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山传 》文刀圭月

第三十章 茶童城夜娶新娘

“你,你哭什么!放开我的腿!”赵王嫌弃的喊道。

“赵王,您就让我再算一算,那次是我的失误。”邵青没有松开赵王的意思,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继续哭诉道。

“行了,行了!我且让你再算一算。”

“若是这次再出娄子!我便将你的脑袋拧下来!”赵王喝道,扯开腿,大步向城中走去。

“唉,这个邵青。”

“惹谁不好,偏偏要惹那赵王。”

“是啊,那赵王不过是听了墨家的话。”

“且是说,如今谁不听墨家的,便也是有的受。”人群里的人们窃窃私语道。

段斯续看向邵青轻轻撩起衣袖擦着眼角的泪水。

方才可怜的样子全然不见,只是阴沉的看着赵王的背影。

两人没有再多想,走进了城里。

金箓盛典已经开始,茶童城灯火辉煌。

街上每个人都戴上了鬼面具,以免冲撞了来到人界的地官。

金箓道场设立在茶童城最大的平世观大殿之内。

其中设有金玉醮坛,术法大道师坐坛中,为前来祭拜的术法道者祈福,为往者超度。

曾有记载:南镇朝,当权者昏庸,世道惨乱,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隧而,当权者为了改变这种现状,用坛形茶盏祈福,时称“坛盏”。

日事“斋醮饵丹药”,当权者在“醮坛”中摆满茶汤、果酒。

独自坐醮坛,手捧坛盏,一面小饮一边向神祈求长生不老。

这坛盏上被当权者刻上了金箓二字,便由此而来。

段斯续感到甚是无趣和违背自己的心意。

便从迅速离开了平世大殿,齐行见到后迎了上来。

“如何?”齐行问道。

“只不过是一场闹剧,我们去放河灯祈福吧?”段斯续笑着问道。

“放河灯祈福?”齐行说道。

“是的,就在山下城中的西叶河河边。”段斯续指着山下灯火阑珊处说道。

“好,我们一起去。”齐行柔声道,和段斯续一起向山下的西叶河走去。

河边,微风阵阵,深蓝色的河水中,漂浮着很多河灯。

段斯续对着自己的河灯低声道:“我段斯续在此誓,此生必定以伏魔镇邪除妖渡心为本心!”

齐行听到,看向段斯续,心中一阵钦佩之意。

他明了她的心与自己的心是一样的。

这时,阵阵热闹的管乐声传来,时远时近。

人们也从河岸边纷纷向乐声传来的方向疾步赶去。

段斯续正在纳闷,她看了看身边。

轻轻拦住了一个匆匆而过的女子,问道:“姑娘,麻烦问一下。”

“何处的乐声?你这又是赶往何处?”

那女子打量了一眼段斯续和齐行两人,微笑道:“看姑娘的装束,不是南域人士?”

“呵,并不是。”段斯续笑道。

“那便是了,不然怎会连这重要的日子却是不知。”

“这是赵王府女儿出嫁的时辰。”那女子说道。

段斯续一听,愣了愣,随即刚要再问。

却见那女子说道:“不能与你多说了。”

“若不赶紧赶去往去门,恐怕占不到喜气。”

段斯续看着那女子疾步而去,看了看天色,皱眉道:“今日日子且不说。”

“便是这时辰,也非嫁娶的吉时!”

“这赵王为何挑选这个时辰?”

这时,一个老者拄着拐,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

说道:“花原城,一切都由墨氏说了算,他们掌控着这四个城。”

“小到哪怕一只鸡大到人命的生杀大权都要由墨氏来决定。”

“包括你们两位的到来,明日便会有人请你们去墨府。”

段斯续看了一眼老者,皱眉道:“让墨氏来便是。”

“却说这非白日,非吉时,何人迎亲?”段斯续问道。

“迎亲方就是那往去门。”

“每年中元节,花原主城和两陪城中。”

“都要选一名鬼命女子送到这里当诵灵人。”老者叹气道。

“诵灵人?”段斯续疑惑道。

老者的脸色很是难看,他看着那娇子走向远处。

说道:“南域是古老重镇,历史久远,物产丰富。”

“虽是商业农业发展极快,人们也不愁于吃穿用度。”

“然而,那根深蒂固的恶劣思想却难以改变。”

“那便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女子皆是男人的财产和物品。”

“她们的命,不由她们自己掌控。”

“而成为诵灵人的女人,皆是因为命数不祥。”

“都要在每年七月十五进入往去门。从此与赶尸、运尸为生,孤独终老。”

相传四治时期,人族南部首领尺瀛带兵与敌对的部族厮杀。

一番激战过后,人族大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尺瀛虽是天性残暴,却对自己的士卒和兄弟之情极为看重。

他认为这些士卒为他浴血奋战,马革裹尸,不能就这样被弃尸荒野。

便以咒语祭祀和“符节”开路,让这些死去的士卒魂归故里。

这便是最初的诵灵人的起源,后来尺瀛被神龙族灭族。

他的一缕残暴灵魂无处可归,在天地间引起雷电灾害,惩罚世人。

而这时,墨氏开始悄然崛起,他们建立往去门。

利用阴险残忍的手段逼迫人们把命数不祥的女子送去,当诵灵人。

南域多是崇山峻岭,道路崎岖,五林山脉自西向东蜿蜒延绵似是一道天然屏障。

战乱年代,虽是阻挡了外族入侵。却也是给花原地带人们的出行带来了不便。

随之,南域几乎一度成为秘境之地,人们自给自足倒也悠然。

后来,有商人费劲千辛万苦进入了南域,开拓了秘境之密。

但是,外来人虽多,却是有客死他乡者也不少。

他们尸身无处安放,灵魂无处安息。

诵灵人用祭祀和占卜的方式,为这些人将尸身带回故乡。

无法找到来处的人,便在那往去门被焚烧归于溟塔内。

段斯续攥紧拳头,就快要向那婚礼仪仗冲过去。

齐行扶着段斯续的肩膀,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们先去找地方休息吧。”

段斯续缓和了一下,随即有些哀伤的看了一眼那老者。

说道:“老人家,你放心,诵灵人这一龌龊陋习,会在这花原城消失的!”

齐行和段斯续一路无话,直到来到了一座停灵馆门口。

“您好?请问有人吗?”段斯续敲了敲大门问道。

却是并无人应答她,齐行说道:“定是废弃的。”

“那我们便进去歇一歇吧。”段斯续说道。

“嗯。”齐行点点头和段斯续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