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山传 》文刀圭月

第二十六章 奇门伏魔镇妖邪

只见,那些瓦片不断的向中间**,渐渐出现了一个人形。

段斯续和齐行向后退了一步,就见那人的样子越来越清晰。

青绿色的面庞,眼睛甚是庞大,带着一个皇冠。

穿着一身红金软线绣制的长袍,巨**盘扣的腰带束腰。

“你是伏海?”段斯续问道。

“尔等猖狂小辈,竟是直呼本皇的姓名!”就见伏海从棺椁中飞出,站定在地上,斥道。

段斯续说道:“直呼你的姓名如何!老不死的!”

伏海听到段斯续如此称呼自己,更是气愤难当。

段斯续见伏海已经被激怒,心想道:太好了。

她的意图是要伏海暴怒,便会将创魔**显出。

齐行低声道:“你故意激怒他!”

“嗯。”段斯续小声应道。

随即,又向伏海喊道:“哼,想来当年,那女帝也是这样唤你吧!”

伏海听到女帝两个字,脸色瞬间暗淡下来。

嘴角抽搐着说道:“那个贱女人,她不配喊我的名字!”

“她对你做过什么?”段斯续试探的问道。

伏海怒吼道:“我不过是想要得到那个鎏金宝瓶。”

“却不想,她竟对我做出了非人的事情......”

地下宝库里,明亮的灯火摇曳着。

两个士卒按住伏海的头,一个士卒按住他的脚。

还有一个士卒站在他的身边,先是抽出**,在他的胳膊处深深的划了一刀。

然后从腰间拿出一个小瓷瓶,打开来。

“呃啊!你们要做什么!”伏海被摁着,根本动不了。

就见那个拿着瓷瓶的士卒,把瓶口放在那道血流不止的刀口处。

竟是一只只的尸养镰,它们似是镰刀的身子,用爪子钩在伏海的伤口上。

不停的啃咬着,也不停的注入着尸气毒液,伏海瞬间毙命。

萨盟女帝看着已经死透了的伏海,对站在暗处的一个身影说道:“该你了。”

只见,那身影似是点点头,用极其沙哑的声音说道:“好。”

伏海回忆着说道:“我清晰的记得,我被尸养镰啃食而死。”

“但是,我却又活了过来。”

“我也没管许多,想着不如直接跑了再说。”

“便要逃出皇宫,却不想,竟又被萨盟那个贱女人给抓了回去......”

“**!你放开我!”

“上主天都知道我伏海命不该绝!”

“你究竟抓我作甚!”伏海怒吼着,被士卒锁上铁链,带到了一片干涸的河道边。

“哈哈哈!天大的笑话,竟是都被你讲去了!”萨盟女帝狂笑道。

“你,你笑何!”伏海被这女帝笑的一阵发毛,不禁怒道。

“我笑你,是个傻子!”

“行了,废话莫要多说,你办好这件事情,我便让你真的活过来。”女帝说道。

“你此话何意?我到底是死是活!”伏海挣扎着,手腕和脚腕上的铁链桄榔着响。

“你有寻宝探穴之能,我要你找到大帝墓葬群!”女帝低沉的说道。

伏海愣在原地,说道:“大帝墓葬群!”

“不错,从第一任大帝的口中取得闭窍珠。”女帝说道。

“我有何好处?”伏海想了半天,却还是心动了。

这是他的老本行,也是贪欲,更是心魔!

他控制不了自己不去想。

“哈哈哈,好处嘛,你只要带出来闭窍珠,墓葬群里的明器随你带走!”

“只要你能带走的!”女帝揪着伏海衣领,邪笑道。

伏海答应了女帝,竟真的在那干涸河道的上游找到了墓葬群的位置。

“却不想,让我下墓,就是为了试毒!”

“她竟先用尸养镰将我啃食致死。”

“又把苔藓毒液放入我的体内!”

“那个恶毒狠辣的女人!也没得到她要得到的东西!”

“哈哈哈,我在墓葬群里发现了创魔**。”

“不惜剖身,取心!”

“以灵魂永远坠入溟地之代价,换取了创魔**替代心脏!”

“所以,我早已和创魔**合二为一!”伏海怒吼着。

段斯续问道:“你出来后,杀**女帝,自己做了大帝?”

“没错!”

“而如今既然让我苏醒,我便要再造我伏海盛世!”

说着,只见伏海只是甩出一掌,便是一道巨大的黑色**冲击过来。

段斯续和齐行以寒影剑和金蝉法杖都难以抵挡,被击中而飞出很远。

齐行本就有伤,站定后,竟是吐了一口鲜血。

“怎样?”段斯续扶住齐行,急问道。

“无碍。”齐行擦了擦嘴角,看向不远处发狂的伏海。

段斯续低头看了看自己碎裂的外衫,说道:“只是一个掌风,便是如此!”

