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家燕二是厨神 》十瑚

第22章 贫僧是来化缘的

“啪”的一声之后,贺舒宁收回了拍在红衣女鬼额上的那只左手,慧远也停下了诵经声。

他眉头紧蹙,一双深邃黑眸由下而上的审视着麻溜儿蹿回墙头之上蹲着的贺舒宁。

“玉虚门徒?”

贺舒宁眨眨眼,“嗯。”

“贫僧慧远。”

“你是和尚?”潜台词,杀人的和尚?

“是。”慧远微微一笑,“我佛慈悲,却也有金刚怒目之时。”

贺舒宁歪头。不好意思,她有听没有懂。

“师妹!”随着红衣厉鬼的消失,这院子里的结界也已经一并消失,穆卿云和姬永安在重新看到贺舒宁身影的那一瞬就已经不约而同朝她奔了过来。

“师姐~~~”小丫头笑的一脸乖巧,说出口的话语里却有着与她的甜美外表大相径庭的残酷,“院子里还有活着的坏蛋,你和师兄要守好院门哦。”

穆卿云松了口气,“你没事儿吧?”

“嗯...饿了算有事儿吗?”

穆卿云嘴角微抽,姬永安却是哈哈大笑着,把装满食物的那个包袱,抛给了蹲在墙头眼巴巴瞅着他们、一脸可怜相的贺舒宁。

贺舒宁如获至宝,小丫头蹭的一下跳下墙头,然后躲得远远的,打开油纸包,一脸满足的往自己嘴里塞着酱牛肉。

慧远微怔,旋即轻笑出声,小和尚道清却是气得两腮鼓鼓。

两拨人齐心协力,幸存下来的那些乱民很快也被悉数斩杀干净。

穆卿云收起软剑,和姬永安一起进到院子里面。

院子里面还有约么五六十个年轻女子,她们打从红衣厉鬼出现开始,就一直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在经历了接踵而至的各种血腥场面之后,这里面的很多女子都已经被吓得不成样子。

她们战战兢兢的蜷缩着,像鸵鸟一样把头深深埋进双膝之间,仿佛这样就能把自己与一切恐怖隔绝开来。

穆卿云叹息一声,“现在已经没人囚禁你们了,你们可以各回各家了。”

没人理她。那些女子依然保持着自己之前的姿势,谁也不敢第一个作出反应。

穆卿云也不强求,她递了个眼色给姬永安,姬永安会意,提着软剑就和穆卿云一起走向贺舒宁。

贺舒宁这时候已经吃掉了包袱里的所有食物,穆卿云不想和她一起饿死在半路,见此情景只好带着她和姬永安再去县衙的厨房搜刮食物。

厨房里的厨娘、婆子、小丫头正集体缩在厨房瑟瑟发抖,衣服上染了血迹的穆卿云才一进门,这些已经怕到极点的女人们就已经尖叫出声。

穆卿云只觉自己耳膜都要被这些女人吼破了,她捂着耳朵,一脸无语的等着这些女人自己恢复冷静。

然而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贺舒宁这么好性子的人都已经等的不耐烦了,那些女人居然还在嘶声尖叫。

姬永安脑壳疼,“这得叫了有差不多一刻钟了吧?”

穆卿云黑着一张俏脸微微颔首,“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让她们冷静冷静?”

姬永安抽了下嘴角,他要是有办法,他能让这些婆娘荼毒他耳朵一刻钟之久?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师姐弟三人正大眼儿瞪小眼儿的一起犯愁,慧远带着自己的小徒弟道清走进了厨房所在的这个偏僻院落。

非常神奇的,在这俊俏大和尚踏进院门的那个瞬间,厨房里的女人们集体停止了自己的无脑尖叫。

“大、大师。大师是来救我们的吗?”一个五十多岁、头发半白的长脸妇人最先出声,她一脸激动的紧紧盯着慧远大和尚,眼神之热切就仿佛是狗狗看到了肉骨头。

慧远大和尚念了一声佛,“阿弥陀佛,贫僧是来化缘的。”

众女:......

期待着被救赎的女人们集体石化,姬永安则是非常不厚道的差点儿笑出了猪叫。

“各位婶子大娘、姐姐妹妹,我们师姐弟三人也是过来化,呃,找食物的。”穆卿云一边说着一边推了一把姬永安,示意他多少收敛一点儿。

姬永安哪里收的住笑,但他又不能不给穆卿云面子,于是这货干脆几个起落,跑到外面自己尽情发笑去了。

那个最先跟慧远搭话的大娘干咳一声,“你们是、是什么人啊?这宅子里的那些...”

“已经全都死光了。”穆卿云回答的直接而坦诚,半点儿也没有顾忌这些女子的承受能力。

好在那些女子在最开始的惊吓之后,心里就又控制不住的涌上了一种名为喜悦的心情。

她们都是松县本地人,虽然因为年岁大或者样貌丑,侥幸的没有被那些乱民糟蹋,但她们的亲人却都要么死亡,要么生活在水深火热的无尽地狱之中。

如今听说那些坏蛋,终于如她们日日诅咒的那样,全都死光了,这些女子不由彼此抱头痛哭。

穆卿云眉头紧皱。

虽然她也不是不能理解这些女人的激动心情,可问题是,她们急着走,急着拿了吃的继续赶路......

她正想着不如干脆把这些女人全都赶出厨房,然后自己亲手准备己方三人未来几日的干粮,那群女人却出乎她意料的不再放声痛哭。

“恩人,老身给恩人们磕头了。”那个最先跟慧远搭话的大娘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然后对着穆卿云和慧远就是每人三个响头。

“恩人,小妇人(小女子)给恩人们磕头了。”紧跟在这位大娘身后,厨房里的其他女人也先后跪倒,对着穆卿云他们砰砰砰的磕起头来。

慧远眼眸微垂连诵佛号,穆卿云却是非常命苦的扶了这个扶那个。

折腾了好一会儿,这些女人才总算如她所愿的去给他们准备吃食了。

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穆卿云长吁一口气,斜斜倚在门框之上,看着屋子里的一群女人来回奔忙。

贺舒宁站在她旁边,双眸晶亮的注视着屋子里才刚出锅的粉蒸肉、炖小鸡、酱排骨、肉夹馍...

见这对师姐妹连眼角余光也不曾瞥向自己,慧远不由暗暗后悔自己之前的态度冷淡。

他颂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贫僧慧远,这是小徒道清,还未请教两位高姓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