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山传 》文刀圭月

第二十三章 寒铁罗盘寻棺椁

灵希喊道:“霍冬!”

随即,将手中的两个盈盈发亮的珠子抛向了空中。

霍冬见此,挥起追魂链击碎了那两颗珠子。

霎时间,绿色的流光洒满了整个墓尸坑上空。

行尸碰到以后,接着灰飞烟灭了。

而墓室里,整座东户帝国的墓葬群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极其蔚为壮观,刑桑大笑着,推开段斯续,向墓葬群中疾步而去。

段斯续站在齐行身边低声说道:“找机会,干掉这个刑桑。”

齐行点点头,却见刑桑竟然一个一个棺椁的打开来看了一遍。

“为何?这是为何!”刑桑在看到第三个棺椁的时候,不耐烦道。

“段斯续,你搞了什么动作!”刑桑怒吼道。

“你是何意?我如何寻到和打开这墓葬群的,你应该清楚。”段斯续疑惑道。

“为何竟是没有伏海的棺椁!”刑桑看向两人说道。

段斯续皱着眉走下墓群里,看去,确实如刑桑说的一般。

从东起至西尾,是各个时代的大帝和诸王的棺椁,一共八座,独独缺了伏海之棺。

段斯续想了想,斥道:“潇迹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哼,你现在自顾不暇,还有空顾着他们。”刑桑邪笑道。

“我们两人联手,你未必是对手。”段斯续说道。

“我当然知道。”

“不过,你或许还不知道吧!”

“我手里的是什么!”刑桑说着,从手中显出一个木盒。

“这是何物?”段斯续问道。

“十八格天机!”刑桑意味深长的笑着说道。

“你!从何得来!”段斯续举起寒影剑,质问道。

“段斯续。”齐行四低声说了句。

“哈哈,看看你的表情,这么迫切和急躁。”

“全然不见了平日人们口中的冷艳。”刑桑晃着手中的木盒子调笑道。

“刑桑,你到底要什么?”段斯续几乎是用商量的口吻问的。

齐行握住段斯续的肩膀,问道:“你怎么了?”

“和尚,你可知这十八格天机是何物吗?”刑桑问道。

齐行没有回答他,只是厌恶的瞪了他一眼。

刑桑吃了鳖,有些不痛快。

随即说道:“段斯续,你把伏海之棺找到,我便把十八格天机给你!”

段斯续听到此,说道:“此话当真!”

“不可信他。”齐行说道。

“对不起。”

“好,我答应你。”

“若是你不把十八格天机给我,你知道我的手段!”段斯续严肃的说道。

刑桑笑了笑,将十八格天机收回,说道:“好!”

只见,段斯续从布包中拿出一个黑色罗盘。

齐行惊道:“寒铁罗盘!”

段斯续笑了笑说道:“不错。”

“方才,我说过,这墓葬群被人用分风切水之法,改变过风水走势。”

“可以说,面前这个帝王墓葬群是一个极凶死地!”

“你可以打开一个棺椁看看。”

“是否里面的尸身,仍旧如活人般!”段斯续飞身站在一个棺椁之上,看向刑桑说道。

刑桑听到此,悄悄有些犹疑,但还是用掌风推开面前的棺椁,看了进去。

“这!怎么可能!”刑桑看到那棺椁里的尸身惊道。

只见,那尸身虽是面色有些青灰,但甚至是皮肤下的血管都能看清楚。

“就像,就像是刚刚死去一般!”刑桑想后退了一步说道。

“这便是养尸,若是将其口中的闭窍珠拿出,它便会尸变。”段斯续正色道。

“有人将这墓葬群本来上吉的风水改变,继而养尸为自己所用。”齐行分析道。

“是。”段斯续点点头,说道。

刑桑转了转眼珠,说道:“伏海之所为?”

“你倒是有些天赋!”段斯续笑道。

“之所以伏海之棺不在这里面,正是这墓葬群的风水便是他改的。”

“不过,他如此逆天而行,或许即便寻到,也会带来灾祸。”段斯续皱眉道。

“不必管诸多事情,你只管将伏海之棺找到便可。”刑桑说道。

段斯续端着寒铁罗盘,站在最中间的那个棺椁上,扭动了一下罗盘中间的黑色莲花。

就见这寒铁罗盘,自己迅速转动起来。

上面的铭文拼合在一起,成为了一把利剑的形状,不停转动着。

段斯续将罗盘对向正前方墓室正门,利剑依旧还在转动,未有停止。

接着,段斯续又向四角方向对准罗盘,仍是没有任何变化。

段斯续竖起双指又从布包里拿出一张黑色的符。

贴在寒铁罗盘的黑色莲花之上,飞身上下左右翻飞着。

就见,段斯续在身后香案停住时,罗盘上的利剑也瞬间停下来了转动。

段斯续看向这香案,上面空无一物。

“这香案着实不对,竟无香无牌位。”

“方才并没有注意到这棺椁后面还有这样一个香案。”段斯续想了想说道。

齐行飞身过来,手中显出金蝉法杖,说道:“此处,魔气浓郁,小心!”

段斯续看向齐行横过来的金蝉法杖。

才看见,顶端的金莲,竟不住的发出凌厉的金光。

而齐行的断情袈裟上的卍字,也开始显现出来。

段斯续点点头,随后,查看着香案的各处。

这时,就听见嘭的一声爆炸声,刑桑喊道:“段斯续你身后!”

段斯续也快速回身,就见到中间那棺椁忽然炸开。

一个尸体直愣愣的站起来起来,它双眼发红,似乎很是愤怒。

怒吼着,口中的尸气飘出,它自腰间拔出两把短剑,刺向段斯续和齐行。

“是这香案的魔气引起的尸变!”

“刑桑你做过手脚!”段斯续手中显出寒影剑怒喝道。

“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只是见它嘴内有异样,便掰开来看了看。”刑桑喊道。

“那是闭窍珠,我说过,是阻挡尸气的!”段斯续说着,挡住了这僵尸的两把短剑攻击。

齐行看到那两把短剑,剑柄缺了一块,剑身黑亮,布满似是残垣断壁般的花纹。

“无恒短剑!”齐行对段斯续喊道。

“什么?”段斯续横过剑,向僵尸划过去。

僵尸躲闪着,段斯续和齐行的速度已经极快,只见三个影子在这墓室里飞来飞去。

突然,段斯续闪过僵尸的身侧,就见僵尸右手的剑掉在了地上,胸前也被金蝉法杖刺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