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山传 》文刀圭月

第十四章 解图腾初入主城

“这图腾很是奇怪。”

“看似是一只飞禽,却更像是凤凰。”灵希看着潇迹手中的金圆盘说道。

潇迹摸了摸那图腾,说道:“是青鸾。”

“它是西际主五残的坐骑,形似孔雀,青蓝焰羽极为华丽。”

“雄鸟青鸾尾羽极长,两翼是赤黄色及白色眼状斑纹。”

段斯续说道:“神兽。”

“是神兽没错,不过,因为当年西际主和四术神之间的爱恨纠葛。”

“青鸾被驱逐出原始天境。”潇迹说道。

“为何?”灵希问道。

“因为,怨恨五残对爱情的疯狂执着。”

“传说四术神并不爱五残,而是对上古神若,情根深重。”

“然则,上古神若和四术神皆为男子,况上古神有心爱之人。”

“五残便因爱生恨,引起了一场无法挽回的事情,伤害了很多人。”

“青鸾因天地日月精华而出现,生而孤独,虽有华丽外表,却无法发出声音。”

“它一生都在寻找,寻找爱情,寻找另一只青鸾。”潇迹看向段斯续,眼中都是无尽的温柔。

虽是段斯续只是注意看着金圆盘中的图腾,却是齐行全都看在眼里。

他和潇迹的眼神碰到了一起,潇迹微微笑了下。

“一生都在不停的寻找?”段斯续出神的看着金圆盘,呢喃道。

她也在不停地寻找着,找到那个改命之法,不再受宿命的摆布。

“没错,直到它在古沙河流域,终于找到了另一只青鸾。”

“它们相爱,在这个曾经山川层叠,河水川流不息,物产丰富的古沙河流域。”

“孕育了后代,便是东户部落。”潇迹继续说道。

段斯续拿着圆盘说道:“我们试一试。”

几人来到了石柜旁边蹲了下来,段斯续拿着圆盘。

齐行将石柜中杂乱的图腾重新拼合了起来。

果然,当最后一块图腾拼合在一起时。

只见,那石柜里的图腾发出了耀眼的青色光芒。

从图腾上飞出一只青鸾的身影,飞向几人的上方,鸣叫着。

“没有任何变化?”灵希疑惑道。

“应该是一对儿才对!”段斯续说完,将手中的金园盘向空中抛去。

从布包里拿出一张符,飞向金圆盘上,念道:“乾日坤月,灵现!”

只见,那金圆盘上的青鸾鸟图腾也飞出一只青鸾身影。

两只青鸾亲昵的缠绵在一起,鸣唱着动人的乐曲。

轰隆声在几人身边响起,头上的沙土开始不停地下落。

身后的出口被沙土堵住,潇迹喊道:“糟了出口被封住了!”

齐行迅速挡在了段斯续的身前,以免她被砸到。

段斯续愣了愣,只是微微笑了笑,刚要说什么。

就见,那两只青鸾相拥在一起,飞向了石柜中。

而那石柜也开始晃动了起来,不停的向地下下陷着。

接着,几人周围出现一道结界,潇迹刚要冲破出去。

却被齐行拦了下来:“潇兄,且慢。”

“等等看。”

这时,只见上方的沙土全都坍塌掉落下来,几人面前又出现一个阵法。

段斯续喊道:“进入这个法阵!”

说着,几人跟在段斯续身后,进去了法阵里面。

接着便被传送到了一个戈壁滩旁边,他们回头看去,身后远处有一大片树林。

“看前面!”霍冬指着前方远处喊道。

只见,前面隐隐约约的似是一座城池,潇迹说道:“那应该就是东户国的王城。”

“我们过去看看。”

几人疾行到了城池前,这是一个被四面巨石墙壁包围的往城。

在四个方位分别有四个红色塔楼,矗立在那里。

“斯续,这是什么?你过来看看?”灵希在城门下,向段斯续喊道。

段斯续听见灵希唤她,便赶紧疾步跑了过去。

就见,城门外的石板地面上,有四个用油彩画的图腾。

分别是黑色雄鹰、白色猛虎、蓝色巨蟒和赤色灵狐。

“这应该是王城的守护图腾,只是,这个巨蟒的,好像被人破坏了?”段斯续看了看说道。

“被某种术法破坏了,是新的,不超过两天。”段斯续继续说道。

齐行段斯续身边,依旧冷声道:“破魔术。”

段斯续说道:“很强。看来有人先我们一步已经进入了东户国城中。”

“我们要从剩下的三个图腾里进去,破掉里面的机关,才能进入主城。”

潇迹想了想说道:“斯续,注意安全。”

“嗯。”说完,就见段斯续从布包拿出一张符,夹在指尖。

念道:“乾日坤月,开!”

只见,三个图腾向上方射出了黑色、白色和赤色的光束。

“我和齐行进入猛虎,你和灵希进雄鹰,霍冬进赤狐。”段斯续说道。

潇迹刚要说话,却见灵希走向了赤狐,说道:“我进赤狐,你去和潇迹一起进雄鹰。”

霍冬愣了愣,随即默默的走向了潇迹身边,他深深的望了一眼潇迹没有说话。

“灵希,这是?”潇迹喊道。

“是什么?我不想和你一起。”灵希白了潇迹一眼,笑着说道。

几人一时不知道灵希是何用意,但是也不宜多耽误时间。

段斯续刚要启动法术,潇迹一把抓住了段斯续的手腕正色道:“定要小心些,切勿。”

他看向段斯续手腕绑着的绷带,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齐行也看向那受伤的手腕,微微皱了皱眉。

“我知道,你放心吧。”段斯续却看见了霍冬的眼神中似乎很是落寞。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感觉霍冬的眼中都是潇迹的身影。

说完,段斯续竖起双指喊道:“收!”几人便消失在图腾里。

段斯续和齐行掉进了猛虎图腾里,里面是一片白色天地。

“是个冰岛。”段斯续望向四周,说道。

齐行还在紧紧抓着段斯续的手,她微微用力抽了抽。

“失礼了。”齐行赶紧把手松开,单掌礼道。

“无事,我们走去中间看看,图腾的中心在哪里。”段斯续脸微微红着,说道。

齐行跟在身后,和她拉开了一点距离。

他的脑中是那日在素菜馆里的人们指指点点,他还是要离她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