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暮寒公子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灵矿

叶争流的回答避重就轻, 里面带着满满的推脱之意。

向烽偏头, 无声地打量过叶争流和她身边不停赔笑的猴猴。

解凤惜在收徒一事上的审美千奇百怪, 但是主要的爱好方向却很好猜。能被解凤惜青眼相加的,一共就只有那么几种。

比如说眼前这个少女, 她笑容诚恳、表情真挚,说起俏皮话来驾轻就熟,一看就知道是解凤惜最喜欢的那种无耻之徒。向烽相信, 就算是把刀口架在她的脖子上, 该问不出的实话也照样问不出。

瞧着软和, 用力捏一下就知道扎手。

向烽收回自己放在叶争流身上的目光, 手腕一翻将银枪归位。

此时, 浸饱了血色的白缨已经被染成猩红颜色,最上端的缨尖甚至隐隐有些发黑。缨穗的颜色一改,银枪的气质也随之变化,从原先通体素白的供物,变成一杆带着些邪性的、用人血喂出来的红缨枪。

红缨上丝丝缕缕地染着未干的血, 不时稀落地滴一滴在地上。

向烽提起枪来, 看了一眼仍未干涸的湿润血迹, 眉心微聚, 露出些许嫌弃的神色。他一转身, 就毫不遮掩地把那些血都抹在了那两个黑衣人的脸上。

叶争流:“……”

那些黑甲军大概都知道向烽这点小小的, 关于人血的洁癖, 所以对这一幕视若不见, 习以为常。

“收队回府。”

听闻主帅命令, 身侧一个亲兵变魔术一般,舌根一翻,吐出一个扁扁的竹哨,用双唇抿住。

短促的三声哨音后,黑甲军干脆利落地变换队形,那两个黑衣人被压进队列中心,前后左右俱有看护,整个过程自然得如同一滴水融入了*屏蔽的关键字*。

叶争流也曾路过不少城池,然而那些戍守的士卒却无一比得上眼前这副令行禁止的模样。见到黑甲军整齐划一的队列,她不由得在心底暗暗地叫了一声好。

猴猴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叶争流跟前来,用胳膊拐了叶争流一下。叶争流下意识地朝他看过去,猴猴却眨着眼睛不说话,直到那队黑甲的士卒消息在长街尽头,他才悠悠地散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总算是走了。今天怎么遇上大师兄了。”

叶争流挑起一边眉毛:“碰上他很麻烦?”

“不。只要不是必要,大师兄就是遇到我们,都不会问上半句……但最好不要遇到。”猴猴苦笑道:“姐姐,不怕你笑,我都不敢抬眼多看大师兄哩。”

他语调的末尾不自觉地拉长,神色里也浮现出几分心有余悸。叶争流一听即知必有内情,故意道:“我看大师兄除了不爱说话些,人却很好。你看他帮了我的忙不说,而且手下兵卒也不曾扰民。”

这说明沧海城的军费给的很足,向烽治军也足够严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