“伏海不好对付!”

却见此时,他展开双臂,向两边一挥,整座墓室竟被拔地而起。

“不好,他要召唤阴沙兵,去地面上去!”

“若不及时阻止他,恐怕整个大漠都会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段斯续急道。

突然,两人脚下也开始出现巨大裂缝,眼见这墓室就要粉碎坍塌。

剧烈的晃动,已经使段斯续和齐行站不稳。

却还有无数的碎石和大石块向两人飞来,段斯续赶紧从布包里拿出一个珠子。

扔向那些碎石中,一掌打碎了,挥出一掌。

就见,那些碎石块全都变成了墨绿色,转而向伏海攻击过去。

“幸好还有灵希留给我的穿心草。”段斯续说道。

“这东西对他应是没有多大用处。”齐行说道。

“我知道,不过也能拖他一拖,先让这个老不死的自己玩儿一会!”段斯续说着。

从布包里又拿出一张金色的符,说是符,不如说是一道金帖。

只见,段斯续将金帖悬在面前,拆了手腕上的纱布。

齐行这次见到,那纱布下的伤口是被刀划伤的。

段斯续将手腕在金帖上又划了一下,鲜血再次汩汩的流出。

瞬间浸染了整个金帖,发出阵阵红光。

齐行紧紧抓住段斯续的肩膀,说道:“这是血光!难道你要!”

“以术士血驱动八门遣将!”

段斯续一愣,随即笑道:“你竟然也知道!”

“我如何不知!”

“可是,这八门遣将术,极为损耗灵核之力。”齐行急道。

“无妨,若是这伏海召唤出了阴沙兵。”

“岂是我一个段斯续**就能解决的事情!”段斯续说道。

齐行点点头,说道:“我与你一起!”

说着,就见齐行将金蝉法杖横在手中,念着伏魔咒。

段斯续看向齐行,会心一笑,将浸染了鲜血的金帖抓在手中。

用力捏碎,接着洒向面前的地面上。

只见,霎时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阵法,不停的转动着。

伏海吼道:“段斯续!你竟是不惜以血光损耗性命压制我!”

“那么,就要看看是谁的术法厉害了!”

段斯续喊道:“今日不除掉你,我万死难以对天下交代!”

这红光阵法,便是以术士之血驱动的八门遣将阵。

八门各有所属,开、休、生为三吉门,死、惊、伤为三凶门,杜、景为中平门。

修术法之人,以八门落宫状况的五行生克和旺相休囚,定凶吉、断应期。

“景门属火,克乾金命。”

“离位,大伤大凶!”

“南离行火攻杀戮,引玄炎之兵!”段斯续竖起双指指向阵中的南离宫方位。

就见,前方一道道玄炎燃起,以溟地阴兵,冲向了伏海。

伏海唤起沙海巨**,向这些玄炎兵攻击过去。

段斯续和伏海斗着法,伏海大笑道:“八门遣将术,不过如此!竟是雕虫小技!”

段斯续扬眉笑了笑,随即,便竖起双指,右脚震地一下!

“南离行火攻杀戮,拜请金神!”说着,只见,整个墓室中,金光四射。

金神轰然出现在伏海面前,此神是天地刑罚之神!

就见,金神挥起手中的金刀砍向伏海。

伏海一时被金神震慑,竟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只见,金刀将伏海的身体劈成了两半。

段斯续微微有些踉跄,齐行赶紧扶住她,关切道:“怎样?”

“无碍。”段斯续摇摇头说道。

“这是金神幻影。”齐行低声道。

段斯续一惊,随即笑道:“何事也瞒不过你。”

“不错,所以我们支撑不了太久。”

“还需你的九界佛莲,**他!”段斯续皱眉道。

“这好办。”齐行说道。

“嗯,我知。”段斯续点点头道。

却见这时,两道光波忽然飞射过来。

幸而齐行迅速以金蝉法杖挡了出去。

只是伤到了段斯续的肩膀和小腿。

“怎会发现的如此之早!”齐行皱眉道。

“不对!他应该是狂乱了!”段斯续和齐行看向伏海。

就见他挥舞着胳膊,身体却不断的有绿色液体喷出!

“是创魔**加速了苔藓毒液的侵蚀!”

“就在此时!”

“死门属土!”

“震位,受克!”

“东震,九界佛莲以压制!”段斯续忍着剧痛,指向阵中的西南坤宫方位喊道。

只见,齐行悬在半空端坐着,一身佛相。

通身散发着令人心安的佛光。

金蝉法杖瞬间显出真灵,便是九界佛莲!

那九界佛莲是九界真佛幻化而成,佛法无边,几乎可以毁天灭地,有净世之力!

伏海刚要利用阵法遁走,却被佛莲的佛光捆住。

霎时间,便被吸进了佛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