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山传 》文刀圭月

第二十五章 颠倒乾坤伏海棺

段斯续皱了皱眉,没有再理会刑桑。

两人继续向通道下走去,很快便到了墓室外。

只见,这里面全然不似上面的辉宏和明亮,四周似是有些白雾遮挡视线。

段斯续从通道旁边的墙壁上拿起一个火把,点燃了看向周遭的环境。

“这,这是什么?”刑桑把自己身后的火把也点燃了,看过去。

就见,周围的墙壁上全是一个个如脑袋一样大的圆形物体。

“某种东西的蛋。”段斯续走过去。

把火把凑近了那圆形物体,看到里面微微蠕动的影子说道。

“不知是何物,还是灭掉一个火把为好,避免吵醒它们。”段斯续继续说道。

刑桑赶紧把自己那个火把扔在了地上,又发出了一些响动。

段斯续猛地回头瞪了他一眼,走到右手边的石门前。

“这便是墓室正门。”段斯续看着眼前的石门,说道。

刑桑疾步走过来,把段斯续挤到一边,上下观察着这石门。

段斯续抱着胳膊一脸嫌弃的问道:“你会开吗?”

“不会。”刑桑转过头来,有些怒道。

“那么,请你走开可以吗?”段斯续摆摆手,问道。

刑桑悻悻的走到了一旁。

段斯续白了他一眼,仔细研究着这石门的机关在何处。

段斯续发现石门的底部有一条缝隙,可以伸进去一指的距离。

她心想道:这石门破坏了风局,不太对劲。

果然,段斯续伸手摸着石门缝隙的边缘,有一个凸起的地方。

她用力摁了进去,石门腾的动了起来,向上开启。

刑桑见到石门被打开,迫不及待的疾步跑进了墓室里。

“慢着!你且知里面有无机关!”段斯续喊道。

刑桑止住脚步,停在了台阶上。

但是根本不搭理段斯续,只是四处张望着,找寻棺椁。

“不要动这里的任何东西。”段斯续又说道。

她看到墓室中心的地面上,是一个青鸾神鸟图腾,并不见棺椁。

刑桑没有听段斯续的警告,他见段斯续没有任何动作。

随手就转动了身边的铜蟒灯,整个墓室开始晃动起来。

接着,顶部的瓦片开始不停的掉落下来。

但是,中间那个青鸾神鸟图腾竟然消失不见了,随即便是伏海之棺立刻出现在那里。

刑桑的眼睛肿就要冒出火光来,他狂笑道:“哈哈哈!伏海墓!”

段斯续喊道:“别过去,那是幻象!”

可是,刑桑再也听不进去段斯续的阻挠,他用力的推开伏海的棺椁。

段斯续刚要飞身过去,想要把刑桑拉过来的时候。

掉下来的瓦片竟然霎时变成了一条条毒蛇,向邢桑和段斯续袭击过来。

“刑桑!”段斯续喊道。

却见被幻象支配的刑桑,全身早已经被毒蛇包围起来。

却还仍在翻找着他眼中的棺椁里的创魔匕首。

段斯续挥剑斩杀着毒蛇,毒蛇却越来越多,那顶部的瓦片还在不停的掉落着。

她抬头看去,这些掉落的毒蛇应该是上方的魔物控制着。

段斯续躲避着毒蛇,竖起双指,寒影剑立刻显现在脚下。

她御剑飞到顶部,刚要去探一探那是何魔物时。

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巨大黑色光波冲击了一下。

段斯续赶紧翻身躲过那光波,并未看到身边的毒蛇已经向她呲着牙飞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段斯续感到一阵温暖和宽广包围了自己。

她猛然抬头看去,竟是齐行从背后抱住了自己,那些毒蛇并不敢靠近他。

齐行就这样拥着段斯续在怀中,飞身而下来,站定。

段斯续能听到两人的心跳声声敲打胸膛的声音。

她向后退了一步,看着齐行皱眉道:“你为何进来!你不知有多么危险吗!”

“我便是知道如此危险的话,是不会放你进来的!”

“你知道吗!方才那毒蛇就要将你咬伤!”齐行大声喊道,埋怨着段斯续。

段斯续愣在那里,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齐行。

她从未见过他有过这样剧烈的情绪波动。

“你?”段斯续柔声道。

“我,”

“我不知道为何。”齐行缓和下来,又恢复了那张冰冷的脸,说道。

段斯续轻声道:“无事。”

“早知道,就让你进来了,那些毒蛇不敢靠近你那金身。”

“嗯。”齐行微微点头道。

“糟了,刑桑!”段斯续回身看向中间,再也见不到了刑桑的身影。

“何苦。”段斯续叹息道。

“人性即是如此,贪欲难戒。”

“那是什么?”齐行说完,指着刑桑消失的地方说道。

“十八格天机!”段斯续说着,就要上前去拿。

却被齐行拉住了手腕,说道:“不能过去。”

“可是,那个对我很重要。”

“我必须拿过来。”段斯续看着十八格天机上面缠绕着很多条毒蛇。

“我来。”说着,齐行便小心翼翼的向墓室中间走去。

果然,那些毒蛇很是怕他,见他走了过来。

纷纷竖起身子发出嘶嘶的声音,但是不敢靠前攻击齐行。

齐行将十八格天机捡了起来,抬头的一瞬间看到了棺椁的异样。

他飞身回来段斯续身边,将十八格天机递给她说道:“这棺椁有问题。”

“是何问题?”段斯续将十八格天机收好,问道。

“这棺椁可以折射出顶部的样子,像是一面镜子。”齐行想了想说道。

段斯续抬头看向墓室顶部,瓦片不断的下落变成毒蛇。

“原来是这样。”

“齐行,方才你看到的棺椁是否是一朵朵红色的花雕刻而成的?”段斯续问道。

“似乎是,看到一些隐隐的红色光芒闪耀。”齐行仔细想道。

“那便是了,我其实也很奇怪。”

“为何这些毒蛇不攻击站在台阶上的我。”段斯续笑了笑说道。

“为何?”齐行问道。

“因为,这一切都是那个棺椁制造的幻境。”段斯续指向棺椁说道。

随即,从布包里拿出一张符,念道:“乾日坤月,诛邪!”

只见,那符飞向棺椁上方,一道朱砂印打了进去。

果然,毒蛇和瓦片渐渐消失不见,棺椁也露出了原本的样子。

“伏海用曼陀花制造了幻境。”

“这种方法我在西异边界一处墓里见过。”

“只要有人进来推动棺盖,便会触动机关。”段斯续说道。

“刑桑,也因此丧命。”段斯续继续说道。

齐行顿了顿说道:“咎由自取。”

“机关已经消除,我们过去看看。”段斯续和齐行警惕的走向棺椁旁边。

却才见到,棺椁里竟是空无一物。

可是,刑桑方才分明在翻动着很多东西。

段斯续脑中闪过齐行的话,抬头看着正冲着棺椁里的墓室顶部。

“不好!我们都错了!”段斯续拉着齐行,向墓室门飞身而去。

却见,墓室的石门竟是重重的落了下来。

段斯续和齐行回身看去,只见,墓室开始翻转着。

直到顶部和地面完全倒转过来以后。

才见到地面上的瓦片开始拼合成了一个棺椁。

段斯续惊道:“这才是真正的伏海棺!”

“这太诡异了!我从未见过这样颠倒乾坤的棺椁!”