

自从她去岁为几个宫人驱了邪,这名气,都传到李隆基的耳朵里了。

她迎着风,淡淡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