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山传 》文刀圭月

第二十章 青鸾殿寻踪定位

齐行紧紧抓住段斯续的手腕,将她一把拉了上去。

两人飞身出了水面,在岸边站定了。

“衣服竟然一点未湿!”段斯续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又齐行看了看,他也一样。

两人一同看向身后的水面,才发现,这水竟然浮着蓝光焰。

“这里应该是被第一人东户国大帝断流的古沙河。”

“羊皮卷上记载的是已经干涸了?”段斯续疑惑道。

“羊皮卷是当权者的记载,自然是有出入的。”齐行说道。

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阵喊声:“斯续!齐行!”

两人回身看去,是潇迹他们,段斯续和齐行疾步跑了过去。

“潇兄,你们怎么样?”

“霍冬这是?”段斯续看向倚靠在城墙边的霍冬问道。

“我们进入雄鹰阵点后,发现阵点已经被毁。”

“灵鹰入魔,我们被伏击,霍冬为了救我,受了伤。”潇迹低头看了一眼霍冬担心道。

灵希正在为他诊治,齐行问道:“霍兄,可否有大碍?”

“皮外伤倒是无碍,只是有魔气进入了心门。”

“我已经用混斗草祛除一部分魔气,可是,还有残存的。”

“不过,他现在身体极为虚弱,无法再继续祛魔。”灵希皱眉道。

“我来。”说着,潇迹用手刀划了一下手心。

鲜血滴在霍冬的眉心处,只见,霍冬极其痛苦的挣扎了一下。

潇迹赶紧按住他的肩头,跪在他的双腿两侧,继续滴着自己的血。

段斯续摸了摸手腕上的绷带,齐行看在眼里,问道:“这伤到底是怎样造成的?”

灵希听到齐行的疑问,惊道:“斯续,你还未告诉齐行?”

“告诉他何事?”段斯续躲着灵希和齐行的眼神说道。

“腕处的伤。”灵希说道。

“此处,到底是如何造成的?”齐行表情冷下来问道。

段斯续握着手腕,吞吐道:“真的无大碍。”

“齐行,她这腕子是为了你才伤的。”

“所以,你必须,唔,唔,哎,你放开我!”灵希的话还未说完,段斯续就捂住了她的嘴。

“方才,你被尸养镰攻击,斯续以为你危在旦夕。”

“割伤了自己的腕子,用术士血去救你。”

“索性,你倒是法力无边,竟是没事。”灵希白了齐行一眼嫌弃道。

齐行听到此,深深的看着段斯续,托掌躬身拜道:“多谢。”

段斯续一怔,看向齐行,她没想到身为僧人的他,竟以常人的礼道谢。

灵希抱着双臂满意的笑了笑,碰了碰段斯续,低声道:“你愣着干嘛呢,僧人给你道谢呢。”

“不,不必如此。”

“应当的。”段斯续扶住齐行的胳膊,轻声道。

齐行直起身子,正与段斯续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那是一种温柔却小心翼翼的眼神,齐行出神的望着段斯续。

灵希抿嘴笑了笑,转头看向潇迹,见到霍冬已经慢慢醒来了。

“我们准备进城?”灵希问道。

潇迹扶着霍冬站起来:“各位,给你们徒增麻烦了。”

“你何出此言,若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会受如此重的伤。”潇迹赶忙说道。

霍冬看了一眼潇迹,微微笑了笑,轻声道:“无碍。”

灵希白了这四人一眼,摆了摆手道:“哎呀,不寻常的甜腻气味。”

潇迹霎时竟然脸红了起来:“咳,咳,准备进城。”

就见,潇迹看了看齐行,两人相互点点头,走到那黑铁门前。

挥动掌风,将黑铁门推开了,沉重吱呀声,连带起一阵大风吹出来。

满地黄沙被卷起,几人摆了摆手,看向前方。

只见,古老神秘的东户国主城,全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花石砖铺地,用漆金油彩刻画着一片繁荣街市的图案。

两边道路皆是金雕卷浪纹的柱子,一直延续到正前方的皇宫旁边。

段斯续和齐行走在前面,其他三人在后面。

只见,东户皇宫在经过风沙的侵蚀后。

竟然还是那样宏伟气派、流光溢彩,金色牌匾上写着“青鸾”两字。

红色椒泥筑墙体,绿色琉璃瓦,万金筑顶。

段斯续仰头道:“为何竟是盛李时期的样子?”

潇迹想了想说道:“伏海时期,他应是与盛李有来往。”

说着,五人接着走进了外殿内,便看见白玉石柱两边各四根排列。

正前方是南海珍珠铺设的12层台阶,千年灵玉打造贵妃榻。

冬日温润暖体,夏日凉气袭人,大殿挂西异月影纱。

夜晚莹莹如月光,白昼摇曳如云,黑加金的地板。

“这殿中并无任何别样之处。”灵希看了看周围说道。

“我来吧。”

“乾日坤月,寻踪定位!”段斯续从布包里拿出一张符,念道。、

只见,那符飞离了段斯续的手,悬在她的面前。

幻成一个闪着金光的透明金盘,上面是四象图不停的旋转着。

段斯续用食指点住金盘中间,旋转立即停住了。

“苍龙、猛虎、赤雀、溟武。”

“分别对应东、西、南、北四个方向。”

“这前殿四角方正,墓葬群的入口必定在这里。”段斯续将透明金盘上的四个兽形,定在前殿四角说道。

“坎水,离火!”只见她双手合成卦术,喊道。

就见,右边的前殿墙壁忽然向地下快速陷下去。

“护好他们,小心!”段斯续喊道,说着,飞身向那下陷的地方。

潇迹挡在灵希和霍冬前面,而齐行也跟着段斯续也飞身而去。

却见,一个石碑陡然出现,段斯续戛然停在碑前。

“这便是,墓群的入口。”段斯续看着这道黑色的石碑。

“如何进入?”齐行问道。

“乾日坤月,巽风,兑泽!”段斯续再次显出金盘,念道。

随即,用手刀在手指上划了一道,在黑色石碑上画了一道符。

举起双指:“开!”

就见,石碑上下断裂成两半,上半部分向上移动,下半部分向下移动。

中间一道黑色光圈闪动着,段斯续说道:“我们进去,一定要小心!”

齐行跨步走在了段斯续的前面,潇迹带着灵希和霍冬也跟了上去。

五人刚走进了黑色光圈里,石碑便立刻合并了起来,重新回到了地下。

前殿里,风吹过,一切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